欢迎您来到贵州作家网:www.gzzjw.cn
分站: 贵阳作家网   遵义作家网   六盘水作家网   铜仁作家网   毕节作家网   安顺作家网   黔东南作家网   黔南作家网   黔西南作家网   贵安新区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 原创作品 >> 长篇 >> 正文

长篇小说烽火年月之 第三章 游击支队
信息来源:本站发布    作者:签约作家 祁成德    阅读次数:14457    发布时间:2020-12-23

第三章    游击支队

题记:殷陆才在红军游击纵队随军学习之后,受中共川滇黔边区特委派遣,同老红军程华久搭档,组建云南游击支队和创建革命根据地。

 

1

茶马古道连接着古驿道,在川滇黔边境上的崇山峻岭丘陵原野地带间穿行,在苍苍郁郁、茫茫莽莽、蜿蜒连绵的丛林峡谷间穿行,时而藏头露尾,时而隐身潜形,像一条长龙或巨蟒般出没无常,令人捉摸不定。但是,却又给人带来神秘的意境,留下神奇的故事,令人赞叹叫绝,令人留连难忘,令人免不了会产生一些想象,想知道它的神秘和神奇在哪些地方。

古城威信位于滇东北,就处在川滇黔地域的边境交界线上。

赤水河离开了老家渔洞溪,由镇雄往北,流经威信境域,许多潭沼涧溪飞泉流瀑心甘情愿地追随,汇成支流随同流去。在公元1912年的时候,在一条涧溪附近的农家屋舍中,一位男孩降临人世。这位男孩,长大后拉起了一支队伍,进入了红军游击纵队的行列,闻名川滇黔。他就是中国工农红军川滇黔边区游击纵队云南游击支队的支队司令员殷陆才。

殷陆才出身于农民家庭,家中靠种田为生。

叔叔殷勇志人高马大,参加过蔡锷领导的讨袁护国战争,受伤后回家养伤。4岁的殷陆才很敬佩叔叔,认为叔叔是一个了不起的英雄,每天到叔叔的屋子里或是在坝子里那个石碾子边上或是在屋子里左侧的那棵大樟木树下,缠着叔叔,要叔叔讲他在战场上的故事。殷勇志伤势好点之后,殷陆才又缠着叔叔,要叔叔教他练武。殷勇志不答应,他就不依不饶,要逼着叔叔答应他。

殷勇志问:“你想练武,一个小娃儿,练武来干啥用呀?”

殷陆才想都没想,就说:“健体强身呀,打坏蛋呀!”

殷勇志说:“为啥要打坏蛋呀,你这么小,打得赢坏蛋吗?”

殷陆才说:“坏蛋总爱欺侮人,该打!就是怕打不赢,才要学武事练本领呀!学武艺,就是要从小学练,才练得出过硬本领呀!”

殷勇志说:“嗯,很好,从小就立定志向,有骨气。”

“叔叔,我也想像你一样,能上战场,能当英雄呀!”

殷勇志说:“娃儿有骨气,希望你长大后,做一个英勇杀敌,保家卫国的英雄,把在我们的国土上胡作非为的外国侵略者赶出中国去!叔叔答应你,教你本事,你要好好学,好好练哦!”

“叔叔,我一定好好学,好好练,练一身过硬本领!”

殷陆才先是跟殷勇志学,后来是自己坚持练,无论是严寒酷暑刮风下雨都坚持不懈,终于练出了一身好功夫。

离殷陆才家约是五里路的样子,有一位余老先生,是晚清的一位落第秀才。余老先生办了一间私塾,教几个学生,又自家在地里种点蔬菜过日子。殷陆才8岁的时候,到余老先生的私塾来上学。他学习成绩不算好,但打架得行,有两个地主家庭的公子,听说他练过武功认为是虚的,又欺侮殷陆才年纪要小些,仗着本身也有些蛮力,就想合伙治理他,结果打不过殷陆才,从此之后再不敢惹殷陆才了。

殷陆才在余老先生的私塾里上了一年多的学,也认了些字,知道了中国历史上的一些故事,岳飞抗金的故事和戚继光驱倭杀敌的故事,他就是在余老先生这里知道的,这些,对于他后来的革命活动和革命生涯,也奠定了一定的思想基础。

殷陆才有个姐姐,比他大两岁。殷陆才同姐姐关系很好,姐弟俩经常结伴外出,上山捡拾柴禾,进山采摘野果或是赶集上街都经常是一路。姐姐十五、六岁的时候,已经像是一位艳若桃花的早熟的大姑娘了,殷陆才也长得像一位大小伙子了。有一回,殷陆才同姐姐一同去赶集,在离家约是里把路的时候,碰到迎面走来的两个人,是地主金善人家的管家和长年。管家姓青,30多岁,长得歪瓜裂枣,却是一个好色之徒,平常见了妇女,只要不是太丑的,都要拦倒起,不放过,戏弄几句,调戏一番,过过干瘾。这一天,在路上碰到了殷陆才的姐姐,看见有几分姿色,认为是好吃的果儿,又要上前沾惹调戏,想占便宜。

管家拦在路上,从对面挡住了殷陆才姐姐的赶集的路。

那位长年汪大清在管家的背后站着。

殷小芹正走着,忽然见前面有人挡着,起眼一看,是一个猥琐的男人挡在路上,心里一惊,脸上一红,立即无所适从地停下,站在路上。她心里不明白,那男人为啥要挡路,却也知道肯定没啥起好事。殷小芹是一个没见过世面的少女,咋一遇上这类事情,又是头一次遇到,心里除了惊慌、害怕之外,实在想不出应付的办法。

青拐子却是嬉皮笑脸地说:“小美女,要去赶场呀,要去赶场买好吃的,买好看的,买好玩的呀?要买啥起跟老哥哥说,老哥哥帮你买,不要钱,老哥哥买来送你,要得不,嘻嘻,哈哈!”

殷小芹窘得满脸通红,进退两难,不知道如何对付。

青拐子说:“好乖呵,好嫩呵,好逗人爱呵。让老哥哥摸一摸,摸摸看看,好安逸不!”说着说着,就走上前来,伸手要摸殷小芹的脸。

殷小芹胆怯地后退。青拐子淫笑着逼进,殷小芹慌乱地后退……

殷陆才走路的时候,发现路边一块水田,有鲫鱼在浮游,就好奇地下田去捉鱼。殷小芹催他赶快走,不要在路上耽搁,错过了赶场的时间。他说姐姐你等我一会,我抓几条鱼到场上去卖,换两个盐巴钱。殷小芹着急去场上买东西,一会儿又催促弟弟。殷陆才说,姐姐,我一会就好,别着急嘛!殷小芹不一会儿又催。殷陆才说,姐姐,要不然你先走倒起,我一会来追你,我走得快。殷小芹知道弟弟脾气倔,紧催不动,就先走了,不曾想到,走不多远就碰到青拐子。见色起淫心要欺侮她。

殷陆才抓到了4条鲫壳鱼,在田边扯了一根丝茅草穿了鱼腮,穿成一串,提了鱼跑着来追赶姐姐,正走着,发现有一个老男人,嬉皮笑脸地挡在路上,一步一步地逼迫姐姐,姐姐被逼迫得连连后退。殷陆才立刻怒从心上起,两大步抢上前来,挡在姐姐面前护住了殷小芹。殷陆才对着还在往前进逼的老男人,大吼了一声,“哪里来的老乌龟老杂种,你跟老子站住!”随即将手中的鱼串往那人脸上砸去。

青拐子正在得意之时,忽然看见一位粗壮的少年护住了小美女,挡在自己面前。他还没来得及想像对方是什么人,脸上就被一串鱼打中,冷冰冰地有一点疼痛。他想骂人,还没来得及骂出口,就被对方一腿踢倒在地,然后是手脚并用拳腿交加,挨了一顿狠揍。这时候,他又听见一位女子的声音在喊“差不多就算了,不要惹祸,不要把他打伤了,不要把他打死了!”他还没来得及吼喊,也没来得及因痛苦而发出呻吟又被踢了一腿,顺坡滚了根塄坎,落在一笼丝茅草和刺藤丛中,身上被刺伤和划破了口子,好痛。他是在殷陆才姐弟俩离开之后,被汪大清救上来,弄回家的。后来,他想找殷陆才的麻烦,却又在还没找到机会的时候,外出替金善人催收欠债的途中跌下危崖摔死了。

殷陆才在十八岁那年外出闯荡,在外出的几年间,他接触、认识了一些共产党人,了解了共产党人的革命主张,并通过一些耳闻目睹的事实的分析和对比,明白了只有共产党才能救中国的道理,他决心要参加共产党,在共产党的领导下,为伟大的中华民族而奋斗,为了广大的劳苦大众的翻身解放奉献自己的毕生力量!

 

2

在云南威信的葛家坟一带和邻近地域,进入1935年夏季之后,接连发生了几件奇怪的大事,在当地引起传闻和轰动,也引起了当地的国民党地方政权和团防组织的震惊和重视。

一天 深夜,地霸陇存叙的庄院燃起了大火,火光冲天,几十里之外都能看得见,没有人来抢救,即使来了人也抢救不了。

一个白天,有两名掉队的滇军士兵被人打晕,枪和刺刀都被人抢走。滇军士兵到邻近的乡公所去报案,反而遭到一顿奚落和嘲笑。两名士兵只好自认倒霉,灰溜溜地离开乡公所,走了。

又是一个白天,有两个乡团防队的队长,先后在路上遭到袭击,一个跑脱了,一个被击毙,枪支被人夺去,作案人是哪个,谁也不知道。

高田坝自卫大队长成正杰,奉令侦查这几件事。上司命令:务必要将罪犯或凶手缉拿归案,否则,成正杰自己的官位不保,还将被送上军事法庭。因为,曾经有人举报,在十多天前,成正杰的自卫大队就丢失了一枝短枪和五支长枪,当时,上司派人来调查的时候,被成正杰和手下的人串通好,麻混了过去。成正杰在事发后查出了举报人,令其失踪。其实,丢枪的事情是真的。现在,上司将这几件事联系起来,责令成正杰限期破案,成正杰也只好认真办案。

成正杰查来查去,发现这些事竟然归结到他的妻弟殷陆才一个人身上。23岁的殷陆才找来,对他说:“姐夫,你别查了,那些事都是我一个人干的。”其实,是殷陆才同他的几个结义兄弟一起干的。殷陆才不想连累其他人,当然也不可能说出兄弟伙的名字,就挺身而出认了这几件事。

成正杰吃惊地说:“这么多事都是你一个人干的?不可能吧,你有没有同伙或帮手,你个人有这样大的本事吗?”

殷陆才笑着说:“姐夫,不相信呀?事情一件一件地干喽,这些事又不是同一天发生的,要哪个同伙呐?”

“你要那些枪支干啥?为啥要这样干?”

殷陆才看着窗外,愤愤地说:“豪绅地主和民团欺压我们老百姓,太狠毒太苛刻太残酷了,我也是深受其害的人。我就是要把广大的穷苦老百姓组织起来,跟地主豪绅们斗,拼个死活。搞几枝枪,还不够,还要搞点。枪能派上用场,是不是,姐夫?”

成正杰没有办法,只好花钱买通狱吏,设计从狱中找了几个死刑犯,放出去又抓回来,在预先写的供状上画押,然后枪毙了,然后再送一笔钱给上司,混锣打鼓稀里糊涂地结了案。

红军川滇黔边区游击纵队转战到了葛家坟一带,殷陆才找到红军,要求加入。红军游击纵队是中共川滇黔边区特委领导的部队。特委通过当地群众,调查了解,研究了殷陆才的情况,同意让殷陆才随军学习。殷陆才非常高兴,在红军游击纵队的表现很出色。

红军游击纵队是1935210日在扎西成立的。开始时成立的是红军川南游击纵队。在几个月之后,红军川南游击纵队与红军黔北游击队会合。组队后更名为中国工农红军川滇黔边区游击纵队。纵队受特委领导,特委书记徐策和继任特委书记余泽鸿都兼任纵队政委。殷陆才参加红军游击纵队随军学习的这一段时期,是在19364月之后,这时候的红军川滇黔边区游击纵队,已经成立了一年多,已经增添了由刘复初领导的红军川南游击支队,特委书记和纵队政委都是由刘复初担任的。

红军游击纵队成立之时,中革军委在扎西总部驻地,召开留下组建特委和红军游击纵队的一百多名干部的会议。军委副主席周恩来亲自到会讲话,向干部们讲明了当时的形势,明确了组建红军游击纵队的作用和意义,明确了特委和红军游击纵队要完成的任务:一要打击、牵制敌人,配合中央红军作战。二要安置和保护好伤病员。三要建立革命根据地。红军游击纵队转战在川滇黔边区地域,艰苦行军作战一年多,完成了中革军委交给的第一和第二两个任务,第三个任务是建立革命根据地,目前正在努力完成中。

这一次,红军游击纵队要南下,进入黔西北,同席大明领导的贵州抗日救国军第一支队协同作战,配合协助红军二、六军团完成长征的任务。听说南下途中有滇军、黔军在联防堵截,决定派人外出侦察,了解敌情,这个任务落在了殷陆才和红军干部程华久的身上。

程华久是江西寻乌县人,在1934年参加了中国共产党,1934年随同中央红军长征,任国家政治保卫局五连二排排长。在扎西成立红军川南游击纵队之时,连长黄虎山和国家政治保卫局第五连被抽调留下来参加红军川南游击纵队,黄虎山担任组建后的红军川南游击纵队的大队长。程华久是随同连队留下来加入红军川南游击纵队的,担任了红军游击纵队的一名中队长,也是侦察队长。

这一次,由程华久带领殷陆才执行侦察任务。

侦察队分头出动。程华久、殷陆才和马小六是同一个小组。

从抓来的一位滇军排长口中了解到,黔军的两个团驻扎在大河坝,牛场驿这一带,滇军的一个团驻扎在野麻塘一带。野麻塘位于川黔边境上。广阔的原野,起伏绵延地铺展在川黔边境上。山峦纵横,树林竹林绵密地遮掩着古驿道。稀稀落落的农家户,星星散落草丛般点缀在古驿道两侧。滇军的一个团,有一个营就驻扎在野麻塘,有一个营驻扎在距离野麻塘约是5公里的野狐埂,另一个营驻扎在枇杷沟,离野麻塘约是6华里。野麻塘、野狐埂、枇杷沟呈一个不规则的三角形状态,彼此关联和呼应。

程华久带领侦察队,了解到这些敌情之后,向红军游击纵队汇报。红军游击纵队的领导人根据侦察队提供的黔军和滇军的布防情况,避开黔军,选择野麻塘和野狐埂之间的一条山沟,神不知鬼不觉地穿插出去,与席大明领导的贵州抗日救国军第一支队联系上了,然后,两支部队分开,配合红军二、六军团长征,在黔西北赫章、六枝、盘县、水城这一带行军转战奔忙。

殷陆才在红军游击纵队随军学习了一段时期,入了党成为一名中国共产党的党员。红军游击纵队的领导找他谈话,要他回到当地发展武装。殷陆才回到家乡之后,按照特委的指示开始行动。他把先前同他一起的几个结义兄弟召集拢来,又邀约了几个人,一共10多个人。他把这10多个人组织起来,开展活动,逐步地发展壮大。

民团中队长张发富受叔父派遣,带领30来个人假意来投奔,实则是来搞破坏和谋害殷陆才。殷陆才识破了张发富的阴谋,将计就计,击毙了张发富,把所有的民团队员和枪支,揽收在自己的麾下。

乡长杨柏枋的保商队从凉风垭一带经过,被殷陆才预先设下埋伏一锅端了,杨柏枋企图顽抗,被殷陆才击毙。保商队的人和枪归在了殷陆才旗下,成为游击支队的武装力量。

殷陆才的游击支队发展到60来个人,都有枪。

红军游击纵队再次经过葛家坟,殷陆才带着人和枪来到红军部队,请求收编。特委想在云南边境扩大武装,建立根据地,让殷陆才和他的部队随军学习。然后,派殷陆才带队回到葛家坟一带活动,组建云南游击支队。由殷陆才任支队长,程华久任支队政委。程华久比殷陆才大几岁。两个人曾经一同外出侦察敌情,这一次受特委和红军游击纵队委派,一同来组建云南游击支队,开辟滇东北革命根据地,两个人成了搭档,成了战友,这种关系一直延续了10多年。殷陆才和程华久,都把自己的一生献给了无产阶级革命事业。

  

已经有 0 条评论
最新评论

版权所有:贵州作家网 2013-2020国家工业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黔ICP备18010760-1号

站长QQ519680416 电话15985051823 维权顾问:李向玉律师(贵州洲联合律师事务所副主任,电话:13628552882

公众号邮箱:guizhouzuojia@126.com        QQ1群:598539260(已满)      QQ2群:1042303485

您是本网站第 90093800 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