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贵州作家网:www.gzzjw.cn
分站: 贵阳作家网   遵义作家网   六盘水作家网   铜仁作家网   毕节作家网   安顺作家网   黔东南作家网   黔南作家网   黔西南作家网   贵安新区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 原创作品 >> 长篇 >> 正文

长篇小说 烽火年月之第七章 僰人悬棺
信息来源:本站发布    作者:签约作家 祁成德    阅读次数:11807    发布时间:2021-02-05

 

题记:僰人悬棺是一种历史文化现象,是僰族先民留下的珍贵历史文化遗产。许多年来,围绕僰人悬棺,产生了多少扑朔迷离的神奇故事。

1

僰族是中国西南部的古代少数民族,古代僰族人居住的地区称为“僰道”。早些年,僰族人过的是撵山逐水居无定所的渔猎生活。后来,一部分人结绳记事,刀耕火种农牧定居了,一部分人仍然过的是渔猎生活。他们依山傍水,大都聚族而居,也有零落散居的。富裕者或者有房廊屋舍,贫穷者多栖息岩腔岩洞野穴。捕鱼者沿河湖随溪涧,逐水而居。狩猎者循峰峦履沟谷,择穴而栖。养殖者逐水草而放牧。山货采集挖掘者靠山逐岭而生息。农耕者或结草庐,或搭茅棚,或建竹舍,或修土屋,或垒石房……墙壁多为竹编草编或夯土筑成。屋顶盖的是茅草,或是盖青竹瓦,或是盖自己造窑烧制的粗劣青瓦。

僰族人有自己的生活区域,有自已的生活历史,有自己的生活习惯,有自己独特的文化遗产。岩墓悬棺,是僰族人丧葬的风俗标志之一。

河流像奔腾的野马,又像是疯狂的野牛,带着原始野性狂奔乱闯,凶猛地冲开或切断了山峦岭峺,然后又喷波涌浪地奔流,摧枯拉朽地冲刷扫荡,在流域内形成大大小小的山谷。山谷两边的山坡上分布着一些大小不一形态各异的岩洞,古代僰族人的祖先,死后就埋葬在岩洞之中,称为岩墓。

站在山谷中,站在河谷中,或是河岸上,遥观那些岩墓,饶有趣味和韵味。晴天,在阳光的照耀之下,溪云或岚雾在升腾浮游,萦绕或遮掩着岩洞,岩洞中的棺木隐约可见,仿佛悬浮在云雾之中。雨天,云缠绕雾弥漫,雨柱雨帘垂落直下,给岩洞蒙上了一层朦胧的面纱,岩洞中的棺木,益发地虚幻迷蒙,增添了神秘的色彩。人们又把仿佛悬浮在云山雾海雨帘中的岩洞里的棺木,称之为“悬棺”。

这些悬棺,是怎样弄上去,安放在离岩脚或谷地两三丈,甚至更高的山腰岩洞中的呢?方法主要有两种。方法的选用,要看岩洞与山顶,或地面的高度距离来决定。

一种是从山顶往山洞里吊运。方法是:先在岩洞直线上的山顶,找好适用的大树,在树干上拴好麻绳,用麻绳把人放下来,进入山洞之中。然后用麻绳将未合拢的棺木分批逐次地放下,由先进洞的人接着取下,搬进山洞。棺木是由木匠按规格尺寸预先割制做好。一共有一块底子,一块盖子,两块墙子和两个档头。搬进山洞之后,由木匠在洞里镶嵌合拢,成为完整的棺木,当地人又叫“方子”。

在殡葬之期,死者的尸体穿着打扮拾掇好之后,由儿子背运。儿子用布带将父尸或母尸捆在背上扎紧扎好。从山顶上由其他人帮助,连人带尸体放下来。又由人接进岩洞之中,在法师主持下举行仪式,取下尸体装棺入殓。如果没有儿子,或是儿子背不动,就请强壮的山民代背。代背尸体者选定之后,要在法师指定的日期沐浴更衣,整个背尸体的过程,也要在法师的指导之下进行。代背尸体是要得到赏赐或报酬的。这类岩棺之类,一般都是王公贵族使用,平民百姓是不使用也没有经济能力使用的。因此,代背尸体者得到的赏赐(实际是报酬),也算丰厚,一般可得到一亩田地或山林的赏赐,并立下字据,由子孙继承永远享受。这对老百姓来说,确实是很丰厚的报酬了,也是一种诱惑。如是当官的,还可以因此晋级。因此,只要选上谁去背尸,谁会不愿意干呢?

这种方法,适合岩洞的位置离地底远,离山顶近的。若是岩洞的位置离山顶远离地面近的,则采用凿石梯通山洞的背运方法。凿石梯之前,要先看好地势作出选择。最好是岩腰上有粗壮的树子,在树身上拴结实的绳索垂下来,石匠凿石梯之时作安全绳用,背东西进岩洞时也作保险绳用。石梯凿好之后,将预先按规格尺寸割制好的棺材拆开,从地面经过石梯一块块地背上去运进岩洞。这时候,背上去的棺材木料是分开的零散的。例如一块盖子是三镶(三块木料镶成的),可以分三次背。一块底子是五镶的,可以分五次背。一块墙子是两镶的,可以分两次背。两块墙子四次可以背完。档头一次背一个。全部棺材料子运进岩洞之后,再由木匠合拢使用。

死者的尸体,也是从凿好的石梯上背进山洞。

无论是吊运或背运,粗实耐用的麻绳或棕绳是必用的工具,粗壮适用的大树是必备的自然条件。麻和棕都是当地生长的植物,好找。至于适用的大树,在选择岩洞的时候就必须看好,没有适用的大树的岩洞,是不适用也不能用的。

 

2

清晨,太阳像一个浑圆的火球,在东边的山岭上浮游和滚动。太阳的炽烈的光芒,映照在大河坝街上,把周边的景物抹染成一片金色,给景物披上绚丽的彩霞。把景物装点成明丽的线条流畅的山水画,使人产生一种热烘烘的感觉。

一栋用块石垒成墙垣的四合院,边上有几棵历经沧桑的老桑树,树的空隙间是一个土坝子,一队手握刀枪的护寨队士兵,在坝子上站成四个排列。

僰族女首领蒙桂花召集护寨队员开会,旁边站的是队长屠安忠。

蒙桂花站在一个土台阶上,面向护寨队员,说:“乡亲们,我们的美丽家乡,是一块神奇的地方,也充满了神秘的色彩,它所拥有的古迹文物,无论对于仰慕者或是欲望占有者,都是一种吸引。这难道不是值得我们引以为自豪的地方吗?”

护寨队员们齐声回答说:“是我们自豪的地方!” 

已经有 0 条评论
最新评论

版权所有:贵州作家网 2013-2020国家工业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黔ICP备18010760-1号

站长QQ519680416 电话15985051823 维权顾问:李向玉律师(贵州洲联合律师事务所副主任,电话:13628552882

公众号邮箱:guizhouzuojia@126.com        QQ1群:598539260(已满)      QQ2群:1042303485

您是本网站第 97248298 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