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贵州作家网:www.gzzjw.cn
分站: 贵阳作家网   遵义作家网   六盘水作家网   铜仁作家网   毕节作家网   安顺作家网   黔东南作家网   黔南作家网   黔西南作家网   贵安新区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 原创作品 >> 中篇 >> 正文

燕子归时有杏花 第十章 生日
信息来源:本站发布    作者:兰澜南    阅读次数:7164    发布时间:2021-03-28

虽已是秋天,但天气仍很炎热。炎热的季节,一天中最美好的时辰就是清晨和傍晚。阿秀舍不得错过丝毫清晨的舒爽,天边刚泛起鱼肚便起了床。

简陋的出租屋经过一众花草的点缀,也别有一番风味。

阿秀随便吃了点东西,给那一众从“死亡线”上带回来的花草浇了水,看看时间,不慌不忙地拿了包出门,刚好遇见章粼轩在门口停靠自行车。章粼轩一身休闲打扮,干净清爽,正像这早晨的清风。

“看来我们是心有灵犀啊。”

“这么早啊,今天没课么?”

“今天周六,哪来的什么课。”

“哦,不上课我连星期几都不知道。”阿秀傻笑地挠了挠头发。

“今天呢,我心情好,发发善心,送你去花店,机会不多,赶紧上车。”章粼轩拍拍自行车后座,笑容灿烂。

“不上课那你可以去帮阿姨看店,今天超市有优惠,阿姨肯定要去血拼。”

“血拼什么啊,上次她买的那些菜啊罐头的都还没吃完,再去血拼,超市直接搬来我家得了。上来,今天心情好,你给点面子好不好。”说话间章粼轩已经骑上了自行车。

“我的荣幸啊。”阿秀微笑着坐到章粼轩自行车后座。

早晨路上鲜有行人,阿秀侧坐在章粼轩背后,一手扶着包,一手紧拽章粼轩腰间的衣服。晨风吹起阿秀的柔发,章粼轩的衣角也随风飘起,覆盖住他腰间的手。

花语心愿的店门是道卷帘门,阿秀个子小,每次开门都是先撑起一半,再到店中搬了凳子垫脚,才能把门全撑上去。章粼轩二话不说,从阿秀手中拿了钥匙,手法娴熟地开了店门,他颀长的身形,轻而易举地就把卷帘门撑到顶。

一开店门。鲜花的芬芳就与两人撞了个满怀,阿秀贪婪地吸了一口,仿佛这花香能为她提供能量。每日进店第一件事便是将部分花搬到门口,再打扫卫生。自阿秀可以独立看店以来,早上兰婉扬都不会来店里,只有中午会来替换一下阿秀。章粼轩自告奋勇地承包了搬花的任务,阿秀也乐得轻松。

阳光洒在对面的楼面上,街上的行人渐渐增多。阿秀赶着章粼轩去做他自己的事,可章粼轩却坐在柜台边数着门口的行人数得带劲,阿秀也没再说什么。太阳行至中空,门口的行人变得少了。突然,章粼轩眼前一亮,是兰婉扬来接班了,手里还提了袋水果。

“阿秀,你去吃饭吧,哟,章粼轩也在啊,来,吃水果。”兰婉扬顿时露出一个心领神会的微笑,将手中的水果递到章粼轩面前。

章粼轩拿了个小梨,微笑道:“谢谢婉扬姐。”

“你还真不客气。”一旁的阿秀打趣道。

“我客气了岂不是扫了婉扬姐的面子。”章粼轩笑得像个天使,一副人畜无害的表情。

“是是是,我就喜欢不客气的人。”兰婉扬也附和着章粼轩的言辞。因为章粼轩总是出现在花店的缘故,时间久了,与兰婉扬也就熟了,兰婉扬又是心态年轻随和的人,这相互打趣也是正常现象。

“婉扬姐,那我回去吃饭了。”

“去吧。”放下水果,兰婉扬坐到柜台上。

“婉扬姐,那我们先走了,谢谢你的梨。”

“嗯嗯。”阿秀刚到门边,兰婉扬又道:“阿秀,今天给你放半天假,下午你休息吧。”说罢,兰婉扬还送上一个神秘的微笑。阿秀回过头望着兰婉扬,不解。

“去吧去吧。”兰婉扬挥手道。

中午阳光正烈,章粼轩尽量把车骑到行道树的树荫下。

“你走错路了,应该走下面。”

“没错,我带你去一个地方。”

“去哪儿,先回家吃饭再说,我快饿死了。”

“放心吧,不会让你空着肚子去的,前面有家菜馆味道不错,咱们先吃了饭再去。

“到底去哪儿啊?

“去了你就知道了,现在是秘密。”

“秘密?”阿秀又不解了,总感觉今天兰婉扬和章粼轩怪怪的。

吃了饭,章粼轩连拖带拽地载着阿秀来到一个大大的游乐场。大概是恰逢周末的原因,游乐场的人很多。长这么大,阿秀还没来过游乐场,此刻,阿秀心里是激动的。

“为什么带我来游乐场啊?”

“哎,看你这样子,是真的不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算了,告诉你吧,今天,是某个人的生日,这个人啊,连自己生日都记不住。”

“我的生日?”阿秀不可思议地指着自己说道。

“嗯嗯。”

“那婉扬姐给我放假也是因为这个?”

“不然呢?”

“你怎么知道今天是我的生日的?婉扬姐又是怎么知道的?”

“哎呀,你别管我们是怎么知道的,接下来的时间,你就负责玩,平时挣钱那么辛苦,今天,你就好好犒劳一下自己,别老对自己那么刻薄。咱们先去坐旋转木马,再去坐坐摩天轮,还有碰碰车、云霄飞车、过山车、鬼屋……

阿秀望着掰着指头自顾自数着要玩的项目的章粼轩,眼眶微红,眼波折射的是难以言表的感情。章粼轩知道她的反应,没看她的脸,直接拉住阿秀的手腕走向售票处。阿秀就让他这样拉着,静静地跟在章粼轩背后。人群熙熙攘攘,只有章粼轩,而此刻,只有章粼轩停留在阿秀眼中。

章粼轩带着阿秀体验了很多游乐场的设施,玩累了,两人找了家冷饮店稍作休息。

“怎么样,好玩吧,你就应该多来这样的地方,我以前经常来游乐场,玩一圈回去再睡个美美的觉,第二天保准精神百倍。”

“嗯嗯,我还是第一次来游乐场。”看着章粼轩,阿秀想到刚才坐过山车时章粼轩的复杂表情,兴上心头,“过山车真刺激,要不,咱们再坐一次?”

“呃,坐都坐过了,还是换个你没玩过的,下一站,体验鬼屋的刺激。”章粼轩知道她打的什么主意,阿秀偷鸡不成蚀把米,只有暗暗祈祷鬼屋里能人性一点。

刚进鬼屋大门,阴森的气息就铺面而来,阿秀暗暗地打了个寒颤。走了大概两三分钟,阿秀的脚被一只手抓了一下,还伴着恐怖的哀嚎,直接把她吓得贴到章粼轩的胳膊上,不敢挣眼。章粼轩不停地跟她说话,“这些是假的,都是人装的,没有鬼。”再向前走了几分钟,阿秀死也不走了,拉了章粼轩就往回走。出了鬼屋,看着阿秀狼狈的样子,章粼轩忍不住笑弯了腰。

“之前是谁威风凛凛地说不怕的,结果还没走到一半就给吓回来了。”看章粼轩还在一旁说风凉话,阿秀硬是拉了他再去坐了一次过山车,游乐场的上空还萦绕着章粼轩的喊叫。

回到家天色已晚,章晓做了一桌菜,叫了阿秀一块儿,看来,章晓也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自己的生日还要别人来提醒,这些没有血缘关系的异乡人,给了阿秀从未有过的感动,心里百感交集。饭毕,章粼轩神神秘秘地独自在房间里捣鼓了一会儿,突然,房间里的灯灭了,章粼轩抬着插满蜡烛的蛋糕从房间出来,章晓配合他唱着“祝你生日快乐”。阿秀望着蛋糕呆呆地坐着,心绪无以言表。

“阿秀,快许愿,吹蜡烛。”章晓的声音响起,才把她从恍惚中拉回来,她想也不想,“呼”的一口气吹灭了所有蜡烛,整个房间顿时伸手不见五指。

“呀,还没许愿呢。”章晓的声音再次响起,这时章粼轩已不知何时摸到墙角开了灯。

“啊?”阿秀还在懵。

“看,像我这样。”章晓一面说着一面做出许愿的动作,阿秀跟着她的动作,默默地许下心里的期盼。

蛋糕也吃过了,闹也闹了,章粼轩送给阿秀一本书,这是这十八年来,阿秀收到的第一份生日礼物,还是如此合心的礼物。

今天,是有趣的一天,难忘的一天。阿秀半躺在床上,端详着手上的书,脸颊上点缀着浅浅的红晕,这会儿,章粼轩应该已经睡着了吧。

章晓很早就去了店里,章粼轩还在睡梦中,一阵电话闹铃响起,章粼轩眯着惺忪的睡眼,不情愿地接过电话,声音带着慵懒。

“喂。”

“章粼轩,下周六是我的生日聚会,邀请你去啊,盛世王朝203包房七点钟,彤彤也在,记得来啊,到时候看不到你的话你就死定了。”还没等章粼轩回答,电话就挂断了。

电话那头的是章粼轩的同学,叫颜茜,两人高中时是一个学校的,大学又机缘巧合地在同一个学校同一个班,陆彤彤是颜茜大学里的好朋友,通过颜茜认识了章粼轩。陆彤彤拥有一张姣好的面容,性格虽不像颜茜那样大大咧咧,但也算大方。

“什么人啊,别人话都还没说就过电话,没礼貌。”抱怨了一句章粼轩又倒下继续梦会周公。

中午,兰婉扬来替班,一进门就满脸春风。

“阿秀,昨天玩得开心吗?”

“嗯嗯,很开心,谢谢婉扬姐给我放假。”

“谢什么,玩得开心就好。你也快去吃饭吧,这一早上也饿了。”

“嗯嗯,下午我会早点来。”

阿秀随便找家面馆吃了碗面便又回店里,兰婉扬正给客人结账,桌上的手机响了起来。

“婉扬姐,我来吧,你电话响了。”

兰婉扬接了电话,一会儿,脸色沉重地走到厕所,关了门,阿秀听着她的声音有些激动,心想应该是家里出了什么事。

“这是找您的钱,请慢走。”

兰婉扬在厕所好一会儿才出来,拿着包匆匆交代了几句就走了。店里今天新进了一批花,兰婉扬不在,阿秀一个人有得累的,还好,送花的小哥热情,帮她把花搬完了放好才走,阿秀千谢万谢地目送送花车消失在沥青路面上才又回到店里打扫满地的花叶和花泥。

“你好,请问在你们店支持订购玫瑰花吗?”阿秀还在打扫,没注意到有客人进来,闻声,连忙放下手中的拖把回头一看,一阵意外。这个客人是个熟人,以前烧烤店的小郑。显然,小郑看到阿秀也有点意外。

“你现在在这儿上班啊?”

“嗯嗯,被你们老板开除后,我重新找了家饭店当服务员,后面又到这儿来卖花。你现在还在原来的那个烧烤店吗?”

“不在了,你走了没多久我就没在那儿干了,现在在一家KTV上班,几乎都是白天睡觉,晚上上班。”

“哦,那挺好,不会像烧烤店那样累,我现在就是每天搬花洒水结账,也不用熬夜,比在以前那好多了。”虽然见到熟人很高兴,但阿秀仍不知道该聊些什么,呆呆地笑了一下之后才问道:“你要订花?订多少啊。”阿秀猜想,订玫瑰花,他应该是要送女孩子,表白什么的。这一套是阿秀来了杭州之后才知道的,表白习惯送玫瑰。

“嗯嗯,一千朵红玫瑰,后面要是不够的话还会续订。”

“一千朵!”阿秀诧异,表个白也不用这么下血本吧,还不够的话再续订,这拿去当床睡都足够了,虽然好奇,但也不好问人家说,你买这么多花是要向哪个姑娘告白啊。

“有问题?你们老板不在吗?”小郑环顾了一下店里,只有阿秀一人,阿秀似是看出了他的想法,连忙说道:

“我老板只有中午会在,这桩生意我能接下,你留个地址吧,到时候我们会找人给你送去。”

“不用送,周五我会过来取,最好是刚开了一半的那种。”

“可以,那我给你打个七折吧,我们店里上五百朵的会有优惠,你先付300定金,周五我们会帮你把花备好,你直接过来取就是。”

“可以,麻烦了。”小郑一面说着一面从衣服口袋里掏出三张红红的百元大钞递到阿秀手中。

“什么麻烦,我还要感谢你来眷顾我们‘花语心愿’的生意呢。阿秀一面开着收据笑着回道。

“关键是你们店的花好。”收了票据,小郑又随手买了一盆小雏菊,和阿秀断断续续地聊了几句便走了。

夕阳西下,又一天消失了。今天阿秀迫不及待的想快点回家,想依靠在床头,翻阅章粼轩送的书。

周六陆彤彤的生日,章粼轩不想去,可又想不到什么好理由拒绝,他的那些小把戏,过的了陆彤彤那关也过不了颜茜那关,思来想去,就只好拉住他的好哥们替他打掩护,到时候气氛不对就撤,让他们断后,兄弟嘛,就要这样用,反正自己也被那俩好兄弟坑过不只一次。

周五,小郑果然准时来“花语心愿”取花,开着一辆面包车,阿秀此前还想他一个人怎么拿那么多花,现在看来不用担心了。小郑付了剩下的钱,阿秀帮他一起吧话搬到车上。

“明天七夕,我们店里举办一个活动,挺有趣的,到时候你过来玩玩,这几天我都加班,今天装点完大厅,老板特赦我明天休息,之前我就看你整天就只是上班,活动范围就只在店的周围,现在看来你也没怎么变,明天你来店里,我带你玩,就这样定了,这是地址,明天见。”小郑一边说着,阿秀的心理活动是这样的:原来不是表白用到,我就说表白哪用得了这么多花。

小郑随手递给阿秀一张卡片,没等阿秀答应,就开车走了。阿秀看了看手中的卡片,上面写着“邂逅七夕·盛世王朝烂漫之旅”,右下角写了地址这大概就是小郑说的活动。明天是七夕,显然阿秀也不知道,难怪这两天来花店买花的人那么多。

晚上,章粼轩请他的几个好哥们吃烤串,好哥们显然对他的“大方”不是那么意外,还特加“赞许”了一番。

“哎,我说你知不知道明天是什么日子。”

“知道,七夕嘛。你们说,七夕过生日,哪有那么巧的事啊。”

“那你还去,直接拒绝不就得了。”

“要是拒绝得了我还这么破费的请你们吃烤串啊。颜茜那男人婆你们又不是不知道,撒气泼来谁都招架不住。”

“还破费,我就没见过哪个求人办事的请人吃烤串。苏浩你说,哪有这样的人。本想着可以大坑这小子一顿,哎,下次我请你们吃方便面啊,特别是章粼轩你要多吃点,不用为我省钱。”宦寅聿像是受了天大的委屈似的,对章粼轩这一行径深觉不满。

“哎哎哎,有吃就不错了,还挑三拣四的,烤串多好啊,配上点啤酒就是夜晚的绝配,好吃又实惠。出门在外,老妈交代,能省一块是一块,剩下一块去买菜,向我学习啊。”

“你们俩别废话了,说正事。”一向沉默的苏浩发话了。

“是这样的,明天你俩的主要任务是保护我,要是颜茜撺掇她那帮狐朋狗友硬是要撮合我跟陆彤彤的话,你们就上,杀他个片甲不留,这点小事难不到你们吧。”

“滋滋滋,有美人送上门来还不要,我看你不是傻就是已看破红尘,皈依我佛。”

“滚,我是在说正事,严肃点行不行。总而言之,明天场面要是控制不住我就先溜,你们断后。这件事你们也有责任,要不是你们仨欠抽搞什么恶作剧,能有现在这事儿吗。你们得对我负责。”

现在换章粼轩委屈了,被章粼轩这么一提醒,那仨好兄弟悄悄地吃起了烤串,这事儿,的确是他们仨的手笔。

“嗯嗯,好吃,大章鱼,你还挺会选地方,下次换我请啊。见宦寅聿想岔开这个沉重的话题,章粼轩顺水推舟。

“不用等到下次,今天就有个机会,一会儿别忘了付钱啊,这个机会,你值得拥有,宦兄就不必推辞了。苏浩晓杰,我们再点一些东西吧,这点不够吃啊。”

章粼轩便噼里啪啦店里一大堆,宦寅聿不乐意了。

“章粼轩你猪啊,点那么多吃得完吗?”

“不影响,我胃的容量不妨碍我东西,家里还有两个人呢。”一旁的苏浩和唐晓杰就默默地看着这俩人没有硝烟的战争,一说话,他们也要遭殃,只能在心里对宦寅聿唱着祝你平安。



(编辑:黔州)

已经有 0 条评论
最新评论

版权所有:贵州作家网 2013-2020国家工业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黔ICP备18010760-1号

站长QQ519680416 电话15985051823 维权顾问:李向玉律师(贵州洲联合律师事务所副主任,电话:13628552882

公众号邮箱:guizhouzuojia@126.com        QQ1群:598539260(已满)      QQ2群:1042303485

您是本网站第 105874014 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