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贵州作家网:www.gzzjw.cn
分站: 贵阳作家网   遵义作家网   六盘水作家网   铜仁作家网   毕节作家网   安顺作家网   黔东南作家网   黔南作家网   黔西南作家网   贵安新区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 原创作品 >> 长篇 >> 正文

高原雄鹰 之第19章“猪兵”袁旭东
信息来源:本站发布    作者:瞿远丰    阅读次数:7459    发布时间:2021-04-01

1.他拍拍手说:没事


我被分到云南省边防武警部队迪庆州直属二中队二班后,转眼间,又是好些天了。在这些日子里,我又认识了新的首长我结识了新的战友。

我们班有一个甘肃人, 1米八的个子,从炊事班出来,是我们下连之前到的二班。我们刚到二班时,他经常在我们新兵面前吹牛皮,说他这一身肉至少能顶5发子弹。但我们压根儿就瞧不起他,心想,不就是个猪兵吗?

猪兵大名袁旭东。

据说,他刚来部队时,吃不惯大米,军事又差,才被分到后勤班煮饭喂猪。吃不惯大米,他就悄悄偷鸡蛋吃,所以被养得肥肥的。猪兵穿军裤十次有六次不协调,腰带老扎不紧,看上去,整个人显得很别扭,队长因此经常批评他,说他哭龙撒西的。这一来,大家就送了他一个哭龙西的外号。

四月十五号这天,哭龙西又对我们几个新兵指手划脚地说,新兵蛋子们,你们知道什么叫排打功,什么叫马步冲拳吗?今天,我就来教你们,我教一下,你们学一下。说完,哭龙西就脱掉军服,蹬好马步,接着就的吆喝了一声,上身的肌肉随即鼓了起来,手背上和胳膊上的肌肉一块一块的,乍一看,还真有点吓人。

哭龙西两手握拳于腰际,先冲右拳,冲一拳叫一声。左右直拳连续冲了50下后,他叫我们提来一块厚木板,照他背上猛打,开始我们轻轻击打他背部,他说不过瘾,还骂我们说,始终是鸡巴新兵蛋子,没有卵出息。

随后,他就点名叫我用木块猛击他的背,木块立时断成两节,哭龙西笑着说,这还差不多。接着就站起来对我们说,你们学会这一招,别人一拳打过来,就像给你拍灰。他站在我们面前晃了晃右拳,说,以后得尊重我点,现在我教你们几位新兵蹬马步。

我们几个新兵也像他一样,把军服脱掉。

哭龙西站起来,看了看我们,依次拍了拍,笑着说,全是排骨。接着又有些骄傲地说,还是我们黄土高原上的娃儿有肉!我们问他,老兵,你是怎样长的肉,哭龙西说吃面食长的。你们全是一群瘦猴、浪(晾)衣竿,只晓得吃大米。

你们不知道我在后勤班喂猪时,全靠两手提猪食。

每次有180斤,来回提个五六次,这样我的力气也大了很多。现在,你们先蹬好马步,我踢一下,看你们这些浪(晾)衣竿是否受得了。他穿的是毛皮鞋,踢在我们背上,非常的难受。他踢一脚,叫一声

我相信他也是轻轻踢的,但我们都是刚下连的新兵,又不敢骂他。班长在旁边也不说话。哭龙西来来回回地踢了十多下,我们背上被他踢着的地方,都是紫红、紫红的。

然后,他叫我们吸气于单田1分钟,左右冲拳300下,我们照他讲的做后。我站起来说,老兵,你蹬起马步,让我踢你一下,看你受得了不?哭龙西哈哈地笑了起来,把胸脯一拍,说,小菜一碟!好,就照我背上踢吧!他蹬好马步,我就照着他的背踢了一脚。

他笑着说,力气还是有的,不过对我来说,还是给我拍灰。

见他这样,我心里想,看你牛皮,老子才不踢你背。一定踢你趴下,我走在他背后,轻轻用脚向他的裆部一钩,他马上抱着裆部在地上滚了起来,哎哟,哎哟地叫。我马上给他赔礼说,我不是故意的,是没注意,他在地上晕了一下,气得站起来说,老子也让你没注意。握着拳头就向我打来,我转身就跑,他一边追一边叫。

我躲在墙角处,他追了过来,我冲上去,就来了一个抱腿顶摔,一下就把他摔倒在地上,哭龙西抓起一块石头要砸我。班长赶紧跑上来,一手抓着我,一手抓着哭龙西,说,你俩也是,怎么搞的,有话慢慢说,不能动武;谁动,我就叫他没好日子过!我俩谁都没有动手,班长说,战友就亲如兄弟,过一会儿就好了。随后又批评我说,你怎么踢的,叫你踢他背,你踢他裆部会出人命的,以后要注意,免得兄弟之间发生冲突。

批评完了,班长就叫我向哭龙西道歉。我就向他道了歉,哭龙西红着脸,摆了摆手说,没事,没事!

事后,听一些老兵说,哭龙西这人虽然军事差,但对人老实、诚恳,很多兵都还是喜欢他,信赖他的。我想也是,他对我又没有恶意,我这样恶作剧,真不应该!

那几天,我觉得对不起他,在心里自责了很久。

由于心里内疚,我就关心起这个老实巴交的老兵来。

哭龙西最喜欢唱的歌是《黄土高坡》,每到黄昏时,他弹着吉它,就开始唱了起来。

我家住在黄土高坡哦,大风从坡上刮过,不管是东南风,还是西北风哦,还有我的牛跟着我,不管过去多少岁月,祖祖辈辈留下了我,留下了一望无际唱支歌,还有耳边这条黄河,啊……啊,我家住在黄土高坡哦……”

从这歌声中,我们知道,哭龙西肯定又想家了。

 

2.探 亲

 

时间很快就到了五月份,在部队苦了两年多的哭龙西准备回家探亲了。

两年来,哭龙西从来不乱花一分钱,除了买牙膏、牙刷和香烟外,部队发的所有津贴补助,他都舍不得用,抽烟专挑最便宜的。最好笑的是,他不知道怎样存钱。就悄悄地在自己的两条短裤上用针缝了两个荷包,荷包里面装的就是他两年来的积蓄。

开始,大家都没有注意。

后来,有人发现每次训练下来,哭龙西都要把手伸进裤裆里面摸一下,再联系到他拿出来用的钱都很旧。就猜是钱,再一诈他,他就交代了。

就这样,大家每次看到他在摸的时候,就开他玩笑:哭龙西,麻雀还在窝窝头没有?

在!他红着脸很老实地说。

虽然大家经常拿这件事开他的玩笑,但他还是不生气。每次大的活动训练下来,他都要摸摸内裤,做这几个动作,显出很满足的样子。这一天,他到队部主动跟领导讲,说他回家探亲,找不到路,希望领导叫一位和他同路的同志带他回家。

经过几位领导分析,就叫贵州籍的老兵张世友同他回家探亲,批准他两人60天的假。安排张世友先带他到甘肃探亲,然后再回贵州,要求两个人都要按时归队。

探亲回来,哭龙西就到队部向领导讲述回家的过程。

他说,一上车,张世友就戴上少尉军衔,叫他搬行旅,叫他买车票,叫他买饭,买香烟。一路上都得听张世友的安排,要不,张世友就说不带他回家。到甘肃哭龙西家后,还叫哭龙西叫他首长。哭龙西父母很高兴,说他儿子有出息,部队首长都同他回家探亲。 

已经有 0 条评论
最新评论

版权所有:贵州作家网 2013-2020国家工业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黔ICP备18010760-1号

站长QQ519680416 电话15985051823 维权顾问:李向玉律师(贵州洲联合律师事务所副主任,电话:13628552882

公众号邮箱:guizhouzuojia@126.com        QQ1群:598539260(已满)      QQ2群:1042303485

您是本网站第 105863556 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