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贵州作家网:www.gzzjw.cn
分站: 贵阳   遵义   六盘水   铜仁   毕节   安顺   黔东南   黔南   黔西南   贵安新区   
贵州作家网: >> 原创作品 >> 中篇 >> 正文

岩子坡
信息来源:本站发布    作者:湘西有为    阅读次数:3851    发布时间:2014-03-29


岩子坡,湘西数十万座大山中的一座。

 

历史以来,被世人称之为蛮荒之地,匪首出没,历朝历代的官府无法管制,因此,这块土地上一直演绎着一些鲜为认知的故事,这个故事,得从一个名叫谭老三的年轻后生讲起。

 

时间,一九八0年的某一天......  

 

狗日的向老二,你不准老子和你女子向花花来往,老子偏偏要和花花在一起,本来老子不喜欢花花的,你看你那花花咯,看起人来,眼睛直勾勾的,谁都不去勾,就偏偏对着我来勾,各是你家花花喜欢我,硬是缠着我要帮她去看什么鬼鞋垫,哼,我穷,我穷又怎么了,老子不吃你的,不用你的,你以为你狗日的还是在旧社会那,你以为你狗日的还是地主一手遮天那,沉水?你狗日的妄想,现在是什么年代那?二十一世纪了,哈哈,傻冒,想沉我的水,没门……

 

谭老三边走边在嘴里嘀咕,不断的骂向老二,心里的气不知道打那里出,从后坡回家的田埂上,谭老三东一脚,西一脚的,好几次差点点踩进了冬水田里。

 

三哥,怎么了,谁借你米,欠你的糠了?

 

正当谭老三低着头,憋着气,气呼呼的往家里赶的时候,凉水井传来一声八妹熟悉的声音,谭老三止住了脚步,看见八妹正撅着个屁股在凉水井里舀水,手在不断的往桶里舀水,头却偏着笑嘻嘻的问谭老三。

 

谭老三没有吱声,就停下脚步来,一屁股就坐在田埂上,头也不抬,过了一会儿,谭老三就亮着嗓子喊道,李八妹,你的水舀起没有?舀起了你就给我早点回家帮你妈去做饭,我今天又去你家吃饭。

 

好呀,好呀,三哥去我家吃饭,我妈肯定又要添加皮蛋炒辣子的。谭老三话音没有落,李八妹就笑着打趣说,你看你,我叫你去是了却花花的心愿那,谁叫你不懂女儿家的心事呢?是的,我去,我今后天天去,他那个地主崽子的爹就好天天骂我,你就好天天来笑我,等那一天,我和花花生个崽后,我看你还喊我去不去?谭老三说完气话,就直瞪瞪的看着李八妹。李八妹就习惯的拿着瓢瓜,径直往回走,头也不回的在前面说,你去生那,生了崽,我也是崽的大妈。

 

李八妹的话让谭老三心里的气一下消了很多,他知道八妹心里非常放心自己和花花交往,自己也不会喜欢上花花,每次看花花的眼睛的时候,谭老三的心里从来没有波动过,可是,自己的眼睛每次和八妹一触碰之后,谭老三的心里就象一股蜜糖汁,瞬间融入心扉,虽然自己没有和八妹把话挑明,明眼人看后都心知肚明,特别是八妹的父母,对谭老三就像对待自己的亲生儿子还亲,甚至连八妹有时候都还开玩笑说,老妈老爸偏心三哥。

 

在寨子上,大人们都说两人是地生一双,天造一对。两家大人之间都是很友好的往来,大务小事,红白喜会,谭老三的妈,李八妹的妈,谭老三的爹,李八妹的爹都是整个会事的主角,从小到大,八妹,谭老三,李八妹,花花,狗娃都是形影不离的好朋友。

 

俗话说,女大十八变,刚满十八岁的花花楚楚动人,十八岁的李八妹也是芳香千里,两家的门栏早就被油菜坪的媒婆黄大姑给踩了数十回,说东门河的胡家,太平山的张家,又说农科站的谢家,八妹和花花的妈就是一句话给黄大姑挡在九霄云外,我家闺女还小,要嫁也要嫁在岩子坡。

 

嫁在岩子坡?我说花花妈呀,你听我说八妹妈呢,你看那张家的儿子,谢家的儿子都是高中毕业,有知识,又聪明,我看的那些狗崽崽那,都是吃苦治家的料,你们岩子坡有什么好呀?满山的岩子子,一年到头长不出屁大的那个冬瓜来。黄大姑每次说不进话的时候,就讲些气话。可是,不管怎么说。八妹的妈和花花的妈就一句话:我们岩子坡是穷了点,可我们人穷志不穷,不嫁就是不嫁,哪怕我们的闺女嫁不出去,我们也不把她放给岩子坡外面去的。

 

每次黄大姑气呼呼的走过老屋坡的时候,谭老三就在对面老屋山上亮着嗓子:

 

有女不嫁岩子坡,

要茶要酒没得喝;

有男不娶岩子坡,

要钱要粮红薯砣。

 

黄大姑就站在老屋梁上破口大骂,穷死你个岩子坡,老娘要说那家闺女就说那家闺女,没有老娘说不成的媒,唱你妈那个鬼大头,谭老三,你个鬼崽崽,你狗日打一辈子光棍,老娘也难得给你去说。然后,黄大姑就骂骂咧咧的扭着她那水桶腰,滚彩球一样,她那鲜红的媒袍衣就消失在谭老三的歌声里:

 

你家有女我不爱,

花儿开尽我不摘;

媒婆缘满天下姻,

留下闺女当蜡台。

 

实际上,黄大姑家的两个闺女,说起来和谭老三他们还是同龄人,从小都在一个学校读书,放学后,黄小妹和黄大妹都要把牛牵到老屋吃草,相对来讲,油菜坪田多土少,小孩子放牛不认真或者是贪玩的话,牛就会吃稻田里的稻子,这样的话,就会引起纠纷,而岩子坡来讲,遍山遍岭的土,因为地势高,田少缺水,而到处都是荒着的草坪。坪上的小孩子到坡上来放牛或者是打猪草,都会在天宽地宽的草坪上玩耍,等到天黑后,牛也吃饱了,就背着背篓,沿路扯几把青草就是满满的一大背篓,也够自己的猪仔吃上一俩顿的。

 

所以,黄大姑家的闺女都爱上山来和谭老三,李八妹他们玩耍,虽说两个地方由于地域,贫穷的差别,但是,在孩子们的心中,相互之间都不去过问大人们的事情,即使两家大人刚吵过嘴,小孩子们照样背着大人们下河上山,过着无忧无虑的童年生活。

 

随着时间的推移,孩子们渐渐长大,通过读书后,都明白了生存环境给生活水准带来的一些制约,加上贫穷差距的悬殊,大了之后的孩子,坪上不再上山来和坡上的孩子玩耍,坡上的孩子即使上城去,也不和坪上的孩子打招呼,哪怕是同班同学,都是一样的态度。

 

听八妹的妈讲,黄大姑上山来说媒是其次,最主要的是想找八妹的妈戳通下自己心里那张纸,是想把谭老三说到自己去插门的。八妹每次在一边听着的时候,就蒙着不着声,心里又气又好笑,想到自己和三哥从小到大,从没有拌过嘴,而且和三哥在一起的时候,是那次放牛回家的路上,三哥的勇气给了八妹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特别是三哥牵着自己的手的那种感觉,那种蜜一样甜的感觉,就象自己飞了起来,那个时候,八妹的脸羞得通红……

 

那次的事情就象电影里的胶片一样,把真个细节都深深地烙在了自己的心灵深处,八妹牵着自家的那头公牛去老屋吃草的时候,刚刚走到老屋梁上,公牛就象疯了一样,吃着草的时候,一下摆脱八妹的手,向老屋草地上奔去,当时的情景把八妹吓得愣在田埂上,之间草坪上有几头坪上来的公牛,还有几个小孩子在草坪上做着老鹰抓小鸡的游戏,谁也没有注意到这突如其来的事情。

 

快闪开,坪上的那些人,牛要打架了,快来人那,我们家的公牛又要打架了。

 

八妹的喊叫声里夹杂着哭声,声音一下引起前坡后坡正在做农活的大人,大家纷纷放下手中的农活都向老屋跑来。

 

八妹,你不要乱动,就呆在田埂上,我去把牛牵住,你别动。话音刚落,只见谭老三扑通,扑通的跳过几丘冬水田,边跑边挽着衣袖,不到几分钟,谭老三就赶到了草坪,草坪上正在玩耍的小孩子都吓呆了,有几个还汪汪大哭起来,谭老三把孩子们一个一个的牵到十米以外的地方,然后,就大声的吆喝,吁,吁,吁,不断的挥手驱赶已经摆好架势的公牛,公牛们都瞪着着牛眼,横着头,扬着角,时刻做好决战的准备。象这样的事情在草坪上经常发生,而且,多年来,坪上和坡上的公牛都已经打结仇了,不管在那里见面,都有大打出手的可能,所以,大人们一般不准孩子把牛赶得太近,牛对于每家来说,是命根子,万一打伤了,来年春耕就要耽误农事。

 

谭老三随手就折断一根枞树枝,边吆喝边向公牛中间靠近,这头公牛可以讲是岩子坡上有名斗牛,整个农事都是靠它来完成,关系到整个寨子生存问题,所以,寨子上每一个人,不管大人小孩,都对这头公牛象个宝贝一样精心照料着,按着时间,每家要轮流排班来守养这头公牛,凡事过年过节的时候,轮到那家,那家都要煮一些好吃的粮食给它吃。

 

公牛见谭老三走向它时,眼睛瞪着对方公牛,脚步却一步一步的移动着,试图不让谭老三抓住绳子。

 

你狗日的不听话,打死你。谭老三扬起树枝,慢慢的靠近公牛,看准时机,一把拉住公牛的绳子,然后,对着坪上的公牛就用力挥打着,眼看的一场斗牛就停了下来。

 

谭老三安排好几个坪上的孩子后,牵着公牛走向僵持着的八妹,一把把八妹拉住,惊魂未定的八妹从吓呆了的场面中醒来,很自然的接过绳子,然后,就牵着三哥的手走向安全的地方,就在牵手的那瞬间,八妹的心里突然产生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一种只可意会,难以言传的境地。

已经有 0 条评论
最新评论

版权所有:贵州作家网 国家工业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黔ICP备15007914号

站长QQ519680416 电话15985051823 维权顾问:李向玉律师(贵州洲联合律师事务所副主任,电话:13628552882

网站投稿邮箱:guizhouzuojia@126.com 杂志投稿邮箱:guizhouzuojia@126.com  QQ1群:598539260 QQ2群:84587631

您是本网站第 23354875 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