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贵州作家网:www.gzzjw.cn
分站: 贵阳   遵义   六盘水   铜仁   毕节   安顺   黔东南   黔南   黔西南   贵安新区   
贵州作家网: >> 原创作品 >> 中篇 >> 正文

梅 雨
信息来源:本站发布    作者:马芷    阅读次数:5907    发布时间:2014-03-31

第一章

 

我跟梅雨嫂子认识了很久,她是一位值得大家尊敬的人,也是一位很了不起的单亲母亲。为人很豪爽,也很直言,对人对事都有她自己独到的见解。

记得,那年是1996年的秋天,我还在机关上班,周六日双休的时候,还要去北京广播学院去进修大本,学的是新闻学系,就在这所高等学府我结识了我的同窗同学张浩南和他的未来妻子梅雨。

浩南和梅雨都是农业部老干部处的办事员,听浩南讲,他和梅雨是从小玩到大两小无猜的“小朋友,”从幼儿园一直到上中专两个人都在一起,最后中专毕业分配到农业部还在一起,两个人感情很深,又相互了解,俩个人私下定了终身,被双方父母知道后还都认可。我当时初见梅雨嫂子的时候,感觉有点狼狈,不知所措!

那天,是周六上午,我们在梯形教室上大课,大课的内容是大学英语,教授讲的很认真,讲的是语法概念与运用。我听了非常仔细,正在记笔记。

这时候,我的好同学浩南走到我的右边紧挨着我坐下,跟我说:“哥们,你来的够早的,上大课你很积极上进。学的咋样了,听明白?”

我奸笑地说:“正在跟老教授学习,学的还可以,我估计将来有一天,我也会写作讲课了。”

浩南听了,咯咯地笑着说:“你真行,大言不惭,吹牛吧!对了,哥们,给你介绍一位美女,也是你的未来嫂子,我们已经领证了,准备过了元旦,找个好日子就举行婚礼,到时候,哥们,你给我做主持人兼伴郎,同意吗?”

我赶紧高兴地说:“哥们,你看得起我,我当然再好不过了,哥们你同意就行,好的。”

我刚说完,浩南接着又说:“她就是我的老婆,你的未来准嫂子,你就管她叫梅雨嫂子吧,暂时的,等明年我们结婚了,你就把“梅雨的名字”去掉,直接叫嫂子就行了。”

我看了看,坐在浩南的身边的这位女士,长的五官端正,柳叶细腰,长长头发显得很飘逸,嘴角右边有一个小黑痦子,笑起来很耐看,就是个头有点不高,笑着对我说:“你是马芷吧,常听浩南提起你,你们是好哥们,等以后我跟浩南结婚了,有了自己的小家以后,你可以常来我们家里玩。”

我说:“好的”。

这时,浩南跟我说:“哥们,平时我有点忙,总是陪领导吃吃喝喝,我要是来晚了,或者不来了,你就帮助我盯一下,老师问我,就说一会儿他就来,你看如何?!”

我说:“可以,你放心吧,你忙你的去,到考试的时候,我会尽力帮助你,你看如何?”

“太好了,够意思,是江湖朋友,有难同当,今后有福同享,马芷啊!”

我说:“行了,咱们是一生的朋友,没有问题,我这还有一件小事,希望兄弟帮忙?”

“你说,马芷,说吧,有兄弟我拖着你呢?!”

“好吧,哥们,你现在有甜蜜爱情了,可不可以让我未来的嫂子也给我介绍一位漂亮的妹妹如何?”

“行啊,看出来了,你也快成人了,也懂得享受人生了,行,哥们,答应你,我和梅雨先撤了,有事,电话联系我。”

我说:“好的,慢点哥们。”

浩南说完,就搂着梅雨两个人半蹲式着,偷偷摸摸地从教室出去办事去了。

我心里想:“梅雨,长的够靓的,如果是我的老婆对好啊?不可以,这样想,哥们的老婆?!我咋能这么无耻地胡思乱想呢!”想到这里,觉得自己很可笑,这真是想老婆都想疯了,自言自语道:“哎,这就是命呀。好汉无好妻,赖汉守花枝。嘚了,不想了,我又继续听课”。

又过了一周以后,一天,我正在单位上班,突然,我的汉显呼机响了,我一看汉显呼机上面显示:“马芷,哥们,今天下班后有时间吗?我想和你聚一聚,有事情想跟你说一下,听听你的想法和意见,顺便给哥们出出主意,你看可以吗?!”

我看完以后,想了一会儿,赶紧回复说:“哥们,有啥事情,真的重要吗?”

“真的重要,需要哥们帮忙,真的,拜托,浩南。”

我回复说:“好的,下班后,哥们在上岛咖啡厅见面,你看好吗?”

“好的,一会儿见,哥们。”

下班后,我提前到了上岛咖啡厅,找一个说话方便地方坐了来,管侍者要了两杯热摩卡,边喝边等着浩南。

不一会儿,浩南推门进来,看见我,冲我走了过来,坐在我的对面,双手合十地对我说:“哥们,我来晚了,让你久等了,对不住,有急事请你帮助我出出主意,千万不要客气,实话实说,好吧!”

我着急地问他说:“你说吧,真够费劲的。”

“好吧,我说,我说了你可不要说我是色鬼,行吗?!”

我说:“我们都是男人,都是站着撒尿的人,说,干脆点儿。”

“好的,我跟你的嫂子,梅雨,吵架了。我们这次吵架比较严重,估计要分手,你说我咋办?!”

“哥们,什么原因,你跟梅雨嫂子要闹分手,再者说,你们马上就要举行婚礼了,千万要慎重。”

“马芷,哥们,你不知道我们吵架的原因?!原因就是,她怀疑我身边又有别的女人了,你说,我是这样的人吗?你可以证明我是专一的。”

我说:“那你到底有没有别的女人吗?”!

浩南支支吾吾说:“我身边有的时候,哎,别提了,陪着领导外出办事喝点酒,喝完酒以后,去去歌厅唱唱歌,偶尔叫那么一两个美女陪陪我们领导,当然了,也有我的份,只不过是逢场作戏而已,我还是深深地爱着梅雨。只不过,应酬多了,再加上我喝酒喝多了,回家晚了,倒头就就睡。第二天早上,我发现,梅雨有点不高兴对我的态度有点不冷不热,还跟我说:你晚上睡着了还喊着其他女人的名字,真恶心,大色鬼,小流氓,骗子,男人没有一个是好东四。我看她急了,我就忙解释一下,不解释还可以,可是没有想到,越是解释清楚,跟其他女人没有啥,只是,应付差事,谁料到,你嫂子却说:你不用解释那么多,越描越黑,我就想知道,你到底在外面有没有情人,不要隐瞒我,老老实实交待清楚,否侧,你这一周都不要回家了,去找你的恶心小狐狸精吧,说着说着,她的脸色愈发铁青,一下子就把推出屋外面去了,你说,哥们,女的咋都这样呀,刚开始谈俩爱的时候,你嫂子的性格特温柔,整个就是一个小家碧玉,小鸟依人的小女生,现在,咋跟泼妇似得,这真是无法忍受。哥们,你替我想想,我和梅雨已经同居快三年了,明年就结婚了,万一她总是这样找差的话,我怕我的岳父老泰山和我的岳母,这两位不是省油灯。知道我们现在这样,二老急了,非到我家里抽我不可,兄弟,给咱们哥们指一条明路,你看如何?!替我想想办法,拜托了!哥们,你要是不管的话,我去你家里先凑合凑合几天也行”。

我说:“嘚了哥们,就你我太了解了,花花公子,家里有钱,父母又是军人,对了,你父母知道吗?”

“父母不知道,我们交往他们知道,结婚的事情还没有跟父母说!马芷,就我的父母军人作风家教非常严格,最好,我自己的事情我自己办”。

我考虑一下,我说:“哥们,我有了,有想法了,你今天晚上先不回家,一会儿办完事,去我们家里,你先忍一宿,明天看情况,回去,你看如何?我呢,试试给你老婆打了一个电话问问,探探口信,我会跟她解释一下,一定很圆满的,但是这次我帮你了,事不过三,下次最好不要这样。”

“行,哥们,我听你的。”

“你把你家的电话给我一个,”我说完。

浩南顺手从紧紧巴巴的裤兜里掏出一张纸条,招呼一下侍者过来又要来一根铅字笔,很流利的把家里的电话写好递给我看,我粗略地看了一眼说:“浩南,这样吧,今天晚上你去我们家里,先凑合凑合吧,咱们哥俩挤挤,明天一早,我上班的时候准时给你梅雨打电话,你看如何?!”

浩南微微一笑拱拱手说:“是哥们,我没有看错你,好的,就听你的安排。”我们俩商量好后,就离开上岛咖啡。

浩南开车的速度很快,在我看来,驾驶技术还可以,不一会儿的功夫就到家里。

我跟浩南说了一下:“我先上楼,进屋,看看父母睡觉了没有,然后,在让浩南你进屋。”

浩南听了同意了,把富康汽车,停泊在栋楼下车库里,我推开车门,从车里出来,蹑手蹑脚地上了二层,推了一下门,门没有锁着,我进了屋一看,大屋里的父母已经睡着了,没有影响到二老,我赶紧下楼,去车库把浩南接近我的小屋子里,浩南已进我的小屋子里,一下子就摊在床上,说:“哥们,没有想到,你的小屋很温馨啊,比我的大屋子强多了,你多自由自在,最起码,你是单身,没有人管你呀,想咋睡就咋睡,真羡慕你呀!多舒服啊!”

我说:“嘿,哥们,你真行,你真是饱汉子不知饿汉子饥,你天天晚上睡觉,最起码可以抱着我嫂子大美女睡觉多滋润,可我呢,每天晚上天天抱着枕头睡觉,我睡得着吗?!”

“那倒是,哥们,说心里话,你喜欢丰满的女孩,还是骨感型女孩呢?!”

我说:“丰满和骨感我还真不知道,只要是女孩对我好就行了,合得来就行,我在这方面没有要求。”

“哦,是吗?哥们难道你不懂吗?丰满女孩晚会睡觉抱着舒服暖和,骨感女孩抱着睡觉有点搁硬。你呀,哥们,你就老实,赶紧趁着年轻,抓点紧划了一个,你就明白了,我们男人还是有用的。”

浩南说着说着,从床上做起,动作很快,自己亲手把两只脚上的袜子和耐克鞋一起脱了,就说:“哥们,你不介意吧,我今天就自由一下,不洗了,我要睡觉了。马芷,你也赶紧麻利点一起睡吧。”

我说:“哥们,还是你先睡,我一会再睡,你睡在床上,我睡在沙发上就行。”

“那好吧,你随便吧,”说着说着,浩南就进入梦香了。

我一看,还真行,自言自语道:“就这种人,不干不净,随随便便,大大咧咧的样子,还很会讨漂亮女人喜欢,玩女人是一把高手,整个就是一个花匠。”

想了半天,也没有想明白,自己又有才华,还是国有企业的小干部,我为何多这么大了,身边的女孩为何不喜欢我呀,越想越郁闷,嘚了不想了,顺其自然吧。

很快,一觉醒来,天亮了。浩南起得比我早,在我的床边给我留一张字条上面写着:“马芷,哥们够意思,谢谢你,不要忘记你给梅雨打电话,顺便帮助我解释一下,我今天还有急事一早就要到单位上班,很有可能陪领导去办公事,多谢了,浩南兄。”

我看完了,洗漱完毕,穿好衣服,我也上班了。

到了单位,趁领导还没有到岗,就顺手给浩南家打电话,嘟嘟两声,有人接电话说:“你是谁呀,找谁?”我一听就知道是梅雨。

我说:“嫂子,我是马芷”。

我刚要再说,对方抢过话题说:“哦,是马芷,知道知道,你是找浩南吧,浩南,昨天晚上就从家出去了,一晚上也没有回来,我等他一宿,给我急坏了,马芷,你知道,浩南去哪里了。”

我说:“嫂子,你不要着急,我知道,昨天浩南在外面喝多了,来我家里,住了一晚上,今天一早就上班了,还有就是,浩南让我跟你解释一下,他对你是一心一意的,在外面只是逢场作戏,请你不要生气,不要再跟他计较,他心里永远爱你的爱这个家的,还说,你们快结婚了,不要因破点小事把结婚大事给耽误了,希望你可以原谅他行吗?!”

梅雨在电话里说:“好的,我知道了,谢谢你,你告诉浩南让他回家吧,我不会跟他吵架了,真的”。

我说:“好的,我会及时通知他的。”

这是我第一次近距离地用电话跟梅雨沟通,我的内心不知道咋的啦,一下子兴奋起来了,从来没有这种感觉?

我心里想:“不可以这样,这是你的哥们的老婆,你应该醒醒了,不要自作多情!

想到这里,不敢再去想了,立刻拿起电话拨通了浩南的呼机,于是就把信息给浩南转送过去,一会儿的功夫,我的呼机有了显示:“上面写着谢谢哥们。”我看完后,又继续工作了。  

已经有 0 条评论
最新评论

版权所有:贵州作家网 国家工业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黔ICP备18010760号

站长QQ519680416 电话15985051823 维权顾问:李向玉律师(贵州洲联合律师事务所副主任,电话:13628552882

网站投稿邮箱:guizhouzuojia@126.com 杂志投稿邮箱:guizhouzuojia@126.com  QQ1群:598539260 QQ2群:84587631

您是本网站第 26621235 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