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作家风采 > 作家风采 >

宋国(0/0)

5秒

您已经浏览完所有图片

时间:2018-07-24 17:28 | 浏览
雷裕江
<< 上一图集
张启林
下一图集 >>


【作家简介】

 

宋国,男,1967年2月生于贵州福泉一边远乡镇农村家庭。笔名:风雨、阳光、黔子、山地。当过农民、工人、教师、国企管理者、公务员。1988年开始发表文学作品。长期从事公文写作,文学创作长期处于间歇状态。黔南州作家协会会员、福泉市第三届作家协会理事、秘书长、福泉市第四届作家协会理事、副主席。

 

【诗观】

 

诗歌创作过程,就是在脚踏实地的生活体验过程中寻找触及灵魂的闪光点并进行认真思考,然后以简洁凝练、长短分行的文字表达出来,能让读者读懂就是好诗。

 

【诗歌作品】

 

未曾远去的故人(组诗)

 

郑板桥

 

郑板桥先生

在山东当县长的时候

画画只是他的业余爱好

 

有天夜里下雨

大院里的雨声听起来像哭

老郑推开窗户

画兴大减

第二天大早

老郑便去了乡下

 

几天以后

一杆济世的廋竹

从画轴上伸出来

伸进了风雨的民间

许多患了肿瘤的干部们说

那片片单薄的竹叶

看上去像老郑的手

又像锋利的手术刀

 

几年下来

老郑觉得县衙大院

并不是块长竹子的地方

一气之下便辞职来到扬州

做了个卖画的个体户

扬州八怪们真热闹

常常拿不会做官的老郑开玩笑

 

在老郑的老家兴化

六分半出的旧大街上

隔了三百年

还能听到老郑健挺的脚步声

古板桥上的浓霜

让中国大大小小的干部们

望而却步

 

盲人阿炳

 

无锡街头

流浪着一把二胡

胡弦绷得很紧

高低调爬上爬下

像怕一条坑坑洼洼的石板路

 

那一年

太阳

从弦上滑落下来

再没有升起

那一年他失去了温暖

他被反锁在门外

 

小小无锡井

深不过那两口干涩的眼窝

 

坐在泉边

抱一轮月亮取暖

用手指在弦上摸索着世界

一个女子

从二十四孔曲桥的那边

跌跌撞撞地

一  路  找  来

 

江南哭了

江南人脱下斗笠

站在泪滴酿成的雨季里

只有阿炳没有哭

 

鲁  迅

 

感觉气色不好的时候

我总是会想起一个人

想起早年离开仙台的鲁迅先生

先生的脸廓

依旧冷峻

先生的灯盏

依旧发出冷静的光辉

 

华夏  几千年的躯骨

卧于黄河之岸

虚弱的脉

时缓 时急

先生用手搭着

眼睛里闪出  深旷的忧郁

 

先生说  药方倒有

只是中国上好的药铺

尚未开张

接着  先生如擅长刀术的义士

锋锐的笔势

于呐喊的血色里  游刃

剖解  颤栗的夜幕

 

先生的足下

始终有一个极大的竹篓

积满  所抛弃的腌臜

只要愿找  许许多多的人

都可以找到

自己被割除的  呻吟

 

如今  无论我们

拥有怎样的气色

都仍应让灵魂  虔诚地

到先生简装的的书宅里  坐坐

尤其是头脑发热  四肢发软的时候

更应该让先生把把脉

总的说来

先生是位  医德纯善

医术绝伦的  医生

 

李  白

 

1

谁敢龙蛇走笔  令诗稿纵横

你的墨痕一闪

便惊了素笺 湿了红袖

冷了文人多少笔下无双的梦

 

多少古风的豪放

也掩不住你仰天大笑后的感伤

一袭纸上清冷的背影

笑过几多盛唐的悲凉

笑蓬蒿太小 金樽太少

笑苦吟的杜甫瘦成了羊毫

 

一壶陈酿

是你所有的幻想

饮杯中无羁的潇洒

饮醉里狂草的风华

饮你眼中浩然的明月

月里流动你横亘千古的梦

 

你浪漫的白衫

在唐诗里飘舞成旗

 

总想在酒迹斑驳的纸上

看你冲天而出的豪态

为一首诗而举国若狂的日子里

你曾怠慢过天子和幸臣

曾醉眼在诗里为杨贵妃画眉

你是红尘之外的一朵莲

独放于千古的月色

 

你弄一叶轻舟捉月而去的那日

可曾听到千年后也啼不住的两岸猿声

从此 再不见桃花潭的友人

踏歌何处

不知你壶中的风月

洒向何处

 

2

没酒的时候

不相信你会来这里送亲友

孟浩然至今还没有登舟

那船 那船

给负债的船家卖掉了

那扬州的烟花真使人

真使人 有些忧愁

黄鹤楼太小 那客太大

载的人又太多

有太多的风流

也有太多的不太风流

送别的人更多

我根本就望不见你

诗人和商人混杂 诗就不见了

无酒的时候 赋出的新诗

不说离愁 相见只是握手

 

既然至今未走

我不相信你来这里游过

那想象中的孤帆 那扬州

那扬州 那扬州的烟花

那烟花 真使人有些发愁

 

3

在诗歌和酒香之中

我读你浪漫的激情

读你的傲岸不逊和满腔抱负

读你无边的忧愤情绪

怎样从盛唐的顶峰 飞流直下

痛快淋漓地奔泻下来

宫廷市井 台阁江山

你的醉态到处张挂

天子王侯是何鸡狗

世俗更是一块破抹布

只配你擦擦鞋底

然后 随手扔掉

 

青天大道 被你踩在脚底

你边走边唱 旁若无人

一路上 红墙坍塌 尘雾迷蒙

许多晃动的面孔

纷纷走向衰老或者死亡

而你依然踏着歌声

一步步烙印

那千年不灭的道路  

 

4

千杯酒

如滔滔银河水 落下九天

以雷霆万钧的气势

倾泻如喉

在你的血管中光泽奔突

 

步态微醉

呈一种斜度

你的大笔东挥西点打倒一片片栅栏

诗歌的马匹 高昂着头

狂奔不息

它们的身影一一掠过

造成只蹄 在唐诗的上坡路上

踏出最动人的交响乐

 

你的奇思妙想

总被酒升华为

一幅幅灿烂的图景

图景内 千帆竞渡 万马奔腾

 

5

举杯邀明月

影子在杯里 在地上

人 分成三个

哪一个愁

哪一个悲

哪一个哭

 

如此清冷的月下

面对空樽 抽刀断水

恍惚之间 三千丈白发

垂落下来 绕着愁丝缠啊缠

怎么散也散不开

闭止静思 你细细咀嚼

人生在世不称意的滋味

真想曙光划过之后

就出发去弄扁舟

在曙色的送行下

你真的出发了

(但不是去泛舟)

青春的脚步

稳健地踩出生命的强音

 

醉 不过是你醒着的影子

 

6

你用诗歌豪放 用酒佯狂

用心孤独

你一生喜欢饮酒 且要一饮三百杯

清醒的时候

就用诗的韵脚 走遍山山水水

醉了 拔剑四顾 心茫然

把长安城很平的街道

走行比蜀道还难

 

你喜欢交友 与贺知章杜甫唱和饯别

和农夫一起踏歌

留下传说

着宽大的衣裳 临风 怀远

不肯在世俗中站稳脚跟

且要蔑视权贵 讽刺宫中的美人

 

后来 你一手端着斟满的月亮

一手抓着患病的唐朝

想用理想的酒

为已经阴衰的宫室 壮阳

结果 反而被酒

湮灭

 

7

深秋空旷的塬上

黑衣在这里恣肆

枯立的人 手持酒杯

在风中独酌满地瑟瑟的荻花

在冷月下对饮成三

我忽然想起青莲

就不觉得寒冷

 

夏天的植物

你是属于夏天吗

倨傲 火烈 与酒相似

要活就大红大绿 大起大落

要死就干折枝断 不留痕迹

覆盖一方水域 或被水覆盖

并不说明什么

重要的是保持一颗不染的心

升腾 沉溺 依然固我

水下的人有很多很多

唯有你身姿潇洒 临风飘逸

 

青莲青莲

你是否记得

月上柳梢头 南塘舴艋舟

那一双纤纤素手

将你散失的心事一一撷取

这一生唯一的一次流浪

使你再也找不到回家的路

 

你的故乡在哪里

思念延续至今

叫人不忍抬头望月

逐水而居符合你一贯的性格

你诗化的归宿影响深远

月色融融 青莲袅袅

一脉似酒似泪的液体将你深深掩埋

远比泥土富于激情

 

我要追随你而去

一路清歌 渐入佳境

掸尽身上的尘土

在一个酒香弥漫的夜晚

抵达莲花的中心

抵达光明圣洁的中心

 

乡土情深(组诗)

 

深入乡村

 

狗的叫声掩过所有的路标

顺着撒满牛粪的足印

深入乡村

 

在渴盼已久的意境中行进

许多熟悉的和陌生的畜禽若离若即地爬行

靠着有序的想象在无序中滑翔

才发现我的诗歌已滞后多年

 

我在某一种境界里打捞熟悉的诗歌

村庄上空飘着前人都熟悉的雨

伫立在大雨滂沱的诗歌家园

其实一切都已很陌生

 

在山村的深处

还有没有  滴滴答答的屋檐滴水

打磨我  丢失已久的童谣

那静谧的小屋里

是否还隐藏有我儿时辣辣的心事

 

深入乡村

深入炊烟和稻穗

深入泥土  深入久违的乡音

深入希望和梦想

在乡土民谣的引领下

在几近迷失的家园

找回梦想  找回诗歌

找回精神  找回能量

 

民  歌

 

民歌

告诉我  淳朴的真爱怎样与你共生

从唐时的明月到汉时的边关

从骏马秋风塞北到杏花春雨江南

为你沉醉  一粒粒汗水

参与你博大和细小的情结

 

热爱你  民歌

请让我用一支无言的笔

去追寻梦中的情人

热爱你  民歌

请让我为我的农民兄弟

启封土地芬芳的酒

 

民歌  躺在你博大的怀中

我懂得  

一些富有不在于金钱

一些追求不在于得失

在有你的世界里

谁能否认幽微的烛光

谁又能否认一滴一滴的清泉

 

在这个纷繁的世界

我看见人们都纷纷跳上春天的火车

但我留下来了

在寒冷和孤独的时候

我将用火热的心

温暖你

我无限热爱的

民歌

 

面对秋天

 

时间

打马穿过金黄的田地

有诗歌的声音

在九月深邃的天空盘旋

一行行歪歪斜斜的足印

踩响了  深秋的铜鼓

 

此刻  年迈的父亲

正手握一柄锋亮的镰刀

站在九月的景深处

面对秋天

收割金黄的汗水

收割饱满的民歌

和岁月之外的希望

母亲那布满皱纹的脸上

堆满了阳光和诱惑

 

回到村庄

 

洗去一脸的倦容和风尘

回到村庄

像鸟儿飞回故枝  鱼儿游回深水

村庄啊

真的  没有什么事物能像你

使我安宁、平静

没有什么事物能像你

给我如此深切的抚慰

甚至诗歌  甚至爱情

 

你仿佛一支徐缓深情的曲子

像小提琴的柔弦 像萨克斯

使我的眼泪 再次成为复活的

泉水

 

回到村庄

我又重新成为一个单纯的孩子

只有在你的怀抱里

我才能安睡、梦呓  自由自在地

变换睡姿  不再像一只受惊的小兽

时刻谛听  戒备着

准备还击或者逃避  

 

回到村庄

才能回到真实的自己

才能把外面的世界  留给外面的世界

 

乡土身份

 

许多时候

我曾刻意丢失自己真实的身份

一如落地的苹果

再也不想弯腰捡起

看一看满街的繁华和喧嚣的背后

我的心情却格外地沉重起来

 

面对城市

我注定不是一名与生俱来的强者

只做一名行色匆匆的过客

只想让涉足过后的野草依然萌动

让死亡过后的峡谷遍地开花

然后,我回家告诉母亲

我活着很有意义

 

当我不再把身份作为一种标签

兜售弱不禁风的年纪

当我重新认识一棵树

重新剖析一条鱼

于是  我想到了乡村

想到了农民 汗水 粮食和良知

 

对于身份这种符号

我不再倾尽一生的心血点亮它

我想说和我想做的是——

尽快到回到地里

看看我久别的庄稼

看看我如今已日渐年迈的农民兄弟

好好思考思考

为什么迟迟不能醒来的土地

 

回家,兄弟

 

寒露渐浓

远在城市打工的兄弟

请赶快回家  在霜降之前

回到母亲的身边  围住粮仓和歌谣

围住这些寒冷中的温暖  过冬

 

饭桌上的酒已温好。 亲人们伫立窗前

久久盼望。兄弟,请赶快回家

拥着火炉和烈酒  同我们热爱的土地

一起抵抗冬天和忧郁

 

回家吧,兄弟

守住粮食就守住了温暖

守住女人,就守住了家园

兄弟,你要在春天

学会耕种 学会识别天气

和墒情,学会使唤牛马和骡子

和世代相传的简单农具。并与它们

结下不解的恋情。兄弟,你要和妻子

真心相爱,生儿育女。教他们劳动

热爱谷物  热爱我们简朴的村庄

教他们真哭真笑 做真诚的人

象田里那些秋日的庄稼

谦逊而忠贞,将我们

清贫朴素的生活  

坚持 传存

 

庄稼映像(组诗)

 

玉  米

 

阳光深入每一片庄稼的日子

扛上一把锄头

我一步一步走进山外的玉米地

泥土里流动着暖和的风

大片大片的玉米被摇曳

就像父亲结满老茧的手

在空中  呼唤我们草色青青的童年

 

天空渐渐涨满

迷人的红缨在阳光里

吃吃的笑声

浅浅的笑靥

在玉米地里  亮出一线阳光

 

站在玉米地里

我和玉米站成一朵

农人眼里火焰一般的收获

此刻  我们都是乡下

最为普通的花朵

 

高  粱

 

村庄

被火一样的植物点燃

站在风里的高粱

从落满阳光的泥土深处

得到黄金一样呼啸的血液

一组一组被飒飒吹响的山村音乐

从茂密的高粱地里

袅袅升起来

成为村庄头顶上一朵朵

幸福的云彩

 

大风绕过我们的指头

高粱成熟的山地

粮食和鸟语结成

一树一树的黄金

阳光像飘泊的花朵

流过每一片高粱

整过季节

我们围坐在烫人的石头上

山风里  飘荡着高粱酒醉人的醇香

 

麦  子

 

抽出泥土的双手

在阳光下格外鲜亮

麦子  绿过所有植物的颜色

在手掌里  大声歌唱

在我们简陋的视眼里

涨满  金黄的麦芒

在这片雨水充足的的山地

麦子  渐渐长高了我们的向往

 

夏天的泥土绽出

春天的花朵  身前身后

去年的麦秸编织的草帽

一顶一顶  在山坡上漂浮

院墙上寂寞已久的铁镰

早已嗅到了麦子的芬芳

在草帽和镰刀欢歌之后

和你躺在一起的

是我  久违的  幸福的

村庄

 

大山组曲(散文诗)

 

山路

 

沿着你弯弯的脉络,我蹒跚学步,一步一个脚印,走过了充满梦幻的童年,走过了草色青青的少年,走过了十八个春夏秋冬;走过了十八载风风雨雨;

弯弯山路,走过你,再崎岖的人生之路,我也视为坦途;走过你,再漫长的人生路上就无所谓坎坷,也无所谓崎岖;

弯弯的山路啊,多少年来,你承载了我太深的记忆;承载了我太多的渴望,太多的激情和太多的忧郁。

弯弯曲曲的山路啊,你是慈母手中线,一头连着我朴素而温暖的家园,一头系着远行游子大山的信念;

弯弯山路,你是山里人家世世代代绵长不绝的思绪,你是流传千古的一行行长长短短、平平仄仄、浅吟低唱、荡气回肠的诗句……    

 

山泉

 

你是大山的女儿。

你拥有大山的渴望和激情;拥有大山的温柔与浪漫;你浑身都是大山的气息。

你那婉转的歌喉 ,在深山峭壁上舒展, 让大树倾听你的缠绵; 让野花露出含苞的笑脸;你窈窕的身躯,赤裸裸地仰卧在山涧,与蓝天白云嬉戏;你的热情使坚硬的岩石羞愧难当,你的奔放令险阻汗颜无比;

是你把大山的善良和纯朴带到大海,是你把大山美好的心愿带到外面的世界;

你时刻谨记大山的嘱托,哪怕在惊涛骇浪中也没有迷失自己。

能读懂大山的,只有你。

 

山风

 

你是大山的儿子。

只有你,才有大山的胸怀和大山的高度;

是你,在山之巅,为大山呐喊;是你,在山之谷,为大山呜咽;

是你,吹开了一坡又一坡烂漫的山花;吹绿了一坝又一坝希望的田野;

是你,把农家汉子和稻谷吹弯了腰,是你,把乡间少女和高粱吹红了脸;

你是大山的歌手,日日夜夜歌唱着大山的执著、歌唱着大山的期许与大山的七情六欲。

 

山歌

 

你是大山的心声。

你随着山民们世世代代深深浅浅的脚印,深入泥土,深入每一缕阳光,深入大山的风风雨雨。

你朴素真挚,流畅优美;你把山里人的喜怒哀乐表达得淋漓尽致;你豪情奔放似男子汉,你楚楚动人如山妹子;

你用平静的语言汹涌着大山的一片激情,你每个字都是一滴小雨,潜在着彼此相融的力量。

当山里人的脊背被沉重的生活压弯时,你就在就在他们的胸膛中起伏,随着他们心的音符在血液中流淌。

看!大山深处,有牧童在你悠悠扬扬的歌声中奋力扬鞭,放牧草色青青的童年;

听!一颗颗青春亮丽的心儿,正在你婉转激越的歌声中碰出激动的共鸣。

你如同山野中那一层层野花,尽管也随着季节的风,时起时落,时浮时沉。但在时代的变迁面前你依然顽强地生存,并时时焕发出新的生命。

 

竹王故地(散文诗)

 

竹王城

 

满城残垣,断壁丛生;鸿雁南去,秋虫悲鸣。

古城东门,茕茕孑立,形影相吊,如一滴晶莹剔透的竹王泪,点亮了羊老河上每一盏远去的渔灯;

荒草丛中斑驳的古驿道,试图诠释古夜郎千年的传说;

无数无名无姓的的石棺古墓,簇拥着这座沉默千年的古城;逃难皇帝朱允文清瘦的摩崖题字,更使人遥想古城当年的落魄;

稀疏的古树,早已摇曳不出竹王当年的飒爽英姿,上下军营的遗迹和废弃的市井,已然寻不到王城的辉煌与繁华;

流传民间的竹王故事,如滚滚东去的羊老河水,越流越远。

竹王城,如今只剩下这失去灵魂的躯壳,倚在荒山的肩头上,任凭雨打风吹,如果竹王的后人们再不及时拯救和保护,不久的一天,是否也会被无情的岁月埋葬和湮灭?

 

竹王园

 

踏着深秋的鼓点,穿过历史的尘埃,步入苍翠的竹王园,找寻竹王遗韵,倾听竹王久远的足音,感受古夜郎神话的厚重和美丽传说的悠远。

竹林深处,点点滴滴,展示出很多很多值得我们缅怀与期待的东西;满园的竹子遮天蔽日,但见几缕竹林人家的炊烟,袅袅娜娜,风度翩翩;竹干挺拔,竹枝劲节,莫不是当年竹王未酬的壮志。

秋风吹过,满园的竹叶子沙沙作响,一如一曲曲夜郎古歌,此起彼伏,吟唱着竹王园千年的风雨沧桑和古夜郎往昔的壮美与辉煌!

竹王园,你是一段历史的名字,正被无数的观赏者阅读成一种永恒的见证和心中的风景。

 

【编辑:黄先兵】


热门点击

赵冬赵冬

恩爱情仇,冰窖的地狱之火恩爱情仇,冰窖的地狱之火

 秋阳普照荏苒芳华 秋阳普照荏苒芳华

<strong>一笔一画一菩提</strong>一笔一画一菩提

赵冬 五绝-思乡 乡心不改——回忆金塘坪的衣食住行 奶奶是个老太婆 恩爱情仇,冰窖的地狱之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