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五年之痒

来源:未知    作者:江苏 谭红林    人气:    发布时间:2018-07-21    

 倒五年

那一年女儿考上高一,为庆贺她顺利考上这所著名私立高中,他给了更多自由给老婆理解她的辛苦。他鼓励她参加同学聚会和其他私人活动。

秋天刚来,老婆的电大同学聚会,她抹着口红穿着迷人的空姐服精心打扮。下午五点整老婆接到一个男生电话,直到凌晨一点半才回家。小县城本来没有夜生活,一般酒家餐后九点前就打烊了。那老婆深夜到哪儿去了?他从老婆沐浴后刚换下的粉红色的胸罩中找到答案,胸罩中有很浓的酒味,内裤上像是多处精斑还是女人分泌的体液。他知道老婆和旧日情人那个在电大做教师的初恋男人开房了。

他一句话也没说,照旧烧早饭和工作,不是原谅她因为女儿才是他的命。他不想争吵和冷战,因为这样会影响女儿学习情绪和成绩。虽然如此,他还照顾女人面子也不说破,偶尔和他象征性的做做性生活,不过那都是戴着安全套的。

 

倒四年

老家位于郊区的几间房因为路延伸被拆迁了,他拿到了两套房和一些现金。因为女儿的名校位于郊区,为避免夏酷和冬雪的起早贪黑赶时间,老婆想学车,他同意了。

老婆不知怎么的搭上了旧日同事今天开公司的,那个男人像个老公似的第一次学车就替她请师傅吃饭。那男的奥迪车给她练,教她练,练着练着,老婆不大归家了。除了偶尔照顾女儿的上学之外,永远的一切都和家绝缘了。

两人经常开私家车到农村的野味酒家私会。女人打扮的越来越风骚,内裤越来越性感,还把他买的夫妻生活时用的香水经常涂抹。直到有一次被他发现了破绽。那一年,女儿上高三了,还有三个月就要高考了。他刚忙于挣家教,很少到老婆的单位去。单位的宿管阿姨好心的告诉他,老婆下午查房时就不在了,于是他马上到单位的车库,老婆的电动车还在,人到哪儿去了呢?晚上他一直在她单位外等到夜里十点半,学校所有寝室都熄灯了,学生们都回家去了,还没有看到老婆的影子。第二天一早,他赶到她的单位去一看,女儿幸福的吃着芭比馒头。巴比馒头晚上在八点前就打烊了,只有早上五点就赶出热腾腾的早餐。他的心被渣压出了窟窿。老婆昨夜一晚上未归,估计又去和谁开房去了。早晨,趁她去上班的机会,他检查了她的宿舍,新买的无痕冰丝内衣裤刚洗出来,这是昨天晚上买的。卫生间挂着一袋女人治疗性生活不洁的冲剂。他肯定,他和他已经两年再没有性生活了,哪里来的性病呢?

倒三年

那一年,女儿考上了上海的著名大学。他对老婆一句怨言也没有,毕竟这也有她的一些苦劳呢。那个时候,两个人虽没有性生活,但还睡在一间卧室里,没有分床。

暑假的一天在中午吃饭,她草草吃完,当着女儿和他的面约那个老相好学车的老板十二点K歌。又约了一个女同事,那女人大约看出了端倪就推辞了。于是老婆穿着性感的衣裙出去K歌了,直到下午六点才会来,回来时拎满了一大袋香蕉葡萄的。他长了一颗心,他去K歌房一查,K厅是不允许带酒水和水果的,而且小包间80元一小时,估计六小时要五百元老婆也没有钱,隔壁一家豪华酒店开房半天才要60元。他估计老婆开房了。只是怀疑和推理,他也没有查人的能力和社会关系。

只到这一次老婆的狐狸尾巴才露出来,他被蒙在鼓里的感觉才雾露白。夏日中过了两天,老婆又约人去温泉游泳,带了一件性感透明内衣,他奇怪游泳要这个干什么?晚上九点钟她回家了,明明在泳池洗过的,内衣只穿了半小时不到,回来时那性感的内裤又换下来。看着她无所顾忌的手机视频,那个高大威猛的穿着泳裤的老相好正被她欣赏,他这才知道老婆和他一起开房了。

他的家里没有什么亲戚朋友可相信,有许多事还要靠老婆的娘家来装门面,他一句话也没说。女儿庆祝二十岁生日暨考上名校,亲朋好友来贺喜,在大酒店办的很热闹。他们一家三人热情洋溢挨个敬酒。刚完事后,老婆就把她家的份子钱快速拿走了。女儿去上海上学,老婆又动用关系雇了辆车去专程送,看到女儿开心幸福的样子,他看老婆虽然不爽,但有些家事真的不能离开她。

有时孤寂漫夜,一人合被子他真的想离婚,毕竟好的一面顶多自已赔上一套房和部分账户,但一想到老婆是罪魁祸首拿着这些自已和父母的血汗钱去逍遥,可想他比死都难过。失败的婚姻像个绳索解开是疼,不解更是疼。可女儿脆弱的心灵受得了吗?她洁白的小心脏一直以为父母的爱情是纯真完美的。而且女儿将来要谈对象,离婚的亲家女儿对象也不好谈。主要的,女儿怀孕生孩子,还要靠老婆的细心照顾和帮办呢,这些别人都替代不了。在大城市没有老婆这种吃得开的人还真的寸步难行,这种风月场上的人有些事能是特长。                                                                                                                                                   

倒二年

因为老婆对女儿的重要性,他要不想让这个家破裂的如撕纸,只要老婆从此以后再不出轨了,他依然婚姻可以重续。于是,有一晚上他思前想后来到老丈人家,缝里透风的抖露两件他家女儿出轨的事实,告诉他好心劝劝她,在这么胡闹下去真的要离婚了。

那个小学都未毕业,后勤军人出身的丈人爹满是老油味,调查一下再说吧。可是没有劝说,居然老两口人跑到他的老父老母所居的地方大吵大闹一阵,没完了带着女亲戚说骂,现在有钱了,拆迁了,我们已准备好,准备打官司。哦,原来是想趁机想捞回一些拆迁的家产,他笑笑,他的可怜未见过世面的老父亲一气之下生了一场脑梗病。于是他也不敢再提离婚劝说的事,其实上门请二老劝说是目的,离婚只是一个加压的手段。

女儿出远门上大学后,老婆就和他分居了,她睡在女儿房间,不再到他的卧室来了。他还是痴情的善良人啊。

老婆有一次哭泣说,没有人理我了,我和你离婚吧。因为女儿国庆节要回家了,她一直睡在女儿房间,怎么父母分床了不很好的影响会刺激太强。况且女儿大了,应该有自已的独立空间。她这个大人占着女儿的房间算什么。于是,他把存折房产证工资卡都给了老婆后,说只要到两人的卧室睡觉,这些都归你。我也不动你一根手指头,只是为了照顾女儿的猜疑。她爽快收下了,也答应承诺。可是他虽然为了她精心打扫了卧室,到了晚上女儿回来了,她也不到这大人的卧室,和女儿挤在一起。女儿只好七天长假和她可怜的挤在一起。他想收回钱卡,可是她无信无情无义,忽悠他为了女儿保管,我可不做失信人。于是他收回了工资卡一些存单,其余的都不动。

 

有一天,她面容寂寂说,你起草个协议离婚吧,我什么也不要。他冷冷说,我不会写离婚报告,被人笑死,什么男女单位、民政局、法院都要走一回。离婚人多丑,随便被人笑话。从今天起我们口头约好离婚,我过我的,你随便找什么人我也不问。

倒一年

他是个作家,因为在单位不爽回来跟老婆不小心的冒出了几句。他咕哝说,我们职校明年可能招不到学生,要停办了估计要划归到更没钱的成人教育中心,清水中的清水,饭碗都成问题。第二天,他很早冒着蒙蒙细雨去家教了,回家时已是八点半。老婆和一个后勤主任她的恩公把她从下岗工人说进这家名校的高中同学正从单元房里冒黑走出来。看到他,两人假装一句话没说,心虚的逃走了。打开门后,洗澡房里新换的内衣在浸泡,他这才想起老婆头发正湿漉漉的,往常风格是立即吹电风的,估计两人匆忙出去吃宵夜的。卫生间纸篓里一无所有,估计已把安全套纸什么的全丢掉了。

他的心如刀割,虽是分手分居了,她也不能带个男人来家做爱,况且在女儿的房间里。第二天,就急忙把那很久不理会的被子拿出来晒了。以前他不想离婚,为了女儿未来的幸福,为给她做人的美好心灵和正梦想,为给她能仰起头有尊重的形象,今天开始,他真的想离婚了。

老婆本来不出钱,几乎不管家,个人还要归他照顾呢。他写离婚报告时,老婆阴森森说,那房子加存款,怎么分?婚姻就像一天河,想要离婚时那些财产才是掀起风波的法庭巨浪了。把自已辛苦打拼的财产给品行不端的女人,他不甘。他不给,那女人就要闹大,整个学校和单位社会怎么看他呀?离婚虽然是个小事,可照样能让人身败名裂,在生命线上走一口。婚姻是个天大的几率,好运的戴上的是一双金灿灿的幸福一生的戒指,厄运的是一副锈迹斑斑的沉重镣铐,锁住你暗无天日的一生。

                                                                                                                       

今年童话

今年,我做了家教晚辅的语文老师,来了个美女大学生小学英语教师。她清纯,高挑。第一晚,她热情地说,同志,你去吃晚饭吧,我给你看学生。然后我的家长微信群不会加,我毫不设防的给她手机,她热情麻利的倩笑加完。

我对她特有好感,现在的小青年都爱啃老,她自己做老师有不菲的工资,还出来辛苦的挣一些象征性收入的家教。那一天她迟到了,借了别人的电动车。她抱歉说,我的车被扣了6学分,所以来晚了。我对这美女更高看一等,毕竟开私家车的老师做家教是稀罕之物。

于是我好奇的问她的籍贯,她竟然是我的同村人,因为拆迁到新小区,在南京上的本科。她又问我,我说我是南师大的,家教费用只是一般收入其实写书才是我的重头戏。她不由分说,什么时候带本给我看看?不知是为了美还是好感,我一口应承。那几天我失眠了,她原来和我是喝一河水的,难道真是书上说的,君住长江头我住长江尾的那般缠绵。我想当初我出远门求学时,从她家的门前走过,她或许还未出生呢,因为我比她岁数大了近两转,既欣喜又悲哀。

接下来的日子我格外关照她,男学生欺负她我一顿训斥,总是像大哥哥或者像大叔保护她。她对我的笑总是倩倩的,让我产生遐想。因为老婆常出轨,我才冒出这样的冲动。老婆原本是个郊区快倒闭的厂子小工人,因为我的教师身份才召入到一家私立学校做后勤,不知怎么的又搭上了另家名校的后勤主任,在我秋凉晚雨补课的时候他们在我家上了床,被我逮了。我厌倦了女人,我们已分床睡三年了,我都不知道女人是啥滋味,也不敢找小姐怕染上毛病自已害自已。可是至今我还不知道她的手机号码微信号。

整天生活在同村美女时髦姑娘教师的笑意之中,,那几天我决定设计一个情景。于是我从发表的桌子高杂志中,精挑了几本在醒目位置写上了我的住址手机。我知道来而不往非礼也她一定会来电的。我精心修饰了一会儿,不要让人看出年龄的莫大差别,准备今天晚辅赠给她。走到县城最豪华的商厦,我想书本的纪念意义不大,太文气不合潮流,决定买个像样的礼物送给她。戒指太贵重了发展没那么迅速吧,围巾真丝的太小气,正拿主意时一个熟悉的英语口音的姑娘迎面而来。哦,原来是那美女教师和她的男朋友,一个高大戴眼镜的男孩相伴走过。我准备了三千页纸写的,君住运河头,我住运河尾,同饮一河水。又想到张三影的“君十八我八十的诗句”,那著名的一树梨花压海棠就这样萎缩了。

后来,我每天早早的逃离了那个家教,现代社会是不允许的那个粉红色的童话梦。

 

 废纸的离婚

他是一名乡村职校教师,老婆瞧不起他。他忍不住抱怨他们学校明年将招生不行了,可能要合并到无所事事的成人校。本来职校是清水中的清水,没有学生辅导甚至没有一点油水可取,现在连饭碗都成问题了。

当晚他家教下雨时,老婆和他的恩人那个将她介绍她加入那所名校的后勤主任睡在了一起。老婆被逮了个现形,还有理的几天不睬他,最后说你写个离婚协议吧,我什么也不要。因为顾及上大学的女儿还没婆家,想给她一盏不灭的灯,现在只好如此。

甲方           乙方    

离婚缘由,因夫妻性格不合,决定协议离婚,女方不要任何财产,以后来去自由。夫妻财产全归女儿,上大学的费用全由男方负责,直至工作(印)

第二天,老婆兴冲冲约他到民政局。办事人员怀疑的目光说,这个离婚协议是你写的。他一脸云里雾里。看,这是离婚书格式,还是个作家呢?他一惊,笔下发表过小说数百万,从来没有给谁写过离婚书。你是个教师一月几千元,还是个作家捞点补贴,因为性格不合说的多轻巧可以磨合吗。你们那一片都是拆迁户,各个几幢商品房多少现金,是不是你想包养小三,为什么不给女方一些呢,毕竟是柔弱女子,你可不要搞家暴,这可是违法的,那个是要法院调查的。不批,回去吧。

他苦笑,没来由白挨了一顿批评。他不想离婚,其实老婆已出轨过几个男人。第一次学车时和她的昔日同事老板,以后同学聚会和她的初恋男友。甚至暑假吃中饭时当着他的面约旧日同事去K歌去开房,这些下作事他都知道。他也一直想离,可是那时女儿才上高三,现今上大学了又奈何。他们已分床三年了,过着亲不亲仇不仇分不分离不离的鬼日子。于是他一咬牙写到:

甲方        乙方   

因为双方性格不合,感情破裂,注定分手。现将财产对半分,一幢房给女儿,一幢房给女方,银行财产对半分。工资给女儿上学用,直至大学毕业工作。印(男方)(女方)

第二天老婆又早早催促他去民政局,办事人员善意又犀利的眼睛,他不敢看。因为他不敢说和写老婆的一句不是,不敢提老婆多次出轨和不付家庭责任的事实。因为那样就又要告知了解学校,居委会和法庭及若干当事人。别的不说,就连他的单位,那些嫉妒、竞争和不怀好意的人将添油加醋的飞短流长,他和老婆将被闲言碎语炒的一文不名。谁对谁错,平日闲谈中将会含沙射影的被人踩在脚下。离婚就像刀子一样手术他的身体一切,也许性命。

悄悄的从民政局离了,他顶多赔上房子和钱,但他的名声保住了。他把离婚证藏在一个女儿永远找不到的地方。这是他的一个刀砍火烧都不说的秘密。

                                                                                                          

晚年回忆

他孤独坐在一独幢房子里,老年无伴,女儿将在出国留学前帮他征婚。

十年前他就丧偶了,在一家事业单位工作,业余早晚还开公司,独自抚养女儿上名校。看着女儿孤独无助的时候,他也想替她找个后妈照顾她。女儿也好心劝说过多次,这样才有家的味道。可是他一次次推脱机会,因为他的妻子留给的印象不好,使他对女人产生恐惧。两人介绍结婚,有了女儿欢笑的日子才有。后来女儿上高中了,家里的处境越来越好,老婆后来学车时出了轨。他原谅了她,可是她却再不愿和他同床。他的生命终止在盛年45岁,因为从那一天起他就没有了性生活。

虽然在广州大公司上班的女儿请人给他介绍过几个对象,他觉得这些女人都一样,不是为了钱就是为了房子,没有相濡以沫度难关的感觉,很少有为了感情的。他一辈子没享受过爱情滋润,他清纯的像个少年,他希望有爱情有生活,因为前女人的伤痕他不愿对任何人提起,包括女儿。不愿伤害她纯真的心灵,保留她母亲完美的形象。今天,女儿焦急说,爸,媒人你不相信怕有猫腻,今天从珍爱网先海选一批看有没有合适的?为了安慰女儿,他想故意浏览一下,其实他早就想好,女儿出国后他就把这幢房子卖了,钱打给外国的女儿,自已有高额的退休金,自已就住在廉价的老人公寓里和那些丧偶五保的老人一起过集体生活,也挺好。自己能写书是个省作协会员,业余写写文字解解闷,也挺快乐不孤独的。

一个熟悉的名字像闪电划过他眼,一个似曾的照片让他有点触动。他停留了按键,仔细读着她的背景资料和细则。这个都市这么大,没想到在网上还能遇到一小县城的老乡。即使不择偶做个熟人也好,于是他的视线凝在了这张靓丽的图像上。女儿很懂事,一看就知道老爸的心事,替他约了她,订了一家咖啡馆。那女人姗姗而来,怎么看都像大都市的时尚女性。通名寒暄后两人相视多时,各自认出了对方,心门也彼此打开。

他年轻时在小县城做教师,业余写文章经常拿稿费存钱到她所在的银行办业务。第一次见她面时,她像个韩国女生很时尚高品位,他不觉喜欢和她隔着玻璃多聊几句。当时他知道她的工号和姓名,从网上搜到她的一些信息。他知道她很有爱心参加了银行的爱心志愿者,所以他知道她的年龄和属相,那一段时间他有了好感,活的很充实。

他慈眉的说,你怎么也到了广州呢?怎么也是这种情况?她脸一红说,我嫁到了这个城市,老公是个老板后来出车祸死了。有个孩子被男方家领走了,现在孤身一人。

那女孩好像隔着银行玻璃也能投射出好感。有一次他急事办业务,有个老师傅盯住她说,凭什么你替他先办,我来了个把钟头。她笑盈盈说,人家是存钱,他不存,你怎么拿?其实他存的钱很少,他很感念她,有了更多的好感。

她有时喜欢撒娇。有一次她故意掏出手机从柜台玻璃里伸出来说,看!这字应该怎么写才对?我拍下来了。我们行长非要说我写错了,要扣我100元钱。他劝慰她说,你写的是对的,行长头昏了,怎么能这样?那段时间恰好他和老婆分床睡,他觉得她就像情感的女友,日子因她延伸的很快乐。他经常有事没事找钱存故意到她的银行办业务。有时她不在班上,他偏要等到她的柜台上喜欢看着她工作的样子。可是有一次他拿了稿费100元,她故意和旁边的业务员聊天让他听到说,我妈妈说要几十万才能买到房呢。他心一惊,几十万在小县城不是个小数目,他觉得她可能嫌弃他稿费低了不是个正经职业,哪里有老板的富呢。他觉得白富美银行员工的她可能瞧不起他,善意的提醒他别陷入爱河,于是他心里有了自卑和隔膜的想法,去银行的次数渐渐冷却下来。

那一年夏天夜晚,他在街中心散步,无意中有一个女孩喊他,他一看原来是她。他们已小半年未见面了。她和一个中年男人一起散步,怀里抱着一条狗。他以为是她的男友,这年头小女孩傍有钱的老板大叔多的是,估计她也不例外,结婚了吧?他的心一下子降到了冰点,那个夏天他人无所系,无所事事只靠每天的锻炼发泄解愁自已。

听到他讲到这儿,咖啡的热气一圈一圈的在她面前撒欢飘。她依旧笑盈盈说,那不是男友是我爸爸。那个时候,其实我挺羡慕你的,有高工资还有隔三差五的稿费,最主要有追求和品味。我挺喜欢你,故意掏手机拍字说事,其实是要你借机给我留个号码,可是你真傻帽,什么也不懂女孩子的心。虽然你我相差20岁,从你存款的身份证推算的,可是估计你那个年纪根本都没谈过一次恋爱,女孩子的嗅觉特别准,猜猜你脸都红了,被我猜中了吧?

有一段时间,妻子经常和男友开房,又没有好言好语好脸色,为了女儿他不能离婚。孤独情感无所牵挂的他总喜欢往那个银行跑,可是有一段长时间她不见了,估计嫁人了生小宝宝了请产假了?他想,那一份好感才彻底放下来,从此以后他再没有任何心绪想过哪个女人,一门心事照顾孩子。

打那相亲以后他的日子年轻起来,仿佛少了二十岁,找到了少年恋爱的感觉。他和她在异乡大都市广州一起出双入对,女儿也开心的放心的到国外留学去了。

打赏

取消

感谢您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扫码支持
扫码打赏,你说多少就多少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

责任编辑:贵州作家网

上一篇:相见不如怀念

下一篇:谁不曾经十五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