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国庆:爱书、做书与卖书

来源:人民日报    作者:张 贺    人气:    发布时间:2018-07-23    

        作为中国最大的网络书店的创始人,李国庆似乎与书有着不解之缘。从小时候的嗜书如命到大学时“看遍图书馆藏书”的豪言壮语,再到创立当当网,书一直是他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伙伴。
 

   李国庆是土生土长的北京人,他说小时候家庭经济条件还行,“每周能吃3次冰棍,但我不怎么吃,我把钱都用来租书看了。”1974年的北京前门新华书店不 仅卖新书,也租书,畅销的书每天3分钱,不畅销的1分钱。“结果逼得我养成一个习惯,一目十行,过目不忘。以至于老师都不信,认为我贪多求快,根本记不 住,简直是浪费钱财。”但李国庆当着老师的面复述了几本书的主要内容,老师这才信了他不是在吹牛。这种阅读习惯到了初中开始“变本加厉”,李国庆迷上了外 国文学名著,家附近有一个小小的少年之家,他主动申请当图书管理员,每周去两个半天,书随便看。
 

  对于这种快速大量的阅读习惯,李国庆引 以为傲。他说,读书对他而言,真是起到了释疑解惑和安顿心灵的作用。不管外界环境如何嘈杂,一旦抱起书来,人就沉浸在另一个世界里。但对自己看书速度的自 信有时也会闹笑话。1983年刚进北大的时候,北大图书馆阅览室的编号是201,202,203等,李国庆以为北京大学图书馆就这么大,“看来四年读完北 大图书馆藏书不是梦啊。”李国庆给自己制定了一个读书计划,按专题一次借阅多本集中阅读。社会学、美学、哲学、心理学,朱光潜、宗白华、弗洛伊德等大师的 作品令他沉迷。不过,李国庆看书时喜欢在书上写写画画,为此被北大图书馆罚了好几次。几年前,当当网在西藏做公益送书活动,第二年去检查时,李国庆发现每 个小学的图书馆都写着“如果发现涂抹,按两倍价格赔偿。”“我就希望同学们在书上涂涂抹抹,我最不希望看到的是,书一翻,全是新的,跟没看过似的。我和校 长说,让学生画,书用旧了,我免费再给你们更新。”李国庆说。
 

  看书是享受,但自己编书卖书可就未必了。大学毕业后,李国庆进入中共中央 书记处农村政策研究室工作,主编了几套书,初获成功,信心大增,拉几位志同道合的朋友成立了出版工作室,准备引进出版国内还很少见的心理励志类图书。当时 一位领导对他说:“这个选题很好,中国多一本这样的好书就会少一座监狱。”令他深受鼓舞,决心大展拳脚。但因缺乏经验,9本书每本一下子就各印了10万 册,欠下纸厂、印刷厂、出版社100多万元。当时流行的是金庸、古龙、梁羽生的武侠小说和琼瑶的言情小说,这套《你我他》丛书卖得并不好,其中有一本书 《乘九路汽车去天堂》在武汉只卖了4本。“我想再怎么样,武汉这样的大城市也不至于只卖这么一点儿啊,去书店一问才知道,武汉的九路公交车是去火葬场 的。”
 

  面对每天债主堵门催债的窘境,李国庆决定自己登门推销,全国一家一家书店去跑,恳请人家把自己的书码放在书店醒目位置。四川省新 华书店至今流传着一个故事,说是全国出版界只有一个人跑遍了四川每个县的新华书店。李国庆说:“其实我去了四川每个地级市,然后让每个地级市把周边县的销 售经理叫来,推广我的书。”有一次上海的推广活动结束后,买完火车票,李国庆已是身无分文。饿得实在受不了,只好厚着脸皮和列车员商量能不能拿书换一份盒 饭。列车员心肠好,免费送了他两份。在去太原推销的火车上,李国庆巧遇自己的老领导,“他说你怎么这么辛苦啊,我掉了眼泪,说我得挣钱还债。”那一年李国 庆几乎没回过家。他还试过别的推广方式,开书店、搞书友会、在报纸里夹广告来卖书。功夫不负有心人,1年时间,库存图书基本卖光,扭亏为盈了。但这段刻骨 铭心的卖书经历也使李国庆看到了传统图书销售模式的诸多弊端:周期长、回款慢、渠道少、书店和读者都对自己需要什么书缺乏了解……
 

  上世 纪90年代美国互联网产业大潮兴起,电子商务这一新生事物吸引了全世界的目光。“网上书店”启发了李国庆,1999年当当网诞生。正所谓时势造英雄,中国 互联网产业的迅猛发展给了李国庆前所未有的发展机遇。当当网成立第六年,其图书销量就已超过当时中国图书销量最大的单体书店。到第十年,当当成为中国最大 的网上书店,年销售图书超过100亿元。15年来,当当网累计销售超过15亿册图书,全国县市实现送书上门,600座城市24小时送达。2010年12月 8日当当网在美国纽约证券交易所正式上市。
 

  李国庆曾经引以为傲的阅读速度如今已经慢下来了,但公务繁忙的他仍保持每周读一本书的习惯,周末和度假是他最喜欢的阅读时间。他说:“我的阅读量和我做出版跟我卖书无关,即使不做这一行,我还是爱读书。”
 

 

   【编辑:黄先兵】

打赏

取消

感谢您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扫码支持
扫码打赏,你说多少就多少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

责任编辑:贵州作家网

文章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