牌 戏

来源:本站发布    作者:木杉河    人气:    发布时间:2018-07-21    

1

 

不知从何年何月何日何时起,也不知是哪洲哪国哪省哪市哪县哪些人,更不知因了什么原因出于什么目的就聚在一间铁屋子里天天上演着争斗激烈、令人看了眼花缭乱的牌戏。这牌也非一般的骨牌纸牌桥牌扑克牌麻将牌。人数也不固定,三五人不嫌少,百千众不算多,而且是“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时时刻刻进进出出实在难以统计。游戏规则呢,好像也不一定,大约以庄家说了算。是的,就像各种牌的玩法一样,牌局里有庄也有闲,“庄”有等级之分,“闲”有大小之别,这其中的明堂太多,笔者也不能一一记录在案。倒是有一件事值得一提,就是这铁屋未开窗户,进出只得一个门洞。为什么叫“门洞”而不叫“门”呢?因为那门着实又矮又小,低矮鄙陋到何种程度呢?读者尽可能调动自己的想象力,也许想象力还不够用。总之,进出的人只可鱼贯而入,需五体投地,匍匐钻进。有膘肥体壮、脑满肠肥者,往往被拦腰卡住,进不得退不了。此时,需屋内有人拽其头发使劲提拔,屋外也有人狠命踹其屁股,被卡者前后受击护痛,只得拼命挣扎,嗷嗷狂叫,终于像一条趴儿狗一样钻进屋里,方吁了一口长气。

来人喘息未定,就听得人声嘈杂,烟味酒味汗味铜臭味一股脑儿扑面而来,恶臭熏人,刺鼻难忍。“啊哈!刚来的吧?带了多少子儿?老子他妈的全部输光了,先借一万给老子扳本!”一个满脸横肉的男人说着就伸手在来人的衣兜里硬掏。来人吃了一吓,急忙后退躲避,凭自己还有几分蛮力拼命反抗。只听得一个妖里妖气的女声道:“谁在那里撒野呢?无天铁屋之下,竟敢不守规矩,破坏游戏规则,扰乱铁屋秩序,给我重打三百板子,逐出铁屋,开除牌籍,永远不予录用!”话音未落,就有几名身穿制服的打手上前将满脸横肉按倒在地,也不等他分辩,劈头盖脸覆屁股一阵乱棒拳脚雨点般下,空气中顿时弥漫着一股血腥味。

来人眼睁睁看着满脸横肉被踢出了门洞,惊恐不安难以言状,低着头不敢看那个妖里妖气的女人。旁边有人拉了拉他袖子,在耳边小声说道:“这是初级庄家,算你小子有福,今天幸亏庄主亲自相救,不然你死定了。还不赶快上前巴结拍马谢恩!”来人慌忙向女庄家弯腰致谢,旁边人忙拿肘拐他,一个劲地说:“钱!钱!钱!”来人惶恐掏出一沓钞票递上去,只听那女人冷笑一声,说,收下吧,先安排打杂跟班学习!

 

2

 

稽启已经记不清自己到底来了多久,反正自己看过门,扫过地,烧过水,跟过班,洗过牌,打过扇,捶过背,捏过肩......,什么粗活累活脏活贱活没干过?就是没得机会上牌桌一试手气。摸摸腰包早已空空如也,当初自己带那么多钱来,本想凭手气发点小财。如今倒好,牌桌还没挨上边,钱已经没了,不是拿去“孝敬”上面,就是被别人强行“借”走,反正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幸亏自己多个心眼,在内裤里另外缝了个口袋,塞在里面的钞票迄今未被发现。稽启每每下意识摸摸屁股,厚厚的还在,心想只要这“屁包”里的本钱不丢,就不愁没有发财的机会。不料他下意识摸屁股的动作早引起旁人的注意。这“屁包”里的本钱终于有一天也被人“借”走了。他原本不想“借”,但“借”者来头很大,据说是一个副三级庄家的远房亲戚,咱小小一个打杂跟班的,如何惹得起?只好自认倒楣吧。俗话说,胳膊拧不过大腿,筷子拗不过地脚枋,好汉不吃眼前亏,人到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啊。不过也好,虽然自己一文不名,倒也赤条条来去无牵挂。俗话说得好,穿皮鞋的怕穿布鞋的,穿布鞋的怕穿草鞋的,穿草鞋的怕光脚的,所谓好汉怕光棍,光棍怕净棍,自己一无所有,也就一无所畏。渐渐地,稽启也习惯了在铁屋里混生活,他们三个一群,五个一伙,对那些新来的采取威逼利诱,坑蒙拐骗,敲诈勒索,吃拿卡要,手段无所不用其极。慢慢的,也就成了牌屋里的“老油子”。

但是,要想在牌屋里混出个人模狗样,首先要有本钱。可是,稽启已经一文不名,到哪里去弄钱呢?靠坑蒙拐骗敲诈勒索,弄不到几个钱不说,还整天提心吊胆,刀尖上过日子的滋味实在难熬。而且永远也上不了牌桌,发不了大财,更莫说飞黄腾达了。于是他想到一个办法,就是跟大多数人一样去贷款。可是贷款要有抵押物,自己两手空空什么也没有,人家凭什么贷给你?一打听,才知道这里的规矩竟然跟别处不一样。银行贷款不需要房屋土地公司等不动产作抵押,只要人身上的器官,比如:脸面、耳朵、舌头、大脑、心肝肺等等。听起来很恐怖,但实际办理并不复杂,只需签个协议,履行个手续,抵押的器官也并不需要实物。比如用脸作抵押,就只是在脸上戴个假面而已,在未还清银行欠款前,贷款人是绝不能以真面目示人的。又如以耳朵作抵押,就要戴上特制的耳机,每天只能听到耳机过滤之后的声音。如果用舌头作抵押,就需戴上特制的舌套,不但吃什么都尝不出滋味,而且说话言不由衷,假话、套话、废话、脏话、空话、大话张口就来。等等。那么,读者也许会觉得奇怪,银行这么做如何赢利呢?其实,根本不用为它担心,它投资前景十分广阔,如餐饮服务、医疗卫生、大众传媒以及广告业、娱乐业、房地产等,尤以保险、期货、信贷、股票投资市场最大。当然,至于这其中的市场行情,因全部属于商业机密,笔者作为局外人是不可能知道的,所以无可奉告。

稽启决定先把脸面给抵押了,贷出一笔钱来试试运气再说。何况戴上假面也没有什么损失,一来戴假面的人随处可见,二来自己的真面还不如假面光鲜哩。于是,他来到银行只花了半个小时就办得了贷款。稽启心想,这银行的办事效率还是蛮高的呀。

 

3

 

稽启已经到银行贷了三次款,除了上次把脸面抵押了,又加上两只耳朵和舌头。现在耳朵塞了耳机,整天只能听广告:什么妙手回春、包治百病,什么山水楼盘、花园小区,什么房屋补漏、开锁办证,什么借腹产子、无痛人流,什么赌神牌技、日进斗金,什么财运保险、开发手气,什么游戏规则、智谋全书,什么个人励志、社会精英,什么基金资金、股票彩票,什么手气拍卖、点子传销,什么酒品人品、牌风作风。等等,五花八门,乱七八糟的广告一天24小时不间断地播放,简直是狂轰滥炸!稽启感到两耳轰鸣,头都要爆炸了。不过,时间长了,也就麻木了,习惯了,平常了。稽启自从舌头戴了套子,一次看到一个长得奇丑无比的女人,一开口就叫人家美女!还说了许多肉麻的话,什么美若天仙啊,秀外慧中啊,温柔贤淑啊,梦中情人啊,最后干脆称她是自己心目中的女神!弄得那丑女人芳心大悦,一把抱住他,厉声道:“真是个可爱的小鲜肉!就做老娘的跟班吧!”也是他活该转运,这丑女人竟然是个二级庄家哩!不久,在丑女人的一手提拔下,稽启终于在牌桌边谋得了一个座位,可以一试身手了。

 

4

 

稽启天生就是一名赌徒,他不但牌技好,手气也好,不久便赢了很多钱。因为业绩突出,加上二级丑女人的关照提携,他顺利地升为初级庄家。可谓春风得意,志得意满。但是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正当他赌运亨通,牌途顺利的时候。他的靠山却突然倒了,就是那个二级庄家丑女人竟被查出玩老千,严重破坏铁屋游戏规则,赌德沦丧,牌风败坏,被撤职严办,开出牌籍。最后被逐出铁屋,落得个身败名裂的可耻下场。树倒猢狲散,在她庇护下的众多牌友都遭到牵连。稽启也不例外,被降为末等闲家。算他聪明,赶紧花钱及时托朋友找关系走后门,才保住这个末等闲家的位置。吃一堑长一智,稽启在牌场变得更加聪明,他对上巴结,对下欺骗,左右逢源,狐假虎威。但是他深知要想出人头地,还需寻找更大的靠山。经朋友介绍,他终于结识了一个副四级庄家,在牌桌边已经巴结过好几回,端茶、点烟、打扇、洗牌、站台等帮闲的事情做得自然大方滴水不漏,深得该庄家的赏识。只可惜自己因为丑女人事件花钱太多,元气大伤,现在还没恢复,拿不出一份厚礼来给庄家,自然得不到重用。于是,他心一横,到银行把自己的心给抵押了,贷出一笔巨款来,拿出其中一半来孝敬那位副四级庄家,还认他做了干爹。很快,在干爹的关照下,他被破格提升为二级庄家。于是他用剩下的一半钱做赌注,在牌桌上大显身手。但是他发现打牌没有自己的主意了,该如何抓牌、出牌、和牌都不知道,完全得按照上级庄家的指示办。当然,有时干爹也会给他送来许多关于提高牌技的书籍和手册,叫他加强学习,提高本领。他通过刻苦钻研,终于掌握了打牌赢钱的诀窍。只要严格遵守游戏规则,根本就不需要什么好主意好点子,也不需要好手气就能轻轻松松地赢钱。倒是那些自以为聪明的有能力的对手,都被他打败了,乖乖的把皮包里的钱掏出来。他又拿着大把的钱去疏通上级庄家,结交朋友圈,编织关系网,打造利益链,很快,他就在牌场上混得风生水起,牌运一帆风顺。顺利地坐上三级庄家的宝座。他不但有了跟班、保镖、经纪人、女秘书,而且连二奶三奶都有了。他不但到银行赎回了自己的脸面,还买了更多更大的面子回来,以至于现在他坐在庄家的位置上,那些打牌的人和围观的人都十分恭敬地看着他,看着他那张车轮般巨大的脸面。

打赏

取消

感谢您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扫码支持
扫码打赏,你说多少就多少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

责任编辑:贵州作家网

上一篇:摆地摊

下一篇:故乡的荷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