魂断天涯

来源:本站发布    作者:慧翁    人气:    发布时间:2018-07-21    

内容简介: 晓兴是我在贵阳某中学代课时的学生,由于出身在偏远山村,大学毕业后他在到沿海打工的过程中误入风月场所,成了个体户老板包养的“小白脸”, 两年多荒淫无度的生活,他历尽了艰辛,受尽了凌辱。最后他却魂断天涯,带着空空的躯壳回到家乡重新开始创业。他曾向我讲述过那段不堪回首的往事… …                                                                                            

 

引子

 

大学毕业后,没有找到正式的工作,又不愿回到那边远的山乡去,通过同学的父亲介绍,我在贵阳某中学谋到了一个代课教师的职位,那也仅是权宜之计,其实是想留在贵阳谋求一个更好的发展空间。我所带的班级是高中毕业班,因为原任老师得癌症住进了医院,才让我临时顶上去的。我的学生都是些二十来岁的大姑娘大小伙了,我比他们也大不了几岁,因此,一年的时间里让我和他们中的许多人都成了无话不说的好朋友。

胡晓兴就是我在代课时的学生和好友,人长得高大魁武,相貌堂堂。虽然出生于黔西北一个小镇的普通农户家,还是靠舅舅的关系才考上了贵阳的这所重点中学,但他人活泼热情,很逗人喜欢,很有人缘。在他考上大学的时侯,我也离开了学校,算来已经有七年未见面了,但上周在街头相遇,他却一眼就认出了我,并约定今天在贵阳新路口一家西式冷饮厅见面。明亮的玻璃窗外是一片花花绿绿的世界,街上人流熙攘,却没有谁顾得上为这片初春的阳光停留。吧台里的轻音乐在和煦春风中催人欲眠。

他如约而至,默默地坐到我对面的条桌旁,玻璃窗透过的阳光照在他脸上,在包厢隔板上印出了一个帅气的头像。他才不过二十六七岁,有着一张年轻的脸,棱角分明,但皮肤却显得有些松弛,由于长期没接触阳光,皮肤下散出森森的白光。那双带着浅浅黑晕的疲惫的眼睛坐下来后一直盯着窗外。他用沙哑的声音向我讲述了别后三年的痛苦经历,我怎么也不会想到,大学毕业后他去海南淘金,竟然在那里丢失了自己,当了两年多的‘小白脸’,受尽了凌辱和折磨,也荒废了自己大好的青春。他的经历让我触目心惊。我对他说,准备把他的经历写成一本书。

他把目光从窗外收回,落在热气升腾的咖啡杯上,旋即又游离向让人捉摸不透的远方。嗫嚅半天,他终于开口:“你写吧!不要用我的真名就行。反正那一切已经与我无关了。”

让他给自己起个化名,他脱口而出:“就叫晓新吧!希望以后每天都是新的。”胡晓兴那痛楚的声音一直萦绕在我耳衅…… [插入分页]

 

一、大学毕业的时侯, 我去了三亚

 

我是2006年毕业的,那时刚刚取消统一分配,我们还认为遇上了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呢。你知道,如果要分配我肯定会分回黔西北那边远的山乡,不是到中学当老师就会去乡镇做一个碌碌无为的小公务员。对于不包分配的政策我们几乎都是欢呼雀跃的。我们一伙同学聚在一起,商量着怎么到沿海去淘金;他们有的选择去江浙上海,有的去深圳广州,而我却一个人选择去了三亚。因为我生长在山区,从小就向往着大海,好想在那碧蓝的海水里洗去大山在我身上留下的贫穷和落后啊。我带着满腔的热情,怀着满满的希望到天涯海角去淘自已的第一桶金。

去到三亚后,我在一家防空洞改建的招待所住了下来,因为那里每夜只收20元,家里给我的钱实在太少,而我激奋的情绪远远还不能平息;我要先看看大海,看看这座美丽的滨海城市,找到工作上班后也许就没时间了。

到三亚的第二天,我选择去了亚龙湾,早就听人说“三亚归来不看海,除却亚龙不是湾”,我先要好好地观赏一回大海。亚龙湾距市区约25公里,那里气候宜人,冬可避寒、夏可消暑,自然风光优美,青山连绵起伏、海湾波平浪静、湛蓝的海水清澈如镜、柔软的沙滩洁白如银。亚龙湾属典型的热带海洋性气候,我去时已是八九月份,那里的气温还有三十多度。绵软细腻的沙滩绵延不断,据说海滩长度约是美国夏威夷的3倍。那里海水能见度都在10米以上,由于是国家级珊瑚礁重点保护区,海底珊瑚礁保存十分完好。亚龙湾是富人的天下,潜水场边,游泳区里,大腹便便的老男人们几乎都带着年青貌美的女伴,我心里在暗想;等我有钱了我会带更美的妞让你们瞧瞧!我在亚龙湾尽情地游玩了一天,花去了父母所给的好几百元血汗钱,害我心痛的一夜都没睡好觉。  

三亚美丽的地方还很多,但我现在还不是游玩的时侯,我必须尽快地找到工作,有了稳定的收入还愁玩不尽这里的山水风光?于是,我开始了自己找工作的艰难历程。 [插入分页]

二、终于有家私企聘用了我

 

开始找工作时我是信心满怀的,在我们家乡全日制的本科生还不多,何况我还是学企业管理的?还没毕业的时侯我们县一个开煤矿的老板就曾多次跑到财经学院找我,愿出5万块的年薪请我,但我嫌那煤矿在山窝窝里,每天都与粉尘灰土打交道,所以才没去。我想,外面的世界也许还有更适合于我的岗位吧。一天接一天地跑,每天都去人才交流中心排队,逢有招聘会都必去。但海南那时也才刚开发,有限的职位被无数的求职者所包围,我的希望在一天接一天的无功而返中慢慢磨蚀着,当时我恨不得撕了手里的那张本科文凭。这张多少人梦寐以求的纸为什么会一钱不值?

我把精心准备的数十份简历投了出去,但都如泥牛入海。手里只剩最后一份了,这份再没希望我就只有收拾行囊滚回大山里去了,这次回去那煤老板可能就不会给5万元的年薪了。当最后一份刚要投出时,被一个笑盈盈的有四十多岁的中年女子接住了,这些天来,我每天都见她到人才交流中心来转一圈,她没有登记招录需求表,只是在等待招录的长龙中走走看看。

“也许我们这里需要你这样的人才。”她淡淡地说。至今,我仍能记得她的笑脸,那笑像母亲,像姐姐,像z人,更象聊斋故事里的魔鬼。

若干天后,我的手机响了。有单位约见。过去一看,正是那天朝我笑的中年女子。她对我进行了很详细的面试。说实话,我有一副俊俏的貌相,1.80的高度,80公斤的重量,在大学时曾是许多小女生的梦中z人,只为家境贫寒才没人敢陪我涉入爱河而已。她还问到我的家境,甚至谈没谈过恋爱等等,之后决定录用了。当时就给我付了一个月的工资,六千元。这可是在贵阳打工半年才能挣到的。但当月只付给3000元现金,剩下的作为风险抵押金由公司代为保管。

“你人品很好,就做我的秘书吧,有事我会叫你。”

我就这样成为陈姐的秘书(第一个女人给他留下了终身难忘的印象)。我不用常去办公室,工作内容就是陪她会见客户、吃饭,敬酒。然后开车送她回家。当时我就想,她也许想包养我,才会出那么多钱,安排那么轻松的活。

打赏

取消

感谢您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扫码支持
扫码打赏,你说多少就多少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

责任编辑:贵州作家网

上一篇:复活

下一篇:我的家在南凹田(1-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