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午节随记

来源:本站发布    作者:邓云平    人气:    发布时间:2018-07-23    

这一年的端阳节是6月18日,美国父亲节6月17日的第二天。

昨日一大早,女儿从北方的校园给我发来一个微信,祝我节日快乐,我有些莫名,今天怎么节日快乐了呢?我马上也就缓过神来,第二日是端阳节,应该是指端阳节了。我半喜半忧,喜的是女儿长大了,她记住了一个节日的问候,忧的是端阳节怎么就快乐了呢?故而我告诉女儿,这一日,不能说节日快乐。后来,她告诉我,所问候的是父亲节,我才知道那日是美国的父亲节。我们的国家,端阳节蕴含了一个民族的伤痛,这个日子是我们民族最沉重的日子,也是最悲哀的日子。我们也有我们的父亲节。

这一日,古代的屈原自沉汨罗江而亡。

端阳节的所有内容都围绕屈原的传说展开,如吃粽子,赛龙舟,插苦艾,游白病,吃大蒜,喝雄黄酒等等。这些活动中,龙舟赛风靡全球。我是一个不远游的乡下人,龙舟赛只从书上读过,电视上看过,网络看过,未曾参加过,也就无从说起。我只能从我的家乡开始,记录一个穷乡僻壤纪念先人方式。

这必须从很早的时候说起。端阳节处于夏季的开端。在我的记忆中,那时山野的树木清翠欲滴,野草丛丛,遍野是湿漉漉的感觉,满山的野果熟了,熟透了,夏季以最完美的方式呈现在我们的眼前。栽秧莓长满土坎,红红的,在密布毒刺的枝头灿灿而耀眼,每一粒都象征着胜利,象征着渴望未来的表达。因为在栽插水稻秧苗的季节成熟,故称“栽秧莓”。白莓,也就是野生的草莓了,只因为呈现出白色,才叫白莓。像一颗颗的星星,白朗朗的,镶嵌于青青的草丛,拔开草叶,摘一粒入口,醉人的甜,在野地里采摘白莓,是年少时最惬意的事,更乡村的少年最神往的日子。鸡屎莓,名字怪怪的,最是难听了,生长在土坎的边缘,是一种藤类植物的果实,盘绕的藤也长满细小毒刺,果子成熟后,也像一粒粒的“鸡屎颗”缀满藤蔓,乡下人僻陋,取不出动听的名字,也就以最直观的视觉冲击取名,名字故然难听,却最好吃,采摘也最不易,若果有一棵毒刺不小心混入手指或脚趾,不仅专心地疼痛,也无法拔出,只能回家寻找大人们的帮助。那时,也就少不了被一顿“臭骂”,当然是那一种半似责怪,半似嗔的骂声了。至于蚕莓,黑幽幽的,像绸缎一样的珵亮,一串串坠满桑树的枝头,蚕莓是我们乡村的叫法,那时不知道它的学名,因生长于野桑树之上,桑又与蚕相连,有蚕就必定有桑,况且那形状又特别像蚕,故称蚕莓,现在知道那叫桑椹,果品中的上乘,千金难求。此刻回想起来,实在是有些暴享天物之嫌。这一天,父母给我们放假,所有的农活,包括读书写字都放下了,我们像一群无公管、无婆收的野人,满山遍野的乱跑,一会就淹没于草丛,淹没于山野。然后,大地一片寂静,像从没人走过的样子。

父母也不是无缘无故地给我们放假。端阳这一天,有一种叫“游百病”的民俗。按照习俗,是要往北的方向走,通过游走,祛掉身上的疾病,祈愿我们的躯体百毒不侵。我们的山民,太信仰自然,太信仰这样一种传言给我们的养份,这是自然崇拜的结果,也是山野给我们的力量,上苍冥冥之中赐予我们的幸福。那时,我们确实很少生病,不像现在的乡村有那么多的肺癌、肝癌、糖尿病、高血压、痴呆、聋哑、堕落、消沉之类的顽疾,有那么多的不治之症折磨我们的躯体,使我们无力承担高额的医疗费用,医院人满为患,灵魂夜夜走失。医疗水平越来越高,病人越来越多,越来越无药可治,给我们无法承受之重。在我的记忆中,四十岁以前,我从没住过医院。后来住过一次,源于一场车祸,那是上苍折磨我的结果,至使我的背脊终年疼痛,总有不能站直和硬朗的感觉。我一直在想,若我乃像当年那样乱跑,定然不会有现在的结局。若果我真的那一天死了,请在我的墓碑写上,这里躺下的是一个一生追求站立的人,便是真实了。谁能够不死,除了北方的雪,南方的青山和屈平。世事总是难料,往往出乎人的意外。不然这一生,我不会住进医院,尽管我非常瘦弱,随时都会毁于大地的喘息和人为的灾祸。我也不知道端阳节“游百病”的来历和意义,但我知道这一天我们必须往北走,向梦中的方向而去。这样一种习俗,现在依然没有改变。每一年的今天,我们一家人一大早也就把晚饭吃了,自觉地编入这个小城成群结队的人群,往北的方向。年年如此,风雨无阻,直到很晚才回家。尽管我知道这没用,这样一种游走医治不了我身上的病痛,但父母和妻子总是一次一次地催促,我不能不去,也不能不从。芸芸众生,我怎能独善。一江之水滚滚向东,洗涤我们的心魂。心有戚戚焉,也有愧焉,屈子! [插入分页]

这样说的时候,似乎扯的很远了,远离了端阳节这个假日。但既然已经扯远了,也就远一点,再扯一下药市的事情。

我所居住这个小城,端阳节的这一天,民间有一个自发的药市,从我到这个小城居住开始,就年复一年地兴旺,我曾经请教过这个小城最有学问的人,始终没人说出它的开始。每一年的这天,乡野的人们从四面八方赶来,聚集在这个城市的街道,把一个街道堵塞的水泄不通,可以说是人山人海,百姓们兜售各种各类的药材,包括天麻、黄柏、杜仲那些名贵的地道药材,要有尽有,堆积如山。这里的民间有一种传言,这一天百草皆可入药,皆有药效,甚至一些杂草也被村民作为药材出售,并且于这一日,所买到的药材,药效也特别的好。可见人们对于这一个日子,对于屈子崇拜已经到了不可救药的程度,一切地好事也从这里演绎出来,政府也真的在这里建起一个药材市场,真是前人栽荫,后人乘凉呀!

在药市,各种各样的野草中,有一种最受人们宠爱,那就是艾草。小城的住户,家家户户都有在房屋的门上插两株艾草的习俗。这一日,一排排地插下去,给房屋增添的很多自然的气息,也怪怪的,街道似乎也布满了鬼气和妖气,一种瘟晕之息布满时空,让人有些悲壮。插艾草的含义大概是用以驱邪避恶的意思,我不明白其中的要领。我是一个忠诚的唯物论者,不信“怪力乱神”,对于鬼神,最少也是敬而远之。但总回避不了入乡随俗,况且这里的土地生我养我,我没有理由拒绝。每年的这一日,妻子总是一大早就出门,买一些食品,比如大蒜、粽子、雄黄之类的东西,这一日的必备之物。最不可少,最耀眼的东西也就是艾草。买这种东西,自从我们结婚开始,她也就会做,似乎与生俱来。年年如此,岁岁如此。为此我常常感谢,感谢这种向善的行为,尽管有些莫名其妙,我仍欣然接受。我的生命源于这方水土,我感谢这无因无由的人间大爱。

女儿的微信又从北方发来,她也问我吃粽子的事。我说,她所处的北方,属于古时候的“化外”之地,应该没有南方端阳节的氛围,况且那里的主食为面食,应该没有吃粽子的习俗。但我说,现在是一个大同的世界,信息的时代,学校没有,街上应该少不了,她到街上是否找到粽子,我不知道。我的思绪却无端地飞到很远,这一刻乃在远处。

端阳节的早点以粽子为主。我的老家是在高山,大山的深处,那里只产包谷、荞麦和洋芋,水稻的产量的很少,现在几乎绝迹,尤其是用以制作粽子原料的糯谷就更少。因而,年少的时候要吃上一个粽子是很难的。但这一日无论如何,父母总少不了要准备一些,当一粒白米蘸上蜂蜜入口的时候,总是惬意的爽,冰冰的甜,冰冰的凉,爽爽的感觉,至今不能忘怀。对于粽子,前些年我们家总要自己煮上一大锅,用凉水浸透,慢慢的吃,有时要吃上几天。现在,女儿外出读书了,我们的食量也在减少了,也就不再自己做,到街上买一些,但总是不能少。这一日,我们的端阳节,不可缺的食物还有大蒜和雄黄。平日的大蒜是用于制作菜肴的酌料,以增添菜肴的香味。这一日却不同,一个一个蒜头的用清水煮熟,作为一道单独的菜肴享用。这个时节的大蒜刚刚成熟,蒜瓣清香而又别致,鲜嫩而又回味幽长,入口通肠,甚是透彻。雄黄是制作饮品的原料,用以制作雄黄酒,说是饮品,有些夸张,因为雄黄是有毒的矿石,参入酒品仍然有毒,不能多饮,有一句诗叫“夏饮雄黄酒”,那是一句假话,不知是那一位无知文人的杜撰。乡间这一日因饮雄黄酒而毒发身亡者时而有之。这一日所饮的雄黄酒只是象征性略饮酌一口,对于小孩尤其如此。在我的记忆深处,长辈们总是用手指蘸一点抹在我们的额头,也就是饮酒的意思了,我不知道它的含义,它更像一种仪式,一种庄严而又神圣的仪式,不容亵渎。小时候母亲用手指抹一点在我的额头,长大了我自己饮。现在我的妻子,孩子未外出的时,每当这日,也抹一点在孩子的额头,很像我小时候的母亲。若我不饮这雄黄酒,她也抹一点在我的额头,温暖而又热烈,绵延不绝,也传达了饮酒的意思。酒是一剂良药,它能洞穿我们的灵魂,感怀今生。 [插入分页]

打赏

取消

感谢您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扫码支持
扫码打赏,你说多少就多少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

责任编辑:贵州作家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