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阳实体书店新业态调查

来源:贵州日报    作者:王小梅 葛春培    人气:    发布时间:2018-07-23    

  新闻背景

 

  2015年11月,“亚马逊”第一家实体书店——“亚马逊的书”,在西雅图市中心以北一家购物中心正式对外营业。亚马逊这一举动,引起业内的极大关注。就在亚马逊实体书店开业后不久,中国线上书城“当当网”也对外宣布其开店计划,未来3年将在全国开设1000家线下书店。

  在普遍认为实体书店还没度过“寒冬”的情况下,网上书城纷纷试水实体书店,而传统书店也在尝试转型。一部分书店选择与各大商业综合体合作,实行混界、跨界经营;另一部分书店选择坚守书籍,重在营造文化氛围。书店的主要职责已不仅仅是卖书,更成为了一个集书籍、文创用品、植物盆栽、原创服装、艺术展览、文化沙龙为一体的综合性的文化艺术空间。所有的实体书店似乎都达成了一个共识,将引导读者阅读、促进文化交流、销售文化衍生品,作为新的营运突破点。

  广州方所书店、台湾诚品书店、北京单向空间……不同经营模式的新型书店应运而生。贵州本土的实体书店也在积极探索,“西西弗”“新华品读”“百无一用”“五之堂”等,都在经营方式方面进行积极探索。

 

  转换方式寻找突破口

  实体书店的“寒冬”正在过去,“春天”即将来临?

 

  随着实体书店销售情况的“回暖”,许多人对实体书店的生存情况一片看好。而实际上,实体书店远远没有摆脱生存的困境,面对高额的房租、网上书城的冲击、国民阅读习惯的改变,想要生存下来的实体书店不得不探索运作方式,以寻找发展上的突破口。

  “西西弗”的连锁时尚经营方式是一个成功的案例。从1993年开业的第一家书店到现在全国范围的连锁店,“西西弗”逐渐走向了多元化经营方式。书店内图书占有极大的比例,另外开辟出部分空间加入文创用品、植物盆栽。在店面装修上也颇费心思,地板上、墙面上极富文艺的提示语和几何图案,店内大橱窗里装饰的电报机、旧报纸、蜡染中穿插着畅销书籍,富有欧式小资情调。而与矢量咖啡的合作,将休闲与阅读融为一体,创造了更为舒适的阅读环境。长时间积淀下来的品牌效应,根据市场环境随时进行经营的调整,便是“西西弗”立于不败的原因。

  与“西西弗”不同,位于青岩古镇东街134号的“百无一用”书店,将具有历史文化底蕴的老屋与书店结合起来,用文化的感染力来做书店。“百无一用”前后有两栋屋子,一砖一木,中间是个小院,光是进入书店就能被它沉静的氛围所感染。书店内陈列着图书、文创用品和少数民族土布。在装饰上沿袭了老屋的结构,去破补新却不刻意做旧,店内零星摆着一些老物件。老木屋里经营着咖啡和茶,书香、咖啡香、茶香构成了整个“百无一用”。书店本身的历史并不长,去年年底才开业,但青岩古镇与老屋的历史文化,为“百无一用”加了不少分。

  延安西路214号的“五之堂”书店,与“百无一用”颇有相似之处。楼上是咖啡店,楼下是书店,书店富有很强的年代感,陈旧的书架、一些破损的古籍,将这种感觉尽情地烘托出来。“五之堂”没有过多华丽的东西,店里或售卖或展示的古籍和拓片,就是它的文化产品。除此之外,“五之堂”与其他书店最大的不同,便是店内承接古籍修复工作。古籍修复需要一定的技术手段,这一独特元素,或将是五之堂“遗世独立”的重要保证。

  相比之下,国内闻名的“方所”书店更是将混业运作到极致。“方所”书店内的图书以美学为核心,囊括了世界各地超过5万种、逾9万册出版物,内容涵盖设计、建筑、文学、艺术等领域。除图书外,“方所”还经营服饰、植物、创意设计产品和咖啡区。在成都“方所”,特意将10%的面积作为“小方所”区,这是专为儿童设计的空间,其功能包括玩乐、课堂、服饰等,几乎涵盖了“大方所”的全部功能。店内定期举办主题沙龙,内容涉及建筑、设计、文学、科技等方面。据曾在方所任图书总监的蒋磊介绍,“方所”一直是以一个文化商业空间的形象展示在人们面前的。“方所”这种大胆的选择,使它在经营方式上有了更大的弹性空间。

  加入新的盈利元素以辅助整个书店的运营,是现在大部分实体书店的选择。文创产品、文化相关产业、休闲食品、原创服装等元素的加入,甚至跨行业的经营,以打造多元化、多层次的书店业态,获得更大的生存空间,具体到各家书店,则会有一定取舍,什么是适合自己的经营方式,实体书店依然在探索。

 

  把握特点找准书店定位

 

  想要给人留下深刻印象,就要鲜明地表现出自身的特点。如果把书店比作人,那么这个人就应该有不同的音容笑貌,不需要所有人都喜欢,但只要获得一部分人的爱慕,就成功了一半。现在许多实体书店,特别是独立书店,都在探索适合自己的发展道路,明确书店的定位,做出自己的特点。

  “百无一用”是青岩古镇上惟一一家书店,仅在外部环境上,该店就占据了一定的优势。青岩古镇是贵州境内有名的旅游景点,具有六百多年历史,古镇居民生活节奏缓慢,各地游客众多,这为阅读创造了环境基础,同时也为“百无一用”成为古镇一个文化组成元素创造了可能。

  书店所在的老屋,是当年《寻枪》中姜文的“家”,在历史上曾走出过两位留学生,是一栋有历史留存的老屋,这使得在这栋房子里开的书店也充满了文化气息。店内图书占比最大的主要有三块:一个是黔版好书,这是“百无一用”总经理胡丽亚想将书店作为贵州的一个窗口,向游客展示贵州文化而特意开辟的区域;另一个是儿童绘本,这是专门为古镇的孩子们准备的,目的是丰富孩子们的阅读视野,培养孩子们的阅读习惯;再一个是设计工艺、人文艺术方面的书籍,这与做银饰设计的胡丽亚多少有些关系。图书是店内“书童”罗运芬亲自挑选的,喜欢与读者交换信息的她,对书的选择自有一套方法。自身严格的图书选择,优质咖啡和茶的加入,外部环境的熏陶,让“百无一用”成为一个能够安心读书的好去处。

  “五之堂”作为一个独立书店,具有非常鲜明的自身特点,这与经营者不无关系。老板舒奇峰对好书的热爱,对向读者推荐好书的坚持,让五之堂经营多年而不倒。木质的老式书架上整齐排列着的文学、历史、哲学类图书,舒奇峰将之分成三大块:全额售卖的新书,上限为八折的特价书,有一定年代的旧书、线装书。为何如此?舒奇峰一语道破“天机”:“来店里的读者可以在新书里面淘书,新书里淘不到,再到特价书里淘,还不行我们还有旧书。”

  让书形成一个层级分布,以扩大读者的选择范围,而店内所有的书都经过严格的筛选,即使是畅销书,只要舒奇峰认为不好,坚决不卖。“不能为了赚钱,就向读者售卖我认为不好的书。”舒奇峰说,做人要有原则。

  与经营者的风格很相似,“五之堂”的装修极近简约。店内的书架是最简单、最原始的木头架子,天花板不高,没有时尚的皮质沙发,也没有漂亮精致的吊灯。这让人们感觉书店是一个学富五车的老者,让人觉得在这里,总能淘到一些好书。而书店的古籍修复工作,与它的整体环境非常契合。“五之堂”对书的尊重,对古籍的尊重,会成为一个烙在读者心中的标签。除此之外,对新近图书的苛刻要求,也是读者一再光顾的重要保证。

  作为文化商业空间的“方所”,打破了传统书店的固有形象,大胆的开发,延展出书店更多的附加功能。“方所”强调的是所售图书要符合整个文化空间的理念,拓展读者的阅读视野,这给选书带来了大量的精力和人力投入。书店的工作人员都是本科以上学历,有一定的知识储备。在此基础上,书店每个月要组织培训,要求员工不光学习简单的图书摆架,还要掌握一定的心理学、社会学知识,以便更好的了解读者心理。在图书的选择上,“方所”偏重艺术设计、建筑类的书,不定期举办的主题沙龙,也偏向艺术设计和建筑方面的内容。找准一个方向,将它做得精良,做得专业,做成书店特有的符号。

打赏

取消

感谢您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扫码支持
扫码打赏,你说多少就多少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

责任编辑:贵州作家网

文章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