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篇小说-罗国锦:九黎山

来源:未知    作者:管理员    人气:    发布时间:2018-07-24    

1

总溪河以西,是彻头彻尾的蛮荒之地,冷飕飕的原始森林绵延到天边。这个沉睡万年的无人区,也是一片生气勃勃的人间福地。八丈长的茅草与天比高,九抱宽的古树与地同老,成群结队的野生动物穿梭其间,这是很多人在梦里都没有看到过的仙境般去处。

自从杨鲁王率领的大队人马踏足此地后,这个风景迤逦的地方开始引起人们的广泛关注。尤其是巍峨挺拔的一座大山,如同一条巨龙腾云驾雾,格外引人注目。背井离乡,征程万里,杨鲁王日夜想念远在东方的美丽家园,就像想念自己的父母双亲一样,急切、苦闷、伤痛和无奈的心情融为一炉。这日,正好是晴空万里,杨鲁王遂带上心腹登山远望。

当他爬上山腰,无意间发现一只凤凰从东方飞来,径直降落在高高的山顶上。杨鲁王大喜,高声催促随从人员,提着弓弩奋不顾身登临山顶。从山脚爬到绝顶,到处密林当道。纵然遇到开阔的草坡,也是荆棘丛生,步行十分艰难。

杨鲁王花了三个时辰,气喘吁吁赶到山头的时候,已经累得满头大汗了。放眼搜索,独见疯长的滑竹铺满地面,却看不到凤凰的半点身影,不禁诧异万分。大家带着惊异的眼光,转身走到高处,打算找个草丛坐下歇息。恰在此时,只听扑腾一声作响,一只凤凰叼着满口枯枝败叶,突然从竹林间展翅起飞,一下子消失在云彩之中。

“哟呵呵!难道这里有个凤凰窝?”杨鲁王先是一惊,迅速往后闪开一步。待看清一晃而过的凤凰,忍不住大喊起来。

大家又惊又喜,都争相向前。扒开草丛一看,一口清澈透亮的水井注入眼帘,哪里是风凰窝。水宽一抱有余,深度不可测量,竟然没有丁点枯枝败叶掉落其间。更让人百思不得其解的是,这儿可不是山谷溪涧,而是大山的最高处。山泉如何涌出地面,以及怎能保持明亮清洁,都是匪夷所思的咄咄怪事。

杨鲁王站起身来,抬头四面仔细端详,不由得赞叹不已。此山形似龙头,一眼望尽东面如波似浪的崇山峻岭。身后,山脉恰如优雅健硕的龙背绵延而去,显得气势恢宏。再看看南北两面,无数的小山蜂拥而至,形成众星捧月之势,更加衬托出它的魁伟高大。

“这山颇有灵气,此乃凭眺故乡的圣地,当赐名以纪念!”他说完,要来四支利箭,随即拉弩搭箭,向四个方位猛力射出后,斩钉截铁地说:“从今往后,这座山的名字就叫九黎山。我们就把家安在山脚下。当子孙们怀念远在东方的故乡时,可以相约登山远望,寄托拳拳赤子之情。”

艳阳渐渐西移,不经意间傍晚将临。杨鲁王准备打道回府,有人突然轻声叫渴。杨鲁王方知自己沉迷山间景致,居然忘掉了疲惫与饥渴,此时也感觉到口干舌燥。他迅速从腰间取下龙角,弯腰舀了满满的一角面向东边,毕恭毕敬地说:“这一角,敬献远在故乡的祖先解渴。”随即倾洒在地。完了,又接着舀了满满的一角,举手倒入口中一饮而尽。饮毕,顿时惊叫:“是仙水!是仙水!味如其色,甘甜可口,十分提神!”

众人大喜,都解下随身携带的容器,跑到水井里舀水喝。品尝了一口,无不拍手叫好,声称从未饮过如此味道甘美、提振精神的奇特泉水,一定是仙水无疑。你一口我一口,敞开肚量喝个酣畅淋漓。

尚未启程下山,北麓营地突然响起低沉浑厚的牛角声,这是遭遇险情的警报。杨鲁王不知何事,心弦绷得紧紧的,匆忙率众归去。无奈上山容易下山难,一路荆棘丛生,山腰又被阴森森的密林挡住,让人心急如焚。花了九牛二虎之力,总算穿越了密林,安全返归到大队人马驻扎的营寨。

天色漆黑下来,群山像一朵朵乌云倒挂天际。山间的一片开阔地上,火把忽明忽灭,隐隐传出哭泣之声。看护的卫士见杨鲁王及时赶到,慌忙上前禀报实情。原来,暮色即将降临,营地西面一座险峻的石山突然跑出二十余只猛狮,将跑到山脚打猎的人叼走四个,至今生死不明,家人十分焦急。有人提了弓弩追赶,翻过了北面的土坡,但见灌木密布,凉风呼呼作响,狮子不知跑到什么地方去了。眼见天色不早,众人担心再有闪失,不得已返回了驻地。

杨鲁王闻言,大怒不已,立刻组织精干猎手连夜追杀狮子。大家一边点着火把觅路前进,一边不停地大声呼喊。四野一片寂静,密林间偶尔传出一声怪叫,让人不寒而栗。众人站到高处侧耳倾听,却听不见一点回音。走了二三十里,还是一无所获。失望之余,无不噙泪而归,齐聚到杨鲁王跟前商议对策。[插入分页]

2

次日,天刚发亮,杨鲁王早早起身梳洗,又安排主厨备餐,准备吃了早饭继续去追寻狮子的去向,是死是活也要把失踪的人找到。在他的眼里,每一条人命都是至高无上的宝物,是不容闪失的。刚踏足这儿,竟然遭遇这样大的损失,让他感到十分震惊、愤怒和悲痛,他暗暗下定了找回手足的决心。

商议一夜,主意尽在胸中。杨鲁王与随从吃罢早饭后,一行来到狮子叼走人的现场,试图寻找蛛丝马迹。经过一番努力,终于发现草丛间出现斑斑血迹,大家屏住呼吸一路尾随而去,随时做好射杀猛狮的准备。翻过一道山梁,沿着一片沼泽地向东疾行,又折向东北方向步行两里距离,一座草包似的矮小山头挡在了前面。他们沿着血路赶到山脚,方知狮子闪进小山顶去了。

杨鲁王担心狮子隐藏在蕨草之间,招手示意弓弩手跟紧,四面观察一遍,又蹑手蹑脚前行。翻越一道山梁,没有找到狮子的踪影,不远处的群山间出现一片宽大的草坝。杨鲁王登高细看,心里不由得暗暗称奇。开阔地的尽头,矗立着一个九丈高石柱,竟与酒坛子一般神似,十分醒目。石柱的背面是一座小石山,将它紧紧地拥抱胸前。再往石柱背面望去,左右是两条逐渐延伸的山脉。远远观看,各处浑然一体,像一只雄鹰叼着酒坛子展翅高飞,真的是鬼斧神工,天然景致堪称奇绝。惊叹中,左右提醒:“低洼处可能有水,说不定狮群跑下山饮水去了呢。”

此话说到杨鲁王心坎上。他立刻率众磕磕碰碰前进,不消片刻来到了开阔的草地上。举目四望,草坝方圆十里,一条时隐时现的小溪从南面的山麓流淌而来,七弯八拐穿过草地,径直注入北面一个山洞里去。千百只凶猛的狮子正聚集在河边,有的喝水,有的睡觉,有的打滚,好不快活。

弓弩手倒吸一口凉气,万万想不到这里竟有如此众多的猛兽,不免心生恐惧。心腹见人少狮多,担心杨鲁王安危,纷纷提议暂时回避,要多派些得力干将前来助阵。杨鲁王不以为然,笑着回答:“一方水土,当有天气、地气、水气汇聚交融,方能造福居民。此处山势奇秀,少水即为美中不足。且等我灭了可恶的狮群,还它一片水波荡漾的清湖。”言罢,喝令众人退出三五里观望。

随从不知就里,满怀狐疑掉头回走。到了高处,杨鲁王不声不响找了一掬露水,又从怀里掏出一颗赤红发亮的龙心,将露水倾倒在龙心上,再往低洼处掷去。眨眼间,只见雷雨大作,山雾弥漫,顷刻将山下变作一片汪洋大海。水宽海深,大片田地淹没其中,当初的草坝不见了踪影。估摸狮子已被大水淹死,杨鲁王收回了龙心,让海水快点消退,以便日后耕田种地。随着水位降低,大家亦步亦趋,渐渐接近最低处。

行进中,一名弓弩手惊叫起来:“大王小心!大王小心!狮子没死,正在水里游泳呢。”说话时,用手指了指水面上。

打赏

取消

感谢您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扫码支持
扫码打赏,你说多少就多少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

责任编辑:贵州作家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