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贵州作家网:www.gzzjw.cn
分站: 贵阳   遵义   六盘水   铜仁   毕节   安顺   黔东南   黔南   黔西南   贵安新区   
贵州作家网: >>  >> 正文

《贵州文学》(网刊·月刊)第10期
信息来源:本站发布    作者:    阅读次数:52505    发布时间:2014-07-10

 

□小说世界

◇中篇

 

寂寞时刻

◎三戒


房间在地下室二楼,没有窗户,不过照明条件很好,屋里十分明亮。屋子没有窗户,我倒不是很在意,对于我来说可以住人就很满足了,但最主要的是房租便宜,还有网线,这点也是我选择这里的一个原因,虽然这得额外交钱。要知道在这个城市里要找到一间便宜又有网线的房子是不容易的。房间是一个单间,外加一个厕所和厨房。厕所与厨房用一块木板隔着,只要不停水,房间里空气的味道还是可以的。没有什么卧室客厅之类的,客厅对我来说显然是没有必要的,在一个举目无亲的城市里谁还会来看我?然而令人伤脑筋的是房间里没有桌椅,这使得我的电脑没有地方安放,上网也极不方便。

房东要我预先交上半年的房租。她解释说像这样的地下室怕我住不习惯,过不了几天便吵着要搬走,那样她的房子又要空置下来,而要找到下一个适合的房客不是那么容易想当然的事。这样让房子空着,对她来说无疑是个损失。为了说服我还向我列举了她以前遇见过这样的事,甚至讲起那些人的故事来。这使我很不耐烦,她太罗嗦了。她完全没有必要向我例举别人的故事,虽然她有这种想法完全是合理的,我很理解。可是预交半年的房租有点多,但如果是我也会这样做的。为了使她不再啰嗦下去,我告诉她的这些担心完全是多余的,我是个随意而安的人,不用担心这个。但最有效的办法莫过于我立马交上半年的房租费。房东笑盈盈地接过钱说不打扰我休息,带上门退了出去。我本打算问房间里的桌椅的问题,可我把钱给她之后还没有来得及问,她就消失了。

房东走之后,房间立刻安静下来,隔音效果不错,没有嘈杂的汽车声、人的喧闹声、机器的轰轰声,若不是知道头顶上就是现代人类文明,还真有隐居深山老林的感觉。我把电脑丢在床上,躺了下去。火车上十几个小时的疲惫在这一刻得到释放,像胶水一样把我与床铺粘连起来,一动不动,沉沉地睡去。

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三点过,我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又倒在床上,但已无睡意。在床上翻滚几下,更是睡不着了。双眼死死地盯着天花板上的电灯,光线很强,刺得眼睛发涩。百无聊赖,我拿出电脑放在大腿上,在网上一阵闲游。但这样的坐姿实在让人难受,等我想去上厕所时,腿脚一阵酸麻,动弹不得,很不是滋味。这种难受的滋味让我下定决心得去弄一张桌子,椅子有没有无所谓了,坐在床上更让人舒适。我一直认为租出的房间里应该有桌椅什么的,房间里缺少桌椅是有权力向房东要求给自己准备一张,至少也应该向我提供信息,哪里可以弄到桌子。想到这里我借着对房间没有桌椅的不满情绪给房东打了个电话。电话通了,响了半天没有人接,我猜想是房东故意不接电话躲避她的房客们,不然她没有理由不接电话。昨天我在一张广告上找到房东的电话,拨通电话之后,她很快接了电话,速度之快让打电话的我都没反映过来。等我说明我的来意之后,她更是滔滔不绝地给我讲述她的房子是怎样的好,房间里的东西是怎样的齐备,价格是怎样的实惠等等。现在作为她的一个房客且已经支付了半年房租的我来说,要找到她估计是不易了,至少也得半年之后。我没有再拨打她的电话,再打也是浪费时间,最后失望的也是自己。

住在这种地下室的房子里,很容易让人忘记时间的概念,没有喧哗也就没有热闹,没有日光也就失去了对时间的概念。在这里住着就像被人类遗弃一样,忘记了别人的存在也忘记了自己的存在。白炽灯发出文明的光线代替了昼夜的交替,于我来说开着灯便是白天,关灯黑夜就降临。待我注意到时间时,肚子已经叫了好几遍了。此时已过十点。下了床,我在箱子里找了件并不是很皱的上衣套上,准备出去透透气,弄点什么吃的,顺便弄张桌子回来。锁上门后,我习惯性地对着锁上的门掏出一支烟叼在嘴上。这时候楼道里响起嗒嗒嗒的一双高跟鞋的声音。我转过身,是一个打扮十分妖艳的妙龄女子,她从我身边走过去见我在看她,对我笑了一下。这让我有些受宠若惊,一时间竟没有反应过来,忘了打火把烟点上。而她扭着她那性感的臀部,带着整个走道的香水味走过去消失在转角处。不得不承认,闻着这些香水我有些飘飘然了,老长时间没有回过神来。

走出地下室,强烈的阳光一下射入我的眼睛,像一支支利箭冷不防地从四面八方向我射来,容不得我有丝毫反应便飞进我的眼睛。我一下子适应不过来,只得深低着头,半睁半闭着眼睛到处瞎逛。路上的人很多,只是我一个都不认识,好像全世界的陌生人都在这一刻一下子从地里钻出来站在我面前,我顿然不知所措。看着每一个人都有一张奇怪而陌生的脸,我不自觉中也加入他们的行列,给其他人制造更多的陌生。这是一个陌生的城市,住着许多陌生的人,大家互不相识,你有你的世界,我有我的生活,每天每一张脸都在变换着,是新的,更是陌生的。我这个陌生的人在这里住着,也给这座城市增加了一份陌生感。

一家超市正在举行促销活动,门前站了几个学生摸样的女孩,抱着一叠印得十分艳丽的宣传单正在发给来往的路人。其中有一个很漂亮,在她递给我传单的时候,我在她身上停留了一会,仔细打量一番。她没有注意到我的眼睛,继续给我介绍超市里举行的种种优惠活动,而我却只关注她的脸蛋。我深信自己被她催眠了,就算是为了这个女孩我也应该进超市去买点什么东西。宣传的效果一进超市里便可以看得出来,特别是有几个美女站在进出口。超市里人与路上的人一样多,或许还要多一点,我想可能是大家行动缓慢的原因,给人造成一种错觉。我没有推购物车什么之类的,一是嫌麻烦,其次我实在不知道我要买什么。瞎逛了一会之后我发现这个超市很大,各种各样的商品都可以在这里寻到。许多日常用品与食物上都用特大的字号写着“特价处理!!!”然后下面具体标出原价多少现价多少。我只觉得标签上的感叹号多得有点浪费,画蛇添足。我并不清楚那些商品的原价是不是它所标着的那个价格,更搞不清楚它减价减了多少,甚至是否减价我也很难说清。不过从上面标着的原价与现价之间的数字差还是可观的,难免不会使人产生想去买它的念头。机会难得,有便宜谁不占呢?我也跟着人群拿了几件热门的商品。

出了超市,我手中莫名其妙地多了一袋东西,对于一向比较懒散的我来说这无疑是个负担。我正打算着一个人去哪闲逛时,一对青年饶有兴趣地谈论着去一个叫海滨公园的地方。我听着这个名字不错,是个不错的主意,于是决定去所谓的海滨公园看看。我在一个报刊亭上买了一张这个城市的地图,发现这个所谓的海滨公园离我租的房子的地方并不远。坐上公交车不到一个小时就到了。车上的环境不错,从空调里吹出的冷风让我像进了一个冷冻室,从头冷到脚再从外到内,就像一条蛇从头到脚贴着皮肤慢慢爬过。虽然车里凉得有些过分,却也十分舒适。这样舒适的环境唤起了我的饥饿感,肚子毫不犹豫地发出一阵咕噜声。我到现在还没有吃早餐,而最后一餐也还是昨天下午找房子之前吃的。我打开袋子,翻着刚才买的东西,好在食品居多。我随便拿出一盒饼干先填着肚子,又仔细地看了看我都买了些什么。一盒避孕套在袋里安然躺着,这使我不得不感到惊讶!是人类的条件反射吗?可是我现在并没有女朋友,拿这个根本没有条件可以用。我无可奈何地苦笑着,对自己摇了摇头。怪不得刚才的收银员居然抬起眼看了我一眼,原来是因为这个。

到了海滨公园,要进去并不是我想象的那么容易。一个检票口告诉我不是所有的公园都是免费的。门票不贵,但也说不上便宜,让我买票时有点犹豫。公园里的风景不错,林荫小道带着人到处闲逛。各种花草也随处可见,点缀了公园景色。我沿着一条由小块鹅卵石铺成的小路闲逛,两边的梧桐很好地为这条小径遮蔽出一片幽静来。路边偶有供游客休闲的木椅,但多被相拥而抱的青年男女所占据。路上也时不时地遇见一对对正在亲热的恋人。我感觉自己在这样的环境氛围中十分多余,不管对谁来说我都太大煞风景。这一对对冷冷的眼睛看得我浑身不自在,我必须得做点什么来掩饰内心的不安。嘴里一阵干渴,但我在袋子里并没有找到水,只好拿出一袋瓜子若无其事地嗑着。但是我嗑瓜子的声音太大,使得这声音充斥着整个幽静的小路,有几只眼睛受不了,向我射来一阵厌恶的目光。我只好停止嗑瓜子,心情不免十分沮丧。看着这些紧紧捆在一起的恋人,我想到了袋子里的避孕套,它对于现在的我来说无疑是个讽刺。我猜想得出,如果它有双眼睛的话,这会它正躲在袋子里偷偷地嘲笑着我,偷窥着我下身的一举一动。龌龊的家伙。我肯定它会这样说的。如果可以我真想把那盒避孕套拿出来送给我看见的某对情侣,但那做的话,我并不会得到感谢,而是一句流氓,或是神经病,甚至是一只拳头。

好不容易我走出了这条小径,像扔下什么沉重的负担,轻松许多。不得不承认,虽然在小径里对看见的一切让我感到难以忍受,自己却喜欢那样的氛围,那是我向往的,只是我没有条件。有一股莫名其妙的难受的心情促使我逃离那里。小径的尽头是一条小河,河水还算干净,可以寻见几条游鱼,有使人待下去的环境。沿着河岸我漫无目的地走着,强烈的阳光射在水面上,使河水看上去白花花的十分刺眼。我选择了一个人迹较少的地方,坐在河岸边上休息,双腿悬挂在河堤上,伸直的脚尖可以触到水面,还有丝丝的凉爽。一阵清风顺着河面吹来,让我产生了睡意。我把身子向后靠在一棵柳树干上,一丝阳光被柳叶洗过,透露在我脸上,并不使人灼热难受,暖暖的舒适。柳树干上凹凸不平,靠在身上很难跟靠在沙发椅子上相比。我倒不在意这些,这一片人少,还算安静,这是我的首要选择。何况靠在树身上,等适应过来就好了。就这样我半睡半醒地躺了不知有多久。醒来时因为饼干吃得太多,嘴里干渴得难受,决定去弄点水喝。还记得刚进公园时有一个大妈在那里卖冷饮、水、果汁什么的。可我很不愿意再按着原路走回去,那样无疑使人感到乏味。公园里既然可以看见一个这样的小摊位,那么无疑还会有第二个、第三个······我这样想着,一边朝前走去。果不然,在一座小桥边出现一个和刚进门时看见的差不多的冷饮摊。主人是一个五六十岁的老太,黄蜡般干瘦的脸上虽然布满了皱纹,看着也还精神。见有生意来了,从一把小凳子上站起来,笑问我需要点什么。

“来瓶水吧!”我本想喝点果汁什么的,但想到工作还没有着落,只要了水。

“只要一瓶?”老太一手拿着一把由麦秆编织成的桃心扇子,漫不经心地摇着,为我只要一瓶水感到诧异。

“嗯?只要一瓶!”我也为她的诧异而感到诧异。

“不给自己买一瓶吗?”

“我就是给自己买的。”我为老太的表现一脸的疑惑。

“那你女朋友呢?”

“女朋友?我没有,我是一个人来玩的。”

“呵呵,”她露出一副难看的牙齿,“你倒是算个例外,顶着这么大的太阳,一个大男人的怎么到这儿闲逛来了?你看别人都是小两口的一起亲亲我我,打着一把小伞,在树林里闹得火热。你一个帅小伙独自瞎逛,我倒是不多见,嘿嘿…….”她的牙齿发黄,还残缺不全,咧嘴笑时让人看见了不免倒胃。

我没想到这卖冷饮的老太这么健谈,还带着几分幽默。我接过水立马打开,一口气喝了半瓶。虽然我比较离群、孤僻、不善与人交际,但要是有人首先给我打岔,我也是愿意与之交谈,尽管我总是不知道该谈些什么。

“我也不想一个人顶着个大太阳受罪似地到处闲逛,没有女友可陪,一人呆在屋里又闷得发慌。”

“小伙子看你条件不错,怎么没有呢?是要求太高了吧!”老太也许是长久没有这样与人谈心了,见我有意听她唠叨,拿出一个矮凳给我坐着休息。

“我年轻时也算是个美女了,那时……呵呵,怎么?现在看不出来了吧!”她看我笑了,没有讲下去,咧着嘴嘿嘿地笑。

“嗯,看不出来了!”我又朝她看了一眼,脸色干黄,真与一块黄蜡一样,但这块蜡并不光滑,被刀什么的划满了皱纹。也许就算是美女老了都是这样吧!我实话实说,看样子她并不介意。

“听你口音不是本地人吧!”

“不是,我是A省人。”

老太的话匣子被打开便关不起来了。她告诉我说她年轻的时候就在A 省上学,还有一段浪漫的爱情故事,进而讲起来了她在大学时代的种种趣事。一开始我饶有兴趣地听着她的故事,也时不时地插上一两句,可这样的故事讲多了,我的兴趣就淡了下来,感觉有些不耐烦。当她说什么需要我表态时,我只是微笑着点点头。她讲的大都是她那个时代的人和事,与我没有半点关系,一味地作为旁听者未免不会使人生厌,只想快点离开。一对青年男女相互挽着,或者可以夸张点说是男的抱着女的,女的挂在男的身上走来买冷饮。我借此向她道了别,又一路闲逛下去。

 

 

回到宿舍时天已经沉下去。从海滨公园回来的路上,因为是下班的原因,路上用去的时间比去时多了接近一半。在车缓慢行驶的过程中我迫不得已对这个庞大的城市无聊的观赏了一番。这个城市有多大,我无法想象,一排排高耸入云的大厦像迷宫里的围墙,让人永远走不出去。下班这段时间城市里几乎所有的车都钻出来了,到处走着兜风,使城市的各条大街小巷都呈现车水马龙的繁华景象。我坐在被人压得行动缓慢的公交车上,等着前面的红灯,不一会,绿灯亮了,可车还没有走过十字路口,红灯又亮了。司机很习惯地刹住车,坦然悠闲地趴在方向盘上玩弄着手机。车内人挤人,一个个低沉着脸,不看任何人,即使那人在他的鼻子下面出着气,也不看对方一眼,只守卫着自己的立锥之地。靠近车窗的把一双死鱼般的眼睛盯着外面的车水马龙、高楼大厦,不知道有没有眼神好的青年小伙巡视着路边的MM。被夹在中间的人就不那么幸运了,既没有风景可赏,也没有MM可以一饱眼福,甚至连扶手也不好抓住。好在车速缓慢不会出现急刹车的情况,人们站得也还安稳。我坐在一个靠窗的座位上,旁边是一个相貌平凡的中年妇女,打扮很时尚,但我没有丝毫兴趣。从她身上散出浓而复杂的香水味却使我很反感。我把头扭向窗外,没有目的地盯着一路上的香车美女、高楼大厦、路边的葱葱的树木、各种商铺里精致的商品。虽然曾使我眼睛为之一亮,但回到宿舍时一切都没有了印象,如过眼烟云,不留下一丝痕迹。我知道自己并不是对任何事物都表现出一股漠不关心冷漠的样子,认为自己不是个冷漠的人,只是找不到方式表达而已。

宿舍里走道上的灯是声控的。如果所有的灯都同时熄灭,走在过道里不免会让人觉得自己一下子掉进地狱一样,使人恐惧,赶紧发出惊叫声,灯亮了,仿佛一下子又被人类文明拉回了世界。我虽然不喜欢地狱,但挺喜欢在那种伸手不见五指的走道里慢悠悠悄悄地走着的感觉。悄声走到自己的房间,掏出钥匙,摸着黑打开房门。这样就像是在走一个深而长的山洞一样,永远不知道前方是什么,只能靠自己的感觉手扶着洞壁一步一步向前探索。

打开房间,我摸索了半天才找到电灯的开关,虽然它就在门边。屋里很闷很热,我打开电扇,过了好一会,房间里才舒服点。屋子凌乱,是我昨天留下来的结果。昨天太累了,行李什么的都没有收拾就躺在床上睡去。屋子这会看上去乱的一塌糊涂,很难让人有勇气来收拾它。我看着凌乱的床,行李箱里乱七八糟的衣服、生活用品,心情很是低落。先休息会再说,我坐在床沿上,掏出烟点着,深深地吸了几口,吞云吐雾中,心情也缓了过去。烟可真是一个人的好东西,一支过后,我简单地整理着房间,粗看来还算像个人居住的地方。满足过后我又发觉少了点什么?仔细想来竟是昨天就打算买的桌子。糊里糊涂的逛了一天,居然把最要紧的事给忘了。我不愿再像今早上网时那么受罪,准备去早上找到的那家超市看看。

出来时,天已经完全黑下来,在我那房间里是察觉不出来的,即使现在这样美丽的夜景也一样与我无关。夏末秋初的夜虽然谈不上什么凉爽,但也不至于给人闷热的感觉。没有盛夏时那种燥热,少了夏天那种空气整个儿都沉甸甸,像凝结成一块,使人呼吸也困难的夜。此时的夜没有风,白天收集的热气还笼罩着整个城市。大街上虽说还是热,但比屋里好得多,没有那么闷。夜市开始了,车辆没有下班时那么多,但来来往往的车灯以足照亮马路上的一切。喜欢夜市的人们也从高高低低的盒子一样的楼房里出来,个个打扮入时潮流。风姿性感艳丽的美女们更是让街上的行人大饱眼福。可惜像我这样的单身小伙穿着随便,衣服普通,没有什么可以引起别人注意的。好在美女们并不在意观赏她们的眼光是从什么人射出去的,什么地位人的目光,只要有回头率就足以使她们心满意足。我能做的就是多投一点目光给她们,好使她们满足,也让自己觉得自己还有点用处。

进了超市,人还是那么多,好像早上那些购物的人根本没有离去,还在各种购物架上精挑细选,不曾移动半步。我寻找了半天,依然没有寻找到我所需要的桌子。迫不得已我只好向一个导购员询问。她正在和一个同事闲聊,正起劲时被我突然的打断,很是不快,冷冷向我指了个方向。我顺着她所指的方向看了看,一排排货架挡住了我的视线,不见她所指的桌子在哪。我想叫她领我去,但她已经侧过身继续和她的朋友聊着,我没敢再打扰,顺着她指的方向寻去。好不容易才在一个角落里找到几张折叠式的桌子。旁边放着一些凳子,有高有矮,颜色各异。我翻弄着几张桌子,不知要哪张好。这时一个导购员走到我的身边,亲切地问我需不需要帮助。我向她说明我需要一张桌子,她便用一口不是十分标准、但很流利的普通话向我介绍摆放着的桌子。我不认为我能在这个城市永远待下去,因此没有必要买她极力向我推荐的一款比较昂贵的桌子,只买了一张最便宜的但实用的桌子。

选好桌子,我又在超市里买了些泡面、饼干之类的食品,以备我早餐和熬夜之用。

回到宿舍,我迫不及待把电脑安置在桌上,连接上网线。我把桌子摆放在我的床头,以方便我坐在床上就可以上网什么的。要是累的话,向后一躺便可以舒服地睡上一觉。我现在十分兴奋,虽然逛了一天,还是没有困意。新添的桌子给我的房间弥补了它原本的不足,房间看起来也像个家了。悄悄地上了QQ,我设置的是隐身登录,这是长久养成的习惯,以至于现在若是明着身子登录QQ反而有很多不自然。像是被人脱了衣服,站着众目睽睽之下,无法面对。

我没有目的地在QQ分组里寻找了半天。一些老同学的头像始终闪亮着,但我不知可以找谁说话,一一寻视了个遍,找不到一个想聊天的人,也没有什么话题与他们拉扯。我只好藏着身子暗中看着他们,也许哪天我会找到一个有趣的话题与他们聊聊,这只有到时候再说吧。我移动鼠标向下拉动,一一看着好友们的昵称与个性签名。我的QQ好友很多,但大多不认识,只是上学时无聊胡乱加的,许多只是当时吹嘘地聊上那么几句,便没有再打过招呼。当然这样的QQ好友都是女的,我不是同性恋,一个男人谁会添加一个陌生的和自己同样无聊的男人呢?我还记得那些Q友中也有好些美女,至少我从他们空间里敢拿出来的照片来看是这样的。虽然大多是艺术照,但我想她自己敢亮出照片,那说明她对自己还是有自信的。凭着记忆,我进了几个感觉不错的Q友的空间。为了不浪费时间,我直奔主题去她们的相册,独自悄悄滴欣赏一下这些艺术化的美女们。草草的看了一遍之后,从来不会在别人空间留下任何脚印的我,又悄悄关掉一个个窗口。

一个“嘚嘚”声提醒我又有人上线了。我又把鼠标定在老朋友们的头像上。没想到她也上线了,我大学时的恋人。自从我和她从分手后就没有再联系过,不知她现在过得怎样了!以前交往的时候,她告诉过我要考研,还说要到A省,即我家乡所在的省份去读研究生。那时这话听得我心里暖暖的,很是欣慰,认为这就是我一生的女人了。不知道她现在是否考上了研究生,即使考上估计也不会是A省的学校吧!我双击她闪亮着的头像,弹出对话窗口,好像有话对她说。可当我把双手放在键盘上却不知道该敲打些什么字好。犹豫中我的一个手指无意间按在了x字母上,屏幕上出现一连串的x字母。我一个一个慢慢地删了这些字母,还是找不到什么可说的,我只好关了窗口。没有心情再干别的,纵身躺在床上。

现在睡觉还早了点,我侧过身子,掏出手机,翻弄着电话本,看着那些熟悉的名字,陌生的号码,生疏的数字。很可惜没有一个电话号码我能熟记下来,也许我对数字不敏感吧!前女友的爱称和号码还在,那串曾经倒背如流的数字,如今也只记得前三位数字了。而现在打过去,接电话的人恐怕早已不是它以前的主人。这时我突然想起来还没有给家里的老妈他们打电话。老妈在我走时曾告诉我到了,安顿下来之后给他们打个电话过去。这本该是昨天打的,若是老妈责问也只能推脱说昨天太累了。

“喂!”我拨通电话,接电话的是老爸。

“我是小华。”我打的是家里的座机,“我到了。”

“哦,找到工作没有?”

“还没。”

“那你准备怎么办?”

“还不知道。”

我回答,但老爸对这个回答并不满意,在电话那头对我说教着。我像以往和家里打电话一样,只是一味的说“是”“知道了”“嗯”等等。老爸啰嗦完了之后说老妈想和我说几句,我只能说好。

“小华,”老妈在那边叫着我的小名,我应着,“找到房子住没有?”

“找到了。”

“那钱还剩多少?还有钱吗?”

“房东要我交了半年的房租,钱还有一些。”

接下来老妈重复着老爸的话啰嗦了一阵,多是些无关紧要的事。我想挂电话,便说我还要查找关于工作的资料,叫他们早点休息,便挂了电话。可是挂了电话,我躺在床上却不知道干什么去,找工作的事,想起来就头疼,没有什么心思去弄。我拿出手机,看着我刚才的通话时间:十五分三十四秒,记忆里这次和家里通话的时间算是比较长的了。刚才老妈问我吃饭没有,这让我想到该吃晚饭了。我懒懒地爬起来,在刚才从超市买的东西中翻了翻,只有泡面和饼干,还有几袋榨菜和几根火腿。我不想再吃饼干,拿着一盒泡面在锅里煮了,加了些榨菜和一根火腿。回到桌旁狼吞起来,味道还不错。

填饱肚子之后,我拿出一支烟点着,吸了一口,感觉舒服很多。QQ上前女友的头像还亮着。突然我感到闷得慌,又掏出烟来抽着。不知什么原因,今天看见她在线,一种莫名的失落的心情始终笼罩着我。仿佛我一直在被人遗忘,就像一张失去生命的枯叶,被风吹落,掉进深渊,一直下沉,却始终到不了底。她的QQ头像很美丽,第一眼看上去一定会被她那双黑眼珠里投射出来的无辜般的眼神所迷惑,不得不让人浮想翩翩。那长长的乌黑亮发应该还留有柠檬的味道,她喜欢用有很浓香味的洗发水,闻一闻都是那样的销魂。看见她真想在她额头上狠狠地咬一口。大学恋爱时和她在一起做爱的时候,她那双无辜又充满诱惑的眼神,娇喘微微的呻吟声,现在想想还让我兴奋不已。然而现在,一切都只能是想想而已。我又点开她的窗口,是不是应该问问她的现状?应该过得很不错吧!心中这样回答着自己,以她的姿色那样的条件完全可以找一个比我更优秀的男人。那个男人一定很爱她,他们会像我一样租个小屋,但肯定比我的要好。两个人或许在一家公司上班,当然不排除两人都是学生。每晚都会在爱的小屋里痛痛快快地做爱,然后相拥而睡。不管怎么说她过得一定比我好,至少晚上有个可以抱着睡的人。我看了看她的个性签名,“幸福的小米猪!!!”她的确是个让人抱着就不想放下的小米猪。我看着,心情沮丧极了,还是别问的好。我关了与她对话的窗口,只是进她的空间逛了逛。相册里多了几张她的新照片,还是那么美丽,还多了几分妖娆与妩媚,使她更加迷人了。留言板上也多了许多陌生人的脚印,我没有什么心情仔细看下去,什么也没有留下,匆匆地关了窗口。

此时,外面应该夜深人静了吧!楼道里传来一个高跟鞋的声音。我看了看时间,十一点了,会是谁呢?是不是早上碰见的那里女人,那个女人是做什么的,怎么这么晚才回来?我一阵胡思乱想。不久高跟鞋也消失了,一切都还是老样子,安安静静的什么也没有变化。

心里难受闷得慌,像有什么东西压着,我得寻点什么事来做,不然我会憋疯的。我点开CF的窗口,输入几个好久没有触摸的数字,带着AK47随便进了个房间,把自己扔在起伏不断的枪炮声中。随着一个个爆头的声音,我感到只有在这里自己才有存在的价值,可以蔑视一切,唯我独尊!

 

 

我不知道昨天玩到几点才睡觉。今天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十二点了,肚子咕咕地叫了一阵,看来不起不行。我漫不经心地洗漱之后,烧水煮了一盒方便面,就着昨晚吃剩的榨菜吃了。我不知道今天我该做什么去才好。工作的事一点头绪也没有,我也不知道自己可以干什么,有什么工作适合我这样的人干?对于大学四年里学了些什么,我很难回忆起来。我是学文的,教授们说的那些字我都认识,我很怀疑我用十多年的时间和老爸老妈用几大捆的钱换来的一个蓝皮证书能不能换来一个可以让我吃饱饭的工作?我感到一阵愧疚,可我又有什么办法?

我坐到电脑旁,无奈地查找着本市的各种招聘信息。招聘的公司不少,不过多是技术性的实用性的岗位,不然则是需要有几年工作经验的员工。沮丧之余我倒是认为这是情理之中的。因为如果我是老板,我也不想要像自己这样只有一套空理论知识而没有半点实际能力的人。很怀疑自己对这个社会有没有作用,除了玩点游戏自己真的是什么也不会,可能唯一的贡献便是对网络游戏的支持吧!

经过一两个小时的查找,我终于有点收获,找到几家要求比较低的用人单位,当然工资也是可以想象的好不到哪里去。我记下几家单位的地址,拿着早就准备好的个人资料应聘去。对此我不敢抱有多大希望,只是怀着试试的心态,也好在老妈面前说自己正在努力,而没有说谎的内疚感。当然假如碰巧被哪家公司录取那是再好不过。每个人都想成为幸运儿,我也不例外,希望自己就是那个。

我抄下的用人单位还没有全部走遍,就已经到了下班的时间。我对这几家应聘的单位并不满意,除了工资少之外,离我住的地方也挺远,但不管怎样,目前是先找到工作再说。不知道他们对我怎样?我只有慢慢等着回应。

回到宿舍的时候在楼道里我又碰见了昨天的那位女子。这次是我先对她微微一笑,轻轻地点了点头,然而她并没有做出什么我所期待和不期待的反应。好像把昨天对我那别有韵味的一笑已经忘得干干净净。她这样毫无反应、一脸冷酷的样子让我很尴尬。我只得装作一脸无所谓的样子从她身边溜过去。在门边掏钥匙时,我偷偷地朝她的背影望了望,很标致的身材,浑圆的屁股在高跟鞋的塑造下更加凸翘,黑丝袜的秀腿也迷人万分。走起路来扭着她的小蛮腰,翘屁股也扭得诱人,简直是给男人创造犯罪的动力。

都这么晚了,她这是去哪儿呢?她消失在走道之后,我想着。大概是和男友约会去了吧!想到这,我心里竟有些不爽,有点醋味。好妞都给猪糟蹋了,心里很是愤然不平。脸上也有些发烫,我不认为这是我喜欢她的原因,而是刚才我热屁股贴冷板凳,若得自己一脸尴尬的原因。不过,她的确是个迷人的尤物,脑海中浮出她性感的屁股,我下身勃了起来。我打开电脑,想着刚才的美人,点开自己收藏的几部黄片。不大一会,那东西便在牛仔裤里憋得难受不已。免不了到厕所去自己解决一番。

我得寻个女人,在厕所时我产生这样的想法。

自行解决问题之后,我对电脑里赤裸裸的肉体没有兴趣了。那些千篇一律的动作,既老套又无聊,除了刺激人的下体,憋得让人难受之外没一点意思。还是大学时同宿舍的一个哥们儿对看A片的评价说得好:看A片是视觉上的享受,肉体上的难受。

我关掉还在做爱的播放器窗口,登上QQ,再查看各种交友网,决定在网上物色几个聊得来的美女。我外部条件还不错,虽然只是一副皮囊,但这幅精致的面具无疑会使站在我身边的美女更加有面子,足以满足她们的虚荣心。当然像我这种金玉其外,没有多大能力的男人对女人来说只适合做男朋友,做不了她的男人,这点前女友已经很清楚地告诉我了。不过我无所谓了,再说我也不想结婚,只要有人陪我玩玩就可以。我要的是一个女人,陪我聊天什么的,要是能陪我一起游戏的就更好了,当然我还得需要一个女人帮我泄欲。

我先在QQ上加了几个美女,至少在她们的空间里我看见的是这样。凭借多年在虚拟世界里闯荡积累的丰富经验,我很快与一个女人勾搭上。而另外几个比较小心,不怎么爽快,不过还是很有发展前途的。她约我明天在X餐厅见面,这样快的速度我也没有料到。我很兴奋,想对方也是个和我一样的寂寞的人。我得寸进尺的问她为什么不在今天晚上,择日不如撞日。我把这个想法发过去,她回话说我不是个好人,但没有拒绝。我看到有希望,继续进行攻势,有增无减。这时另外几个还在与我闲聊着,但因为今天有一个成功了,我也不想在她们身上浪费时间,便找借口说自己有事,改天与她们联系。

紧接着我与那个有戏的女人视频了一会。她夸我长得很帅,我也礼貌性的夸她漂亮。对方的确不错,虽然不像我想象中的那样,但也称得上是个美女。我问她愿不愿意把约会提前到今天?她的回答出乎我的意料:“你是不是很饥渴啊?”她在那头嬉笑着,弄得我反而不好意思。“不过像你这么帅的人,有哪个女人舍得拒绝呢!”

得到肯定的回答,我又对着镜子打点着头发,也就这副空架子对别人还有点用了。我想到昨天无意中买的那盒避孕套,找出来拿了两个,没想到这么快就派上用场了。

我到X餐厅时,已经是晚上十点,但餐厅里乃有不少人。我想这是一家二十四小时营业的餐厅吧!我走进去环视了一下,发现有个女人单独坐在一个靠窗的桌旁,仔细确认就是她之后,我走了过去。她比视频中要漂亮一些,估计是又打扮过的吧!大家相互打了个招呼,算是认识了。

“你和别的女人约会时都是让别人等你的?”我坐定之后,她这样莫名其妙地说。

“嗯?不是!我的房子离这里比较远。”我理解了她的意思后,解释说。

“不过像你这么帅的男人,让女人多等会也没有多大关系。”

“不是啊!你是在开我玩笑吧!你喝点什么吧?”她这样弄得我有点紧张。

“来杯红酒。”她一只手托着下颚,用半闭着的眼睛看着我,也许是在欣赏我吧!

我向服务员要了两杯红酒。她看了我一会之后又说:“说真的,等你的人即使有气,见了你之后也会消的。”

“你也很漂亮。”我喝了一口红酒对她说。我不想她老是在我迟到和这张脸的问题上纠缠,便转移话题谈其他的。但大多还是她说我听,似乎我已经习惯了做一个聆听者,习惯被动。我不知道我们在餐厅聊了多久,只是在结账时,我知道酒喝了不少。

我们出了餐厅,一股夜风袭来,使我红烫的脸凉爽很多。接下来我们顺其自然的找了一家旅馆住了进去。她进了有洗浴的厕所冲着澡。流水声滴滴流进我的耳内,让我联想非非。这时她在厕所里对我说要不要进来一起洗,这让我有些惊讶,兴奋地爽快答应了。我胡乱地脱了衣服。进去时她正在用水冲洗着自己光滑而富有弹性的乳房。看我光着身子进来,把眼睛停留在我勃起的阴茎上,笑了笑说我的好大,“不过还是能进去的。”我赞美她的身材很好,特别是她的腿,细长而匀称。她把水递给我让我洗洗。我没有心思洗澡,虽然几天没有洗了。我随便把身子弄湿一遍,然后向她抱去,却被她推开了,说:“出去到床上再做。”上了床,她先把我的那里玩弄一番。不得不说她嘴上功夫很厉害。然后我抱着她,手在她光滑的皮肤上抚摸着,她很配合我,扭动着身躯,一会就发出了呻吟声。当我进入她已经湿滑的身体时,她不自觉地抖了一下,双腿紧紧夹住我的腰。为了延长时间,我停停进进,努力地做着。这一夜我们做了好几次,到大家都精疲力竭,才沉沉地睡去。

第二天她起得比我早,我问她为什么不多睡一会,要不要再来一次。她说没兴趣了。我有点失望,因为和她做爱感觉很不错,她床上的功夫很好,我仍旧回味着昨晚的美妙时刻。她穿好衣服,洗漱打扮好之后,我问她下次什么时候再见面。但她却说没有必要,一次就可以了。

“再见,帅哥!”她打开门走了出去,只留下这句话。我很是失望,像失去了什么。我又在床上躺了一会。晚上我看见她的QQ在线,打开窗口向她打招呼,但没有得到任何回应。我有些失望,不过很快就不记在心上了,和另外几个美女又是一阵闲聊。

 

 

今天我照着抄下来的地址,把没有来得及去的几家用人单位又查了查,觉得还是有必要去试一试。这几家单位离我住宿的地方更远,花了我很多的时间与精力。虽然我并没有什么事可做,但这样的大热天顶着个太阳在市里挤公交车,实在是件又累又烦的苦差事。要是可以我很愿意整天呆在宿舍。

在应聘回来的路上,经过一家小川菜馆时,里面飘出来的麻辣香味顿时引起了我的食欲。自从到了这个城市,我还没有能好好地吃过一次饭。我在川菜馆外面徘徊一阵,因为里面的人很多,我讨厌在公共场合当着众人的面吃饭。里面的电扇呼呼地转着,把饭店里的菜香味与汗臭味搅合后一块吹出来。接着胃里一阵咕噜地叫,直接把我推了进去。饭店很普通,没有什么特色,唯一有特色的估计是外面立着的那块写有“正宗成都特色川菜”的牌子吧!饭店里人很多,服务员显然不够用,一个个满脸汗水地忙个不停。我选了一个角落里的小桌子,很久没有人来招待我。我坐在角落里独自喝着热茶,很体谅服务员们的辛苦,不去催促他们。也许是人走了一部分也许是我良好的外貌起了作用,我喝完一壶茶之后,一个女服务员走到我身边亲切地问我吃点什么,我抬头看了看她,可爱的脸蛋上点着几颗小痘痘。我把在喝茶时选好的菜名告诉了她。

“要不要喝点啤酒什么的?”她记下后习惯性地问着我。

“嗯,有冰的吗?”

“有!要什么的?”

“都有什么?”

她向我说了一大串啤酒名,有些是当地的,我没有听说过,“那随便来一瓶吧!”

“随便?”

“随便来一瓶就行了,只要是冰的就可以。”

“那青啤怎么样?”

“随便。”

我又等了一会,身上开始出汗。从风扇里出来的似乎不愿意光顾我所在的这个角落。我想换个座位,但又觉得麻烦,最后还是算了。吃饭时我更热了,脸上的汗珠有规律地向下落着。我要了第二瓶啤酒,虽然啤酒不是很正宗,但够凉,喝下去冰爽舒服。走出饭店我背后已经湿了一片。大路上也不好受,阳光毒辣辣地烤着人们的意志。我只想找个有树荫的地方好好躺一会儿。我步行瞎逛了一会儿,发现一个小公园,我想应该可以在里面找到一个阴凉的地方休息,便走了进去。这个公园不要门票,当然里面的风景什么的自然也不如海滨公园那么漂亮幽静美丽。公园不大,有些老人在几张石桌旁下着象棋,玩扑克牌什么的。我围着几个下象棋的老头看了一会儿。他们走得很慢,跟他们的步子一样,看得我很困,不多会就觉得无聊,离开向另一边走去。在一株榕树下我找到一把木制的长椅,油漆开始脱落,但还是十分光滑干净。榕树很大,遮下来大片的树荫。我借着三分酒意,躺在长椅上,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

一阵唧唧喳喳的鸟叫声把我吵醒,我看了看时间,已经六点过了。一对老夫妇从我面前的小石子路悠闲地走了过去。他们则过头看了看我,奇怪地对我笑了笑。我想他们是好奇,怎么会有一个青年小伙睡眼朦胧地盯着他们。在夕阳里,他们的笑让我看得晕晃晃的。我眨了眨眼睛,使劲地摇着头,伸了伸懒腰,这才感觉舒服很多。公园里断断续续地出现一些人在散步。时间不早了,我该回去了。

宿舍里又闷又热,使人一进来就不得不打开吊扇,好让房间里的空气流动一下。说实话,看着天花板上吱呀吱呀转动着的吊扇,我真担心它什么时候自己掉下来,或许在我睡着之后,突然掉下来,一下把我的头从脖子处割下来,或者齐腰割断。就像用转动着的电锯,把一棵树木从中切割成两段,也许会像切冷冻之后的猪油一样简单迅速。可能是我太杞人忧天了,但听着那吱呀吱呀的声响,看着那飞速旋转着的扇叶,让我心里总觉得不踏实。

我翻了个身,吱呀吱呀的声音充斥在整个房间,人心烦意乱。我打开电脑,把音乐声开到最大,以掩盖风扇发出的单调而讨厌的声音。

这时我突然想起来昨天聊天的几个美女。于是我登上QQ,她们果然都在线。我向一个美女发去一句问候语,然后复制下来发给了另外几个。她们很快就回复了。我一边与她们闲聊,一边进她们的空间看着照片,对比着看看哪个最漂亮。几天的铺垫后我觉得可以向她们要求视频了。我先向最美的一个发去视频要求,她犹豫了一会,还是答应了。果然很漂亮,是我喜欢的类型,我有些心动。镜头里的她大眼、长发、嘴有点小。我毫不犹豫地脱口说,“你真漂亮!”她嘻嘻地笑了一下说了声“谢谢”,声音轻柔。我说:“你比我想象的要美!”当然这有点假,我想象中的美女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样的。她又笑了笑说:“你也不错!”

这时几个窗口都同时发来信息,我有点忙不过来,只得又找个借口推脱说下次再聊。

她突然问我相不相信永恒的爱情。这是个棘手的问题,一时我不知道她问这个的意思。我想了想说:“永恒的爱情不会出现在现实中,有也只会是在人们对它的期盼中。正是因为有这种美丽的期盼,所有才有了那么多感人的充满了悲欢离合的爱情故事。所以永恒的爱情可以想一下,但要遇见就难了。”我不知道她对我的回答是否满意,但我很满意。我原本想简单地回答说不知道的,但我还是想和她有进一步的发展,不能这样草率地回答。想想我也能说出这样的话来,不禁笑了笑。她没有对我的回答进行评价,而是又问我怎样对待网络这个虚拟的世界。说实话她所问的问题很是让我摸不着头,虽然自己也算是个在虚拟世界里闯荡多年的高手,却被她弄得很是狼狈。我小心地回答说:“这个因人而异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见解。对于网络世界,并不是什么都是虚拟的,至少人不是虚拟的。”她点了点头说:“也是!自己用什么心态去对待这个网络,它便用什么态度来对待你。”

看得出来,她对我的回答挺满意。我们又聊了一会儿,我带着一丝喜悦睡得很香。接连几天我与她聊得越来越火。我相信她对我也有好感。我向她要了电话号码,问她的真名叫什么,她都爽快地告诉了我。我接着进一步约她出来吃饭,一切都很顺利。我想我可以在这个城市待下去了。只要心有所归,那么便可以让一个人长期留下来。

我对这个城市不熟,地点就由她选在B咖啡厅。

“它在哪儿?怎么去?”我并不知道她所说的那个咖啡厅在哪。

“就在我家楼下那条街,很好找的。”她在电话那头说。对我连B咖啡厅在哪都不知道,很是惊讶!

“我刚到这个城市不久,不大熟悉这的环境,再说B咖啡厅也有许多家,我不知道你说的那家在哪里?”

“哦,它就在X路中段。”

我对她的回答并不满意,也不想再追问她坐几路车可以到,以免显得我问的问题在她看来太白痴。我问她平时是不是很少出门?果然不出我所料,她说:“她平时除了上班,很少逛街的。”她接着告诉我说她自己喜欢上网,电脑几乎成了她的男朋友,衣服、鞋什么的全都是网购。这点倒是与我有几分相似,但我上网不是喜欢,而是闲得无聊,上网只是为了找点事做以打发我无聊的时间。

晚上,我一路极不情愿地向几位路人打听X路怎么走之后,经过几十分钟的路程我终于找到了B咖啡厅。咖啡厅一般晚上比白天的生意要好,这里也不列外。我们约定在八点,但以免出现上次那种情况,我提前一个多小时就出门了。到B咖啡厅时,离约定的时间还早。走进咖啡厅我习惯性地选择一个靠落地窗的地方坐下,一位男服务员走来问我要点什么。

“稍等一会,我约了人。”

我独自坐了一会儿,很想吸烟。可我刚点上,就被刚才的那位服务员给制止了。他指着标有“禁止吸烟”的图标说,“先生,这里禁止吸烟。如果你要吸烟可以到吸烟室去。”他朝另一边指了指对我说。我觉得为了吸一支烟而跑到那边去不免太麻烦。而且被他这么一打扰,我也没了兴趣。于是我说算了,把烟直接灭掉。

不多会,她也来了。我先看见她,因为我无事可做,眼睛就一直盯着门口看着进进出出的男男女女。看着他们的表情,他们不断翻动着的嘴唇,可惜我不懂得唇语,看不出什么秘密来。我站起身来,向四处张望的她招了招手,但她没有看见,掏出手机给我打了个电话。我没有接,直接朝她走去,她反而吓了一跳。接着又笑了笑,嘴角微微上翘,十分迷人。

我们坐下来之后,她说我是她现实生活中见过最帅的一个男生。

“是你很少出门的原因吧!”对于别人夸我的外貌我已经感觉不到什么高兴、开心的了,都是千篇一律的乏味。

“嗯,也许!网上比你帅的有的是。”我没有说什么,只是笑了笑,向服务员先要了两杯咖啡,接着我们随便吃了点东西。

我们接下来聊了许多,但我大都不感兴趣。她只是一味地讲关于电脑、网络、网购、网上征婚交友之类的问题。她自问自答,我只能一味地点头说个简单的“是”字。我实在没有兴趣再讨论这些无聊的事,便提议去看电影。

“可是现在时间不早了,我得回家去,老妈还在等我呢!”她推辞说。

“不去?那个不是还早吗?嗯……就这么……算了吗?”我摸着口袋里准备好的避孕套,没有想到会是这样一个结果。

“不去了,下次吧!”

我本来想说要不要再喝点什么,但想想与她也没有什么可以聊的,便算了。

我们出了咖啡厅,不多会她就到家了。与我道了别之后,走进一栋楼房,不见了,只丢下我一个人。我居然没有感到什么惋惜,只是有些失落,觉得还有什么事没做,和预想的不一样。我不想早早的就这么回去睡觉,便在灯光绚丽的大街上闲逛着。我在一个小卖部买了几罐啤酒,边走边喝。酒喝多了,感叹也就有了。我觉得自己对于这个城市来说是多余的,而这样的人却是那么的多。那个没能和她睡觉的女人,现在一想到她的谈话就觉得搞笑。她什么都不懂,只是与我一样徒有一张美丽的外表罢了。此时才明白刚才为什么自己那么迫不及待的想结束谈话,她不是我想要的,不是理想中的伴侣,我讨厌只有空虚的外表。至于想和她上床的事,也不过是按着常理照章办事。何况她是一个美女,对于任何一个男人来说都能产生这方面的欲望。现在想来与她上不上床都无所谓了,和谁都一样。几罐啤酒下肚,我已经把刚才的事情忘了。

街上没有什么引人注目的,除了车辆行人来来往往的变换着,只让人感到枯燥与无聊。一排梧桐树枝叶挡住了许多灯光,使路显得有些幽暗。我喝完最后一口啤酒后把啤酒罐随便向地上扔去,立刻发出“叮叮匡匡”的撞击声。易拉罐又丝丝地滚了一段路程在路边停下来。我双手插在裤兜里,无意间触摸到那没有地方可以用的避孕套,油滑的包装袋,在手尖里滑过。它像是在嘲笑我,的确,它有那个资格,它比我有用多了。

“嗨,帅哥,进来玩玩吧!”

几个妩媚妖娆的声音传入我的耳朵。我抬起沉沉甸甸的头,原来是几个妓女模样的女人站在一家发廊门前叫着。我仔细瞥了瞥,其中有一个身材还不错。他们看见我停下脚步,盯着她们看,其中那个身材不错的女人便带着她的自信走了来。双手搭在我的肩上,把丰满的乳房紧紧贴在我的胸前。

“玩玩吗?”

我的指尖又摸到口袋里的避孕套,没有回答她。

“走吧!”她双手挂在我的肩上。

我手指触摸着避孕套,圆圆的、滑滑的,它在暗示我吗?和女人上床是它的价值所在,不管与谁上床,它需要我去实现它的价值。这个想法在我脑海里越来越明显。我必须把那个避孕套用了,就算是为了它。

我正眼瞧了瞧她,一双因妩媚而饥渴的眼睛变得十分贪婪。她双手挂在我脖子上,好像我已经是她口中的猎物。我想她很需要我,应该满足她。我一只手搂着她的腰,朝打开着的门走了去。

 

【责任编辑:王永春】

已经有 7 条评论
最新评论

唐朝白馬 : 2014-8-8 13:22:15

感谢编辑老师的厚爱。推荐拙作,祝贵州文学越来越好

一叶 : 2014-7-28 21:02:14

网刊的质量有目共睹,感谢编辑先生付出了许多心血,换来了读者的精神食粮。

此心不换 : 2014-7-13 11:58:50

希望网刊一期比一期办的好~

巴陵笑笑生 : 2014-7-13 11:11:51

谢谢编辑老师抬爱!

丁瑜章 : 2014-7-12 14:08:47

祝贺!精神的家园!

炉中煤 : 2014-7-10 9:43:18

时下,国内几乎各个省区市都建有作家网站,而官方网站居多。众多的文学网站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只是把作者的文章打捆发上去。后面的总是要覆盖了前面的,久之,唯作者本人才知道在该网站发表了作品。门槛低,随意性强,无优劣之分,一些好的作品很快就湮没了。以至于让人对“网站发表的文章是否算是发表”产生疑问。《贵州作家网》虽属民办网站,但编辑们着力于网站的投入与建设,让网站充满新意和朝气。每月的网刊,均从千篇文章中遴选作品总是让人耳目一新;《珍藏版》大气磅礴(我认为不逊色于一些国内大刊),《贵州文学》季刊让文友们充满期待。本着“不厚名家、不薄新人”的原则选稿,让文友们从中体会到编辑们对文学事业的执着、热情和韧劲,贵州作家网很棒!它不愧是广大文友的精神乐园!

贵州老毕 : 2014-7-10 8:11:30

我们共有的童话!

版权所有:贵州作家网 国家工业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黔ICP备15007914号

站长QQ519680416 电话15985051823 维权顾问:李向玉律师(贵州洲联合律师事务所副主任,电话:13628552882

网站投稿邮箱:guizhouzuojia@126.com 杂志投稿邮箱:guizhouzuojia@126.com  QQ1群:598539260 QQ2群:84587631

您是本网站第 25615229 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