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贵州作家网:www.gzzjw.cn
分站: 贵阳   遵义   六盘水   铜仁   毕节   安顺   黔东南   黔南   黔西南   贵安新区   
贵州作家网: >>  >> 正文

《贵州文学》(网刊·月刊)第10期
信息来源:本站发布    作者:    阅读次数:52298    发布时间:2014-07-10

 

□散文天地


 春山祭

  ◎刘发祥


  大约是在一九八六年的初夏,因为文学刊物《艺径》(后更名《云雾山》)复刊的事,我时常与黄正忠先生在一起商讨许多具体事宜。

  有一天他递给我一张信笺,上面密密麻麻记下的是一面碑的碑文,碑文记录了一个叫李春山的地方名仕的传奇伏虎过程。不过那时我还仅仅是一个提笔练习写作的文学爱好者,故而一切都还停留在新鲜好奇的初始阶段,就没有很好地去作一番研究,也是缘未到,所以二十多年一直没能去到老熊冲看一看伏虎寺的真面目。

  时隔二十八年,在这个生态告急野生熊虎几乎已经绝迹的年月里,我终于要去实地看一看当年老百姓极其崇敬的伏虎寺了,去细细的吟听那古老的乡音,去感悟李春山胸怀大志的思想。

  五月的南国大地已是一片绿色的世界,乡间的田野已然是一幅幅动态的画面,油菜田充满着一种厚重、成熟的色调,抢早市弄秧地的则把自家的那一块块田修饰成了明镜般的艺术品。村寨人家户房前屋后的花椒树、桑树、桂花树、桃树、李子树上,一群群小鸟叽叽喳喳地追逐嬉戏。

  这是一个让人心情舒畅又容易产生遐想的季节。很有心挖掘地方民族文化的几位乡政府领导邀约我一同前往老熊冲伏虎寺探秘,于是便在同事老杨的向导下从绿树掩映的布依山寨卜明出发,行走在据说是有数百年历史的古驿道上。

  我们脚下的这条古驿道,用的是一块块不是很规整的山石实实在在地镶嵌,没有一点水分。所以一百多年的人来人往马蹄声声刀光剑影,都没有使其消失,反而将之打磨得圆润光滑明净无比,似如一条光彩夺目的玉带蜿蜒盘旋在崇山峻岭之间,历经沧桑岁月;又好像是生生不息的生命之火,延续着历史与自然的前行发展。更像是一件尚未出土的古董,专家还没有议价,一些人便在观望,一些人却开始用手去触摸了。

  通往老熊冲的古驿道断断续续的倒还不算难走,阻力大的是因常年无人到这里来种庄稼、砍柴而丛林密布,笆芒草都有两米多高,树叶荒草堆积在路上已是厚厚的一层,一脚踩下去,犹如踩在棉花上一般。我们一路走得小心翼翼,仿佛害怕掉入陷阱。

  这些反而增加了我们的兴致,老杨与我的红光老庚永权索性扯开嗓子唱起了布依山歌。歌声在山谷里回荡,不时飞起一两只燕雀、飞鹰,插入云霄。

虽是情绪高涨,当达到伏虎寺的时候,人人都已汗流浃背。顾不上休息,大家争相近距离地观赏这颗人们传说中的碑铭。永权摄像,老杨抑扬顿挫地细读碑文,其余人则用手中的单反相机、数码机、手机全方位的拍摄。

经过一番努力,终于将碑文一字不漏的抄了下来:  

盖闻诚可以格天,亦可以动物。然非有所微不足以见其诚,非有所验亦不足以显其诚,李君春山固诚于乐善者也。戊子冬至后,有周培元上黔滇,冯植庵下闽广。二人道经老熊冲,时值群虎聚会,猖獗非常,张牙相逼,冯周惶恐,时有履尾之险,几遭咥人之凶,周涕抢地,冯泣呼天,正在生死难卜,幸而李君继至,乃从容向前,手指群虎化导曰:“此路茅塞已久,我始开之,尔等又欲闭之也。虽尔等奉天行事,亦止除暴去奸,何得盘踞要道,一遇行人,其视耽耽,其欲逐逐,岂不失天地好生德耶?”李君言此,而群虎低头静听,似有受命之意。已而将走,李君又嘱之曰:“请速远去,匿迹韬声,各行其是,莫来此地,让吾成功。”言毕,杳不见其形矣。嗟嗟,不假弓矢之力,不须刀斧之威,只正言数语,而群虎远逃。此非李君诚于乐善,安能若是乎?昔宋君为证,而虎远渡,今足以方其美而追其蹉矣。夫人皆畏虎,而李君偏能伏之,此不诚異事哉。吾愿人人效李君之诚于乐善焉可也。时余馆匀阳便道小憩,见冯周喜笑而来,深谢救命之恩,详言伏虎之力,且往来商贾,远逅;官绅共建伏虎寺,以免虎之再来。余闻之详,因而与宋君书田共乐为之叙,叙毕不仅欣喜而作歌曰:

“昔号老熊冲,今名伏虎寺;行人得往来,皆属李君赐。”  

  供奉春山的伏虎寺庙宇已经荡然无存,仅有一个残败的地基在那里呻吟,诉说一些道德的沉沦、无奈。石碑默默地沉寂于这荒无人烟的大山之中,虽然已经历了一百二十余年的风霜雨雪,如同一棵树增加年轮一样,沧桑的岁月一点一滴的加深它的厚重度,谜底更深了。除此之外,碑面完好如初,字迹尚还清晰,可以让我们领略到那精湛的书法技艺。

  这俨然是一个废墟。残存下来的黝黑的庙宇基石被岁月无情地淹没在遮天蔽日的丛林下,一层层荒芜生气的野草堆里,只有飞来飞去的山鸟、串来串去野兽时常来为之解解悶。这些生灵们不时会瞅一瞅这早已被人们遗忘的建筑物,不解地想,这究竟是为什么。

  当地方民族史文化得以复苏后,废墟在一些史学者、文人墨客的眼里开始成了一种沧桑美,一种激励人们奋斗的不朽精神,一笔取之不尽的宝贵财富。正是这样,尽管李春山没有历史上轰轰烈烈的大业绩,我们依然可以在他身上窥视出我们民族步履的艰辛。他俨然是我们方圆数百里人人敬重的今天依然需要涌现的民族英雄。

  看完碑,正当大家休息时,显林乡长跨过一条小溪流攀上一面石墙,石墙后的一小块平地上立着一块碑,看模样时间已是久远,不知经历了多少年多少代的岁月沧桑。好在字迹尚还清晰,乡长说这原本是一座桥,名“一品桥”,建于一八八八年,一九三0年农历五月因山洪暴发而冲毁。碑之右列书“一品桥成于光绪戊子年是”,正中则文曰“圣旨旌表节孝周庭氏、宋庭氏、曹庭氏贞孝雷玉贞”,左列书“四位同助李芳森(春山)拜题书立”。

  又在沟壑纵横的山野里前行了三华里,来到一条沙石铺就的乡村公路上,顺沿着公路流淌着一条宽大的河流。河流隐藏着一个个让世人琢磨不透的谜,有时候,它像一个还未出阁的大家闺秀,温柔、腼腆,让人看着就很舒心;有时候,它就像一匹脱缰的野马,让人难以驯服;有时候,它就是潘多拉魔盒,给乡人以灾难。要不然,人们怎么会叫它“了迷河”呢?同时,人们又极为向往甜美的生活,故而给其再取了一个好听的名字—“甜茶河”。

  以人为本又崇敬大自然的李春山,他不是神灵,一夜之间就能把一座桥一条路建起来,也没有像现在这样可以申请项目或是向银行贷款来治理河流,他驯服“野马”服务乡邻的办法就是集中可能集中的力量来修桥。了迷河顺天桥两旁的十来块碑记,大致把李春山以及他集约的热心人士的大业作了一个总结,每一块碑的碑记都有一个主题:“欲广福田”、“官绅功德”、“千秋不朽”、“顺天桥“、“万古长存”、“节孝善果”、“须冯心地”、“行道有福”、“为善最乐”、“作德日休”。

  这些主题的中心又不外乎“从善”、“修德”。顺天桥的碑记分为两个部分,署名“春山李芳森”的碑文曰:“以半身驽钝之材,为千古完全之事,稍谙世故,讵不惮其难哉”“森因是思之且熟思之”“外幸各郡名功鼎力襄赞,内幸森之表兄刘在山总理各务,森之胞弟李芳荣照料一切,森亲张一堂,协办各项,森友陈奇湘代买米粮,曾有荣出力搬运,许德超下苦辛勤。自光绪丙戌年兴工,庚寅岁落成,凡五历寒暑,费四千余金,兼前修飞云桥、贞女桥,连后造荣升桥、一品桥,共成九拱……”

  李春山天生热血心肠,故乐善好施,深为众亲褒扬。早时他往来于平伐与窑上的山峦沟壑之间,深感路途艰难,特别是了迷河没有桥,若遇春涨,人皆临流而返,失足毙命者甚多。他本是性情中人,见此情形,便于了迷河畔结茅为庐,驾舟渡人。人手不够时,就邀约好友刘在山、张一堂等人来帮忙。这样一渡就是好几年。在渡舟的同时,他也在想:舟与船无不飘飘荡荡,凡过客逢涨大水必得长坐候望,须等水消了才能渡过对岸,如此还是需要造座石桥才能长久。于是,在征求了母亲的意见后纳入议事日程,设席恭请众绅首人,订下缘簿捐挂,请工匠择吉兴工。

  有文曰“桥已功圆,路已成就,择于庚寅年九月十五日踩桥,遂禀请县主与文武各官和远近绅耄人等至期到来,各处绅商士民,云集数千人等来观踩桥,各官见三十余里之路开修补砌已成坦荡之岖,十分赞叹,及至了迷,见得桥高数丈,一连五拱,外有一路小桥四五座,修得十分整齐,县主李公肇峰上桥先踩,各官绅民随后,好不闹热……”听当地百姓讲,传说还有一个小插曲。其实,桥修好后第一个过桥的是一个衣衫褴褛似乞丐的人,他从桥上的西南面往东北面走,刚行至两拱桥处,就被修桥人赶了回去,那人就往回平伐的方向走了。还没走几步,人们不经意间突然发现那人不见了踪影。尔后李春山获悉此情,他按佛教行善的观点认为,那踩桥人不是乞丐而是神仙。神仙踩了桥,桥就牢固不朽,不踩就糟了。所以,他以懊悔的心情书写了“难得糊涂”四个字。这四个字刻在东北面的七块石碑的反面正中。

  四十年后,被洪水冲垮的那三拱桥恰巧是那“神仙”没有踩过的,“神仙”踩过的那两拱桥至今尚存。

  李春山祖籍福山,虽历经磨难依旧不改志向,一辈子从善积德,又殁于福山。碑文仅有“皇清例赠奉直大夫李公春山之墓”“光绪戊戌年季春山谷旦立”“孝侄正中、正贤永祀”寥寥数十字。从简,简得让人心酸。幸而民间将之业绩一代又一代的口口相传,又有文人将其记录在册。遗憾的是,石碑没有春山的生卒年月,没有亲生子嗣,因为已经过去了一个多世纪,这就成了一个难解的谜。

  还有一个谜,便是在了迷河畔的桥头寨边有一处石刻,同样没有题款,没有日期,很突兀,曰:“不做公王与大夫,宁将功名换远图;归来隐卧云深处,免得君王问有无。”含义颇深,适合想象力丰富的人士去细细的琢磨,遐想。

在窑上观音洞也有一处石刻,这是一道“圣旨”,曰:

  天诰命李母杨氏节孝

  义媳王氏孙李正乡殉难未

  聘吊孝张氏清贞内侄女张

  杨氏钟杨氏内侄孙媳任氏

  莲珍姨侄女宋庭氏姨侄孙

  未聘宋雷氏表侄媳雷吴氏

  雷金氏刘莫氏龚何氏表侄

  孙未聘龚刘氏刘王氏亲薛

王氏龙李氏王蒋氏

  谁人敢封一个农家妇人“诰命”?况且还不是一人。这道“圣旨”却只有内容,也没有落款,没有时间,不能不说更是一个谜,同样给人无限遐想。

  李春山的业绩之一飞云桥,山高谷深,四周古木参天,林深幽幽,鸟鸣悦耳,溪流综综,堪称“洞天福地”绝不为过。

  李春山让人仰止,他用热血浇灌的桥与路,记录着他心迹的碑亭、寺庙尽管早已蒙上了一个又一个世纪的尘埃,决然值得我们去顶礼膜拜、观瞻。

  只可惜,他没有子嗣,从墓碑上就可得出来;那么他完成宏愿的那些年月,居住地又在哪呢?他不图功名,自然就没有功名。但他一定是一个学识渊博的先生,一个志向宏大的汉子。他读过的书籍,修桥的图纸,记录绅士们捐钱捐物的账簿没能保存下来,是一个遗憾。人们走遍了云雾大山,依然是一个未知数。迷茫中,我们很难完整地探寻他的人生轨迹。不过,这不影响他在人们心目中的传奇、神圣形象。

  冥冥中,我仿佛看到了迷河畔,或是飞云洞旁,大树下的一间茅屋里,一张小方桌,几棵小木凳,一支大茶壶,几个土碗。李春山和老友刘在山、张一堂、陈奇湘,胞弟李芳荣一起品茗论道,悠悠的茶香向山间飘浮,弥漫……

  呵,这样一个为了梦想而不图功名,毕生倾其所有成就公益事业的好男儿,如是当今社会不上上电视感动感动中国才怪呢!


【责任编辑:庞锋】

已经有 7 条评论
最新评论

唐朝白馬 : 2014-8-8 13:22:15

感谢编辑老师的厚爱。推荐拙作,祝贵州文学越来越好

一叶 : 2014-7-28 21:02:14

网刊的质量有目共睹,感谢编辑先生付出了许多心血,换来了读者的精神食粮。

此心不换 : 2014-7-13 11:58:50

希望网刊一期比一期办的好~

巴陵笑笑生 : 2014-7-13 11:11:51

谢谢编辑老师抬爱!

丁瑜章 : 2014-7-12 14:08:47

祝贺!精神的家园!

炉中煤 : 2014-7-10 9:43:18

时下,国内几乎各个省区市都建有作家网站,而官方网站居多。众多的文学网站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只是把作者的文章打捆发上去。后面的总是要覆盖了前面的,久之,唯作者本人才知道在该网站发表了作品。门槛低,随意性强,无优劣之分,一些好的作品很快就湮没了。以至于让人对“网站发表的文章是否算是发表”产生疑问。《贵州作家网》虽属民办网站,但编辑们着力于网站的投入与建设,让网站充满新意和朝气。每月的网刊,均从千篇文章中遴选作品总是让人耳目一新;《珍藏版》大气磅礴(我认为不逊色于一些国内大刊),《贵州文学》季刊让文友们充满期待。本着“不厚名家、不薄新人”的原则选稿,让文友们从中体会到编辑们对文学事业的执着、热情和韧劲,贵州作家网很棒!它不愧是广大文友的精神乐园!

贵州老毕 : 2014-7-10 8:11:30

我们共有的童话!

版权所有:贵州作家网 国家工业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黔ICP备15007914号

站长QQ519680416 电话15985051823 维权顾问:李向玉律师(贵州洲联合律师事务所副主任,电话:13628552882

网站投稿邮箱:guizhouzuojia@126.com 杂志投稿邮箱:guizhouzuojia@126.com  QQ1群:598539260 QQ2群:84587631

您是本网站第 25551312 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