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贵州作家网:www.gzzjw.cn
分站: 贵阳   遵义   六盘水   铜仁   毕节   安顺   黔东南   黔南   黔西南   贵安新区   
贵州作家网: >> 原创作品 >> 短篇 >> 正文

司娘兰姐
信息来源:本站发布    作者:方卿    阅读次数:1733    发布时间:2017-05-02



这天,天气晴朗。老兰头背着孙女王兰,拉着小孙子王恩,大孙子王义跑在前面,四爷孙到村口闲逛。

“跑慢点,别摔着呀!”他一边招呼着孙子,一边朝自家刚栽秧上坎(完工)的秧田望去。见田里的水明晃晃的,秧苗齐整整的,心里很是得意。还有几户拖尾巴的农户,还在田里“咿呀——咿呀”地打着田,秧田里几个女人扯着秧。老兰头的脸上无缘无故充满笑意。

“爸爸!爸爸!”老兰头一看,王小兴和两个陌生男人赶着三头黄牛从村外走来。王义边喊边跑过去。王小兴一把抱起来,让他骑在自己的肩头,说:“喊伯伯!这两个你就叫伯伯!”

“伯伯!”小王义喊了一声,脑袋扭在爸爸的脖子上,一副扭捏的样子。

“太乖咯,叫啷吱名字呕?”一听就是个布依族的口腔。

“这是大的个,叫王义,第二个叫王恩,小的个是女孩,叫王兰。”王小兴说。

“来,伯伯这里有水果糖!”卷发土布对襟衣的男子从怀里抓了一把水果糖,揣进王义的小荷包里。

另外一个黑惨惨的矮个子,也穿的土布对襟衣。他也几步走到老兰头面前:“你老人应该就是兰老爷子咯?早就听王叔叔说起过!”接着,他把头转向老兰头面前的王恩:“来!小朋友,伯伯给你糖!”他又抓了一把给老兰头背上的王兰。王兰还不会接糖,他索性放在她面前的被带里。之后,他掏出香烟,递给老兰头一支。老老头满脸堆笑,边接烟边说,我抽旱烟!我抽旱烟!矮个子掏出广州打火机,给老兰头把烟点上。老兰头吸了一口烟说:“不押你手!不押你手!快请家去!”

兰姐赶乡场卖席子回来,已是太阳落坡的时候。丈夫告诉她这俩人是他做牛马生意认识的朋友,布依族,水冲(地名)的。他们今天就是从水冲来,在那里买的牛,明天拉到青山古镇牛马市场去卖。

兰姐鸡圈里捉来一只鸡,宰杀、脱毛、爆炒、高压,一会儿就弄了一个清汤火锅。他们男的四人喝酒聊天,兰姐和母亲吃饭。卷毛和矮个子说话时用的是布依话,听不懂;和兰姐一家对话时用的是到生不熟的汉话。

兰姐把大的两个儿子喂饱饭,又把小的孩子喂饱奶,好在三个孩子都是关门瞌睡,一会儿便抱去床上睡了。

品酒的品过一巡又来一巡,烟、酒、茶轮番上演,包括老兰头,渐渐地都喝高了,情更深义更重,越扯话越多。婆婆陪不过,去睡了;兰姐实在陪不过,打了招呼也去睡了。

后来,借着酒意,三个生意伙伴竟然在老兰头的见证下打起了老庚。老兰头为他们焚香点烛,在家神面前磕了头,之后又接着喝酒。这酒是老兰头自家酿造的天锅包谷酒,酒精度虽然不高,但后颈大,四人喝着喝着就爬在桌子上睡着了,直至第二天早上才一个个醒来。兰姐给每人煮了一碗面条,丈夫便与他的两个老庚赶着牛上青山牛马市场了。

这一次,王小兴和他的两个老庚从青山卖牛回来,在家里玩了一个多礼拜。不过他们白天基本上是睡觉,晚上说去拜访朋友,一般要很晚才回来,回来又喝酒,喝得差不多了才去睡。兰姐想这做生意也不容易,要跑那么多的路;丈夫与他们既然都是老庚弟兄了,一回生二回熟,来去也就不管他们男人的事了;不忙的时候就给他们煮饭吃,她和母亲忙着织草席的时候,他们三人就自己动手煮饭做菜了。

这天,兰姐和村里的婆姨们赶乡场卖席子回来,一路闲聊。小凤说她母亲病了,今晚上请司娘来跳神,让兰姐帮忙她煮饭做菜。兰姐说王小兴出门买牛去了,她把三个孩子早早哄睡了就来帮手。小凤问前几天来她家那两个水户(布依族)是谁?兰姐说是王小兴在外买牛认识的朋友,后来打了老庚。

这帮婆姨到家,月亮已经冒出山嘴了。

饭菜都是母亲煮好的,吃了饭,兰姐把三个睡关门瞌睡的孩子抱去睡了,对母亲说,今夜就不织草席了,小凤家有司娘给她母亲跳大神,请她去帮忙。母亲说,寨邻老幼的,帮人也是帮自己,去吧。

小凤家堂屋里挤满了看闹热的人。堂屋的家神面前摆了一张八仙桌,围着一块画着八卦图的布,桌子上放着一把装满包谷的斗,斗上又放着一把运子,运子上插着梅山会上“三宵娘娘”牌位,牌位前插着香烛,运子里,一沓100元票面的人民币卷成圆筒插在米中。兰姐知道,那是“利师钱”,也是谢礼,做完事情便归司娘婆。

一个30来岁的女人,身材窈窕,身穿八卦衣,系着花布“战裙”。她从一个布包里拿出牛角、司刀、响铃、令牌等“作法”物件,放在桌子上。小凤告诉兰姐,这司娘是张家坡的,叫张美珍,丈夫在信用社工作,找了个小三养在县城。丈夫几次找她离婚,她就是不离,那男人便不再给她生活费,动输殴打、虐待。她把七岁的女儿丢给公公婆婆,找个老司娘做师父,学了这门手艺,香火旺得很。给人算命,一算一个准;给人禳解设送,一送一个好,请得不落离(没有空),人们送她个外号叫“张半仙”呢!

请师、踩罡步、打粉火、捞油锅、续魂、送茅人……张半仙一台接着一台,跳得大汗淋漓。要杀鸡了,她唱:门坎高,门坎低,门坎底下好xx;不对!不对!是门坎底下好杀鸡!引得满堂屋哄堂大笑。事后张半仙告诉大家:羞神,羞神,不羞不灵!

这一夜“张半仙”直跳到鸡叫头遍才结束。正准备宵夜(吃饭),村东头的虎子急匆匆闯进来说,他家3头大水牛被盗了,请大家帮忙去追一追!

情况紧急,屋里“呼啦”一下便散了。兰姐亦回家找了电筒,和一帮婆姨在村周围的山上找了一圈,一无所获,于是又在小凤的邀请下到她家吃饭。 

已经有 0 条评论
最新评论

版权所有:贵州作家网 国家工业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黔ICP备15007914号

站长QQ519680416 电话15985051823 维权顾问:李向玉律师(贵州洲联合律师事务所副主任,电话:13628552882

网站投稿邮箱:guizhouzuojia@126.com 杂志投稿邮箱:guizhouzuojia@126.com  QQ1群:598539260 QQ2群:84587631

您是本网站第 24199709 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