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贵州作家网:www.gzzjw.cn
分站: 贵阳   遵义   六盘水   铜仁   毕节   安顺   黔东南   黔南   黔西南   贵安新区   
贵州作家网: >> 原创作品 >> 短篇 >> 正文

民国乡长牟直卿 救助红军传佳话
信息来源:本站发布    作者:冯修礼    阅读次数:2091    发布时间:2017-01-11

二0一六年九月十四日上午,我有幸参加了遵义市播州区(原为遵义县)平正乡共心村纪念牟直卿救红军立碑剪彩仪式,从而得知,一九三五年初,遵义县平安乡乡长牟直卿冒全家被杀头之风险,救了二十多名红军伤病员的故事。

一位身为民国时期的乡长,为什么会救助红军伤病员?为什么被红军战士及红军战士的后代誉为救命恩人?我带着这个疑问,查阅了相关史料记载;聆听了牟直卿的亲人们娓娓道来的故事;走访了当时属平安乡管辖的村寨院落及当地村民,倾听了当时隐姓埋名留下来的红军及红军后代传颂着牟直卿的好;穿越了当时的平安乡境内隐藏红军伤员的黑脚岩溶洞。上个世纪发生在平安乡的有关牟直卿鲜为人知的故事,在我的脑海里清晰地一一闪现。


黑脚岩下救红军


一九三五年三月十日至十二日,继遵义会议后,党中央继续在苟坝召开政治局会议,推举毛泽东、周恩来、王稼祥组成中央军事领导小组,代表中央政治局指挥军事。中央红军四渡赤水,北调滇敌至川滇边境,突然回师贵州南渡乌江,跳出四十万敌军包围,巧渡金沙江,挥师北上。

红九军团负责断后,掩护中央红军北上,营长盛吉生,连长刘云等红军将士奉命到仁怀、鲁班等地牵制、阻击敌人。部队到达鲁班时天刚亮,遭到敌军伏击,营连官兵遭到重创,几乎全营覆沒,营长带着二十多名伤员退回,追寻九军团大部队,因部队在路上用树枝注明的标记被破坏,从而迷失方向,路途中又遇上仁怀县长岗区保警队长皮树恒带着几十个保丁一路追赶到遵义县的枫香区,一直追到平安乡辖区内的纸房、龙王村的范家坳口,在柿花田的包谷杆棚子里躲藏起来,躲过追兵后又继续前进。属龙王村四堡的保丁袁绍成、敖光权二人尾随在红军伤员后面,红军指挥员盛吉生营长命令停止前进,向追来的俩个保丁喊话:

“我们是保护老百姓的红军,我们不伤害你们。你们想干什么?”

“皮树恒带着保警队到处追杀你们,你们有危险。”袁绍成回了话。平安乡乡长牟直卿有话,不准任何人伤害从平安乡过境的红军。所以,红军前面走,他俩在后面跟,观察动静。

“我们不走了,你们把衣服脱光走过来,想要什么直讲。”盛营长见追上来的两个人没有敌意,并喊他们过来协商,同时也不放松警惕。

袁绍成和熬光权脱光衣服走上坳口来,敖光权当着红军队伍的面说:

“我们什么也不要,牟乡长发话了,不准任何人伤害从平安乡境内路过的红军。如果你们相信,我们带你们去黑脚岩山洞里躲避追兵,牟乡长也在里面办公”

经过交谈了解,双方互有诚意。鉴于红军伤员战士疲惫不堪,后有追兵的情况下,盛营长决定带着队伍跟着袁绍成俩人躲开皮树恒的追兵,从龙王村顺河而上,直奔黑脚岩。

遵义县泮水区平安乡是一九三二年建立的一个大乡,平安乡政府设在平家寨,干溪、平家寨、纸房、龙王坝、坟井坝、庙林、苟坝等村寨都属于平安乡管辖。红军长征到达遵义,国民党部队及滇军、黔军进行围追阻击,地方上的保安团、保警队蠢蠢欲动,追杀失散红军。天下时局不稳定,社会秩序极不太平。时任平安乡乡长的牟直卿将办公地方也搬进辖区内的黑脚岩山洞里办公。牟直卿虽是民国一乡之长,但他既不是国民党党员,也不是共产党党员,出身于书香门第,有一颗不杀生的怜悯之心,再加上中学时代受到新文化新思想的影响,而且是时任遵义府省直三中校长黄齐先先生的得意门生,思想比较新潮。所以,他对路过平安乡辖区内的红军网开一面,而且告知各保长、甲长及乡民们不得伤害红军。

黑脚岩距离平安乡公所住地约三公里,因岩下面有一个容得下上百人的宽敞溶洞,溶洞口犹如“美女晒羞”,洞中一股清泉往外流淌,在洞口下面形成一口塘,水流漫过塘坎后倾泻而下,形成一道道瀑布,流向龙王村方向。洞口的水塘两边是陡峭的石壁。石壁间有天然的与洞内相连通的哨口,水塘上有一座随时可行走可撤除的,用两根长木棒梱牢做成的活动小木桥。黑脚岩山洞真是一个易守难攻的天然溶洞。牟直卿乡长在那时局混乱、社会动荡不安的时期选择这个地方临时办公,真是聪明之举。

平安乡柿花田村的牟鼎云、雷以方得知红军失散队伍在纸房一带被长岗区保警队追杀的消息后,马上跑到黑脚岩山洞来报告:

“牟乡长,有一些失散红军从龙王村顺着河沟走过来了,后面还有几十个仁怀县长岗区的保警队追兵。怎么办?”

“你们赶快去告诉红军,我们的乡长不杀红军,到黑脚岩去躲一阵子,保证他们的安全。”牟直卿乡长一边安排牟鼎云去把红军接过来,一边在叮嘱洞内加强防范工作。

黑脚岩山洞专门负责小木桥的乡丁,将小木桥从洞内架到洞外水塘坎上,牟鼎云和雷以方走出山洞,走过小木桥,往龙王村方向走去。

牟鼎云两人走到离黑脚岩不到三百米的小河沟边,遇上龙王村四保的保丁袁绍成、敖光权及红军伤员队伍,按照牟乡长的指示,牟鼎云将他们带到了黑脚岩洞口。雷以方嗓门大,高声喊道:

“牟乡长,走散的红军队伍到了。”

“我是牟直卿,平安乡的乡长,你们不要怕,我不会杀你们的,我会保护你们的。但是,我也怕你们杀我呀。所以,请你们当官的派两个红军进洞来商量,前提是不能带枪。”牟乡长主动发话保护红军。

“牟乡长,我们是路过你们地界的红军,借你地盘暂时休整一下,请高抬贵手。”盛营长一边回话,一边安排连长刘云带一名战士前往洞内与牟直卿交涉。

牟直卿乡长友好地接待了刘连长二人,并承诺保护红军躲过追兵,红军随时可以离开平安乡追赶红军大部队。但必须将所有枪支的机柄下掉,以表诚意才能进洞。刘连长告知盛营长话后,盛营长答复了牟乡长的要求,带领伤员战土们一个一个踏上小木桥,进入洞内躲避追兵。这时,已是下午时分,红军战士们还没有吃东西,肚子饿得叽哩咕噜的直响。伤员们这时才感觉到伤口的疼痛。牟乡长安排下属燃火给红军战士们烤,安排人员给红军战土们煮饭来吃,安排郎中给红军伤员们消毒、包药止痛。

仁怀县长岗区的保警大队长皮树恒带领几十个保警队员,闻讯赶到黑脚岩,大声嚷嚷,气焰嚣张,终因山洞防守严密,易守难攻,不敢轻举妄动。皮树恒站在水塘边,高声向洞内喊话:

“赶快把红军赤匪交给我们处置,不然,我把你们和红军一锅端。”

“是哪里来的人这般无礼,跑到我的地盘上来撒野。”牟直卿十分地镇定。

“我是仁怀县长岗区保警大队大队长皮树恒,奉命追杀红军赤匪残余人员,赶快交人,我们好赶路。”皮树恒自报身份,要求洞内的人交出红军。

“皮大队长,我是平安乡乡长牟直卿,洞内有啥红军赤匪哟。即便有红军,也是我的事,要杀或不杀红军,我自有分寸,不用你在我的地盘上吵闹了,快回你的仁怀长岗吧!”牟直卿毫不退让,他说话算数,他要保护红军的安全。

“你把红军杀了我就走。”皮树恒拿牟直卿没办法,只好在洞外鸣枪恐吓。黒脚岩悬岩两边的哨口也同时发出“呯,呯”两声枪响,以示警告。

牟直卿的态度非常地强硬,站在洞口边大声地说:

“皮树恒,我再一次告诉你,洞内没有红军。即使有红军,杀不杀也是我平正乡的事,为啥交给你呀?你要在平正乡地盘上杀红军,那你就先把我牟直卿杀了吧。”

皮树恒气极败坏,放枪恐吓不成,又燃柴烟从上洞口往洞下薰,洞内到处能通风,烟薰无济于事,狂言要炸洞,由于无法靠近山洞,异想天开。从下午太阳下山折腾到第二天上午,皮树恒一无所获。洞内有吃有喝有住处,安然无恙。

皮树恒无奈了,只好服软,向牟直卿乡长要了几支破枪回去交差悻悻地离开了平安乡。黑脚岩恢复了往日的宁静,洞内涌出来的清泉水潺潺流向远方。 

已经有 0 条评论
最新评论

版权所有:贵州作家网 国家工业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黔ICP备15007914号

站长QQ519680416 电话15985051823 维权顾问:李向玉律师(贵州洲联合律师事务所副主任,电话:13628552882

网站投稿邮箱:guizhouzuojia@126.com 杂志投稿邮箱:guizhouzuojia@126.com  QQ1群:598539260 QQ2群:84587631

您是本网站第 23225164 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