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贵州作家网:www.gzzjw.cn
分站: 贵阳   
贵州作家网: >> 原创作品 >> 短篇 >> 正文

易 位
信息来源:本站发布    作者:黑格    阅读次数:678    发布时间:2017-03-16

经历过的一切,有些终成过往,如烟一般消逝在岁月的风中,有些想早早地忘记,却每每浮上记忆的头条,让你挥之不去。——题记


早已过了退休年龄,对自我量身订制的董事长位子恋恋不舍的苟董终于被自己一手培养、提拔起来的熊总从董事长“宝座”上拱了下来,如丧家犬般夹着那无毛的尾巴怏怏而遁。自此,“熊总”优雅地化身为“熊董”。

熊董,小名阿猫。人如其姓、其名,身形不大却略显笨拙。黝黑的脸孔上一对泛着蓝光的镜片罩着三分之一。高高的发际线彰显着那早衰的迹象,咋一看没有一丝与运动有关的优势。上任不久熊董就在一帮热衷运动兄弟们的簇拥下走向了那被普通员工视为贵族运动的羽毛球场,开始了矫健的运动生涯。

苟董去了,那当年量身定制的“职工活动中心“除了一层专门的泳池沦为普通员工和对外开放之外,顶层露台上的网球场也就似乎永远的闲置起来。二层的五个标准羽毛球场地却异常地火了起来。每周七天的下午和晚上热闹非凡,毕竟这在小城还是数得上的一个地方。场地要提前预订,晚了或是兴兴而去,败兴而归,运气好的遇到有熟人订上了还可以蹭上几拍。

熊董,姓熊人似乎还不算太熊。能从一个名不见经转、小小的施工技术员转身成为这个几千人的国企的老总,没有几把刷子好像也交待不过去。阿猫原本是一个基层单位的一般人员,毕业不到几年就变身成为了科长一级的人物。据说曾经还因生不逢时,中途萌生过去意。不知么地忽尔成为那基层单位的副职,两年后一把手退休,三十岁不到的阿猫当仁不让地成为了一把手。谁让那些别的副职们大字识不了一箩筐呢!好歹阿猫也算是个八十年代的天之娇子,虽说毕业于不入流大学,可咋说也算是个大学。这个成为阿猫成为老总以后时常取笑司机和一帮学历不及自己的兄弟的资本,“没上过大学就是不行”……

论能力,阿猫当年还算多少还是有些,否则早就成为阿斗第二了。成为基层单位的一把手后,正好赶上施工任务不足,市场竞争趋于激烈,阿猫也曾奔走四方,把一个小小的分公司经营的风生水起,这也成就了后来的熊董。

有句话,叫做“温水煮青蛙”,这话在一片小天地里渐渐得到了印证。从基层小公司跃升为公司的副总直至老总,阿猫在一帮兄弟们的帮衬下羽翼渐丰,如鱼得水,在众多的兄弟加同事中更是呼风唤雨,慢慢的换来一个“猫司令”的雅号。这是兄弟们私下的一个戏称,也算是兄弟们对其老大地位的一种认可。阿猫心里是如何感受不得而知,或许得意大于不爽!

苟董当年在位的时候,不知怎么地看中了一个北方大学毕业的“瘪三”倪丘,自 佳苑和职工活动中心建起后便做了物业公司的负责人,管理着佳苑和中心的一切事务,其实也就是明着服务大家,暗里侍候苟董一个人。

北方大学毕业的倪丘,自恃毕业于所谓的名校,私下里把除了个别苟董之外整个公司的其它人一个都不放在眼里。公司是一个有六十多年历史的老企业,由于历史的原因,人员组成相对繁杂,八十年代后期人员补充相对固定,除子女就是大中专院校毕业生。由于行业原因,来的学生大都是一般名不见经转的学校的毕业生,尤以中专居多,大专次之。大学本科在此便有了所谓的优越感,名校的毕业生不言而喻,自觉高人一等。倪丘,也就自觉高出别人一等,平日里与同事交流更是洋溢着自豪感。日久见人心,十多年过去了,倪丘也就是一个赖皮狗一样的人物。高其一等者一块狗食扔过来就会摇半天长满杂毛的尾巴。见了别的同事,或者不如自己的动辄就是一阵狂吠……

施工行业里,毕竟粗活多、细活少,遇到难题找厂家。其实八十年代正规的高中毕业生经过培训完全可以胜任一些管理和技术工作。大学生们由于天生的优越感,大多不能潜心工作反倒让中专生们占了先机,中层、高层多是那一拨拨的中专生,大学生提拔为中层和高层的更是凤毛麟角,这便更显出阿猫的能力非凡。加上一帮兄弟倾心前呼后拥地抬轿、卖命,阿猫的“仕途”更是如日中天。

斗转星移,时光荏苒。苟董败走了,熊董上来了,一切如同改朝换代,“康王改称高宗”,兄弟私下不再称其为“猫司令”自觉地改称为“熊董”。一切都在春夏秋冬中变化,不变的是熊董的霸主地位。“识时务者为俊杰”,出身名校的倪丘,立马转而另事新主,尽管新主出身三流大学,自己也曾每每吹嘘毕业于名校,也曾未正眼瞧过还未变身熊董的熊总。

岁月流逝,春秋交替,熊董虽说多少有些熊样,但球技却在那一个小小的圈子里“日臻完美”,熊董认个第二,没人敢称第一。上阵父子兵,打架亲兄弟,熊董的夫人、衙内也加入到了这一高贵的运动的圈子,大有“全民皆兵”的味道。球衣、球拍、球鞋还有那每场一筒的羽球也渐渐上了档次,那一拍、一鞋、一筒球等一套行头没有普通员工一月的工资似乎还搞不定。但这一切,根本轮不到熊董考虑一切都是水到渠成,球拍线松、断了有人操心,鞋底薄了有人上心,那一筒一筒的高档羽球自有人按时带到那熊董挥拍献技的地方……


“职工活动中心”慢慢地出了名,那二层的五个标准羽球场地也越来越抢手,说不上人头攒动,也是供不应求。其中一个还是在木地板上另铺了一整块的塑胶面,这就更是一场难求了。慢慢的常去打球的人们发现那一块塑胶场地似乎永远也预订不到,只要打电话,无论你提前多少时间总是已经有人订过了。

渐渐的,有心人看出了门道,不论别人去的迟早,只要是熊董来打球就永远是那一块别人无法企及的场地,即使别人打到快要关闭的时间,熊董来了也是那一块场地。当然,偶尔也有别人在那打,只是在不见熊现身的时间段。只要你打听就知道熊董有事出门了,在那活动的自然就是未能陪同熊董出行的王朝、马汉、张龙、赵虎们。

谜底总有揭开的时候,原来那一块御用场地是倪丘专门为熊董准备的,熊董不发话永远就只能空着,别人只有望子场兴叹的份。从此那倪丘也就慢慢落得了个“倪俅”的别号,似乎在这一方天地里如高俅于徽宗。

倪俅,其人虽说毕业于名校北方大学,但为人心术不正,作风甚差。当年曾经在别的同事跟前炫耀出身名校时,许多不齿与之理论。终于有一天,某君忍不住随便说了句,你那北方大学的确是个知名度很高的学校,我们这些人上过的学校也真不如你们那名校,可你这名校的毕业生不也一样分到了这个当年没有多少人愿意来的施工企业来了。我们一个个毕业于不如你那名校的学校的学生能分到这儿是因为我们相对而言都是学校里优秀的毕业生,只能说你是那名校的垃圾罢了。这话或许有些过头,但自此那倪俅好像再也没有在其它人面前再自诩为名牌学校的毕业生……

自从那倪俅在苟董任上负责上了新成立的物业公司,物业管理一蹋糊涂,住户怨声载道,员工背后议论纷纷。可那倪丘也许真有泥鳅一般的钻滑,总是会立于不败之地,在那负责人的位置滋润的消磨着时光。

有一年整个公司开工作会议,进行到提案解答环节时,熊董侃侃而谈,从国内到际,从生产到发展无不涉及,慷慨激昂。到一个问题时,有人提出物业公司的清洁工作不到位,住户的楼道几乎不扫,基本上都是自己清扫,应该按公司就物业管理的相关规定严格执行。本来这个问题可繁可简。繁,就是现场落实相关规定,当场明确责任,给予答复。简,就是让相关管理部门落实相关规定,责成物业严格执行。可黑压压几百人的会场里,熊董一句话让春意荡漾的三月的会场顷刻返回三九的寒冷,空气凝重了起来。“难道还要让物业把你家也给打扫了不成?!”良久,整个会场鸦雀无声。其实,公司关于物业的有关规定里明确规定物业公司每周清理一次楼道,熊董,人们尊敬的熊董在这全公司一年一度的重要会议上把公司红头文件的规定给打破了,反而给了倪俅一个不按规章办事的借口……

懂不懂事董事长,熊董再熊说了算。时光如水,寒来暑往。公司的业务那几年还算顺风顺水。有才无才见文章,经营好坏看利润,由于行业发展的大趋势,整个公司在行业里还算差不多,也算一路平安。可也有那好事者私下议论,如果换个踏实肯干,一心扑在业务上,会管理的掌舵人,企业的整体效益还有提升的空间,前景还会更好。可这一切那熊董又是如何能听到,即使听到又是否能听进去呢?!只有天知道……

两个春秋过去了,公司有了新的变化,办公室场所变更、升级,多了歌舞声,少了危机意识,在这和谐的气氛中熊董一路高升,挂上了集团公司总经理助理的头衔,更显踌躇满志,不可一世。原本还有些许笑容的黝黑的脸孔上多了几分冷峻,那蓝色镜片后的一双三角眼也不会再旁视,从楼道走过,永远只看着前方远处。两边走的同事的招呼声似乎再也没有机会敲动那熊耳的鼓膜,因为旁边打过招呼的人从此再也没有听到熊董对于招呼的回应,哪怕只是一个微微的点头。

由于对熊董球事的悉心照顾,倪俅的位子一直无人可撼。尽管倪俅人品一路下跌,直到轮为人渣,还是在物业公司的负责人位子稳如泰山。物业员工的呼唤,佳苑住户的意见如暴风雨般敲打着窗户,那曾经宽敞的董事长的办公室的玻璃总是旖旎朝霞。无论风吹雨打,那塑胶球场总是闪动着熊董笨拙的身影。王朝、马汉、张龙、赵虎们总是辛苦地勤王伴驾,不论你的球技如何,只要是与熊董配合输一个球就是你的不对,哪怕那个球是熊董举拍打出了场外,或是扣在自己这边。

怨声总载道,意见满天飞。终于到了一年一度的干部调整的办公会的时候,据说物业公司存在的问题和倪俅的人品等反映给了公司高层领导,有可能这次就把倪俅给撤了。物业公司的员工们自发组织悄悄地买来鞭炮、礼花,准备庆贺一番,释放良久的压抑。不料会议还未结束,会场就传出了不可思议的消息,倪俅从物业负责人变身物业公司总经理……

再过了两年,熊董,不再是公司的董事长了,一路向东有了更高的位子。那倪俅也被从物业公司总经理的位子撸了下来。物业公司的员工们,据说此后状态改善了不少,心情也放松了很多,一切工作慢慢地走向正轨,再后来的物业公司的管理与服务有了很大的改善……


(本故事中的人名、校名均为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编辑:文韵】

已经有 0 条评论
最新评论


贵州作家网微信公众号(gzzjwwx)扫描或长按便可轻松关注

版权所有:贵州作家网 国家工业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黔ICP备15007914号

站长QQ2459969244 电话18798721686 维权顾问:李向玉律师(贵州洲联合律师事务所副主任,电话:13628552882

网站投稿邮箱:guizhouzjw@126.com 杂志投稿邮箱:guizhouzjw@163.com QQ1群:325801254 QQ2群:84587631

您是本网站第 18976591 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