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贵州作家网:www.gzzjw.cn
分站: 贵阳   
贵州作家网: >> 原创作品 >> 短篇 >> 正文

佛仙庵的爱情
信息来源:本站发布    作者:钟金万    阅读次数:487    发布时间:2017-03-21

佛仙庵是尼姑修行的地方,也是当地百姓烧香礼佛的场所。

两百年来,佛仙庵的香火、庙会一直兴旺,在黔北颇负盛名。

佛仙庵的规模不大也不小,长期以来都有36个年龄不等的尼姑。她们各掌其事,各司其职,又密切配合,互相帮助,所以寺庙既清幽又和谐。更为独特的是,佛仙庵还经常开展文娱活动,特别是主要请戏班子唱戏。

这天晚上,佛仙庵又请来了戏班子演戏,正好山下一个离乡多年的青年也来看戏。这个青年姓张名桂林,二十有三,仪表堂堂,说话起钢声,好打抱不平,早练就了一身了得的武艺。没想到佛仙庵的这场戏,因为张桂林这个看客的加入,竟节外生枝地演出了一段极不寻常段的故事。

张桂林本是佛仙庵下坝子上的后生,好打抱不平,到嵩山少林寺习武已有7年。这次回来,屈指一算,张桂林离家已经整整去了7年半了。张桂林告别师傅,离开嵩山,一路观赏祖国的名山大川,一路感受沿途的风土人情,高高兴兴地回到了黔北。

就要见到家乡的父母,亲人,伙伴,还有心仪的莲花,张桂林怎能不高兴呢?

来到黔北四大名镇鸭溪,张桂林遇到了一桩不得不打的不平事。

这天,有个乡下妇女提着一只叫鸡到鸭溪街上去卖。到了街上,没想到叫鸡竟打脱逃跑了,它径直跑到了一户刘姓人家的院坝。这户人家的主人有钱有势,富甲一方,人称“刘半街”。这时,那农妇着了慌,急忙跟着叫鸡追。公鸡跑到了刘半街家的院坝,农妇也追到了院坝。见叫鸡躲在院坝的一个角落里,农妇才放了放心。待农妇正要伸手去抓她的叫鸡时,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刘半街却一个健步捉住了鸡。

此时,用一只手拧着叫鸡的刘半街说,这鸡是我家的,你怎么到我家来抓鸡呢?农妇正要说话,见院坝里早站满了看热闹的人。此刻,街坊上一个巴结刘半街的人说,到别人家院坝抓鸡,不是偷就是抢,真是岂有此理呀!其他人也站出来挖苦农妇。面对丢失的叫鸡,无端的指责,无可奈何的农妇只得哇哇大哭,把一肚子委屈划出了泪水,她高声喊道:天哪,他们怎么这样没有天理呀?

这一幕,恰好让好打抱不平的张桂林看见了。于是,他分开人群,走近刘半街和农妇。他要在家乡主持持一回公道。

张桂林郑重地问刘半街:你家的鸡喂的是朗呃东西呢?

我家有的是包谷谷子,由随鸡吃。刘半街顺口便答。

张桂林又郑重地问农妇:你家的鸡又喂的是朗呃东西呢?

我是抓了一把荞子喂了才捉它上街来的。农妇认真地回道。

这时,年轻气盛的张桂林对围观的人说:大家都听清楚了,我今天就要断这个案。接着,他正了正身对着刘半街说道:如果鸡嗉子里是包谷或谷子,这鸡就是你家的,我另外买一只来向你赔不是。说完,张桂林一把抓过刘半街手里的叫鸡,双手一掰,把鸡撕破,再一爪剥开鸡嗉子,只见一颗颗的荞子直往地上掉。此刻,张桂林理直气壮地大声说:大家都看清楚了,刘大爷,你也看清楚了……

说时迟那时快,张桂林一个健步上前,一把揪住刘半街,将他拖到一个屠户的案桌前,向屠户要了一些泡泡肉,再用挽子套上,吊在刘半街的屁股上,又一把揪过那个给刘半街帮腔帮得最展劲的家伙,将他的脑壳按到了泡泡肉上,大声吼道:你喜欢舔肥,今天让你舔个够。

此时,刘半街和那家伙见张桂林威风凛凛地鼓着一对铜铃眼,死死地盯着他们,不敢不顺从张桂林。霎时,院坝上爆发出一阵雷鸣的掌声,围观的百姓无不拍手称快。刹那间,刘半街垂下了他那不可一世的头,那个帮闲的家伙也只得像狗一样舔着刘半街屁股上的泡泡肉。

第二天下午,张桂林回到了家乡。他见过了父母,又去拜望地邻亲友。当他隐隐约约得知莲花早已不知去向时,张桂林在心里早下定了决定:活要见莲花的人,死要见莲花……

莲花家穷,是太夫坝最穷的一家,可莲花却长得特别漂亮,像一朵人见人爱的清水芙蓉。佛仙庵的老尼见莲花聪明漂亮,一心想收她为尼,作为自己的接班人加以培养。起初,莲花不愿意,死活不干;后来,见张桂林外出习武一去不回,她的心就渐渐死了;最后,她决定隐姓埋名出家为尼,但给父母和老尼提了两个条件,一是不准父母告诉任何人她做了尼姑,一是在庵里她一律不见外面的人,她要潜心念佛哩。这些,她的父母和老尼全答应了。所以,莲花到了佛仙庵,就没有人知道她去了哪里。

其实,莲花家跟桂生家都住在太夫坝,只是一家在东一家在西,相距有10来里路。二人之所以认识,而且印象不错,主要是两家是远房的转折亲,他们还是娃娃的时候就有往来。没想到二人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却天各一方。一个不远万里去了嵩山少林寺,一个近在咫尺却隐姓埋名进入了佛仙庵;一个为打抱不平前去习武,一个为逃避贫穷和寻找寄托竟遁入空门。桂生的父母和他虽然没有嫌弃莲花家穷,可莲花家的父母却听信了八字先生和老尼的话,要莲花去服侍菩萨。而且,桂生和莲花以及他们的父母从来也没有提起过两人的婚姻问题,他们俩不过是情窦初开就害上了单相思。

光阴荏苒,一晃8年就过去了。这天晚上,张桂林来到佛仙庵看戏。戏还没有演出,看演出的人却密密麻麻的。早早来到庵堂坝子上观看演出的张桂林一边吃着葵花子,一边等待着演出。也许是人确实太多了,也许是确实太不小心,张桂林竟然把嘴里的花子壳吐到了前面一个尼姑的身上。这时,张桂林正想给尼姑赔礼道歉,见尼姑的背正对着自己却又不知道该怎样表示。不想那尼姑却回头一瞅,两人四目相对都惊呆了。桂生高兴地喊:莲花,是你!怎么是你?莲花也惊喜道:桂生,是你!哪歇回来的?此时,戏开演了。

接下来,桂生与莲花这对没有谈情说爱的情人,一时之间竟然连戏也不看了。莲花说,跟我走,桂生会意。于是,两人就来到莲花的寝室。他们一边诉说多年的相思之苦,一边竟做起夫妻的事情来。真是干柴遇烈火,你离不开我,我离不开你呀。

二人正在颠鸾倒凤,神魂颠倒的时候,却被一个没有看完戏就回来的尼姑看见了。那个尼姑立即把看到的事情一五一十地告诉了住持老尼。老尼认为此事一旦张扬出去,佛仙庵就彻底完蛋了。于是,老尼决定,把张桂林长期藏在庵中,每晚轮流着分别跟庵里的36个尼姑睡觉。老尼认为,只有这样才能保住佛仙庵的声誉。

令人想不到的是,几个月后,张桂林就得病死了。于是,老尼安排众尼姑把张桂林埋在了正殿大佛的神座底下。更令老尼大惑不解的是,除了莲花身怀六甲,其他尼姑一个也没有怀孕。

莲花生下孩子后,老尼叫一个中年尼姑把孩子抱出去甩了。这天丑时,莲花写了一封血书,藏在婴儿的襁褓中。寅时,一个中年尼姑用篮子装了襁褓里婴儿,提溜着走到山下的河边,搁在了大堰桥的下面。卯时,一位姓何的道员及随从路过大堰桥。在桥上,何道员骑的马却不走了,并不住地昂首长鸣。此时此刻,何道员胜似诧异,觉得这是异象,仿佛神灵在向他指引什么,要告诉什么。于是,何道员立即吩咐随从四处查看,看一看有什么异常情况没有。不一会儿,一名随从报告何道员,说,桥下有一个婴儿在啼哭。

何道员亲自到桥下拾起婴儿,见是一个男孩,而且天庭饱满,顿时高兴得不得了。回到家里,何道员给婴儿取了一个名字叫何天元,并悉心培养。

何天元既有父亲张桂林的阳刚,又有母亲莲花的聪慧,更有养父许道员的儒雅,再加上学宫里的老师要求严格。因此,何天元学习成绩十分优异。先是考取县里的秀才,后来又中了省里的举人,最后在殿试时上被皇帝钦点为榜眼。这样,何天元就当上了翰林院的学士。

当上了翰林学士,何天元需要填写他的履历表和说明祖宗三代的基本情况。可是,何天元对他的祖宗三代却一无所知。这时,何道员拿出了他收藏的襁褓里的血书,并让何天元去佛仙庵了解他的具体情况。何道员对何天元郑重地说:如实填写祖宗三代的真实情况和个人履历,是每一个官员的头等大事,千万不要犯欺君之罪啊。

在佛仙庵,何天元找到了他的生身母亲,也拜见了老尼和其他35个尼姑。他不仅彻底了解了他的身世,而且也知道了佛仙庵的一段特殊历史。

走出佛仙庵,何天元的思绪翻江倒海般波浪滚滚,他知道他要感谢的人很多,有他的母亲莲花,有住持老尼,有养父何道员,还有从未谋面的父亲张桂林,以及那些为隐藏父亲而忍辱负重的尼姑……


【编辑:文韵】

已经有 0 条评论
最新评论


贵州作家网微信公众号(gzzjwwx)扫描或长按便可轻松关注

版权所有:贵州作家网 国家工业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黔ICP备15007914号

站长QQ2459969244 电话18798721686 维权顾问:李向玉律师(贵州洲联合律师事务所副主任,电话:13628552882

网站投稿邮箱:guizhouzjw@126.com 杂志投稿邮箱:guizhouzjw@163.com QQ1群:325801254 QQ2群:84587631

您是本网站第 17443793 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