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贵州作家网:www.gzzjw.cn
分站: 贵阳   
贵州作家网: >> 原创作品 >> 短篇 >> 正文

两名女家政工
信息来源:本站发布    作者:启方    阅读次数:734    发布时间:2017-03-23

火车站售票窗前,买票的人排起了长队。袁小芳和唐小菊来这里排队购票已经有一个小时了,现在她们前面有三十多人,还得等上一阵子。夕阳的余晖斜照在一栋栋高矮不一的楼房上,在火车站售票厅前的广场上画出长长的房子和光照的影子。这些影子随着夕阳慢慢落下而变长,夕阳的余晖消失了,黑色的影子被夜色融合,霓虹灯将广场、街道和房屋点缀得五彩斑斓。袁小芳和唐小菊将买到的火车票小心翼翼地放进挎包里,两人一前一后走出售票大厅。

“小芳姐,我们现在就回去?”走在后面的唐小菊叫住走在前面的袁小芳道。袁小芳有三十七岁,唐小菊比她小两岁。两人一块儿长大,是非常要好的姐妹,唐小菊自小叫袁小芳为“小芳姐”。

“不回去,你想上哪去?”袁小芳反问唐小菊道。

“我们去夜市吃臭豆腐。”唐小菊提议道。

“嘴馋了?”袁小芳道。

“后天我们就回去了,恐怕以后都不会到这里来,这里的臭豆腐怪好吃的。”唐小菊道。

“这里的臭豆腐和我们那里的是不一样。”袁小芳赞同道。

“我就喜欢它怪怪的味道。”唐小菊道;“现在回去也没有啥事,我们到夜市逛逛,看看还有啥好吃的没有。”

“你今天捡到钱了,嘴巴闲不住了?”袁小芳道。

“我两个长这么大,是第一次出远门,不知道以后还有没有机会。”唐小菊道。

“你请我?”袁小芳道。

“我要是姐我就请你。”唐小菊道。

“哪个说的姐就应该请妹的?”袁小芳笑道。

“我说的。”唐小菊乐道。

夜市设在广场边右面的一条街道,距离两人居住的地方不远,两人说着话向夜市走去。袁小芳和唐小菊第一次来这个夜市,是王佳带她俩来的。王佳是袁小芳的表妹,在这里开了一家家政服务公司。她们的家乡在贵州边远山区,袁小芳和唐小菊不清楚自己的村子距离这个城市有多少公里,她俩跟着王佳来的时候,先是乘半天的汽车到县城,然后乘了两天一夜的火车才来到这里。两人自小到大从未出过远门,这次来这里打工一是因为王佳,二是两人有各自的考虑。王佳的家政服务公司经营不错,先前的员工因为家庭、工资待遇等原因陆陆续续走了大半,公司急需员工。考虑到在当地招聘员工,有对所招员工情况不了解及工资高等原因,王佳决定到家乡来招聘,袁小芳和唐小菊就是在她的鼓动下来到这个城市的。袁小芳和唐小菊在一个村子长大后嫁到同一个村寨,两人除年龄长相不同外,其它情况大致相似。两人各自有一双儿女,袁小芳的大儿子明年初中毕业,唐小菊的女儿今年上初二,学习成绩都不错。两家男人老实本分,农闲时在外面打零工,对女人从不恶语拳脚相向,承担了家里的农活重活。虽然两家经济并不宽裕,但在村子里不在人前不落人后,两人也没有更多的奢求。眼见着儿女上高中大学需要钱,靠男人打零工挣的那点钱是远远不够的,两人为此担忧。王佳在她俩面前说外面如何如何的好,说干家政服务这一行的,如果遇上好的主顾,就像天上掉馅饼那样。说她公司先前有一位家庭贫困的员工,与主顾关系搞好了,得到了这家女主人的信任。在了解了这位员工的家庭情况后,这家人资助了她孩子上学的费用。不知道王佳说的是不是真的,这个故事让她俩动了心,两人不顾丈夫家人的反对一起来到这里,在王佳的公司当家政服务工。王佳看在与袁小芳亲戚的份上,以及两人的特殊关系,王佳付给两人的工钱比别的员工多二百元,平时也没有少关心她俩。两人来这里已经有三个月了,她们体会到干家政服务不是王佳说的那样好,两人昨晚经过商量,打定主意离开这里回家乡。二人怕王佳强留,决定先斩后奏买了车票再告诉王佳,两人已经想好了各自回家的理由。袁小芳和唐小菊从千里之外的家乡来这里的目的,就是挣钱供子女上学,只要孩子们有出息,再苦再累她俩都不怕。她们现在之所以要坚持回去,是有不愿向王佳谈及的苦衷。

袁小芳她们的住处是一处阴暗潮湿的地下室,是王佳为了节省钱,从房东那里租来给员工们住的。一共租了四间房,每个房间安放了上下铺八张床,住在这里的都是家政服务公司的员工。她们的年龄差别大,大的有四十多岁,小的二十刚出头,文化程度也高低不一。由于来自不同的地方彼此不了解,对周边环境也不熟悉,员工们每天劳累回来,吃晚饭洗涮后就躺在床上休息,又怕影响别人,相互交流的时候不多。袁小芳和唐小菊遇到需要商量的事情,两人就去附近的一街边邻近河岸的地方,那里安放着一些长椅供人们休闲玩耍,既清静又安全。上个月王佳安排她俩给别人当保姆,包吃包住月工资比在公司按钟点出勤的员工工资高。两人吃住都在主顾家,一天忙着打理主顾家里的事情,两人许久没有见面了。昨天唐小菊因有事要与袁小芳商量,两人约好晚上在这里见面。安排好主顾家里的事情后,晚上两人先后来到这里。

“小菊,你有啥事?”袁小芳问唐小菊道。

“我想回去了。”唐小菊道。

“为啥?”袁小芳道。

“干这行受人气。”唐小菊道;“别人把我们不当人使。”

唐小菊说这话也是袁芳感受到的,她沉默不语,静静地听唐小菊诉说心中的不快。袁小芳知道唐小菊现在当保姆的这户人家,是唐小菊当保姆后服务的第二户人家。听唐小菊说,先前那家年轻主妇脾气不好娇惯孩子,年轻主妇对她做的事不满意就会发脾气,态度蛮横不讲理,把唐小菊视为下人。虽然唐小菊心里有怨恨,但她表面仍然一副和气的样子,忍气吞声尽力把事情做到女主人满意。她想可能是相互不了解的原因,过一阵子彼此之间熟悉就会好的。哪知道为了孩子的事情,她和主妇的关系越来越不好。这户人家有一个六岁的男孩,平时非常顽皮。一次唐小菊买菜回来,见男孩把客厅弄得乱七八糟,就在男孩的屁股上打了两下,教育他要整洁不要把家里的东西扔在地上。男孩像受人欺负似的大哭起来,偏巧此时女主人回来,也不问清原委就发脾气,责怪唐小菊这样对待儿子。这男孩虽然年幼,却不是一盏省油的灯,打那次他屁股被唐小菊打了两下后,他心里就不喜欢这个保姆,经常在唐小菊不留意的时候把房间弄乱弄脏,她免不了受女主人的训斥。唐小菊在家里从没有受过这样的气,好不容易熬到一个月,主顾不挽留她也不愿意,主动辞去了这份工作。她现在服务的这户人家,女主人像防贼一样地防着她,让她心里很不快。袁小芳也说了自己的境遇,她告诉唐小菊,她现在的主顾是一对五十多岁的夫妻,妻子下肢瘫痪,丈夫是一家企业退休职工,孩子们在外地工作。妻子爱唠唠叨叨,丈夫对她动手动脚不怀好意,她想离开这户人家。

“没想到城里人这么难伺候。”唐小菊道。

“都怪我们运气不好,没有遇到好的人家。”袁小芳道。

“我不想在这里做了,我要回去。”唐小菊道。

“我们出门一次不容易,现在回去别人会笑话我们。”袁小芳道。

“反正我已经打定了主意。”唐小菊道。

“再呆一段时间看,我就不信遇不上好的人家。”袁小芳劝道。

“我乳房这里有一包块,上个星期找医生看了,医生说要及时治疗。”唐小菊道,她本不想将自己生病的事告诉袁小芳的,见袁小芳不想离开这里只好说出来。

“我和你一起回去。”袁小芳道。听唐小菊这样说后,她明白唐小菊想回家的真正原因,是顾虑城里的医疗费用高。

“你可以在这里继续做的,我自己回去”唐小菊道。

“我们两姐妹一起来一起回去。”袁小芳道。当晚,两人商量好一起回家。

袁小芳和唐小菊来到夜市,在卖臭豆腐的摊位凳子上坐下。摊主很快端来两盘臭豆腐放在她俩面前的桌上,她俩顺手把布包放在旁边的凳子上,两人边吃边聊起来。一会儿,一个穿着花衬衫的年轻人在她俩面前晃了一下迅速离开,唐小菊见放在凳子上的布包不见了叫道;“小偷。”立即向小偷逃跑的方向追去,袁小芳马上反应过来也跟在唐小菊后面追小偷。她俩边追边喊;“抓小偷。”小偷跑得飞快,眼看着追不上了。这时一辆白色小车急驶在前面路边停住,两人见车门开后,下来一位男子截住小偷扭打在一起,瞬间又见小偷飞快地跑开了。等两人跑到男子跟前时,只见该男子右手拿着她俩被小偷抢夺的包,左手捂着左下腹,见她俩后把包递给唐小菊道;“我被刀扎了,快打120。”唐小菊着急道;“我们没有手机。”男子不语,从裤兜里拿出手机,忍痛拨通了120,然后打开副驾驶的门,躺倒在座位上。眼前的情景,引来了围观的人。

“这人怎么了?”有人问道

“好像被刚才抢包的那人用刀扎伤了。”

“打120没有?”

“打了。”唐小菊道。此时她和袁小芳担心着男子的伤情,焦急地等待救护车到来。

“打110没有?”有人问道。袁小芳向此人摇摇头,此人立刻拿出手机拨打。

“伤到哪儿了,重不重?”有人关心地问道。

“像是肚子那里。”唐小菊道。

“但愿没有生命危险。”

“这些人简直是无法无天。”

“抢到东西没有?”

“刚才小偷把我们的包抢了,是这位大哥为我们从小偷手里夺回来的。”袁小芳道。

“你们不是一起的?”

“不是,这位大哥开车从这里经过。”唐小菊道。

“是见义勇为的英雄,了不起。”

120救护车和110警车先后来到现场,袁小芳和唐小菊跟着医生警察把受伤男子送到医院,一名男医生查看了受伤男子的伤情后问袁小芳和唐小菊道;“要马上手术,你们是他亲人?”袁小芳焦急的问道;“医生,他伤得重不重?”医生道;“应该没有生命危险。”她俩看着医生们将受伤男子推进手术室后,两名身材魁梧的警官来到她俩跟前,年长的一位问她俩道;“你们是伤者什么人?”唐小菊道;“我们不认识。”警官道;“刚才发生的事情你们都看到了?”袁小芳道;“嗯。”唐小菊道;“他是为我们两个被人扎伤的。”并简要地说了事情经过。警官听了道;“你们两个既是目击证人又是当事人,请你们协助我们,到派出所作调查笔录,把你们看到的都说出来”一位女医生走到他们面前,递给袁小芳一份手术协议道;“马上做手术,请在这上面签字,然后去交费。”袁小芳道;“我们不是他家里人。”年纪大的警官对女医生道;“我们是公安局的民警,我们已经通知了伤者家属。她们是目击者,与伤者不认识。”女医生道;“他家属什么时候到。”年长的警官道;“估计很快就到了。在他的家属到来之前,我们的小杨在这里负责,有什么事与他联系。现在我们带她们回去调查。”女医生道;“他家属到了请到我办公室来。”年长的警官道;“好。”女医生离开后,年长的警官对袁小芳和唐小菊道;“麻烦两位去一趟派出所。”唐小菊不放心道;“不知道这位大哥手术咋样。”年长的警官道;“这里有医生,你们放心好了。”

两人被带到派出所作了调查笔录,为了她俩安全,民警将她俩送回在公司的住处。民警离开后她俩忍不住将刚才发生的事情,向同室的姐妹说了,立即引起了大家的兴趣,大家七嘴八舌议论开来。

“这人不怕事,有胆量。”

“有多大年纪了?”

“你管他多大年纪,你想嫁给他?”

“伤得重不重?”

“医生说没有生命危险。”唐小菊道。

“要不是他相助,我和小菊这个月就白干了。”袁小芳道。因为布包里有主顾给她俩的工钱。

“这人啥样,帅不帅?”

“个子高高的,啥样子没有注意。”唐小菊道。

“明天我们一起去看看这位英雄,问问他有没有老婆,没有,我们把她介绍给他。”

“你拿我开心,我撕破你的嘴。”

“难得有这样的好人。”

“不知道怎样感谢他呢。”袁小芳道。

“给他做幅锦旗。”

“实惠的好,给他卖补品补补身体。”

“卖啥补品。”

“商店里多的是,想买啥都有。”

夜深了,室内平静下来,其他姐妹进入了梦想。袁小芳和唐小菊脑子里想着发生的事情,担心着为她俩挺身而出的男子的伤情,不知道他手术后咋样,一时不能入眠。唐小菊轻声对袁小芳道;“小芳姐,明早我们去看看他。”“嗯。”袁小芳轻声答应道。


【编辑:文韵】

已经有 0 条评论
最新评论


贵州作家网微信公众号(gzzjwwx)扫描或长按便可轻松关注

版权所有:贵州作家网 国家工业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黔ICP备15007914号

站长QQ2459969244 电话18798721686 维权顾问:李向玉律师(贵州洲联合律师事务所副主任,电话:13628552882

网站投稿邮箱:guizhouzjw@126.com 杂志投稿邮箱:guizhouzjw@163.com QQ1群:325801254 QQ2群:84587631

您是本网站第 19757218 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