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贵州作家网:www.gzzjw.cn
分站: 贵阳   
贵州作家网: >> 原创作品 >> 短篇 >> 正文

家访
信息来源:本站发布    作者:月燕双飞    阅读次数:826    发布时间:2017-04-12


某一个星期五课毕,正是下午两三点钟的时候。

抬头望望天上,朗朗晴空,清新如洗,万里无云,不染纤尘,温暖的阳光照耀着绵延不尽的山川河岳,以及广袤无垠的田园大地。在这温暖和煦的阳光下,山林,禾苗,水草,动物和植物,一切都显得那么富有生机,那么富有朝气。小鸟们更是显得额外活跃,扑凌凌地拍打着自己的翅膀,在空中划着一道道匪夷所思的瑰丽弧线,把人们向往和追求美好生活的目光,延伸向无穷无尽的远方。就连门口的两颗碗口粗细的柏枝树,也都比赛似地,争先恐后,争奇斗艳,焕发着同样碧绿和辉煌的光彩。

真是一个难得的好天气,而更加难能可贵的是,在这样的好天气,自然方便于人们走出去,投身到大自然的怀抱中,去自由享受如此难得的好空气。一段时间以来,直到现在,人们都不得不习惯于过度开发,习惯于飞跃式发展,跨越式前进,习惯于那些不惜被破坏殆尽的植被,习惯于那些不惜被糟蹋得千疮百孔面目全非的自然环境,习惯于高楼大厦,厂房林立,习惯于所有那些类似于杀鸡取卵,焚林而猎,枯泽而渔之类,肆意鲸吞,盲目扩张的怪现象,不得不忍受雾霾肆孽,粉尘横行,气候异常,地震海啸泥石流,水旱冰灾之类灾害天气的频凡发生。在眼前的这个秋冬季节,能有这样好的机会和运气,去亲近大自然,呼吸新鲜空气,的确委实不易。  

而且,又正值周末,可以和三五好友相约,在一起尽情去玩玩,在街上、田间、山野、地头、水库、堤坝之类的场所,到处尽情去逛逛,去走走,去实地感受感受大自然的奇妙与亲密。当然也可以选择不出门,不过一定要打开所有的门窗,让阳光照进来,让清风吹进来,让空气顺畅流通,形成一个优良的回路,然后就一个人呆在自己的房间里,尽情地看自己喜欢看的书,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想自己喜欢想的人。或者就干脆什么都不做,就躺在床上,以自认为最无拘无束最无所顾忌最松弛最散漫最优美最舒服的姿势,美美的睡上一个懒觉,尽情享受独处于属于自己的这个小天地之间的乐趣。真是太惬意了。

每天忙于备课上课,批改作业下班辅导,为学生准备学习资料,说不辛苦那是不可能的,吴徽涛老师都整整好几个星期没有好好休息一下了。伟大的革命导师列宁早就说过,不会休息的人就不会工作,是该到他好好休息好好享受的时候了。他想首先是不是该给家里打一个电话,告诉父母亲说自己已经决定,这个周末将不准备回家,要留在学校里,然后再看是不是应该给附近几个朋友发几条信息,过去骚扰骚扰他们,让他们做好相应的安排,朋友就是用来骚扰的嘛。他准备在这个周末,好好放松放松,慰劳慰劳他自己。

正当我们的吴徽涛老师计划着应该怎么潇洒快乐地度过这个周末,还沉浸在对正向自己珊珊而来的这个周末的美好遐想中,暗暗得意自得其乐的时候,“报告老师,”门外传来一名学生清脆而又有些怯怯的声音。他转过身来,抬头一看,是班上的一位名叫桔子的女生,稍有些羞怯地站在他的房门口,涨着一张略显羞红的脸,一双闪闪发亮似乎还有些躲躲藏藏的眼睛里,分明还闪烁着因略带几许希翼而兴奋莫名或许还夹杂有少许隐忧的光芒。

“啊,是桔子啊,找老师有什么问题要问,是吧?”吴老师走出门外,亲切地向那个叫桔子的女生询问道。

“老师,听说您的家在很远很远的地方是吧,您周末应该不会回家了吧?”

的确,吴徽涛老师并不是土生土长的本地人,他的家乡位于县城东南方向,是一个离县城六十多华里的美丽富饶的水乡渔村,而他现在所供职的学校,则是一所位于县城西北方向,离县城一百七十多华里之遥的山区初级中学,这样子算起来,他家离学校就有两百三四十多里路远。当初刚从省城那个师范院校毕业,教育局领导把他安排到这个学校里来的时候,他才生平第一次听说这个学校的名字。以前他可从来都没听说过,根本就没想过,天底下还有这样子的学校。那时他手里拿着签有他名字的报到单,准备来报到时,甚至都不知道这个学校在县城的哪个方位,是一所什么样的学校,对学校有多大的规模,办学条件怎样,教学质量如何,心里更是一头雾水,一无所知。及至他乘坐那辆每天只有一趟的唯一的中巴车,冒着滚滚黄尘,颠簸了两三个小时,翻山越岭,来到这个学校以后,看到了学校的基本面貌,又听了学校领导的简单介绍,他才知道这所学校其实是一所生活条件相当艰苦,教学环境非常恶劣的学校。

“是啊,这不,老师刚刚决定不准备回家去了,心里正在考虑该怎样去过一个有意义的周末呢。桔子,你有什么问题需要老师帮忙,是吧?没关系,老师一定会尽力帮助你的。来,进到屋里来,有什么问题,坐下慢慢说。”

吴老师一边把桔子让进房门,并让桔子坐在他办公桌前面的那把椅子上,一边自己动手把桌上的那些因为没来不及收拾而显得有些凌乱的书本纸张,快速做了一个简单的清理,然后顺手搬了一把椅子,坐在桔子的旁边。

“老师,不是,我现在还没什么问题,是这样的,我爸妈他们想请您这个周末到我们家里去玩,您正好有时间,就到我们家里去玩好不?”

“这不好吧,那要给你父母添麻烦的啊!”原来桔子不是来问问题的,是要请他到她家里去做客。吴老师自然知道,桔子和她父母都是非常厚道淳朴的山里村民,待人热忱,实在,只是这样冒昧去打扰人家,恐怕多有不便吧,毕竟他们也有他们自己的事要忙不是。

看见吴老师在犹豫,似乎要推辞,桔子这个平日看起来有些因过于文静而略显胆怯的女生,这时好像一下子着急得不得了,脸涨得比先前更加通红。桔子一着急就自然忘了胆怯,忘了害羞,忘了原本就根深蒂固的那些顾忌,就不知从哪里产生出了一股巨大的勇气,胆量不觉间也就大了起来。她一边情不自禁地伸出双手牢牢捉住吴老师的一双手臂,不放松,好像是担心吴老师会跑掉,生怕自己一松手,吴老师会马上就会凭空消失掉似的,一边以非常急促的语气对吴老师说:“不麻烦,不麻烦,真的是我爸让我来接您的,一定要我把您接到的。本来我爸他要亲自来接您的,是我在我爸面前下了保证,打了包票,立下了军令状,说绝对一定能把您接到。您要是不去的话,我岂不是夸了海口,说了大话?那多没面子啊,而且我爸也会说我真没用,这么点事儿都办不好,做不得指望。我最怕我爸说我没用了。”

“这样子啊,”看到桔子那样一副着急担忧的样子,吴老师觉得自己要是真不去的话,小女孩肯定会伤心的吧,说不定会立马哭鼻子的哟,他实在是不忍心拒绝桔子的好意,实在不愿意以那么一点点说不上理由的理由,无端置桔子于不开心的境地,自己周末反正也还没来得及做出什么安排,那就做一次家访好了,说不定或许会有希望收到什么意料不到的教育效果呢。“那好吧,老师答应你就是了,谢谢你和你的父母啊!”

“老师,您别客气。”看见吴老师答应了,桔子不禁轻舒了一口气,好似终于放下了一副重重的担子,感觉全身轻松多了,又似乎在解决了一个重大难题之后,自然流露出一副心满意足的神态,脸上也恢复了平日惯常的那种恬适的表情,微微露出了恬静的微笑。

已经有 0 条评论
最新评论


贵州作家网微信公众号(gzzjwwx)扫描或长按便可轻松关注

版权所有:贵州作家网 国家工业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黔ICP备15007914号

站长QQ2459969244 电话18798721686 维权顾问:李向玉律师(贵州洲联合律师事务所副主任,电话:13628552882

网站投稿邮箱:guizhouzjw@126.com 杂志投稿邮箱:guizhouzjw@163.com QQ1群:325801254 QQ2群:84587631

您是本网站第 18147805 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