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贵州作家网:www.gzzjw.cn
分站: 贵阳   
贵州作家网: >> 原创作品 >> 短篇 >> 正文

无缘的爱人
信息来源:本站发布    作者:白风    阅读次数:673    发布时间:2017-04-29

那天他说他要回家,我没问他为什么,从他对电话那头愤怒的声音中我隐隐感到不会是什么好事,也许,我对他了解得太少。那天的约会因为那个电话变得极不美好,他把我送回寝室,消失在了黑夜里,我知道他没有回寝室,没想到那个背影,成了生命中最珍贵的回忆。

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问了他哥们儿他还没回寝室,作为这场爱情里的主导,我不应该主动去找他,就算此刻他可能一个人躲在角落难过。我要做的是给他足够的空间去处理好他的事,然后第二天又以一个阳光的自己展现在我面前。这可能也是我喜欢他的原因,不管多大的困难在他那里他都能解决,即便我从来不会过问。

记得有一次,一个男生调戏我的事情不知道被他从哪里知道了,他把那个男的揍进了医院,自己却若无其事的陪我约会,他被学校记大过,全校通报批评我才知道原来他知道了。他总是那么霸道,所以在我的心里是无所不能的。所以这一次,我相信他能自己解决,但他从未有的暴躁让我觉得他很陌生。一向稳重的他是怎么了,究竟是什么样的事情能让他如此失态。今晚我失眠了,多次打开电话薄,那个号码拨出去后又迅速挂断。我应该相信他的,对,我应该相信他。

不知道几点才睡去,总之一晚上都不踏实,迷迷糊糊中接到他室友的电话说他已经走了。我一下从床上惊坐起来。“什么?他已经走了?”有种莫名其妙的失落,他走了为什么不给我打电话,就算不会去送他至少我还是会说一路顺风的,他怎么能这样。大小姐一下子上来了,打开电话薄,找到那个号码拨了出去。“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请稍后再拨。”

“竟然敢关机,谁稀得理你,有本事一去不回。”脑充血说的一句胡话没想成真了,而我的那句一路顺风始终没有说出口。他就这样走了,静悄悄的,陪他的可能只有他的那几个死党,也可能是一个人默默的,我只能猜测。

正当我发呆时,电话响了。来电显示是他室友,我迫不及待的接通,也许是他有什么话要跟我说。挂了电话后我傻傻的看着窗外。良久才回过神来,难道真的是我错了吗?联想到他室友刚说的话,联想到他站在检票窗口望向门口的那个失望的眼神,我的心像是在滴血。“我这次回家可能要一段时间才过来,帮我看好她,有什么事第一时间跟我联系,她任性你就让着她点,回来哥们儿请你吃饭。”我不知道他说这些话的时候有多少失望在里头,又带着多少他对我的爱。我后悔,我后悔没有去送他,后悔我为什么没有陪他,没有听他说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我疯狂的拨打着他的电话,一遍又一遍,电话那头始终是关机。瞬间我感觉心里少了什么,空空的,这比上次父母送我上车时的场景还要强烈。回想到之前他做的种种,我恨不得扇自己两大耳光。

四月的阳光刚刚好,落在窗台,爬进寝室。让龟缩在寝室的腐朽气息无处藏身,打理一下自己,我想我应该出去走走了。说不定,此刻他的家乡也是暖阳三季,迎接他的到来呢!我安慰着自己,既然这样,为何我不在他到来前给他一个惊喜呢!打开窗户,将陈放已久的衣服拿出去晒晒,抖落的灰尘让我无比的嫌弃自己。校园该有的生气还在,我该有的生气去哪儿了呢!室友们都出去了,或是去研究她们的理论,或者去研究她们的爱情,而我此刻,得研究一下我的生活。

出了大门,我竟不知道第一步该迈向哪里。随便走走吧!就在这个熟悉且有着他的气息的校园走走。虽是周末,路上往来的学子已然络绎不绝。漫不经心的走着,我尽量不让路人看出我的心事。也许我就只有这么点心事可藏,在没有他的时候把这份感情表现出来。一路走走停停,欢呼声充斥着大脑,这是属于我和他的,我对着打闹的男女们使着白眼。你们凭什么这样,你们怎么能这样。他们若无其事的从我身边走过,也许在他们眼里我就是空气,我这点羡慕和嫉妒,他们都习以为常了。

“嗨,去吃早餐啊!”

正当我愤愤不平的时候,一个声音在耳边响起,抬头,他的哥们儿正向我挥着手。

“早啊!”礼貌性的和他打着招呼,转过头才发现原来自己走到食堂了。索性补充道。“对啊!吃早餐。”

“这么巧,那就一起吧!”他的哥们儿笑着道,做出了一个邀请的手势。

恍惚间,这一幕好熟悉。那是我和他第一次遇见,他当时的样子搞笑极了,而我当时,要多狼狈就有多狼狈。

“哎哟!”

“喂,我说能不能看着点道儿,这路你家的啊!”

那天是我来这个学校的第一天,思绪还沉淀在和父母离别的悲伤和对陌生环境的恐惧中。

“我也很痛好吗?”丝毫没觉得撞了人是不对的,反而是他,凭什么对我大吼大叫。“不知道力的作用是相互的吗?真是的,真怀疑你这种人高中有没有毕业,这点常识都没有。”我不示弱的补充道。

“什么我这种人,按你的意思我还要对你给你说声对不起咯!”他当时的样子很生气,声音近乎咆哮。

“我不介意你给我道歉。”他越是这样,我越觉得错就是他的,一个大男人凭什么对一个女生这么大声的说话,也不看看我是谁,街坊四邻都害怕的小霸王,加上离别时老爸说的话。“闺女,别委屈了自己,要是有人欺负你。你就让他还回来,没事,老爸给你撑腰。”想到这里 ,顿时我的底气十足。


“没人管的野丫头。”说完他就要离开。

听到这话我就来火了,什么叫没人管的野丫头。“站住,你别走,你说,什么叫没人管的野丫头?”我一把抓住他的衣服,今天不给个说法就别想走了。脑门儿一动,我接着道。“先前撞了你,我给你道歉,对不起,我撞了你。但是,你说我是没人管的野丫头,这个账怎么算。”

现在想想当时他那呆若木鸡的表情我就想笑,也许被我先前的蛮不讲理再到后面的泼辣样儿吓到了吧!最后还是他的哥们儿出来调节。“算了算了,这位同学,我代表我哥们儿给你道歉,他口无遮拦,言语过激,还望姑娘你大人不记小人过,原谅他这一次。”

“这还差不多。”我放开他的衣服,拍拍手道。抬头看了看食堂,再看着他们俩。  

“你还想干嘛?”他无奈道。  

“干嘛?本小姐被你折腾了一上午,还没吃饭呢!现在,本小姐,饿了。”双手环抱,大有一副你不请我吃饭,今天这事儿就没完的架势。  

“合着我被人撞了,还给人道歉。完了现在我还要请人吃饭?妹子,你这里没事吧!”他说着指了指自己的脑门儿。

我瞪着他,火不打一处来,刚来到陌生的环境就遇到这种蛮不讲理的人,真是要被气死了。

他的哥们儿连忙圆场,用只有他们俩能体会的眼神交流着,不就是一顿饭嘛!吃就吃呗!

后来我才知道他和他哥们儿从初中就在一个学校,两人的关系可以说是穿一条裤子长大的,如今又考到同一个大学。

“得嘞!我对不起您,想请你吃顿饭,陪个不是,您这边请。”四十五度鞠躬,做了个邀请的手势?虽是心不甘情不愿,但他还是做了。

他那时的样子要多傻就有多傻,直到后来我都觉得这人脑子有病,我们在一起之后我问过他,“我说你是不是脑袋被门挤了,我们第一次见面时我那么欺负你,你还请我吃饭。”我记得他是这么回答的,“其实从你进入这个学校的第一天我就注意你,说来也巧了,你撞了我,所以,后来就这样,后来,后来你都知道了。”

“什么,一开始你就对我图谋不轨。”

“你在想什么呢!那是欣赏好吗?纯属于一个正常的男性看到一个美女后的第一反应,站在生物学的角度来说。这是正常的生理反应,再说你不知道吗?男人看美女能延年益寿的。”找个地儿坐下,他接着道。“据英国科学界研究表明,一个男人每天看美女八到十分钟,长此以往,能延长三到五年的寿命呢!不要以为我唬你,这可是有科学依据的。”

那时候的我不知道怎么了,最喜欢看他一本正经的和我说一些大道理,虽然听不懂,但我很享受这种感觉。

和他的哥们儿来到食堂,我没忍住开口问道。“你知道他这次回去是因为什么事吗?”

他哥们儿放下筷子,看着我,“他父亲患了癌症。”说完低下头继续吃着早餐。

这是一个重磅炸弹,如果说先前是一种后悔的话,现在已经变成了深深的自责,我是他的女朋友,作为他的女朋友什么都不关心他,这么大的事情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不告诉我?是怕我担心吗?难道在你心里我就这么不堪吗?我真的想为你分担点什么,想为你做点什么,但现在一切都那么无力。“他的电话怎么打不通?”我错开了这个话题。

“我也不知道,我尽量和他联系吧!联系到了我告诉你。”

“好。”吃过早餐别了他哥们儿,我回到寝室试着用更多的方式去联系他。却才发现,原来他的圈子,我融入的那么少。

“他父亲患了癌症。”他哥们儿的话在脑海里响起,想到那天他接电话时咆哮的声音,我的心在滴血。当时我为什么要无动于衷,我为什么不说点什么,不做点什么。哪怕是一个拥抱,哪怕是一个安慰的眼神。无尽的后悔在我脑海里挥之不去,但现在我除了陷在深深的自责中我还能做什么?

这样的日子持续了三天,也就是周二那天我在上自习,他的哥们儿找到我上课的教室。“现在连我也联系不到他,真不知道他家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他的哥们儿一脸颓唐的道。

“那现在怎么办?”我慌了,持续打了三天电话都是关机,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我期待他能给我来个电话,期待他给我说早晚安。

“我现在走不开,只能拜托你了,这是他家的地址,你去看看到底怎么了。”说完他哥们儿递给我一张纸条。

接过纸条,我莫名的激动,没有犹豫,立即订了去他家的车票。

当天晚上我就踏上了去他家的火车,南方的鱼水情我倒是没见识到。沿路的山川河流稍纵即逝,我的心跳开始加速,迫不及待的想见到他,期待他看到我后那期待的眼神,期待他给我一个拥抱。几经辗转,我终于到了他的故乡,他的故乡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热,我不得不给自己加个外套。陌生的地方,我拉着行李箱小心翼翼的走着。太阳不知所踪,真真清风稍显凉意,我没有立刻去他家,我不能就这样子去见他,我必须要调整好自己的情绪,我还是希望能把最好的自己展现给他。天渐渐暗了下去,找到他的号码拨了出去,电话那头还是一阵忙音。“我看你还要关机到什么时候。”

收起电话,我拦了一辆出租车,按照纸条上的地址给司机说了,出租车飞快的穿梭在这个小县城里。像我的心一样,按耐不住激动,七上八下,扑通扑通的。我为什么要这么激动?不是已经镇定下来了吗?两个小时的努力在这一刻顷刻间土崩瓦解。是不是有一种“楚王好细腰,后宫多饿死”的味道?管不了那么多了,能在自己心爱的人面前出糗何尝不是一种幸福。

黑色的大手彻底包裹了这方天地,路灯在黑夜中那么刺眼,我下了出租车,拿着手上的地址依然不知道走哪。刚好边上有一个便利店,门口端坐着一个老太太。我走上前礼貌的问道。

“奶奶,你知道这个地址怎么走吗?”说着把纸条递了过去。

老太太看着我,没有伸手来接我的纸条,这时里面走出来一个中年妇女。和我说了一串我听不懂的话,我尴尬的一笑道。“阿姨,我不是本地人,你能给我说普通话吗?”

“哦,我说,你,有什么事?”中年妇女恍然大悟的道。

“您知道这个地址怎么走吗?”我连忙把地址递了过去。

中年妇女接过纸条,认真看了一遍后对我道。“你找这家人什么事?”

“我和方小宇是同学,我们老师找不到他,我来通知他一些事情。”这是我第一次说谎,还好是晚上,中年妇女没看到我神情的变化。

“哦!这样子啊!这家人啊!可惨了,先是方小宇他爸爸患癌症,后来听说那方小宇再回来的路上出车祸死了,他爸爸听说后跳楼自杀了,他妈妈嘛!就这样疯掉了,这不,今天刚被精神病院的医生接走,唉!一个好好的家庭搞成今天这样!谁人看了不心酸啊!”

行李箱啪的摔在地上,我的脑海里一片空白,为什么?为什么?他怎么就这样走了,他怎么能丢下我?

“阿姨,你告诉我这不是真的,这都是假的,是假的对不对。”我拉着中年妇女的衣袖猛扯到。

“小姑娘,这是真的,不信你可以自己去看看,从这个巷子走进去,第一个拐弯的路口第二家就是了。”

“你不会死的,阿姨一定是记错了。”我努力的安慰着自己,拉着行李朝着中年妇女指的方向快速跑去。“巷子直走,左拐第二家,巷子直走,左拐第二家。”我一直念着这个地址,疯狂的奔去,泪水止不住的往下流。

我不知道后来我是怎么回学校的,我失去他了,永远的失去了。从他死后我没在谈过恋爱,他在我的心里,留下了一道永久的伤疤,也许以后我会结婚,但绝不会是因为爱情。大学的四年间,每逢暑假我都会去一趟他的故乡。可能我需要沉淀吧!也可能我想给这段来不及后悔就已经结束的爱情做个纪念,祭奠那个我永远失去的爱人。是他教会了我如何去经营爱情,学会爱一个人,同时让我成长。

很多年以后,我有了自己的工作,我学会了独立的面对生活,面对没有他而我还得活下去的日子。新环境的才女俊男各自有了自己的爱情或是婚姻,我不干爱,也不想去爱。而他曾做的那些点滴,碎一地年岁的增加,反而更加清晰,更加明朗。

最后一次去他故乡是二十七岁,我想告诉他,我要结婚了。他可能听不到,我也希望他听不到。因为他可能不是最好,但我不会再遇到第二个他。


【编辑:文韵】

已经有 0 条评论
最新评论


贵州作家网微信公众号(gzzjwwx)扫描或长按便可轻松关注

版权所有:贵州作家网 国家工业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黔ICP备15007914号

站长QQ2459969244 电话18798721686 维权顾问:李向玉律师(贵州洲联合律师事务所副主任,电话:13628552882

网站投稿邮箱:guizhouzjw@126.com 杂志投稿邮箱:guizhouzjw@163.com QQ1群:325801254 QQ2群:84587631

您是本网站第 19416028 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