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贵州作家网:www.gzzjw.cn
分站: 贵阳   
贵州作家网: >> 原创作品 >> 短篇 >> 正文

司娘兰姐
信息来源:本站发布    作者:方卿    阅读次数:891    发布时间:2017-05-02


准确讲,司娘就是巫婆。司娘有一特定形象——疯。老年人见某个姑娘嘻戏打闹过分了,会说:就像疯司娘一样,没个正经!其实,司娘是某些妇女谋生的一种职业,她们平时跟正常人是一样的,不疯;只有给别人算命、看鸡蛋、解关煞等迷信活动时,她们就“疯了”。这一“疯”起来,或唱或跳,或哭或闹;只要焚上香案,摆上“利师钱”,便能给“不平安”的人家算命或做法事了。她们有师祖师娘,教规教仪。据寨上兰姐讲,她们是巫教,祖师娘是梅山会上三宵娘娘:金宵、银宵和琼宵。因此,她们巫教也是一种信仰,并不完全是迷信……

年轻时,兰姐可以说是一朵村花。虽然因历史原因没有读过书,但是顺嘴编的山歌音韵准确,唱起来更是字正腔圆,赛过山里的百灵鸟,迷倒一个个庄稼汉!有许多崇拜者,请媒人送手信,但都因为一个特定原因使她的婚姻东不成西不就。

兰姐上无哥姐下无弟妹,她是母亲50岁才唯一生养的掌上明珠。因此,她的婚姻便注定和多子女人家不一样。父母要求的女婿:憨厚朴实,能够“嫁”到她家“倒插门”。附近的小伙子们虽然喜欢她,但就是不能接受“倒插门”的条件;就算年轻人不计较,愿意“倒插门”,但其父母也不同意!兰姐心里纠结,但她赞成父母的决定。她要好好孝顺父母,一辈子也不离开他们。虽然她的婚姻很挑剔,但是她那迷人的身姿和聪慧的应变能力,不久就中了丘比特的箭——一个合适条件且精明能干的意中人进入她的心扉。

那天,媒婆王三婶把介绍的小伙子带了来。兰姐因为害羞,扯故在金花家一直玩,天打麻纱影(天黑下来的时候)才回家。吃了饭,母亲炒了点葵花子来给大家香嘴。那时点的是煤油灯,暗。兰姐拉了张小圆凳坐在煤油灯下。

头天王三婶来兰姐家说,这家是岩头坡的,是她娘家的舅子儿。她大哥家有五个儿子,已经有四个结了婚,这一个是老幺,叫王小兴,说是小伙子皮肤白长得帅,配兰姐简直就是金童配玉女,过得媒人眼她才上亲家门的。因媒婆说的比唱的还好听,兰姐亦不知虚实,于是约定今天下午见面。

为了先入为主,兰姐利用“灯下黑”的优势审视对方,如满意,好给媒人回话,如不理想,也给人家回话,一不误君子二不误来人;如果真像媒人说的那样好,也给对方留下些神秘感,有回旋余地。

第一次相亲,也就是双方见见面,男女双方一般是不交谈的。整个过程,就是父母和媒人拉扯一些漫无边际的散白。双方见了面后,形成一定映像,媒人便会在一定时间带着男方离开。第二天或过些时日,媒人便会找男女双方询问意见。若双方没有意见或模棱两可,男方家便会买上一段好布料和一些糖食糕饼,作为第一道手信送到女方家。女方若接受了,便是认可了这桩婚事。在此期间,男女方就会相互走往,加深映像。若有好感,男方家再次备办礼物,进行第二道手信、第三道手信。三道手信过后,若无意见,接下来就是“下剪”和“订婚”。“下剪”就是为了订婚筹备女方衣料。一般是由媒人带上女方与男方,到裁缝店给女方量身定做。“下剪”回来,男方家便请阴阳先生择结婚日子;日子择好后写成期单,用红纸折成“六合门”。所谓“六合门”就是五道小门和一道大门,每道门都只有一幅上联,下联和对方生辰八字,都留着给对方填写。准备就绪,就找一个吉利的双日子(偶数),找一个押礼先生和媒人,再请老表弟兄带着“下剪” 的衣料和商定的“水礼”(粑粑、酒、肉等)、礼金送到女方家去定婚。

兰姐这次相亲很顺利,一切如愿。但这“倒插门” 的礼数,则是倒过来兴。于是兰姐家三道手信送到王家,下剪 、定婚、结婚都顺风顺水,一年的考虑(礼数)时间,便把意中人王小兴“娶”过门来。

燕尔新婚,夫妻恩爱有加。王小兴对兰姐说,他之前是做牛马生意的,这方面有些经验。兰姐说,是啊!无商不富呢!这年头土地下放了,不像大集体时被队长管着;这点责任田地手杆别在裤腰带上都能做完的;她支持他去做牛马生意,现在他们结婚有些人亲钱,她明天就去给父亲说,给他点本钱。王小兴激动地把她紧紧搂进怀里。

别看这王小兴还真有两把刷子,600元本钱,买第一个牛就赚了80元。回来后他主动把赚来的钱交给岳父。岳父心里非常甜蜜,心想苍天有眼,让他老兰头找了这么个乘龙快婿,嘴甜伙儿晃还有赚钱的本事,因此,把满脸的麻子笑得滚圆,酒糟鼻也很生动,说,行!反正挣得的都是你们的,我也只是替你们管着!你拿20元做小用,其余的我管着!于是把20元递给王小兴。

王小兴知道,“倒插门”就是这样的,经济大权都在丈人或丈母手里;上门女婿的家庭地位是男变女,一直要到岳父母不能管事后才能交出家庭财政管理权。有不信邪的,闹出家庭矛盾,这一家人的枪口就会一致对外,要么光杆司令滚蛋,要么就够你喝一壶!——这也是许多人不愿做上门女婿的原因之一。

“有爹当家,我们年轻人就有靠山,我和小兰甩开膀子干,害怕挣不到一碗吃的么?”王小兴这一句话,把兰姐一家心里说得热乎乎的。兰姐系上围裙,到碗柜里拿来几个鸡蛋,煎了给他爷俩下酒。 

已经有 0 条评论
最新评论


贵州作家网微信公众号(gzzjwwx)扫描或长按便可轻松关注

版权所有:贵州作家网 国家工业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黔ICP备15007914号

站长QQ2459969244 电话18798721686 维权顾问:李向玉律师(贵州洲联合律师事务所副主任,电话:13628552882

网站投稿邮箱:guizhouzjw@126.com 杂志投稿邮箱:guizhouzjw@163.com QQ1群:325801254 QQ2群:84587631

您是本网站第 18549305 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