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贵州作家网:www.gzzjw.cn
分站: 贵阳   
贵州作家网: >> 原创作品 >> 短篇 >> 正文

上善若水(电影故事大纲)
信息来源:本站发布    作者:吴金柳    阅读次数:124    发布时间:2017-08-02

中午的太阳,火辣滚烫。军人出生的关河县委书记高力端起茶杯,发现杯里已经只剩半杯干透了的茶叶。高力起身抓起放在窗前的暖水瓶,轻轻的摇晃了一下,高力往杯里倒水,却已是壶干见底;高力又抓起另一只暖水瓶,发现也没有一点水。

高力拎着两只空水瓶来到食堂,食堂吴师傅告诉高书记,全城都缺水了,食堂只有半桶水,却要用来做晚饭。老吴指着旁边放着一排排的暖水瓶,告诉高书记,各科室都在等着灌开水,老吴无奈的说道,巧妇难做无米之炊,书记该替全城百姓解决饮水困难的问题。

高力在县委、县政府召开的工作会议上,向与会的领导干部提出解决县城饮水难的事。李县长说这不是轻易而举的事,关河历来就是旱灾严重的陡坡之地,从地质上分析,关河城附近没有充足的水源可以利用。反对的声音频繁频而出。高书记力排众议,坚决的说道,

就算把坡下的关河水倒引回来,也要解决百姓的饮水问题。支持高书记的干部几乎没有,

会议后,高书记摇通了水工队的电话,把水工队长麻旺成叫来办公室,高书记将此事告诉麻队长,请麻队长带着水工队员们寻找水源,麻队长授命去办。

麻队长带着水工队员和自发加入寻找水源的群众背着干粮、水壶在烈日下翻山越岭,到处寻找水源。几天后,水工队员们在离关河县城三十公里的深山里寻到一处水源。

麻队长用双手捧起喝了一口,甘甜清凉,看着牛腰般大小的水流,队员们都开心的笑了。为了弄清楚出水洞的地质结构,水工队和当地的村民准备进洞查看,村民云本清年轻力壮,主动请缨,进洞查看。云本清腰缠一圈棕绳,迎着激流向洞里前进,不一会儿,云本清被水流冲了出来。另一村民再次进洞,却还是失败告终。

大伙蹲在地上作了一番分析,调整了进洞的方案,鉴于出水口狭窄且陡,水流冲击力强的因素,麻队长决定采用整体推进的方式,终于成功的进到洞里。洞里较为宽敞,有一个球场般大小的沙坝,水是从较高处的崖缝里流出来的,洞底有一个水潭,经测量,潭水保持稳定。

麻队长来到高书记办公室,将这喜讯向书记报告。高书记和县委、县政府领导一同商议,决定兴修引水渠,初步计划筹备。然而,困难重重,令县领导始料未及的是没有机械设备,又缺乏相关的技术人员和参考资料,更为艰巨的是从出水洞到关河县城要横贯十余道悬崖,地理环境恶劣,修渠几乎成了一个不可能的神话。

高书记下定了决心,咱们都学习过毛主席的著作,主席就评论过愚公移山的精神,不管困难有多么艰巨,咱们也学一次愚公移山,给关河城的百姓引来救命水。一场硝烟弥漫的争论后,终于成立了出水堰工程指挥部。

总指挥是高书记,县长和副县长是副总指挥。麻队长未调到水工队之前,曾任过区长,有领导指挥能力,也被推选为副总指挥。指挥部先召集了关河城的百姓开了一个动员大会,随着麻队长一声令下,关河城百姓几乎是全城出动,男女老少,都自带锄头、链条、抬杠等工具来到出水堰,开始挖修水渠。

麻队长找到县长,向县长说明群众每天早出晚归,基本上是自带干粮,生活条件很是艰苦,请求给修堰群众补助一点伙食费,县长却称财政困难,没钱没粮,还需群众自行解决饮食问题。一旁的副县长于心不忍,把此事汇报了高书记。高书记和县长一番争论后,达成一致,给修堰的群众按五分钱每人每天补助。虽然条件艰苦,但群众却不畏惧,以苦为乐。

出水堰必须要经过几出险要地段,山势陡峭,老虎嘴、灵官岩、罗锅凼、黑沟、匡家梁子等。面对坚硬如铁的岩石,群众们只有叹息。

县长从成都铁路局请来了测绘专家,测绘结果交到指挥部,专家说必须要用炸药开山,人工无法开凿。麻队长找到高书记,可炸药吃紧,无法购到,高书记多方联系未果。麻队长提出用土办法研制黑炸药,高书记思量再三,终于同意,并叮嘱麻队长要注意生产安全。

空地上建起了一座座用于制造黑炸药的厂房,按土方法一硝二磺三氟碳的配制方法,县长和麻队长城里了炸药生产小组。小组队员推到了村里的老土墙,用榔头将土捣细,挑回炸药厂,将土浸泡在大锅里,提取硝铵,锅里煮着老墙土泡成的水,熊熊的火苗直窜锅底。

村里的树都砍来烧硝水了,队员们爬到深山里烧制氟碳。一时间,柴禾稀缺,一个千户人家的村庄仅留得两颗老槐树,队员们准备砍伐老槐树时,六十多岁的王老太和周老太各自紧紧的抱住树干,哭着向队员们哀求,任凭队员们怎么开导,两老太就是生死不肯松手,原来她们欲将这两颗树留作寿木,却不敢和队员们说,队员们看出了两老太的心思,被两老太可怜的样子打动了,收拾砍伐工具离开了。

生产炸药的队员们在厂房里高度紧张的劳作,眼睛被硝磺熏得红红的,泪流满面。由于小张不懂得黑炸药的性能,火烧得太旺,炸药温度升高,发生了爆炸,整间厂房被夷为平地,队友们哭喊着在土堆里刨出了小张已经被烧焦的尸体。

麻队长将各段工作任务分配好以后,来到炮眼突击队,叫小左扶着錾子,麻队长轮起大锤开始敲打炮眼。突然一锤子打偏,小左急忙避让,却不料撞在麻队长手里的锤把上,小左失去重心,跌下山崖,小左摔下一丈多远后,被山崖上的树挡住,幸免于难,却背部受伤。麻队长和众人将小左救上来后,小左担心指挥部领导知道后要处分麻队长,小左隐瞒了此事。麻队长感激小左,给小左安排了一份轻松的活计。

六十多岁的贾叔正在灵官岩挖沟,突然山上一块巨石坠下,砸断了贾叔的大腿。一年轻队友背着贾叔去医院,结果还在半路,贾叔便死在了他的背上。

为贯彻党中央的精神,高书记在县委召开的大会上提出,农村实行坡地台地化,力争实现水利化,全县掀起了一股与天斗、与地斗的浪潮。全民投入到双河堰、胜利堰、西堰、南堰的修建中,上马劳动力达到了关河县劳力的四分之一,却不知这是一个错误的决定,堰没修成,却误了农业。

诗友和文品被安排在出水堰工程队的放炮连,放炮时出现了哑炮,两人小心翼翼的去排炮,炮却突然响起,将两人炸飞下悬崖。

麻队长受到指挥部的处分,有些不悦,回到宿舍后,和通讯员小罗,同室的小袁,讲起了自己的故事。我在雄魁大队干组长的时候,大队有一份机密的文件要送到昭通地委去,大队领导把全村能派出的人员都筛选了一遍,最后选中我,接到通知的时候,我正在田里指挥搞生产,我迅速找到大队长,大队长一见到我,就很高兴的招呼我坐下,他说,老麻,这是个机密,我斟酌再三,还是决定让你去,你办这事儿我才能放心啊,大队长说着,便从怀里掏出一个信封递给我。我一听是机密文件,就赶快跑回家,找了一个背篓,用菜叶把文件包了放在背篓底,上面放了几个烧洋芋,就往昭通走。前几年上昭通可费劲了,没得车子坐,就靠这双腿硬走,路上拦劫的土匪又多,还是成群结队的。我只顾着赶路,那一夜真是月黑风高,我提着马灯继续赶路,突然我听到前面的林子里有响动,我以为是豹子什么的,吓出了一声冷汗,几个壮汉几步窜到我面前,将我围住,站在我前面的那个足足比我高了一个脑袋,虎汹汹的叫我拿钱来,我说没钱,要我脖子上的葫芦你们就拿去,几个大汉一听,不开心了,几把刀子顶住我,高个子一把封住我的领口,其余的就搜身,有道是好汉不吃眼前亏,我便向几个大汉哀求,我真的没钱,家里穷得都揭不开锅了,我嘴上故作镇静,可心里担心背篓底的文件啊。高个子问其他土匪,给搜着钱呢,另一个土匪嗓门更大,像个炸雷似的,球都没得,比老子还穷,高个子就不高兴了,给老子宰了他,我急忙跪地求饶啊,几个土匪被我蒙混过关了,把我放了,现在我背心都还有些发凉呢,听得小袁和小罗哈哈大笑。

参加修堰的妇女日渐增多,指挥部决定成立一个妇女营,妇女们几乎都是带着孩子到工地,挖土方、打炮眼、背石灰、拌灰浆,到处是妇女们的身影。

漂亮的小枝生完孩子刚满月就来到工地,没有带孩子的经验,小枝就学其他妇女一样,将孩子放在山坡上睡着,自己就跳到沟里挖土方,一只大黑狗来到孩子身旁,用嘴去嗅孩子,却把孩子掀翻,顺着山坡滚下了悬崖,一阵嘭嘭的声响,妇女们循声望去,却不知是孩子滚下了山坡,一妇女嚷道,谁的红衣服被吹下岩了,小枝看到那件结婚时添置的新衣,顿时大哭着奔到放孩子地方,看着一片空地,小枝伤心的跪在地上痛苦,哭天抢地的拼命抓刨泥土,小枝起身,往悬崖边上走去,几个汉子急忙将小枝拉回,小枝受到打击,得了精神病,成天在工地上走来走去,口里胡乱说话,大家看了都感揪心的痛。

背石灰的妇女们用背篓从山脚背石灰爬上半山腰,累得汗流浃背,石灰受汗水浸泡,发生反应,将妇女们背上的皮肤烧坏,妇女们在崖边割了些野草垫在背上,忍着疼痛继续劳动,妇女们在陡峭的山路上相互的照应着。

连日的阴雨,松软的泥土经浸泡后,发生了小量泥石流,队员们刚刚糊上堰坎的水泥被泥石流破坏,队员们心疼浪费了国家的水泥,想了很多办法都不凑效。党员珍姐跳进水堰,用背挡住梭下来的泥土、石块。叫队员们及时补堰,泥土不断往下涌,一直埋到珍姐的脖子,珍姐全身被泥水渗透,冬节的天气,异常寒冷,珍姐的嘴都冻的乌了,队友请求和珍换一下,珍姐却说,反正我的衣服都脏了,何必再把你的衣服弄脏,我还坚持得准,你们加紧不堰,珍姐一站就是五个多小时,知道水泥凝固,才被队员拉起冻的僵硬的她。

十九岁的六斤被大队抽去参加大堰修建,六斤的新媳妇儿小凤和六斤商量,她也想参加大堰修建,态度坚决,六斤同意了,叫她去和大队领导说。小凤找到大队支书,这么大的工程,我无论如何都要参加,反正你当干部的就是要批准。支书受到感动,同意了小凤的请求,小凤白天在工地背石灰,晚上回家还要做饭孝敬公婆,小凤背着百余斤的石灰在悬崖峭壁间爬行,突然脚下一滑,小凤摔下大岩坎,被树挂住,石灰洒在背上。

小凤醒来的时候,已经侧身躺在工棚里,六斤坐在她旁边哭泣,医生正在清理她背上的伤。小凤问六斤发生了什么事,我不是正在背石灰吗?六斤说,就是那篓烂石灰,差点要了你的命,你摔下去被树挡在山腰上,要不你都滚下去了,六斤责怪小凤,人家生产队没安排你来,你偏不听话,现在背上都被石灰烧成疤子了。就在夫妻俩说话的时候,医生又往小凤身上檫酒精,疼的小凤大叫。

当晚,六斤给连长请假,背着小凤回到家里,,一家人商议后,公婆不准小凤再去工地,小凤疼痛难耐,一夜折腾,六斤为了照顾小凤,一夜未睡,六斤本想在家多照顾小凤几天,可六斤是工地的炮手,天刚亮,大队便派人来催促六斤,六斤交待了小凤几句,回到工地,

六斤和两名助手提着麻绳、点炮的工具,往崖上攀爬,将绳子拴在一棵大树上,六斤顺着绳子往下滑,六斤摸出点火棍,点燃炮后用脚一蹬,整个身子荡了出去,荡回来时,六斤又点了另一炮,突然,绳子卡在石缝里,六斤荡了几次都未成功,六斤往山顶大喊呼救,助手们往上拉绳子,炮声响起,六斤被炸得满山飞,助手惊呆。工地乱成一团,大叫呼唤六斤,找寻他的尸体,队友找到六斤被炸成布绺绺的裤子。

连长派人去六斤家报信,六斤的的母亲听到六斤炸死的噩耗,哭得昏倒在地,父亲跪在院子里大喊着,苍天啊,你咋个不睁眼啊,你要收命么就收我这条老命嘛,你咋个把六斤这个嫩娃儿收了啊,。小凤悲伤过度,用头撞墙,被好心的邻居大婶给拉住,劝慰她。小凤不顾及背上的伤,倒在地上打滚,接下来的几天,不吃不喝,也不言语,患上了精神病,每天指着山崖,告诉其他人,我看见六斤了,他还吊在山崖上的。

指挥部号召各连开展生产大比武,推选出:‘平安炮手,’‘妇女标兵’,‘千锤女英雄‘,’万锤男英雄‘。

麻队长叫小左编写一些比武的山歌,教大家拉歌,指挥部安排放露天电影,放映前群众拉歌欢唱。

为了加快施工进度和抓安全,高书记搬到工地和队员们一起吃住,深入到施工一线,纠正队员们操作的规范,常和麻队长商议工作问题。

指挥部对生活苦难的事再一次进行研究,领导们达成一致,将补助金增加到一角五分。群众的干劲更加十足了。

炮手贾大汉是个魁梧的健壮的汉子,贾大汉点完炮,过了很久却未听见炮响,贾大汉便带了助手去查看,两人刚走近,炮响了,两人被气浪掀下悬崖,高书记组织队员将两人抬回,叫四类分子抠死人脸上的石子,队员去供销社买回来白布,高书记叫小袁扶起贾大汉,高书记给贾大汉穿衣,裹白布。

安全事故的频繁发生,惊动了地区领导,地委派出检查组来工地视察。司机将吉普车停在山下的公路上,在车上看毛主席著作,却被山上炸下的一块巨石砸在车顶,司机受伤,检查组领导遂到工地追究责任,找寻放炮的炮手,麻队长站了出来,放炮连是我负责,我承担此次的责任,麻队长被检查组带去地委。群众听到麻队长被检查组带走的消息,都没了干劲,他们担心麻队长会被检查组弄去蹲班房,甚至枪毙。高书记电话向检查组的领导求情被拒绝,高书记和县长商议营救麻队长,最后想到向地委副书记,高书记的老旅长求情,老旅长听说事情原委,将麻队长的事向地委书记说明,放回了麻队长。

麻队长回到工地,高书记和指挥部领导给麻队长洗尘,嚼着花生米,炒洋芋片,喝着自酿的包谷酒。

清晨,麻队长上工地安排工作,回到工棚,问小袁,我们好像还有一点酒米,今天煮酒米饭吃,小袁淘米,麻队长说,米不要撒在地上了,淘一次就行了,不要浪费水。吃过酒米饭,麻队长摸着肚子说,很久没吃这么饱了,小袁,看不出你做饭还挺香的,麻队长在屋里来回走了几趟,叫通讯员小罗去叫技术员,几人背着炸药上了匡家梁子的工地。

中午时分,天空弥漫着乌云,群众回到工棚吃午饭。小罗和技术员要去点炮,麻队长说他们没经验,不准他俩去点,麻队长摸出一张棉纸条,撒了一层黑火药,拧成了条,插在炮眼内,开始填充黑炸药。麻队长衣袖带到了一个小石块,石块掉进装了炸药的炮眼里,轰的一声巨响,气浪将麻队长冲了出来,相距不远的小罗和技术员也被波及,冲倒在地,两人清醒过来,奔到麻队长身边,麻队长已经血肉模糊,俩人大喊麻队长,却再已听不到麻队长的声音了。

两人跑回指挥部,群众们一看两人身上血迹斑斑,急忙问他俩,麻队长呢。小罗惊魂未定,过了很久才说出,麻区长被炸死了,群众们顿时哭喊着,麻区长被炸死了。

千余群众聚集在麻队长的遗体前,哭泣着。麻队长血肉模糊,满身尘土的遗体已经不成样子,唯有胸前的党徽烁烁生辉,光芒四射。

高书记和县领导闻讯后赶到现场,组织民兵料理麻队长的后事。麻队长的遗体抬回关河县城,县委、县政府安排民兵在广场上搭了灵堂,天空淫雨霏霏,上万群众参加了麻队长的追悼会。

失去了修堰工程的得力干将,高书记和李县长相处更加融洽了,他们意识到坡改台地化和实现水利化的盲目性,两人决定及时纠正错误,停了双河堰,调集参与双河堰修建的民兵,全力修建这条关乎关河县城百姓生命的出水堰。

有些粗糙的水渠终于全线完工。

艳阳高照,关河全城百姓欢呼,放着鞭炮、敲锣打鼓庆祝。

高书记和李县长站在县城边上的蓄水库上,高书记对李县长说道,等咱们有条件了,再将水渠加宽加固,这是任重而道远的大事。两人看着清澈的水流进蓄水库,眼眶流下了热泪。高书记擦干眼泪,仰头说道,牺牲的英雄们,你们的精神是关河的骄傲,关河人永远记得你们。


【编辑:文韵】

已经有 0 条评论
最新评论


贵州作家网微信公众号(gzzjwwx)扫描或长按便可轻松关注

版权所有:贵州作家网 国家工业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黔ICP备15007914号

站长QQ2459969244 电话18798721686 维权顾问:李向玉律师(贵州洲联合律师事务所副主任,电话:13628552882

网站投稿邮箱:guizhouzjw@126.com 杂志投稿邮箱:guizhouzjw@163.com QQ1群:325801254 QQ2群:84587631

您是本网站第 18158421 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