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贵州作家网:www.gzzjw.cn
分站: 贵阳   遵义   六盘水   铜仁   毕节   安顺   黔东南   黔南   黔西南   贵安新区   
贵州作家网: >> 原创作品 >> 短篇 >> 正文

打戛、跳花
信息来源:本站发布    作者:张克鸿    阅读次数:2298    发布时间:2017-12-13


箐苗妇女们穿盛装,戴冬髯(长角);杨小林把妈做的青衣服穿上,戴青头巾和娄(项圈),系补滴(花围腰)。爹用9000块买了一头黑牯牛,与人站大货车车箱上。杨小林原本在外省一家私人煤矿打工,接到爹的电话,说外婆升天,要去打戛才火急火燎赶来的。

到毛栗坡了,爹用苗家的话喊停车,要走路进寨。

一起来的亲戚本家下了车,拿出炮仗拴长竹杆上,点响了,妇女们就一只手拿自己绣的花手帕捂脸,一只手搭在前边的肩上,边走边哭。

舅家听到炮仗响来迎接,有男有女,男接打戛用的祭品,女劝哭丧的。最大的祭品是牛,按规矩由杨小林牵着,牵到村外小土山空地里的戛房边又走进去。棺是打开的,外婆像睡着了,安详得很;老人家大概看到家孙外孙一大堆,生命得到延续才这样安详。为防黑牯牛乱蹦,有人拉鼻子,有人拉尾巴,有人扭着牛角。杨小林把牵索一头放外婆手边。鬼师念念有词:某某啊!这是大姑娘家拉来的,陪你老到阴朝地府犁田犁地,年年五谷丰登。念毕,杨小林拉黑牯牛绕棺三转才牵出戛房。

敬酒了,舅家和姑妈家各选一个代表。舅家的唱:“亲戚们来得不算近,请喝杯淡酒解解困。”做个敬酒的样子。姑妈家的对:“喝了舅家这杯酒,荣华富贵两家发。”做个接酒喝的样子,其实没酒也没杯,只做个样子。

戛房外,妇女们一只手搭在另一个的肩上,一只手拿着花手帕捂脸,摇来摆去的哭。杨小林他妈跪着哭,别的妇女哭完好长时间了还哭,劝都劝不住。哭着哭着,劝的人没注意又“妈呀——”一声长嚎,呼天抢地扑进戛房,双手扒住棺梆,用头乱碰:“妈呀——前个月来接你不去,你还说‘愿在儿子家猪狗窝,不在姑娘家金银窝。’这回叫我咱个接啊……”劝的人有的拉手,有的拿绣花手帕帮着揩眼泪,费好大劲拉起来稍一松手又跪下去碰。

朵村(箐苗未婚女青年)是不能参加打戛的,但她们决不错过这样的好机会,来了就远远地看,还花花朵朵地笑,眼睛忽闪忽闪,找自己喜欢的朵有(箐苗未婚男青年)。

杨小林明知“大妹跌”在外省打,却不停地往朵村群里瞅,眼睛起绿绿虫了还不停地瞅。

已经有 0 条评论
最新评论

版权所有:贵州作家网 国家工业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黔ICP备15007914号

站长QQ519680416 电话15985051823 维权顾问:李向玉律师(贵州洲联合律师事务所副主任,电话:13628552882

网站投稿邮箱:guizhouzuojia@126.com 杂志投稿邮箱:guizhouzuojia@126.com  QQ1群:598539260 QQ2群:84587631

您是本网站第 23251800 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