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贵州作家网:www.gzzjw.cn
分站: 贵阳   遵义   六盘水   铜仁   毕节   安顺   黔东南   黔南   黔西南   贵安新区   
贵州作家网: >> 原创作品 >> 短篇 >> 正文

相见不如怀念
信息来源:本站发布    作者:王震宇    阅读次数:390    发布时间:2018-01-29

  梅子强忍着眼里的泪水,不让它流下来,跑出了屋子。恍惚中,身后传来女儿声嘶力竭的叫喊,梅子心房轻轻一颤,不过她没有停留,也没有回头,径直向着前方的街道奔去。 

  街道不宽,不过由于隶属南方某座名城,即使远离这座名城的中心,仍然显得热闹与繁华。此时,已近深夜十一点,湿润的空气中夹杂着晚秋的丝丝寒意,但街道两旁林立的商店酒楼,仍旧灯火辉煌,人声迭起。 

  梅子闲时喜欢逛商店,喜欢美食,喜欢唱歌。若在平时,那橱窗内摆放的流行服饰,那香味在空气中弥漫的食物,那霓虹深处隐约传来的乐曲,都会让梅子有种无法拒绝的感觉。 

  然而,此刻,这一切都与梅子都无关了。她只想找一个安静点的地方,痛痛快快的大哭一场,宣泄心中日积月累的委屈和痛苦。 

  梅子在街上异于寻常的奔跑,还是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有人认识梅子,大声喊她。但梅子哪里听得进去?她的脑海充满了杂乱的嗡鸣。 

  也不知跑了多久,当城市的喧嚣渐渐隐去,耳里只剩下呼呼风声时,梅子停下奔跑的脚步,看到前面有一处石栏,便下意识地靠上去,伏在上面大哭起来,汹涌的泪水很快就浸湿她的衣袖,无尽的悲伤瞬间就占据了她的心神。 

  梅子哭得身体不停起伏时,感觉有人从后面抱住了自己。梅子缓缓起身回头,借助路灯橘黄的光芒,她看到了一张陌生而堆满笑意的脸。 

  “美女,一个人呆在这么偏僻的地方,多不安全啊,走,哥带你去一个好地方,有什么不开心的事,给哥说说,哥帮你!”那张脸看似人畜无害,但在它不断贴近时,梅子嗅到酒味,更是嗅到了危险的气息。 

  梅子心里的悲伤霎时就被惊恐取代。她分明看到,那张脸上的双眼,闪烁着欲望和侵占。关键是,生长着那双眼的身躯,魁梧得让她如同面对一座小山。从抱住她的那双手上,梅子感受到了无法抵御的力量。 

  意识到将要发生什么,梅子不禁心里一阵恐惧。但梅子并没有呼救,也没有反抗,而是突然把左手变成一条蛇,缠上了那张脸下的脖子,然后又把右手轻抚到那张脸上。 

  不仅如此,梅子还踮起了脚尖,把嘴凑到了那张脸侧的耳畔,柔声细语,娇喘嘘嘘地说:“哥啊,你不是要带我去好地方吗?你不是要帮我吗?走嘛!” 

  那张脸突然怔住了!抱住梅子的手不知不觉松了下来。梅子的反应实在大出他的意料。他还没想明白怎么回事,突然觉得领口一紧,脸上一阵火辣,裆部更是一阵剧痛,使得他不由自主的退了好几步,差一点就站立不稳倒在地上。 

  “来啊!杂种,你不就是想上老娘吗?来啊!就在这儿,你敢吗?”梅子挺起胸部,一步步逼近那张脸,边走边扯着嗓子大吼,完全没了之前温柔娇艳的模样。 

  仿佛一只温顺待宰的羔羊,转眼变成了一头凶狠的发情母狼! 

  那张脸痛苦不堪,其双手紧捂着下体,惊恐不安地观察四周后,透着迷茫和不甘的眼神在梅子身上停留一瞬,便一颠一簸的跑开了。 

  “孙子,你不是要帮助老娘吗?怎么跑了?回来啊!”梅子咆哮,声音撕裂了夜空。 

  那张脸移动得更快了!此处虽然较为僻静,但不远处的大道上依旧有车辆来往,偶有三三两两的路人经过。 

  那张脸彻底消失后,梅子就像泄气的皮球,一下子瘫坐在地上,心跳如雷,冷汗直冒。好一会儿,梅子才回过神来,打量四周环境。 

  这个地方梅子熟悉,叫做柳园桥,她平时上班都要打这路过。桥下一条并不算清澈的河流终年波涛汹涌,把这座城市一分为二,一边是梅子起居生活的圈子,一边是梅子工作加班的区域。 

  现在,梅子才发现,她已经从生活圈跑到了上班区。 

  沿河两岸,柳树成行,曲径通幽,亭台轩榭杂陈于其间,自是休闲静思的好去处。不过,眼下正值深秋,寒意渐起,再加上已是深夜,此处难免会成为罪恶滋生的温床。 

  梅子自然明白这些。她确实需要一个安静的地方,但她更在乎自己的安全。稍作思考,梅子便抬起脚,走向上班区的一处繁华地带。 

  二 

  半小时后,梅子走进了一家名叫纵享的咖啡厅,选择一个临窗的位置坐下,点了一瓶红酒后,便靠在温软的沙发上闭上了眼睛。 

  进咖啡厅之前,梅子有过激烈的思想斗争。跑出家门时,她就没有想过要回到那个对她而言已无眷恋的地方——至少今晚是这样。 

  该如何度过这个夜晚?梅子想了很多。她想过去酒店开个房间蒙头大睡,她想过去KTV放纵买醉,她想过去烧烤店狂吃一顿,她甚至想过离开这座城市,从此远走高飞,但,她最终都放弃了。她不得不放弃! 

  因为,她没带身份证,更关键的是,她身上没钱。跑出门时,她带着的,仅有一部手机。 

  有手机就够了啊!不是可以用支付宝和微信支付吗?说得没错!可是,就在昨天,她在商场给孩子和自己买服装时,几乎都把支付宝账户和微信账户里的钱刷完了! 

  现在梅子所能支配的钱,仅是微信里剩余的三十三元。三十三元,在这座物欲横流的城市,能做什么? 

  梅子知道,三十三元,在这家咖啡厅买杯咖啡都不够!这让她纠结了许久。但她最后还是选择了这家咖啡厅,而且点的不是比较便宜的咖啡,而是较为昂贵的红酒。 

  梅子之所以这样做,基于以下考虑:一是她确实需要一个安静的地方喝一晚的酒,而这个二十四小时营业的咖啡厅完全符合她的需求;二是她想来到这座城市多年,也结识了不少姐妹,让她们给自己转几千块钱应是小事一桩;三是这家咖啡厅的老板她认识,她们曾在一次老乡聚会时一起吃饭,相谈甚欢,实在不行,请他给自己签上一单应该不难。 

  “对不起,女士,您的酒到了,请问需要给您倒吗?” 

  不大会儿,服务生礼貌的话语轻轻响起。梅子睁开眼睛,点了点头,待服务生娴熟地在高脚杯中倒入少许红酒,微笑着请她慢用后,她便客气地让服务生离开了。 

  梅子拿起酒瓶,把高脚杯倒满后,端起来“咕咚”一口就喝了个底朝天。梅子文化水平不高,可多年的城市生活让她知道了什么是优雅,事实上,平时她身上也显示出了高于她文化水平的优雅,但是今天,从跑出家门的那刻起,她忘记了什么是优雅。 

  梅子自斟自饮,接连喝了三满杯。喝第三杯时,许是喝急了,梅子被呛着了,不停咳嗽,眼泪都流出来了。 

  不远处的服务生连忙走过来,询问梅子需要什么帮忙的。梅子好不容易止住咳嗽,一边拿纸巾擦拭酒水和泪水,一边向服务生做了个倒酒的姿势。并且有些含混不清地说了句“倒满”。 

  服务生竖起酒瓶,可那酒杯怎么也不会满——酒瓶空了。还没等服务生说话,梅子便示意他再来一瓶。 

  “女士……”服务生似乎想说什么,却看到梅子一脸不满,甚至有些怒意,于是就转身取酒去了。 

  第二瓶酒上来后,梅子同样不用服务生照料,依旧自斟自饮。她同样把杯子倒得满满的,只是在喝的时候,速度明显要慢了许多。 

  迷茫中,梅子抬头看向窗外,眼角泪水滑落如线。从梅子所坐之处看去,跨过那条灯光映照的河流,对岸便是她生活了多年的城市区域。虽然远处楼房林立,霓虹闪烁,令人眼花缭乱,但梅子还是很快捕捉到了那栋她居住了多年的房子的位置。 

  梅子又喝了一口,思绪有些飘忽…… 

  多年前,梅子随着丈夫,带着女儿,从西部一个僻远落后的小镇,满怀憧憬地来到了这座南方的城市。 

  初到异地,置身他乡,梅子难免孤寂和彷徨。然因有丈夫的关爱,孩子的依偎,梅子渐渐适应了城市的繁华与喧嚣,更是在城市中找到了理想,找到了奋斗的方向。 

  毫无疑问,这座城市比起梅子老家小镇来说,生活节奏要快得多,竞争要激烈得多。但那遍布的企业,林立的工厂,也给外来的务工者提供了许多的就业机会。 

  来到这座城市不久,梅子和丈夫各自找到了一份不错的工作。虽然有些辛苦,但梅子却是高兴得不得了,用她话说,在这辛苦两个月,比在老家辛苦一年挣的还要多! 

  带着这份满足,梅子更加努力了!几年后,梅子依偎着牵着女儿的丈夫,怀抱着刚出生不久的儿子,一起走进了完全属于她们的三室两厅的住宅楼,脸上满是幸福的微笑。 

  然而,让梅子没想到的是,正当她沉浸在幸福中时,丈夫却渐渐变了,变得越来越爱喝酒,喝酒之后还胡说闹事。变得越来越难见到他的身影,三五天不回家是经常的事。变得越来越粗暴,一句话不对头便对梅子施以拳脚。 

  梅子不傻,丈夫的变化,让她隐隐猜到了什么。梅子心如刀割,更是气愤如山,好多次,她想出了各种法子,要去回应和对抗丈夫的变化。但每次一想到一双儿女,她的心便软了下去,最后都选择了默默承受丈夫的冷漠与欺凌。 

  梅子甚至希望,她的忍让与宽容,能够帮他找回那个曾经对她关爱备至的丈夫。但事与愿违,事实证明,梅子的希望只是幻想,只是一个美丽却瞬息破灭的肥皂泡。 

  跑出家门之前,梅子加班回到家,推开门的那一瞬间,她看到了已经四天没回家的丈夫满脸笑意,以为丈夫回心转意了,不由得心里一喜。可当她看清丈夫那满脸笑意,竟是对着他身旁那位手挽着他的红发女人绽放时,她惊呆了。 

  尽管梅子早有猜测,但当想象中的一幕真正出现在眼前时,再怎么说她也无法接受! 

  背叛,赤裸裸的背叛! 

  羞辱,毫不遮掩的羞辱! 

  刹那间,梅子只觉一股被压抑的太久的怒火由心底升腾而起,直冲脑门。她再也无法忍受了!她想用一记响亮的耳光来清洗自己所受的侮辱! 

  然而,这只是梅子的一厢情愿。她自认为挟裹她全身力气和满腔怒火,一定会狠狠扇在那个贱男人脸上的巴掌,很轻易地被那个贱男人挡住了。不仅如此,那个贱男人还顺势给她一记耳光,那记耳光,打得是那样的轻松写意,看似漫不经心,轻描淡写,但印在梅子脸上时,梅子只觉眼冒金星,天旋地转,身子不由自主地后退了几大步,差点就摔倒。 

  眼泪就在眼里打转,梅子强忍着不让它流下来,狠狠剜了那个贱男人一眼,转身跑出家门…… 

  梅子定定的看着窗外,时不时端起酒杯喝一大口,眼里的城市夜景越来越朦胧,像在梦中。 

  三 

  第二天,伏在桌上入睡的梅子醒来时,阳光正好透过窗户,照在她身上,暖烘烘的。 

  梅子感觉脑子昏沉沉的,于是使劲揉了揉太阳穴。梅子边揉边想,但喝酒之后的许多细节,比如后来喝了多少酒,比如后来怎么睡着的,她怎么也想不起来了。 

  见梅子醒来,服务生赶忙端来一杯柠檬水。许是见惯了类似的场面,面对一脸茫然的梅子,服务生显得很是平静与坦然。 

  “哎呀,这个头,怎么这么疼啊!”梅子道谢着接过柠檬水,喝了一口后把它放到桌上,又接着使劲揉自己的头。 

  “女士昨晚喝了三瓶酒,确实有点多了,头疼也属正常!”服务生适时接过话茬,然后小心翼翼地问:“女士今天还要上班吧?是这样的,我们老板昨晚见您在这喝酒,他不想打扰您,不过却嘱咐我们一定给您打折,您一共消费一千一百四十元,打折后收你六百八十元,请问您是……” 

  “我今天不上班,还想在这多休息一会,走时再买单吧!”梅子心里有些慌乱,脸色却平静如常。 

  服务生走开后,梅子拿起手机,却发现手机已经没电自动关机了。梅子无奈,不得不招来服务生,向他借了手机充电器,然后一边充电一边按下了开机键。 

  随着开机,一连串的提示音响了起来,梅子一看,竟然有三十多个未接来电。这些未接来电,除了两个陌生号码,其余的全是女儿打来的。 

  再看时间,有的在进入咖啡厅之前,有的在进入咖啡厅之后。但她当时竟然全没听见。梅子知道,肯定是当时的她精神过于恍惚,致使感观听觉变得迟钝,从而自动屏蔽了外界的一切,自然也错过了女儿的来电。 

  女儿已经十四岁了,正上初中,学习成绩很好。学习之余,女儿不仅会帮着做家务,而且会帮着照料比她小七岁的弟弟。想起懂事、乖巧的女儿,梅子不由一阵心痛。 

  但梅子现在已经顾不了那么多了。她打开微信,向一个名叫小娟的姐妹发去了一条信息。大意是她出现了一点意外,急需几千元钱周转,请小娟给她转点钱。 

  梅子相信,以她和小娟的交情,别说几千,就是几万,只要她开口,小娟也会分分钟给她转来。可是等了十多分钟,也没收到小娟的回复。梅子只好拨打小娟的电话,电话通了,却一直没人接听。 

  不应该啊!小娟可是标准的手机控啊。一向是,只要给她发信息,总能第一时间就得到回复,只要给她拨打电话,总能第一时间就得到应答。以往哪次约她逛街约她游玩约她吃喝不是如此啊? 

  带着疑惑,梅子只好给另外一个姐妹发去信息。大意如前,只不过称呼换做了薇子。薇子倒是很快就回了信息,但她婉拒了梅子的请求,原因是她刚换了一辆车,近来手里也很紧张,实在无法提供帮助。 

  梅子只好又给第三个姐妹芳芳发去信息。信息刚发出去,梅子就接到了芳芳打来的电话。芳芳说,梅子啊,别着急,几千元钱,根本不算事,下周我就从欧洲旅游回来了,到时亲自给你送去!哦,忙呢,先挂了啊! 

  下周?我能等你下周?存心的吧!梅子郁闷,更是愤然。 

  …… 

  梅子接连给十多个平时交往密切的姐妹或发了信息,或打了电话,要么就是联系不上,要么就是联系上了仅得到各种各样的拒绝理由,无一例外。到后来,直接选择打电话的梅子实在忍不住了,每当那些姐妹将要进行解释时,她便大声地打断对方:“痛快点,帮,还是不帮?” 

  听到电话那端一阵沉默,梅子便毅然挂断电话。 

  梅子的嘶吼再次引来了服务生,他正要开口说话时,梅子朝他挥了挥手,尽量语气平稳的说了一句“没事”,然后痛苦地埋下了头。 

  四 

  梅子从未想过,会有这样一天,在自己最需要帮助的时候,平时情同姐妹的闺蜜,竟一个个都变了嘴脸,使陷入绝境的自己如此孤立无援。这让一向重情重义的梅子很受伤。 

  但受伤了又怎样?照样得站起来。生活不会怜悯弱者,唯有强者才能战胜挫折。 

  梅子抬起头,深吸了口气,又拿起手机翻找。在目前情况下,她只能寄希望于手机,希望能从其中寻到一个能够帮助她的人。 

  终于,在微信联系人中,梅子找到了一个让她看到希望的人。此人叫做王冰,是梅子刻骨铭心的初恋。 

  梅子激动地编辑了信息,点击发送时却又犹豫了。这样,合适吗?不合适吧!这样想着,梅子就把编辑好的信息删除了。 

  可是,除了他,我还能找谁?这样一想,梅子又重新编辑好信息。一番思想斗争后,梅子咬咬嘴唇,还是发出了信息。 

  不大会儿,梅子通过微信转账,收到了五千元。王冰什么也没说,只是在梅子说感谢之类的话后回了一句:“我们,需要这么客气吗?” 

  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却让梅子心里一暖,霎时泪流满面。梅子感觉,她好像回到了从前,回到了那段铭刻在她心底的岁月。 

  梅子顿时如释重负,心里累积的所有烦恼与痛苦,刹那烟消云散,取而代之的是无比的轻松与痛快。梅子清楚,这,与获得五千元无关。 

  离开咖啡厅后,梅子径直去了一家大型的洗浴中心。这家洗浴中心集休闲娱乐餐饮住宿于一体,给顾客提供全方位的服务。梅子打算先在这儿住上几天了。 

  当然,梅子没有忘记打电话给部门领导请几天的假。电话打完,梅子就关掉手机,然后信步游走于洗浴中心的各个楼层各个区域,尽情地吃喝玩乐。 

  梅子好久都没这样放松了,她像个孩子一样,到处疯跑,到处欢笑。直至凌晨一点,她才拖着疲惫的身躯,来到了预订的房间。梅子很想睡觉,但躺在床上,辗转反侧,怎么也睡不着。 

  于是梅子拿出了手机。手机打开后,梅子收到了一条短信——“妈,你在哪儿啊?”是女儿发来的。梅子心里不禁一酸,但她愣是忍住了不给女儿回复。 

  轻轻叹了口气,梅子打开微信,给王冰发了条信息:“睡了吗?我想和你视频,可以吗?” 

  “不可以啊,孩子们都睡了,怕吵醒他们呢。你还好吧?”王冰很快就有了回应。 

  “我……我不好……很不好!”梅子发出信息后,竟然对着手机哭起来,有些泣不成声。 

  “你又哭了吧?别哭啊,告诉我,发生什么了?”梅子看不见王冰,但她知道王冰现在一定是一副着急的表情,正如王冰看不见她,却知道她在哭泣一样。 

  别哭?梅子做不到。不但做不到,她反而哭得更厉害了!多少年了,即使远隔千里,她和王冰之间的那份了解,那份默契,依然不减丝毫! 

  这,怎能让她不哭?于是,她一边哭泣着,一边打着字,向王冰倾诉了她的各种不幸。 

  在梅子倾诉的过程中,王冰一直没有说话,但梅子十分清楚,王冰一定难受极了。 

  “对不起!当初我不应该不辞而别!我不应该离开你!我不应该赌气结婚!我好后悔!”倾诉完不幸遭遇,梅子又痛苦万分地表达了自己的歉意和悔恨。 

  “梅子,不怪你!要怪,就怪我们当初太小,不懂事,经不住父母的逼迫!要怪,就怪我不够勇敢,要是当初我能够顶住父母的压力,也许,今天你就不会……” 

  “小冰,不怪你,别……” 

  “怎能不怪我?当初的事要是放到今天,我一定会紧紧抓住你的手,即使千夫所指,万人唾弃,我也绝不放手!可是当初我没有……” 

  “是啊,当初你没有抓住我的手!甚至,你连抓我的手的勇气都没有!小冰,还记得那个晚上吗?我去你那儿,我……都做好了准备!可是……” 

  “我也后悔啊!每次想起那个夜晚,我总觉是我一生最大的遗憾,你说,那晚,我心里明明藏有魔鬼,却不敢把它放出来。要是我把它放出来了,说不定,后来我们就不会分开了!” 

  “我也觉得遗憾啊!老是觉得对不起你!” 

  “你也觉得遗憾啊?那……我们可不可以弥补一下呢?” 

  “呵呵……” 

  梅子笑了。 

  五 

  第二天一早,梅子回家了。 

  梅子回到家时,丈夫与那红发女人正坐在客厅沙发上腻歪着。看到突然回来的梅子,丈夫简直不敢相信是真的,他以为是自己产生了幻觉,还夸张地揉了揉眼睛。 

  不错!是梅子! 

  不过,这个梅子,已不再是丈夫认识的那个梅子!在丈夫眼里,那个梅子离家出走,至少要一周才会回来,而这个梅子,前晚才跑出去,今早就回家了! 

  不仅如此,依那个梅子的脾性,她即使提前回家了,也绝对是一副容颜憔悴精神萎靡的怨妇模样,而眼前的这个梅子,非但没有半分忧伤,反而容光焕发笑意盈盈,尤其是那明亮清澈的眼神,犹如秋水般令人心旷神怡,仿佛沐浴着圣洁的光辉。这种惊艳的神采,丈夫绝对从来没有在那个梅子的身上看见过。 

  梅子变了!丈夫心里感叹。不过,变了又怎样?又能改变什么? 

  “看来不用再多等几天了!”丈夫冷冷说着,从抽屉里拿出一张打印好的A4纸,递给梅子,“这是离婚协议,你看看,要是没有什问题,就签了吧!” 

  梅子接过离婚协议,看过后毫不犹豫地签了字:“你既然决意抛妻弃子,我无话可说,只好满足你的心愿。你协议里说给你几天时间,最后陪陪孩子,不管你是虚情假意还是良心发现,我答应你,就给你七天吧!” 

  “妈!” 

  “妈妈!” 

  梅子刚说完,卧室的门就打开了。梅子回头一看,只见女儿牵着儿子走了出来,泪眼婆娑地望着她。 

  梅子上前拥住一双儿女,叮嘱女儿:“你要听话,好好带弟弟,妈妈很快就会回来陪你们,好吗?” 

  见女儿点头,梅子站起身子,到主卧取了自己的提包,就要往外走去,忽然又转身走到那红发女人面前,微笑着握住了她的手:“妹子,姐真得谢谢你啊,谢谢你接收了姐不要的垃圾啊!” 

  梅子说完,头也不回地走了。 

  六 

  梅子所在城市距离王冰所在城市足有千里之遥,如果乘坐火车,以前单程就需耗费近三十小时,现在开通高铁了,起点到终点耗费不过四个多小时,不可谓不快了。 

  上午十点,梅子登上开往王冰所在城市的高铁。驶出高铁站后,动车便以248的时速飞驰起来,但梅子还是觉得慢——她太想见王冰了! 

  其实,连梅子自己也没想到,一旦可以去见王冰,她的心情竟然如此迫切!梅子清楚,即使和丈夫结了婚,她也没有忘记过王冰。生活中,她会时不时地想起他,想起他,她就会心甜如蜜,尤其是在和丈夫争吵之后。 

  偶尔,梅子会为无法控制自己的情感而自责,会为自己的精神出轨而内疚,甚至产生负罪感,进而陷入短暂的挣扎与痛苦之中。 

  但所有的约束和负担,在梅子签离婚协议之时,便已轰然崩解。现在,她只想快点到达,好与王冰一起弥补多年以前留下的遗憾。 

  期待中,梅子异常兴奋,以往美好记忆的画面和想象中的重逢细节,在她的脑海中不断地交替和浮现。 

  梅子因此而免去了旅途枯燥而难熬的等待。下午两点十四分,动车抵达终点站。走下动车,想着越发临近的那一刻,梅子越发激动起来。 

  就在此时,梅子收到了王冰发来的信息。 

  “梅子,抱歉,原本说好接你的,但单位临时通知开会,会议下午五点左右结束,我已在筑阳国际酒店安排好房间,房号5208,你先去那儿休息,等我!” 

  看完信息,梅子不禁有些失落。出了高铁站,梅子叫了辆出租车,很快就到了筑阳国际酒店。 

  酒店是五星级的。房间豪华大气,温馨舒适。住进房间后,梅子就开始洗漱,还认认真真地洗了个澡。之后,她便躺到了宽大的席梦思床上,等待着幸福时刻的到来。 

  四点十三分,沉浸在甜蜜等待中的梅子被一阵短信铃声惊醒,她有些慵懒地拿起手机,调出信息。 

  “妈,我和弟弟想你,你能早点回来吗?我们不想和爸爸在一起,他不是一个好爸爸!我们要和你在一起!你是我们的好妈妈!” 

  好妈妈?我是好妈妈吗?好妈妈会这样吗?女儿发来的信息,让梅子突然变得不安,而且这种不安越来越强烈,致使梅子心慌意乱。 

  “啪——”梅子突然扇了自己一个大嘴巴。随即,梅子从床上跳起来,迅速穿好了衣裤。 

  四点三十九分,在5208房间留下五千元后,梅子急匆匆地离开了筑阳国际酒店。随后,梅子赶到了高铁站,购买了当晚的返程车票。在等车的过程中,梅子给王冰发去了信息。 

  “小冰,对不起,请原谅我言而无信,再次不辞而别!这样做,我很痛苦!但我宁愿承受这痛苦!因为,虽然我不是一个好妻子了,但我还想成为一位好母亲!” 

  梅子乘坐的动车在夜色中飞驰的时候,她收到了王冰的信息。 

  “梅子,会议结束晚了,现在赶到酒店才看到你的信息。你说得很好!感谢你的提醒,我会做一个好丈夫,也会做一位好父亲!我们,今生,相见不如怀念!” 

  “相见不如怀念!”梅子轻声念着,城市的灯光透过车窗玻璃,映照在她的脸颊上,亮晶晶的。

 

 

(编辑:周驰)

已经有 0 条评论
最新评论


版权所有:贵州作家网 国家工业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黔ICP备15007914号

站长QQ519680416 电话15985051823 维权顾问:李向玉律师(贵州洲联合律师事务所副主任,电话:13628552882

网站投稿邮箱:guizhouzuojia@126.com 杂志投稿邮箱:guizhouzuojia@126.com  QQ1群:325801254 QQ2群:84587631

您是本网站第 20845903 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