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贵州作家网:www.gzzjw.cn
分站: 贵阳   遵义   六盘水   铜仁   毕节   安顺   黔东南   黔南   黔西南   贵安新区   
贵州作家网: >> 原创作品 >> 短篇 >> 正文

抉择
信息来源:本站发布    作者:陈丽荣    阅读次数:1222    发布时间:2018-03-06

季节已进入深冬,今天是小寒天,风刺骨的冷。跟着部门领导出差颠簸一天的阿美顶着刺骨冰冷的风雨,从铁门闪入小区。抬头望望自家所在的楼栋,微弱的黄色灯光依旧亮着,她估摸着孩子的爷爷肯定还在等候。按了电梯上了楼,阿美从繁重的背包里费劲的掏出钥匙,拧开了自家的铁门。

公公睡着了,开着火炉,静静的斜倚在沙发上。电视没有关,画面依旧跳动,细微的播放声给这略显清冷的家增添着一丝活跃的气氛。

“爸,我回来了.”

“哦,回来了啊?那我准备值班去了哈”。爷爷睁开惺忪的双眼答道。

“阳阳呢?”。

“已经睡了,在里屋呢。”

阿美迫不及待的轻手推开门,开了灯,一岁的儿子听到细微的动静本能的翻了个身,趴着的睡姿瞬间变成了仰卧,因为鼻孔堵,轻微的鼾声此起彼伏。早晨新换的棉衣棉裤还在身上,没有脱,或是因为白天摔了跤,沾满了泥,浑身脏兮兮的,稚嫩的脸颊由于风霜的侵蚀起了麻壳,还沾着些许被压融的饭粒,眼角挂着泪痕,定是混瞌睡,哭了好一阵。赤着的小脚丫袜子没穿,露在外面,冰冰的。阿美关切的伸手摸摸孩子的小屁屁,尿不湿快兜不住了,阿美无奈的脱开孩子的裤子,小屁股被没洗干净的屎渣渣浸的红通通的,老人总是懒得给孩子洗簌,换尿不湿也不勤便。阿美不禁一丝心疼涌上心头。

爷爷来自农村,为了减轻家里负担,在临近的药厂当保安,专门值夜班,见阿美回来了,急匆匆赶去了。阿美细细的为孩子擦洗,因为疼痛,孩子下意识的哼哼起来。朦胧中,看到阿美熟悉的脸庞,孩子本能的爬起来,声声呼唤着“妈妈…妈妈…”。“宝贝,妈妈在这里。”孩子将头拯在阿美怀中,阿美轻拍孩子的背部,哼着小调,孩子感受着母亲的心跳,又安稳的睡着了。给孩子洗完衣裤,准备好半夜要吃的东西,阿美紧绷的神经松懈了下来。

丈夫远在几百公里之外的野外采样,已是数月没能回家。有空时,阿美就通过手机和丈夫视频聊天,彼此倾诉一下衷肠。按下手机,屏幕弹出时间,已是晚上十点有余,估摸着丈夫已经歇息,不便打扰。 阿美觉得累极了,懒得起身洗簌,关了灯,疲惫的倒在床上。

远处辉煌的灯光,静静洒在飘窗上,照的卧室亮亮的,阿美头枕在飘窗上的被子上,辗转反侧,难以入眠。单位耕调项目启动两月有余,测试样品量大,工期短,时间紧,全室上下正熬更守夜,加班加点。昨日,室党政领导又紧急召开了耕调项目动员会,鼓励全员参与,主动投入,甚至是行政人员、工勤人员,兼顾工作的同时,也必须加入“突击耕调战斗”的队伍,确保省里、局里交办的工作任务如期完成。分管领导今晨已动员科室人员主动投入,阿美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响应好还是装憨好。仔细梳理自己的工作,上级组织片区督查工作将开始了,还有一大堆工作要做,家里人手也短缺,再抽出精力支援耕调项目生产一线实在自顾不暇。

“既要做本职,又得顾生产,还得兼顾家庭,孩子他爸肯定指望不上,自己分身乏术,所有的事情全堆在一起,阿美感觉天都要塌下来了。一旦投入项目,过年都可能不放假,所有人都得倒班,早已订好的票也只能退。上次跟远在千里之外的父母说,今年一定回家过年,票都定下来了,父母亲听到异常兴奋。若是再告知他们,票退了,过年不回家了,真难以想象父母该如何失望。哎,该怎么办啊?”混乱的情绪搅得阿美睡不着。这注定是个无眠夜,阿美就像面临人生的重大关口,难以抉择。

紧凑的夜雨越下越大,不眠不休,滴滴答答的落在楼下的雨棚上,落在阿美的心上。阿美是个党员,党员就应该发挥先锋模范作用。阿美岂能不知这个道理。只是面对生活中的实际难题,阿美纠结不已。不是怕苦,而是年幼的孩子无处安放。家里已经没有多余的人员,平时白天都是爷爷带孩子,晚上就轮到阿美,遇到孩子生病,两人都焦头烂额。一旦加入项目,加班必然是常事,与爷爷换班也成难事。

这一夜,阿美就在去和不去当中左右徘徊、一宿没合眼。阿美理解领导的难处,但又顾虑自己的难处。阿美冥思苦想,想寻得一个万全之策。“除非让爷爷辞职,家里挣钱少点就少花点。”阿美脑中突的闪现这一想法。

天一大亮,阿美按捺不住和远方的丈夫商量。

“没点名让你去,你干嘛去。加班太晚,进小区的路又没路灯,你回家怎么安全,我不放心;再说,孩子太小了,晚上爸根本带不住,你忍心?”电话那头的丈夫不依不饶。

“工作需要嘛,你要理解我。”

“我是为你好,反正我是不同意。”

阿美郁闷,本以为丈夫会理解,哪知道一说就碰颗硬钉子。还得做通公公的思想工作,不得更要费一番功夫。

中午休息空档,阿美早早打开微信,联系上丈夫,软磨硬泡,丈夫总算松口,“只要爸愿意,我不干涉”。阿美总算松了口气。


这天,阿美早早下了班,赶回家中。爸爹正在逗娃,两爷孙嬉戏打闹,乐开了花。

“爸,我想跟您商量个事儿。”

“什么事儿啊?”公公不解的问道。

“我们单位耕调项目开始很久了,人手不够,领导开动员会议,需要所有人员到一线支援。一旦投入项目,就可能面临加班,不能正常上下班带娃娃了...”

“那怎么办呢?”

“要不您把值班的工作辞了吧,专心带孩子,这样我们就可以无后顾之忧了。”

“阿美,当爸的也说个实话,这份工作是我人托人宝托宝,好不容易找到的,你也晓得,年龄大了到处都不要,我自己挣一点,既可以给你们减轻负担,我自己用钱也方便,你让我辞职,有点为难我哦。”

“爸,我这不是没有办法嘛,才和您商量的。我知道您为我们好,但工作需要嘛。再说,加入项目就是一两年,以后您要做事,就再找。”

  “以后再要找这么合适的工作,恐怕就难哦。”

“爸,您不是常说崇拜党员嘛,党员不是说当就当的呢,关键时刻是要发挥先锋模范作用的。”

“理儿是这个理儿,但确实有实际困难啊。”

“您想想,任务完不成,大家都难。领导也不容易呢。身在单位,就得主动承担工作任务,义不容辞为单位出力嘛。”

“我不懂你们单位的事情,我只知道因为你的工作让我辞职就是不对的。”公公不高兴的道。

“爸,如果您实在不愿意辞职,那就当我没说,但不管怎样,希望您认真考虑一下。”

 公公一向心直口快,不高兴的神色瞬间挂在脸上,喝了水,揣些干粮,老人家悻悻出了门。

晚饭后的一天,公公满腹心事回到家。阿美正在纳闷公公回来如此之早,但见公公情绪不高,阿美没敢吭声。

“阿美,我想了想,你们年轻人的工作要紧,所以我就把值班的工作辞了。”

“啊...?哦...谢谢爸理解,那我明天就跟去领导汇报,就说家里问题解决了。”阿美兴奋的说道。

第二天,阿美一大早跟生产领导报到,主动申请加入项目为单位出力。领导很体谅很支持,安排阿美加入测试三组,虽然不懂测试专业,但“众人拾柴火焰高”,阿美内心坦然。

公公通情达理,辞职带娃,把家中收拾的井井有条;丈夫空闲时回家,乐呵呵的给加班回家的阿美准备好丰盛的晚餐,犒劳辛苦的妻子。阿美看在眼中,喜在心上。

仔细想来,阿美很感激,感激在拮据的家庭经济面前,优柔寡断的自己,远距在外的丈夫,年迈心善的公公,在耕调项目大局面前,都作出了艰难而正确的抉择。


(编辑:东乡哥哥)

已经有 0 条评论
最新评论

版权所有:贵州作家网 国家工业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黔ICP备15007914号

站长QQ519680416 电话15985051823 维权顾问:李向玉律师(贵州洲联合律师事务所副主任,电话:13628552882

网站投稿邮箱:guizhouzuojia@126.com 杂志投稿邮箱:guizhouzuojia@126.com  QQ1群:598539260 QQ2群:84587631

您是本网站第 23354996 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