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贵州作家网:www.gzzjw.cn
分站: 贵阳   遵义   六盘水   铜仁   毕节   安顺   黔东南   黔南   黔西南   贵安新区   
贵州作家网: >> 原创作品 >> 短篇 >> 正文

万岁里的朝花夕拾
信息来源:本站发布    作者:宋乘风    阅读次数:1029    发布时间:2018-05-06

温州是我的家乡,我家的书柜正对着面向瓯江的窗户,在它显眼的位置上总是摆放着几本略显年岁的《水浒传》《三国演义》和《儒林外史》,她是我从外公当年焚书时偷偷藏匿起来的至宝,泛黄的书页积淀着我童年的朵朵朝花。

朝花的岁月,酷似“长长长长长长长长消”的瓯潮,时常轻轻地拍打着我心海中的小舢板,渐渐地冲近了我童年居住的古老街巷——万岁里……

巷名“万岁”,上辈人说是南宋建炎元年(公元1127年)赵构初当皇帝时,被金兵攻袭逼下东海,从明州至定海一路越海逃到温州,驻跸在江心寺。后从拱北门进入温州城到永宁桥(今永宁巷口,一直保存温州初建县治时的初名),受到百官及父老结彩焚香迎接,夹道山呼而得名万岁,也算是出自“圣旨口”的好地名吧!

万岁里承载着近千年的变迁,北濒瓯江的老城一偶,东临解放街,形成了一条“匚”字形的里巷。东通永宁巷和打绳巷,西串四营堂巷和后垟巷,半道与李家村相通。从东南入巷,地面是一块块米色被历史足迹磨得光亮润滑的石板路,拐向北面,便是古砖铺就的路面。灰墙黛瓦朴素简约的民居,木板制成的推槽门上带着略显干涩枯瘦的纹理。间或有几家拆掉旧房新建二、三层砖块混凝土结构的楼房。两旁店铺鳞次栉比:点心店、裁缝店、“蚊虫药”店、油漆店、棺材铺、煤球店、柴爿行、草药铺、诊所,还有菜市场……加上推车和挑担行商的吆喝声,可谓静中的闹市。我最熟悉的当然是巷口的自来水龙头,那是这里初通自来水时我们姐弟经常来抬水的地方。

我家三姐弟一出生便让在瑞安工作的父母寄养在外婆家。外婆一家和二十多户聚居在一座老式三进大宅院里,大门台朝东,号称“卢万顺”。据说是清末民初富甲一方的商户建造的制鞋作坊,南厢小院属“叶时顺”糖坊的叶家产业。这座历经沧桑的院落门户渐渐失去棱角色彩,斑驳的围墙缀满了我懵懂童年和青涩少年的印记,渐行渐远中怎么也抹不掉。被如潮的岁月淘洗过的人和事犹如屋门、房梁和地板上的每一缕纹路、每一块斑痕都会在我的乡愁守望中留下鸿爪雪泥,轻浅而又深沉。

外婆家在“卢万顺”二进,房前是道坦,地面用三米来长的花岗石板铺就,并栽有两棵柏树,邻里家办喜事时都会来采撷柏叶作吉祥物。其中一棵在洗衣石板和石盂边,长年积水使它根烂叶枯,但躯干仍竖立着。围墙上的白灰已现斑驳脱落,正中间有一个紫红色浮雕凸形3尺见方的行书大“福”字,略显华贵雅致。暗绿的苔藓缓慢地爬上墙角,开裂的缝隙中长出一株不知名的藤本植物,盛夏炎炎,兀自绿意茂密;冬日严寒,又孤寂地绽放点点粉色小花。墙壁前整齐排列着十来盆我外公精心栽植的四季兰,清艳含娇,吐蕾时馥郁醇香持久飘逸。墙边的那株金银花藤沿着蜿蜒的墙角向屋檐蔓延,黄、白的小花缀满枝头。我们小时候容易上火,外婆经常用它煎汤放点冰糖让我们喝了上学。放学走进大门台,总会在不经意瞥见院落里出墙来的金黄色的凌霄花,开得艳丽,犹如一颗颗倒挂金钟,散发出诱人的芬芳;最早闻到的是自家厨房烟囱里冒出来的袅袅炊烟味,夹带着灶台柴烧饭菜的清香,一股红烧扣肉的鲜润醇香味儿从热气氤氲的铁锅里升腾出来,淹没了整个灶房;但最让我惦记的还是自己培栽墙角里那三三两两垂挂在棚架上缥绿的丝瓜和橙黄欲裂的“红娘”,是否会比昨天再长大一些。

每年腊月廿四开始,“卢万顺”大上间便会格外热闹起来,年味越来越浓,除了家家户户做年糕筹年货外,外公要买笔墨红纸开始筹备写春联,磨墨的活自然少不了我,我站在旁边认真看着外公运笔精熟,时而点画秀润,时而苍劲老辣的行楷颜体,使“新年纳余庆,嘉节号长春”“风雨送春归,飞雪迎春到”和“春风杨柳万千条,六亿神州尽舜尧”等等联语气韵生动,结构端庄。然后分送邻居,他们也馈赠我们年货、糖果,各家开开心心地用“新桃换旧符”。

每到炎夏的傍晚,大人们忙着给烈日刚炙烤过散发灼热的石板地洒上井水。于是这里便成了男人和小孩们的浴场。大院后进的水井里,常年有一泓盈盈的清泉,我们汲来一桶清凉的井水,学着大人的样子,一瓢瓢从头浇到脚,体感到透心凉的惬快。家里难得买到西瓜,我们姐弟就用竹篮吊着放入水井,“冰镇”后与邻里分享一口口的“清凉”。这个时辰外婆总是与隔壁黄婶、张婆轮流在石板上一边洗刷衣裳,一边闲聊家长里短。言语间,感叹声伴着取水声、搓衣声,将一天的酷热和疲惫打发得烟消云散。晚餐时整个小上间几乎被各家大小饭桌摆满,谁家有新鲜的菜肴,就会伸出筷子夹到自己的碗里,一点也不“抵人嗔”。

晚饭后,各家搬出竹床板、竹椅和矮凳,拿着蒲扇,点上“蚊虫药”,孩子们迅速抢占 “有利地形”,不过有个位子谁也不会抢占,是特意留给我外公“连播”《水浒传》《三国演义》《聊斋志异》的,故事中武松、鲁智深、诸葛亮、关老爷英雄豪杰在我们幼小的的心灵中留下了深深的烙印。当讲《聊斋志异》时,小伙伴们一边听,一边惊悚得紧紧拉住外公的手臂不放。如果是冬夜独自晚归时,那朦胧的月光将我的影子在地面上拉得细长,院子大门被缓缓推开,伴随着“嘎吱……”刺耳渗人的开门声响起,联想起外公讲的《画皮》故事,吓得我毛骨悚然,撒腿一口气跑回家门。

大街华灯初上,老宅大门台外木灯柱上那盏圆形昏黄幽光路灯开始照射着灯柱下对弈的棋局,傍观者将对弈者围了个水泄不通,我边观棋边时不时抬头眺望着人们经过巷子拐弯处回家的匆匆身影,期待着外公下班回家,同时盼望那熟悉的手提草编袋子里面的几颗水果和甜点。

万岁里老巷,小时候一直觉得很宽很长。行走在巷子上总是充满着无尽的遐想,这里就是我们的世界,是最纯净的栖息家园。小伙伴们在那青砖铺就的路面推滑轮车、滚铁环、捉迷藏、跳皮筋、跳房子和老鹰抓小鸡,尤其是从夏日傍晚纳凉时听来的故事中,认领了一个个人物,自称诸葛亮、刘备、关老爷、张飞等角色,玩起自编自演的游戏,但每次的曹操总是没人演,只好用石头剪刀布来解决。我们一起闹,一起哭,一起笑,偶尔也会发生吵闹争执,但过后依然还会和好如初。我们常常玩得忘记回家吃饭,被大人一顿“臭骂”,但仍然是淘气的憨笑。

已经有 0 条评论
最新评论

版权所有:贵州作家网 国家工业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黔ICP备15007914号

站长QQ519680416 电话15985051823 维权顾问:李向玉律师(贵州洲联合律师事务所副主任,电话:13628552882

网站投稿邮箱:guizhouzuojia@126.com 杂志投稿邮箱:guizhouzuojia@126.com  QQ1群:598539260 QQ2群:84587631

您是本网站第 23770267 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