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贵州作家网:www.gzzjw.cn
分站: 贵阳   遵义   六盘水   铜仁   毕节   安顺   黔东南   黔南   黔西南   贵安新区   
贵州作家网: >> 原创作品 >> 短篇 >> 正文

我在感恩节遇到你
信息来源:本站发布    作者:灵遁者    阅读次数:1389    发布时间:2018-06-26

L从厂里出来,连宿舍也没回,东西他是不准备要了。就在刚才,他把经理给揍了。先是一拳把他的眼镜打碎了。再给他一顿脚踹。直到他不敢动,也不敢喊。

他停下了脚,看周围的人。大家都是吃惊的看着他。他一点不怕,把头发往后捋了一下。开口道:“看什么,这四眼你们不是想揍吗?哥替你们揍了。”

说完,他就走了。出了门就跑。一边跑一边自言自语道:妈妈的,不跑就废了。

一直出了大门口,L回头看看大门口的监控摄像头,伸出中指鄙视一下。不想门房大爷看到探出头来喝道:“干啥呢!”

L坏笑道:“耍酷呢!你要管吗?”老头看看,没有说什么。大概一看L就不是什么好人,就懒的理了。

L也懒的理老头,随便上了一辆去城里的公车,想抽烟,看到了禁烟标志。就没有抽。

靠在窗户上,看着外面的景物和人流。他心里道:“妈妈的,又没有忍住。这是第几次了,他也记不住。不过这次,一定不能蹲牢房了。不然母亲一定气死了。”

事实上L的母亲,刚出院没有多久。上次住院,也是因为L。

他翻开手机,看着没有名字的号码。不知道该拨给谁。每一个号码对应一个人。别人不知道,他心里清楚。

就这样走着,当他看到一个网吧的时候,好像和胖子来过一次。就下车了。下车发现没有来过,这是一个陌生的网吧。

他想上网,转念一想,刚揍了人,还是不要登记了。就在网吧,走了一圈。顺了一个打火机,一瓶水,就出来了。

喝了几口水,嗓子才不干了。他掏出烟点火,可是摁了半天,打不出火。偷来的打火机,竟然是坏的。

无奈,将烟别在耳朵上,无目的的向前走着。这时候来了电话,一看号码,L就知道是母亲。本能的想挂断,想想还是接了。

 

L的母亲叫S。S问:“娃啊,吃饭了没有?”

L说:吃了。

S问:“吃了啥饭?”

L说:米饭,米饭炒菜。你是不是还要问什么炒菜?

S沉默了,她确实想这么问。L不耐烦道:“你能不能先把抽油烟机关了再给我打。去客厅也行啊。“

S连忙道:“你爸在客厅看电视呢。我没事。我就是问问你吃饭了没。厂里是郊区,肯定冷。你晚上盖的厚点。和工友好好处,不要打架。你待会能把你的地址发来吗? 我给你寄点吃的,用的。”

L打断道:“不用。我说了,都有。还有事吗?我吃饭呢。”

S才道:“没有了。就是万一你没钱了。在你的箱子里,我缝进去800元钱。你没有了,用那个钱。”

L听了,气不打一处来。自己刚从厂里出来。他大声道:“真服你了。有钱你不早跟我说。跟你说了多少次了。你是不是还想说,一定别偷东西。好好做人!“

S不敢说话了。L继续道:“我怎么就不好好做人了!我好好做人了!”说完,他挂了电话。再把头发完后捋一下。从耳朵上摘下烟,看看周围。

他拦住了迎面走来的一个中年男人。他问:“哥,有火吗?”

男人摆摆手说:"不好意思。不抽烟。“就走了。

L只能向前走,迎面吹来一股冷风,让他缩缩脖子,将手插在裤兜里。他想起了胖子。就给胖子打了过去。响了好一会,胖子才接。L说:“真不打算联系了?“

胖子说:“正吃饭呢。” L知道,胖子说话不方便。还是骂道:“你少装了。不就你妈在你跟前吗?

胖子去了卫生间,低声道:“没办法。我妈不让我联系你。都不让联系。你最近咋样?”

L说:“刚打了一架。从厂里出来了。不知道去哪。你那有钱吗?”

胖子摇头说:“没有啊。我一天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哪来的钱啊。”

L笑道:“你丫就一个废物。和其他人有联系吗?“

胖子摇头道:“没有。我真的不再联系了。真不做了。”

L说:“等着看。狗改不了吃屎。“

胖子不支声,最后还是说:“你也不要做了。我不说了。我妈推门呢。”

L骂道:“一天就你妈,你妈的。没断奶似的。谁不笑你。”挂了电话,L想起刚才在网吧的行为。问自己:这算偷吗?

他笑了。原来狗改不了吃屎,说的不是别人,是自己。是啊。L不清楚为什么那么爱偷。是害怕穷?是懒?是刺激?是嫉妒?都有吧。总之,从第一次开始之后,就再也停不下来。

在L看来,偷是一种艺术。偷也是最让人上瘾的东西,一旦上瘾,无能为力。

为了偷,L拜师学艺,没少吃苦头。功夫不负有心人,在圈里,L也算是一号人物。

但L被抓,都是同伙出卖。L还记得第一次偷,偷了母亲50元。买了N多零食,分给大伙吃。所有人都围着他,那感觉美极了。

没有开不了的锁,就意味着没有偷不到的东西。L甚至想,只要时间充足,《蒙娜丽莎》都能给偷来。在L看来,偷比抢劫,诈骗,贪污,投机倒把文明多了。

有时候他还幻想,全世界所有的人都是小偷。你偷我的,我偷你的。那么那个时候,自己能排到多少名呢?

看到前面公交站牌前,一个小伙抽烟。L就向前走去。马上到了跟前了,小伙一溜烟跑上了公交车。L看着远去的公交车,又把烟别在耳边。心想:“吃根烟至于这么玩我吗?“

正当他准备离开的时候,一个女孩引起了他的注意。女孩刚到。看看站牌,应该是在确定路线。吸引L注意的有两点,一是女孩穿的少,这么冷的天,光着腿。当然也可能是白色的丝袜或者打底裤。谁知道呢!女孩的衣服总是那么迷惑人。

二是女孩手有意识的摁着包包。再看看她的妆容,L几乎确定,女孩上班的地方是KTV,酒吧,足浴店之类的场所。

L就在那站着,也装作等公交。公交车来了,女孩上了车。在车要关门的那一刻,L鬼使神差的也跟了上去。他知道自己为什么跟了上来。可是上来了,上来了就是上来了。

车上人不少,女孩向后走,站在了后车厢。L慢慢跟了上去,他要在女孩坐下之前下手。如果女孩坐下了,就能更好的保护包了。作为一个小偷,即使技术再好,也不希望冒险。

L站到了女孩的旁边,女孩看了一眼L,有点疲惫的样子。到了下一站了,在司机开门的瞬间,L动手了。轻易划开了女孩的包,顺走了钱包。钱包一到手,L就有点窃喜。大概1万多吧。

他下了车,步子不快也不慢。女孩也下了车,这让L意外了。这么巧?L没有慌,继续前行。女孩朝相反方向走了。

没走几步,女孩停下了。惊慌的翻包了。L知道她发现了。L还是没有跑,此刻需要镇定。只有新手,才会这时慌。

女孩好像意识到了什么,看见了前面的L。迅速追了过来。L依然不紧不慢的走着。

女孩追到跟前,叫了一声“哎”,就不知道说啥了。L的心咚咚的直跳。L想女孩此刻更是。他喜欢这种感觉。有种猫与蛇斗战的刺激感。

已经有 0 条评论
最新评论

版权所有:贵州作家网 国家工业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黔ICP备15007914号

站长QQ519680416 电话15985051823 维权顾问:李向玉律师(贵州洲联合律师事务所副主任,电话:13628552882

网站投稿邮箱:guizhouzuojia@126.com 杂志投稿邮箱:guizhouzuojia@126.com  QQ1群:598539260 QQ2群:84587631

您是本网站第 25594540 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