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贵州作家网:www.gzzjw.cn
分站: 贵阳   遵义   六盘水   铜仁   毕节   安顺   黔东南   黔南   黔西南   贵安新区   
贵州作家网: >> 原创作品 >> 短篇 >> 正文

约 棋(小小说)
信息来源:本站发布    作者:张德林    阅读次数:970    发布时间:2018-08-01

冬日的晚上,雪霏霏,风凛凛。气势雄浑、巍峨傲立的厂房和办公楼被一片清冷的白色笼罩着。

厂大门口门卫室的窗户里透出柔和温暖的光芒。老张端坐在沙发上,出神地盯着面前茶几上摆好的象棋,脸色宁静,如同水波不兴,他在心平气静地等待徒弟王小波的到来。

数年间,王小波从干事、科长直到副厂长,是老张一手栽培、提携过来的。五年前,老张从厂长的位子上退下来,又极力举荐王小波接了老张的班。

当初退位时,局里希望老张对王小波“顾问顾问”,但老张颇为知趣,对厂里的是非曲直决不多嘴多舌,只是安心地呆在厂门卫发挥“余热”。

在门卫室,老张除了留意过往行人、车辆之外,最惬意的精神享受就是钻研象棋棋谱,尤喜琢磨名家的残局,于方寸棋格之间,听风声语鸟,看日出日落,阅沧桑风雨。但老张却从不与人对弈,因为在厂里,没人是他的对手。他只是寂寞地屡屡自我对决、复盘,于清雅闲逸中孤独求败。

但他也不是没有棋友,王小波是唯一能读懂他棋道的知己,只不过王小波的棋艺略逊他一筹,平时绝少相约下棋,主要是怕过多地打搅新任厂长会惹出是非。其实,老张并不是不关注着王小波的下棋水平,每到关键时刻总要教他几招。

“关键时刻”屈指可数,五年来,老张只约王小波下过两次棋。

第一次是在王小波上任之初。那是一个燠热的夏夜,空气中弥漫着烦躁的热气。也是在这个门卫室里,王小波兴冲冲而来,浑身激情洋溢。刚刚坐定,便抢先入局,第一步动起中炮。

老张心中思忖:还是那个急脾气。但老张并不言语,气定神闲地摆局列阵,抵挡着王小波的凌厉攻势。而王小波则落子如飞,大开大合,奋力攻杀。

好一个初生牛犊,很是志得意满,可叹有勇无谋啊!老张心里念叨着,然后悄无声息地来了个激将法,意在打乱王小波的套路。血气方刚的王小波果然暴躁起来,孤胆冒进地长驱直入,急切地希望快速取胜,行动敏捷但欠精确,忙乱中频频出错。

老张还是那么神情悠然,不急不躁地运筹于经纬之间,兵来将挡,水来土掩,逐一化解对方的攻势,并在相持之中细心观察时机。几招之后,逐渐看出王小波的破绽:虽出击快速,但防守空虚。老张发起反攻,一点点占据优势。尔后,王小波被老张声东击西的招数所迷惑,走入设好的杀局之中,后方遭袭,回援不及,已无回旋余地,被老张几步将死。

王小波输棋不输胆,还想再战一盘。老张挥挥手说:“再战你也是输。锐气可贵,但更要洞悉全局,审慎谋划,稳步推进。只有匹夫之勇,安能克敌制胜?”

王小波略有所悟,额头冒出汗珠,抱愧一笑,说道:“难怪自从我上任以来处处碰壁,欲速不达。师傅,棋如人生,我懂了。”

随后的日子里,老张依旧在门卫室里独自玩棋,看人来人往,流光过处,不惊不扰。

可是两年之后,老张渐渐有些坐不住了,清闲得心里发慌,总担心王小波的棋艺快要荒废了,觉得该是约他下第二盘棋的时候了。

那是一个深秋的晚上。草木零落,冷风瑟瑟。

王小波进门卫室时,神情也如同这迟暮的风景,倦怠、萎靡。

老张望着低头不语的王小波,用探究的口气问道:“怎么像变了个人?”

“唉,想把厂子办好太难啦,内忧外困,压力沉重。当初,我一腔热血,却不知深浅。现在,深知艰险,又力不从心了。”王小波颇为无奈地说道。

“下棋!”老张淡定而刚毅地招呼着,再不多语。

还是王小波先出子。他的第一步令老张有些意外,是飞相。

看来,他是想着力防守。老张暗自思量,这家伙受点打击,就走极端。没了犀利的出击,偏向保守了。

果然,王小波再不似两年前“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如虎”的凌厉攻势,举棋犹犹豫豫,摇摆不定,谨小慎微,缺乏自信。

老张决定给他点颜色看看,豪气勃发地主动出击,进攻酣畅淋漓,防守固若金汤,没给他任何喘气机会。而王小波则破绽迭出,渐成招架之势,瞬间全盘崩溃。

他渐渐地垂头丧气,正想罢棋认输时,老张拍着他的肩说:“不要泄气,坚持就是胜利!”说完,出乎意料的勒马回营,意图稳固城池。

“师傅,您出错棋了吧?”王小波有些惊讶,为何不乘胜追击呢?

“哦?错就错了吧。落子无悔。”老张回话的语气很平静,不露声色地继续走棋。

本来局势对老张一片大好,现在却急转直下。王小波看到了意外的机会,眼前一亮,顿觉柳暗花明,随即回马一枪,直捣对手老窝。

      老张哪甘失败,在防住对方的进攻后,乘其喘息之机,进行有力反击,一鼓作气直取城池。

攻防对垒之中,毕竟老张功夫深厚,王小波在老张的“防守反击”面前,尽显疲态,未能扩大战果。

老张也是元气大伤,但不肯轻易俯首就擒,凭借临危不乱的棋风,与王小波直杀得天昏地暗,数招博弈仍不分胜负,最终握手言和。

“小波,你可是你一次把我逼成平局哦,有进步。以后要记住:下棋时,面对顺境,不能盲目自信,冲动冒进;遇到挫折,也不能丧失信心,过于保守。唯有放眼全局,审时度势,攻守兼备,关键时敢于出击,才能决胜千里。”老张严肃地说道。

“惭愧,师傅承让了。我理解了师傅的苦心,您给了我制胜的勇气,往后我会下得更好的。”王小波说话时,脸上闪烁出自信的光彩。

师徒俩走出门卫室,秋风迎面吹拂,都觉神清气爽,浑身惬意。

转眼又过了三年。这三年来,老张更加闲适从容,安心恬荡。从王小波进出大门矫健的步履和员工欢畅的笑脸中,他感到了几许放心和欣慰。

王小波棋艺应该有所长进了吧?老张按捺不住地想“测试测试”他了。

于是,在这个冬天来临的时候,有了这第三次约棋。

老张正在摆弄棋子时,王小波裹着风雪破门而入。老张抬头望去,只见他满脸红光,双眼透亮,驱走了一屋子的寒气。

久盼的对手不再客气,立刻摆开阵势。

楚河汉界,战云密布。

老张主动出击,炮马互动,双车挟士,重炮将军。

王小波精神抖擞,如脱胎换骨,从容应战,鞭马提车,攻防有序,抵强敌于掌股之间。

双方横马跳卒,车攻炮轰,你来我往,难解难分。

王小波神态自若,微眯的眼睛里闪烁着坚毅的光芒,像要透视棋盘方寸之中的人生棋局。他胸有韬略地把控局势,机动灵活地调兵遣将,将老张设下的玄妙迷局如拨云撩雾一般,豁然洞见晴空朗日。只见他果断出手,嘴角上扬,眼里灵光一闪,“啪”地一声,手起子落,如剑出窍,把老张将成死局。

王小波站起身来,重重地吐出一口气,什么也没说,如同轻风佛面,云过天空。

倒是老张兴奋异常,喜不自禁地感叹到:“五年啦,约了你三次棋。第一次,你输得一败涂地;第二次,我让了你一招,打成平手。现在你终于凭实力打败了我。可喜可贺!今年我60岁啦,终于可以收棋停战,放心退休了。”

说着,二人步出屋外,不知不觉天已破晓。

雨雪初霁,丽日晴空驱散冬日的寒意,透射出早春的气息。



【编辑:东乡哥哥】

已经有 0 条评论
最新评论

版权所有:贵州作家网 国家工业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黔ICP备15007914号

站长QQ519680416 电话15985051823 维权顾问:李向玉律师(贵州洲联合律师事务所副主任,电话:13628552882

网站投稿邮箱:guizhouzuojia@126.com 杂志投稿邮箱:guizhouzuojia@126.com  QQ1群:598539260 QQ2群:84587631

您是本网站第 25551193 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