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贵州作家网:www.gzzjw.cn
分站: 贵阳   遵义   六盘水   铜仁   毕节   安顺   黔东南   黔南   黔西南   贵安新区   
贵州作家网: >> 原创作品 >> 短篇 >> 正文

老付
信息来源:本站发布    作者:付丽饶    阅读次数:743    发布时间:2018-08-12

水城的夏天,是适宜且令人神往的。

老付是一个工作在普通岗位上的工人,这一干,便是十几年。

90年的夏天,没有浓厚的工业气息,也没有刺鼻的汽车尾气,天气晴朗,气候宜人,恢复高考已经十二年了,而老付也迎来了他人生中的第一次高考。

老付是一个普通的农村孩子,从小在贫苦的环境里长大,家里有七个兄弟姐妹,在家里他排老七的,下面还有一个弟弟,平日里上学总是走着火车道,淌着泥浆水过的,吃得苦多了,总幻想着将来要是能上个好学校,这辈子也值了。

在家里,他经常帮母亲挑水、劈柴,偶尔照顾照顾弟弟,帮姐姐们分担一些家务,用他母亲的话来说,这个孩子让她们很省心。

老付的爱好总是与别的孩子不太一样,当别人都在想怎么攒钱为自己买些好吃的时候,他总是喜欢把攒来的钱去买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在那个年代,跳棋这种新鲜玩意儿对于那时候的孩子来说,是从未考虑过的,但他却将自己攒了许久的压岁钱用来买了跳棋,还送给了弟弟,那个年代的照相机是无比昂贵的,能有一台照相机的人,或许都是被小伙伴们给围起来的,但是老付就用了好几年的压岁钱买了一台照相机,也因此交到了许多朋友。

老付的读书生涯,或许是勤奋而又快乐的,最让他感到骄傲的事,是在初三那一年,以全校第一的成绩上了特区里的好高中,每当提及此事,老付的眼神里,仿佛焕发着光芒,那是一种自豪感,如果不在那个年代去亲身体验一次,是难以理解这份自豪的。

上了高中的老付,并没向以往那般认真,或许是环境大了些,认识的人多了些,也就复杂了些,但尽管如此,老付那一身老实的性格却并没有因为环境或交往的人而改变。

老付对朋友总是很好,他有什么,也会分给别人一份,但也因此,总爱被人给占便宜,别人看他老实,就会来向他讨要,但他又经常来者不拒,为此他的母亲也感到头疼,并屡屡劝说他,让他处事多个心眼,但是对于老付而言,这些劝说他不以为然,在他心里,真诚待人比什么都重要,不说谎,不城府,或许就是他的处事信条吧。

然而,杂七杂八的朋友交得多了,对他的生活也就造成了很大的影响,曾经好学的他,变得爱和朋友跑出去玩,彻夜不归,甚至染上了吸烟的嗜好,有时候胆子大了把,竟然偷偷给老师写了情书,结果被发现后当着全班的面念出来,让他丢尽了颜面。

不过,对他打击最大的是90年那场高考,那一年,他成年了,有了许多独立思想,也有了诸多美好的梦想,而这些梦想全寄托在了高考上,一朝金榜题名,以后包分配,吃铁饭碗,日子会好起来的,怀揣着这些理想,老付走近了考场。

可惜结果并不如他意,没有好好学习以及与友人玩过了头种下的因,在此刻让他偿还了果,当成绩出来的那一刻,老付的心情是失落的,他站在学校门口踌躇了许久,看着许多友人都有了好的归宿,他心中有苦,却难以言说,友人拍了拍他的肩膀带着笑容安慰他说:“没事,只要能有个学校上,工作就不愁。”

老付听言只是苦涩一笑,看着友人成群结队离去的背影,他低着头,不知在想些什么,还记得那天天阴还夹杂着小雨,同学们邀请他一起去来一场毕业聚会,可是老付不敢去啊…他害怕,他落榜了,他觉得自己丢脸了,他回想起自己当初意气风发考了第一进高中的场景,再想想如今落榜的落魄,他有何颜面面对那些考得好的同学,他婉言拒绝了同学们的好意邀请,回到家里。

那一晚,老付把自己关在阳台上,痛哭流涕,弟弟考去上海的消息让全家人为他骄傲,而老付在此刻与弟弟仿佛极端面,这让他心中更加落魄与自卑,弟弟安慰他说没事的,但老付仍旧是把自己关了一夜。

那一晚,他看着灰蒙蒙的天,淋着阴冷的雨,抽了好几包烟,饿了,就从一旁哪一个土豆来,生一堆干柴火烤着吃。

他从未觉得土豆是那般的难以下咽,咬着生硬的土豆,老付眼里含着泪水,他不知道自己这个成绩能去何方,能有什么归宿,以后该如何是好,甚至可能连老婆都找不到,老付的失落持续了很多天。

当他从阳台走出来时,他的母亲对他说:“不管怎么样,你一定要上一个学校,我再苦也会供你读书。”

老付心中感动,却又愧对母亲,看着母亲那一双因为照顾他们兄弟姐妹八人而落下残疾的腿,还有那倔强而又坚强的眼神,老付摇了摇头说:“我还是去打工吧,这样能为家里省些钱,补贴补贴家用。”

但是他母亲坚决反对,他没有文凭,拿什么打工?他能够做什么?当反问他这一番话时,老付哽咽了,是啊..他能够做什么呢?无非给人搬东西,给人打零工,这是他想要的生活吗?难不成他一辈子就要做这样的事吗?没人瞧得起他,没有人看得上他。

想到此,他犹豫了,他彷徨,他害怕,对未来的恐惧和对现实的恐惧交杂在他复杂的内心中,老付点了点头,答应了他的母亲,他是想读书的,他是想找一份好工作的。

一个月后,一份来自远方的职业技术学校的录取通知书寄送到了他的手里,但是看着寄到弟弟手里的那一份上海的大学的录取通知书,他张了张嘴,却不知该说些什么。

一家人都在为弟弟送行,为弟弟庆贺,嘘寒问暖,缺什么给什么,集着万千宠爱于一身,而老付却独自扛着行囊,在母亲的一句“一路平安”下,踏上了离乡的火车。

到了学校,又是一个陌生的环境,然而对于老付而言,他根本无心学习,他只想未来如何工作,只想自己毕了业能分配到什么岗位,就这样,他带着复杂的心情,读了三年,最后毕了业。

这三年来,他并没有学到什么,甚至可以说惶惶度日,成天杞人忧天,成天借烟消愁,但是好在他听到了一个消息,贵州大学开放成人函授,这个消息对于老付来说无疑是振奋的,他收拾好行囊,一边打着工,一边参加了成人高考,这一次,他的复习比以往来得要认真得多,他知道自己不能再浪费时光了,他知道自己没有多少机会,他必须一次成功!必须!

好在皇天不负有心人,加上高中的一点底子,老付通过了成人高考,成功拿到了贵州大学的函授资格,他进入了学校,一个陌生的新地方,但这是大学,他憧憬已久的大学,虽然只能拿到函授的大专毕业证,但是能来大学看一次,他已经心满意足。

但是由于家里的经济条件限制,他没有办法全日制在大学里学习,不过即便如此,他依然认真地学习了每一门科目,考试也要考到最好,一个偶然的机会,曾经读的中专说可以给他分配到烟厂工作,虽然工资不高,但至少能解决很多需求,老付欣然同意了。

办好手续后,他再一次带着行李出发,来到正值三线建设,大力发展工业的六盘水市。

位于马尧路口旁的烟厂,老付好奇地看着这个新环境,有很多的工人,都来自各地,也有些就是本地的人,但是这些工人都恨淳朴,没什么心思,大家都充满了革命精神,充满了三线精神,每个人都在为未来奋斗着。

在这样的大环境中,老付也充满了干劲,他起早贪黑地做着工作,当拿到第一笔工资的时候,他甚至兴奋的睡不着觉,哪怕只有五十元,他也寄了一半给家里。

在工作岗位上,他认识了一个比他小两岁的年轻姑娘,姑娘的追求者还挺多,老付又是个拉不下面子的人,但是眼看着别人一个个地拿出东西来表达内心时,他却又坐不住了,老付这人不怎么会说话,为人腼腆,唯一拿得出手的,或许就只有那一手钢笔字和才情了。

他给姑娘写了许多封情书,谈人生,谈理想,谈爱情,谈事业,谈家庭,甚至下雪天他都提着两桶壶给姑娘打热水,一来二去,久而久之,姑娘也被他这老实的性格所打动,确定了关系。

这一刻,老付才渐渐恢复了信心,他觉得自己也是能干事的人,很快,二人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在那个年代的人们,很少有谈恋爱谈很久很久的,好了不到半年,便该结婚了。

已经有 0 条评论
最新评论

版权所有:贵州作家网 国家工业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黔ICP备15007914号

站长QQ519680416 电话15985051823 维权顾问:李向玉律师(贵州洲联合律师事务所副主任,电话:13628552882

网站投稿邮箱:guizhouzuojia@126.com 杂志投稿邮箱:guizhouzuojia@126.com  QQ1群:598539260 QQ2群:84587631

您是本网站第 24939528 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