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贵州作家网:www.gzzjw.cn
分站: 贵阳   遵义   六盘水   铜仁   毕节   安顺   黔东南   黔南   黔西南   贵安新区   
贵州作家网: >> 原创作品 >> 短篇 >> 正文

孙二娘
信息来源:本站发布    作者:木小十    阅读次数:284    发布时间:2018-09-06

                                                   

(一)
  下乡扶贫时认识了一个女人,与其说她是女人,倒不如说半个男子更贴切些。
  女人叫什么名字,我不太清楚,因为别人都称她“孙二娘”,孙二娘其实是她的绰号,也许是村里有人读了《水浒》,觉得她像极了此角色,所以才诙谐称她为孙二娘,久而久之,村里无论老小都真的以为她姓孙了。
  孙二娘年龄大概有40多岁,长得五短三粗,个子大概有一米五左右的样子,一头短发也是乱蓬蓬,好像一年四季都没洗头一样,脸上坑坑洼洼,亦如小时候被石子填过或者是积过水般,她的嘴皮极薄,所以讲起话来像要把人吃进肚子快而狠。
  因为乡下温度极高,所以孙二娘常常是一身短打装扮,衣服胡乱披在身上,有时一颗纽扣落了也不缝补一下,随它自在张扬。
  孙二娘育有一子正读小学,自从生了儿子后便再也不会生养,有人背后说她坏事做的太多,加上嘴皮子又碎,孩子在她手里也是遭殃,故送子观音只好给她一个孩子的命运。因不能再生养,所以孙二娘就染上了烟酒,没事的时候就叼着一只香烟绕着村子游一圈, 烟也只是在嘴里叼着并不点火,这样子转了一圈村子后,回家倒二两酒“啧“的一口吞下,才慢慢把绕了一圈村子的香烟点燃,然后坐在屋檐下有滋有味地品着烟圈带给她的快感。
  孙二娘还有一大嗜好就是爱往男人堆里钻,村里很多男人也爱揶揄打趣她,这反倒让她非常的有成就感,每天在人群里更加趾高气扬地撒欢,好似她就是貂蝉的转世,这个村子除了她再也没有美人;另一方面,孙二娘又极其‘’小心翼翼‘’地回避男人的挑逗,好像这更具有了一些说不出来的魅力,让她觉得自己的美简直是无法无天,爆破到满。
  一天,孙二娘又在自家屋檐下吞云吐雾,这时不知从何地走来一位帅小伙子,孙二娘立刻眼放青光,像哥伦布发现了新大陆倏地一跃而起,流着口水痴痴的望着早已走过去的小伙子背影,口里喃喃自语嘟嘟囔囔不知说些什么,就连儿子放学了也毫无察觉,直到孩子对她连吼带叫,她才从梦呓般的回忆中醒悟过来。
  不过,从此之后,孙二娘便又有了一个新的花痴病…… 
  (二) 
  村子离集镇大约五公里左右的路程,以前还没修路时去集镇赶“乡场”(由于落后,这儿的乡场与附近5个乡镇轮流赶,所以每六天才能轮一回)是要靠双脚去丈量里程的,偶有条件好的也会骑马英姿飒爽,招蜂引蝶下。现在各村都修了水泥路,村里的二轮与四轮也逐渐逐渐的增多,就连五十岁的女人也兴起了学车风,各个都洋气起来。
  赶乡场的头一天,村子里经常会有人家宰杀猪,牛之类的动物,先在村子里面卖,剩下的第二天再拿到集市上去卖了换些日常生活的必需品。
  宰杀猪、牛也是很有讲究的:沐浴、焚香(给家中所有过世的人都念叨一遍,也无非是想让先祖们能保佑所杀的猪牛能卖个好价钱) 然后再开始唱些山歌,让动物能在悠扬的歌声中死去。听村民说听了山歌死去的这些肉类都要相对好吃些,我向来对吃的不太敏感,故也吃不出听过山歌与没听过山歌的肉有什么特别的差异。
  等开了第一刀,就会有村里的小娃娃们在村里面喊:“吃肉了,吃肉了,谁家谁家又杀猪了,谁家谁家又宰牛了。”这样过不了多久,整个村子里便都知道了此事,若家中有需要的就会三三两两的去买些肉回家。
  这天,正赶上韦乜杨家宰牛,与往日一样,孙二娘喝过酒,吃过烟,坐在屋檐下出神。
  “孙二娘,孙二娘,韦乜杨家宰牛了,快买了,快买了。”不知谁家的娃娃打断了她的沉思。
  “谁家小屁孩? 孙二娘也是你叫的?滚犊子,去。”孙二娘从神思中微微挣开眼,朝小娃娃吐了一口,有些恼怒的吼道。小娃娃撇了撇嘴,又跑去别家吆喝去了。
  这时,孙二娘才慢悠悠的站起身来,破天荒地拍了拍身上的尘土,又用手理了理蓬乱的头发,向韦乜杨家走去。
  韦家住在村子的最上头,两层小洋楼加上大红漆喷的防盗门,显得气场特别的足。走进大门,宰好的牛已经放在了一个大砧板上,牛皮也被高高的挂在了墙上,周围早嘻嘻哈哈围了不少人。
  “给我来二斤牛里脊。”一位有些黝黑的大汉说道。
  “我要个牛后腿”
  “牛头留给我家”
  大家七嘴八舌的乱成一锅粥。
  “别慌,别慌,一个一个来嘛。”牛主人家韦乜杨连忙说。
  “吆,孙二娘也来买肉啊!”这时,人群中不知谁忽然大喊了一声。
  大家这才发现,孙二娘不知什么时候已悄悄混杂在人群中了。
  “不买,不买,我先随便看看。” 
  人群中又一阵哄堂大笑。
  “你看,你看,你尽管看,看到哪个地方的肉好吃,就去啃一口,保管不要你的钱。” 
  笑声更响亮起来。
  “小兔崽子,看我不打烂你的嘴。”说归说,孙二娘并没被大伙的玩笑惹恼,反而真的走到牛肉前仔细打量起来,仿佛不去啃一口就真的对不起大伙一样。
  在一片欢笑声中,牛肉很快被卖掉了三分之一。
  “小羊羊,你来帮我看一下,太累了。”卖肉的主人对着屋内喊。
  “好嘞。”顺着声音,一位高大,帅气的小伙子从屋子里面应声而出。
  孙二娘眼珠子一下就瞪直了,甚至于忘记了眼前的牛肉,忘记了周围的男人,忘记了天地,继而忘记了她自己。她望着小伙子嘴巴一张一合,又嘟嘟囔囔的不知说起了什么。


  (三) 
  小伙子飞刀斩将,令一把卖肉刀挥舞地徐徐生风,一会的功夫又卖掉了不少肉。
  从小伙子走出房门的那一刻起,孙二娘就瞪大双眼一动不动地盯着他,生怕一眨眼功夫小伙子就会不翼而飞,从此再也不会出现一样。
  小伙子终于忙完一阵,闲了下来,说时迟那时快,孙二娘一个箭步冲到小伙子面前,以雷速不及掩之势伸出因常年抽烟而略略泛黄的双手,紧紧抓住小伙子左边的胳膊一连叠声问到:“你今年是不是19岁了?家是不是住在三家湾? 小名是叫十五吗?”
  小伙子被孙二娘连珠炮似的询问问得莫名其妙地愣在那儿,不知如何是好,就连周围买肉的男子们也懵了,搞不懂孙二娘这是唱的哪出戏?
  “咋了,咋了,发生啥事了?”这时幸亏卖肉的主人韦乜杨从房间出来看到这一幕连声问。
    “儿子,儿子,我儿子回来了。”二娘又开始了她的嘟囔。
  “来,来,有啥事进屋里说。” 
  韦乜杨一边说着一边把孙二娘拉离小伙子。
  到了屋里,孙二娘眼圈一红,带着少有的温柔说起了她从未对人说过的故事。
  故事还得从20年前说起,那时的孙二娘正值青春年少,一天,家里来了一个叫钢镚的木匠小伙子给她家做家具,孙二娘与一小伙子一见钟情,不顾家人的反对,义无反顾的跟了钢镚。那个时候乡下结婚是不需要办结婚证的,有的后来需要买房子,才带着几个孩子拖拖拉拉的去民政局补办,孙二娘与钢镚亦是连仪式都没举行就结婚了。
  刚结婚的时候,两人过的也算和和美美,钢镚出门做木工,孙二娘在家料理家务,很快两人便迎来了第一个爱情结晶:十五(因为孩子是在8月15日晚上出生,故而得名)。可是好景不长,钢镚在外做工时认识了外乡的一位姑娘,对孙二娘说了一声对不起后,带着孩子便从人间蒸发了。
  那个时候的孙二娘发了疯一样到处寻找儿子的下落,几年过去都未得音信,嘴里整天嘟嘟囔囔“儿子,儿子”叫着,精神已经接近崩溃的边缘。孙二娘的父亲实在没有什么办法,就草草把孙二娘嫁给了现在这个村子的李大炮。偏逢李大炮又好吃懒做,不太顾家,这使孙二娘的失落感更加强烈了,从那时起就染上了抽烟喝酒的习惯,也是从那时起,孙二娘办事说话也越来越刻薄狠毒起来,不过,幸而结婚几年后又得一子,精神有了新的寄托,孙二娘这才慢慢找回来几分魂魄。
  听完孙二娘的故事,韦乜杨张了半天的嘴都未合笼,因为无巧不成书,他的这位远房亲戚小羊羊正是孙二娘那被钢镚带走的儿子。他不知道该怎样对孙二娘说,也不知道该怎样对小羊羊说,这让韦乜杨陷入一种前所未有的纠结的黑暗深渊中。
  (四) 
  俗话说:母子连心,孙二娘的预感没错,即使她的头脑没那么清晰,但在这件事上,孙二娘终归是做了正确的认知。
  原来钢镚离开孙二娘后,就与认识的名叫樱桃的女孩去了省城,女孩是家中的独女,父母拿出家中所有的积蓄在省城给他们开了一家家具店。
  孙二娘与钢镚当时并没有办理结婚证,所以樱桃便名正言顺与钢镚办理了所有的手续,只是钢镚不舍得自己的儿子,樱桃因为喜欢钢蹦,也同意抚养孙二娘的儿子,加上钢镚与樱桃结婚后连续生了两个女儿,所以对这个儿子一家人都视若珍宝,亲戚朋友也没有一个人说起小羊羊的身世,以至于小羊羊一直认为樱桃就是他的亲妈,并不知道孙二娘的存在。
  钢镚与樱桃经过多年的辛苦经营,现如今已经把生意做得有声有色,小羊羊在他们的精心培养下,去年亦考入了一所名牌大学。樱桃的妈妈是韦乜杨的姨母,今年暑假经父母同意小羊羊是专程来乡下体验生活的,只是钢镚万万没有想到孙二娘也嫁入了这个村子。也许人与人之间的缘分总是那么冥冥注定的,也许是孙二娘思念儿子的真情感动了上苍,让她与儿子最终还是得到见面的机会。
  思来想去,韦乜杨还是决定把孙二娘之事告诉钢镚。经过这么多年,钢镚总觉得还是愧对孙二娘的,也就同意了韦乜杨可以告诉孙二娘实情,但是儿子现在生活的非常幸福,他不想让儿子知道这件事,毕竟樱桃这些年都是把小羊羊当成亲生儿子般对待的。
  孙二娘能得到儿子的消息已是万分欣喜,更何况儿子那么有出息,相不相认对她来说也没那么重要了,他更希望儿子能快乐无忧的过着自己的生活,而且她现在落魄的样子也不想让儿子知道。
  自从孙二娘知道有这么一位优秀的儿子,她便象变了一个人似的,衣服每天都会整整齐齐地穿戴好,头发也梳得油光发亮能照得个人影,唯一不变的是每天清晨,孙二娘依旧叼着烟绕村子一圈,然后回到家依旧喝上二两小酒,所不同的是孙二娘喝酒再也不是“啧”的一口了,而是一小口一小口地抿起嘴巴,让酒先通过嘴唇,然后到喉,再到胃,到心,到身体的每个细胞,让自己充盈在与儿子邂逅的喜悦中……

 


【编辑:周驰】


已经有 0 条评论
最新评论

版权所有:贵州作家网 国家工业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黔ICP备15007914号

站长QQ519680416 电话15985051823 维权顾问:李向玉律师(贵州洲联合律师事务所副主任,电话:13628552882

网站投稿邮箱:guizhouzuojia@126.com 杂志投稿邮箱:guizhouzuojia@126.com  QQ1群:598539260 QQ2群:84587631

您是本网站第 24939175 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