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贵州作家网:www.gzzjw.cn
分站: 贵阳   遵义   六盘水   铜仁   毕节   安顺   黔东南   黔南   黔西南   贵安新区   
贵州作家网: >> 原创作品 >> 短篇 >> 正文

岳父的八十大寿
信息来源:原创    作者:朱万能    阅读次数:282    发布时间:2018-10-26

(一)
    妻子有意无意的在耳边讲了好多回,说父亲七十九岁生日快到了。
    是啊,七十九岁,按习俗过寿过虚岁,也就是八十大寿了。不过我仍旧只是用耳朵听着,却一直没有表态。
    记得上个月,岳父在重庆做肾结石手术的时候,也没有见她如此唠叨过。
    都是在体制内工作,每年也就只有这半个月假期。现在还不到八月呢,如果把假休完了,那春节咋办呢?由于值班,都好几年没能回家陪父母过春节了。
    秋天的脚步声越来越密,南国的夜晚也开始渐渐露出凉意。眼看着快到日子了,妻子给家里的电话逐渐频繁起来。
    我说:“要不,咱们回吧!”
    妻子答:“嗯啦!”
   于是,她便开始忙着订机票,忙着收拾行李,忙着给两边的老人买衣服、包包,还有梳子,忙着给子侄辈们准备小礼物。
    为了回到乡下老家走动起来更方便些,她还联系了在重庆某医院工作的外甥女儿,希望能在休假期间把车借给我用用。
    总之,一阵忙忙碌碌、繁繁琐琐、周周到到的,啥也没让我操心。
(二)
    说话就到了农历二十九,再过两天,下月的初一便是岳父生日了。可是,家中的一切还平静如初,并没发现有任何要过大寿的迹象呀!
    岳父一共生养了五个女儿,没有儿子,妻子最小,排行老五。再说了,我们千里迢迢的从外地赶回来,怎么着也不该让我们出面挑头吧。
    妻子有些着急了,追问父母是啥意见?
    岳母吱吱呜呜:“我看就算了,干脆还是别做了吧,你几个姐姐、姐夫都挺忙的,再说这十里八乡,能走的都走了,剩下老的老小的小,加在一起也没几个人。”
    话到此处,我们几乎同时,把目光转到了在一旁故作镇静的岳父身上。
    “别问我哈,我没得啥子想法的,你们自己拿主意哈!”
    他一边“事不关己”的说着话,一边从烟盒子里抖出一颗纸烟,却没接住,掉在了两脚中间。他也不管,又重新抖出一颗来,点着后,狠吸了两口,然后双手往身后一背,表情复杂的朝大门外走了。
    谁都知道,这是个既好面子又爱热闹的倔老头儿,只是嘴上从来不服软罢了。你想想看,一辈子就这么一次八十大寿,他能不想好好的热闹热闹、显摆显摆吗?
    倒是岳母的心思最不难懂,都这么多年过去了,她还一直觉得自己生的是闺女,短了嘴,没了发言权。认为既然都是靠婆家吃饭的,那么凡事就得听婆家拿主意才是,哪能够想咋样就咋样呢?
(三)
    五个女儿、五个女婿跑到微信群里一碰头,哎哟喂,大姐在县城带孙子,二姐在成都做厨师,三姐在镇上做农资买卖,四姐在新疆打工收瓜果,大外甥在西藏当电工,大外孙女儿在重庆当医生……一个个确实都还挺忙的样子呢!
    于是,做农资买卖的三姐夫建议:干脆在镇上包个小饭店,管它三七二十一,来多少客人便摆多少酒席,到时候各家平摊出钱就是。也没有必要非让人家远的千里迢迢往回赶,近的丢下好端端的生意有钱不能赚。
    语音刚出,纯农民的大姐夫有想法了,不知从哪里冷不丁的冒出一句:“你们做生意的有钱噻,是不是该多出一点儿哦?!”
   “没出息的东西,钱钱就,就知道钱,看你那熊样儿!”被大姐连声一顿臭骂后,便再也不吭声了。
    “到街面上吃馆子,花的是咱们自己家的钱,却不晓得朝贺了哪个家的门?热闹了哪个家的屋基?客伙些吃饱了、喝好啦,嘴巴胡子一抹,各走各的道儿,哪个还晓得哪个哟?最后,还不是只剩下我们这两个老不死的,回到家里照样冷冷清清,半点儿意思都没得!”妻子把岳父岳母的原话,用文字如实的发到了群里。
    一向稳重的二姐发话了,她认为老爸老妈讲的在理,说如果只有四五桌客人的话,可以让在村里当小组长的二姐夫下厨,因为他平时爱动手,厨艺也不错。
    “不得行哈,我没得空的,找些事情来做哦,那天村里面要开会呢!”
    “你们也不看看,这些年家里头大大小小的事,哪件不是找到我!你们可倒好,个个都在外面找大钱,那个管过哟!”
    没想到,一个原本还算不错的建议,不到两分钟时间,便被连珠炮似的给当众反弹了回来。至于还远在新疆的四姐和四姐夫,肯定是指望不上的了。
(四)
    “不行,照这样子下去可不是个办法!”向来靠“鬼主意”而横行娘家的妻子,竟一个人自言自语起来。忽然,她灵机一动,离群跟二姐夫私聊了几句。
    “老余,你闺女刚才来电话了哈,说要带男朋友回来给她外公拜寿呢!”
    “啥?没骗我吧?不是说请不到假吗?这个……!?”
     “信就信,不信拉倒!挑头办席的事,你就看着办吧!”
    “哈哈,肯定中招!”妻子一阵雀跃,简直对自己的聪明佩服的五体投地,她还补充说明:这就叫卤水点豆腐,一物降一物。
     没错,你别看咱这二姐夫素日里总喳喳呼呼的,一幅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可他平生就怵这个宝贝闺女。当然,这个怵字里,包含更多的是对孩子的疼和爱。记得丫头刚考上大学那会儿,为了让闺女看得起,他心一横,干脆把抽了二十多年的烟给戒掉了,硬是树立起了一个“好爸爸、好男人”的光辉形象,在亲戚和朋友之间广为传扬。
    得瑟完之后,妻子赶紧给重庆的丫头打了个电话。须知,撒谎可一定不能穿帮呵!
    妻子只比她这大外甥女儿长八岁,平日里两人处得跟亲姐妹似的。况且,那丫头又是外公外婆把屎把尿给带大的,别话不说,单单为了这一个孝字,随便煽点儿情、下点儿药,自然也就言听计从了。
    果然,还不到一个小时,便有人骑着摩托车,乖乖的主动登门而来。来干啥?协商寿宴事宜呗!看架势,咱们这二姐夫必然是要主动请缨,准备在岳父的八十大寿上好好的表现表现咯!
    接下来,写菜单、请帮工、找碗碟、借桌椅……直忙得他不亦乐乎。你说这人吧,有时候就这么奇怪!瞧,一听说自家的闺女和姑爷要回来,堂堂五十岁的汉子,就像被装上了金霸王电池的玩具机器人一样,浑身发着光,充满了干劲。
(五)
    农历的七月三十,国历的九月十日,岳父生日的前一天,逢镇上赶集。二姐夫一大早就骑着摩托车到市场上买菜去了,可是,没过多久又折了回来,火烧屁股似的嚷嚷着往家里跑。
    “老五,老五,我搞不定了,搞不定了!”
    “啥搞不定了?啥搞不定了?究竟是天塌了?还是地陷了?你这鬼叫鬼叫的!”
    妻子围着她母亲的蓝围裙,手里拎着一只半毛半光的鸭子,没好气的从灶屋里跳了出来。看这孙二娘开黑店的阵仗,和她那大外甥女儿还真挺像的一一专治疑难杂症。
    嗨,妻子这边一上火,二姐夫那边反倒蔫儿了。结结巴巴的一说才知道,原来呀,是经亲戚朋友们那么一而十、十而百的四处传扬,但凡稍稍能搭上一点点亲朋关系的人都知道了:
    徐掌脉(岳父姓徐,有好手艺的大师傅被尊称为掌脉)这两日要过八十大寿咯,这回可是他在广东某市市政府工作的五女儿,和在部队当军官(其实已转到了地方)的五女婿亲自回来为他操办呢!
    只是知道了不要紧,可后面还有话:
    “一直听说他这幺女婿人很不错,就是总没机会见到,连那徐幺妹儿也只是小的时候看到过一两回,现在都该不认识了吧,这次一定得去凑凑热闹,走动走动!”
    妻子一听:“这样子啊,那该咋办呢?”咕噜噜,从嘴上冒出一个大大的问号来,一时间却不知道在问谁?
    还是二姐夫快人快语,气未喘圆便接过了话茬子:“估计市场上还在到处拉着话呢,四五桌肯定是不成了,至少也得翻上一倍多吧,反正这个席我肯定是办不了的啦!得得得,我看呀,你们还是爱谁办谁办去吧,可别再来找我了哈!”他一边说,一边使劲的把菜筐往地坝里一撂,然后一屁股坐在小板凳上,又摆出一副斗气耍赖的破落样子来。
    看到被扔在地坝里的菜筐子,连蹦带跳转了好几个圈儿,连卧在旁边窝里准备下蛋的母鸡,都给惊得“咯叨、咯叨”跳了起来。一向暴脾气的岳父哪见得这个,正要发作,却被岳母赶忙连拖带拽的拉到堂屋里去了。虽然已看不到人,却还能听见他们在里间激烈的小声争吵。显然,刚才的这些言语和举动是伤了老人的心了。
(六)
    我示意妻子进屋去安抚老人,然后对准二姐夫,黑下脸来就是一顿狠批:“你这是干啥呢?老丈人这八十大寿不该过吗?该吧?咱们给岳父过寿的目的是啥?是为了让老人高兴吧?都跟你说了,过寿的钱由我来出,没有让你掏一分钱吧?那你还在这里耍什么狗脾气呢?能干点跑腿的事情就觉得很不得了是吧?你以为这点儿破事,你撂了挑子我就干不了了是吗?好呀,你干脆啥也别干,明天吃席也别来了,等二姐和丫头回来,让她们看看你到底是个啥鬼样子,好吧?!”
    想我一个常年在外带兵的人,不言则已,一旦出声,自然有些分量。家里这些琐碎事情,我一般不发表意见,对几位姐夫也一直很尊重,像这样扯下脸面对兄长讲话,还是第一次。不过,凡事不外乎一个理字,如此一连串的发问,作为一个懂道理的人,他自然是一句也答不上来的,对这种“核桃人”就得这样治。啥叫核桃人呀?欠锤呢!
    我们找来村里的“百事通”一一岳父的干亲家、镇政府退休的老权叔一块儿合计,两全其美的办法一下子就钻了出来。那就是全部承包出去,请人办席。嘿,你还别说,人家那可是在十里八乡承办红白喜事、大小宴席的专业队伍呢,客人越多、规模越大,人家赚钱就越多,反而越高兴,不嫌麻烦的。
    哈哈,这样一来,咱们就只需将客人的桌数大致一估,所需菜式、饮品简单一定,菜价、路费、工钱粗略一谈,除了提供一些简单的配合之外,便可万事大吉了。
    什么锅碗瓢盆筷呀,桌凳刀桶灶呀,那些个乱七八糟的家什玩意儿,人家都全部打包用车送过来,完事后连卫生都会给搞的妥妥的,再搬着“装备”走人。至于主人家嘛,那就轻松多喽,只须管好迎来送往,而后踏踏实实的吃肉喝酒便成,好不自在!
(七)
    想是这样想的,可谁知,开头第一桩,预算客人人数就成了件高难度的工作。在这东一家西一家、散居着的乡下村镇里,非要筛选出谁会来谁不会来,可不是像赛半仙儿算命一样,掐指一念便能得出结果的。
    岳父找来纸和笔,开了灯,泡了茶,戴上老花眼镜,和他那打了半辈子交道的干亲家老权叔一人霸着一个方位,趴在堂屋那张老八仙桌上,开始一笔一划的盘算起来。
    本村本组的,哪些出门打工去了,哪些在家,哪些肯定会来;老徐家几兄妹,连同他们的子、侄、孙、外孙辈,共有多少;岳母的娘家人有多少,哪些是常走动的;五个女儿对应的五个亲家,家里会来多少;本村以外,有往来的熟人朋友有多少;再就是逐一的打电话,统计几个女儿和女婿在当地的社会层面上,还可能会有哪些朋友会赶来促促人气、捧捧场的。最后,又凭着经验加多了百分之二十的桌数,以备预算之外的需要。
    得,俩老头儿磨磨唧唧熬了半晌,总算是出了结果:实数二十桌,虚数四桌。至于这个数据的可信程度嘛,哼,要让我这个带兵多年的大学生来看呀,一个字:悬!如此这般通天彻地的本事,反正按我和二姐夫目前这四五十年的功力,肯定是大缺火候的。
    有了最终的方案,又领了个准数,剩下的事儿自然就全权拜托给咱二姐夫了。哦,差点儿给忘了,一阵疾风骤雨过后,人家早就不生气了嘛,高高兴兴的,火急火燎的,浑身又充满了干劲儿。
    什么?要问我这会儿该干些啥呀?我可得回去陪陪我的亲爹亲娘喽!总不能刚顾上了这头,又弄丢了那头,分明是好端端的一场喜庆,非得给二老留下个“有了媳妇儿忘了娘”的不孝话柄吧!
(八)
   我和妻子差不多是同一个故乡。唉,此话咋听起来有些别扭呢!是这样的,虽说我们的老家相隔只有七八公里远,但却分属于两个不同的地区和县镇。所谓五里不同风,十里不同俗,其民风民俗自然也不尽相同。
    岳父家所在的小村子,归属号称“千井盐田”和“恐龙之乡”的自贡地区。只因其背靠起伏绵延的山地,距离镇子要稍远一些,交通略有不便,故而民风依旧比较淳朴。
    在他们那里,要是谁家发达了出息了,大家都会稀罕他支持他,让他觉得自豪、有面子,这叫锦上添花;要是谁家遭难了过不下去了,大伙儿都会主动的靠上去,帮着想办法出主意,倡导邻里之间要大家好才是真的好,这叫雪中送碳。总而言之,在人家那个地界上呀,人情味儿就是浓浓的,心坎上就是暖暖的。
    这不,周遭邻里刚一听说家里要办席,那些阿姨、婆婆、小媳妇儿们便早早儿的,主动上家里来帮忙打杂了。有杀鸡宰鸭的,有洗碗刷盆的,有擦桌子扫地的,总之,见啥干啥,无需吩咐。
    不仅如此,她们还会送上各家最好的菜蔬瓜果,只要用得着,又力所能及的,绝不小气。要是还缺啥家具、调料什么的,只需打个招呼,也分分钟便能借来补上。
(九)
    与妻子的老家相比,我家这边好像就显得稍差了一些。地方是个好地方,这里有诸如佛光普照、秀甲天下的峨眉山,有号称天下第一大座佛的摩崖石刻一一乐山大佛,有滔滔不绝、川流不息的泯、沫、若三江,有文冠古今、才德兼备的三苏等等。但不管历史多么辉煌,山川多么秀美,似乎都拽不住便利条件所带来的人心流失。
    由于离镇子近,地方又平坦,与外界交流特别方便。也正因为如此,日子越来越好过了,人情世故却反而一天天的淡薄起来。我家所在的那个村子里,就存在着这么一股子怪象。他们嫉妒和仇视做得好的人,打击和欺辱条件差的人。不管你当多大的官,赚多少的钱,在他们看来呀,都不屑一顾,而且还要主动的划清界限,生怕走近了会有巴结讨好之嫌。反之,对待弱者,更是人情如纸张张薄,不管别人瓦上霜。
    我家情况比较特殊,由于姐弟仨人都常年在外,老爸老妈身边便缺少年轻人帮衬。尽管我们都很努力,混得还算可以,也不曾和谁家有过什么仇怨,但年迈的父母住在自己熟悉的土地上,却仍不免时常遭人刁难和白眼。从这一点上看,故乡这群“小郊区”的村民们,倒还真不如那些住在现代“格子楼”中的城里人了。因为,他们都在各忙各的,至少不会刻意的去与人为难。
    川内的风景名胜很多,好几次休假时,妻子都提议到周边去旅游旅游,可我却始终保持着沉默,宁愿选择在家里宅着。她不太明白我的真实想法,我这是要守住我的老爸老妈呢!父母都年岁大了,腿脚不太方便,我们一年到头又难得几日在家,这可是守一天便少一天了呀!我不知道,这份情愫,算不算是对“父母在不远游”的另一种注解。
(十)
    岳母是个劳碌的人,她左眼失明,嘴里又少了味觉,身子单薄的有些轻飘飘的。从刚和妻子认识开始到现在,印象中她总是永不不停息的,在做着各种周而复始的,又似乎微不足道的家庭琐事。
    瞧,这分明已把大小事情都包了出去,可她任旧闲适不住,帮着做这做那,像个不知疲累的钟摆。她们这些从解放前九死一生闯荡过来的人啦,心中仿佛收藏着那么一份执念,看问题总是透透的,犹如一汪秋水。
    二姐夫和三姐夫也都是实在人,往往只是在脾气上和人不对付。其实啊,这些年来岳父家的大小事情,几乎都是他们哥儿俩在担着,他们一人出钱,一人出力,了确了我和妻子太多的后顾之忧。至于老大和老四,孝心自然是有的,只是离得比较远,家里又确实不太宽裕,我们都能理解。
    这弟兄姐妹多了嘛,心就难免会散些,总需要有一个人来挑头,将他们凝聚起来,带着大家往更好的方向去奔。这不,管它新疆的、西藏的,还是成都的、重庆的,管它做买卖赚钱的,还是带娃娃种田的,不一个个的都买了动车票、飞机票、汽车票,开着小车、货车、摩托车拼命的往回赶么。
    俩老人看到寿宴的事情都安排妥当了,一场喜庆热闹已成必然。又知道孩子们都能赶回来团聚,心里那种按捺不住的高兴呀,远比吃山珍海味、穿绫罗绸缎还要来得更加热烈。因此,有事没事儿的,他们便会不自觉的站到院子的边上去,朝着孩子们离家时的路美美的张望。
(十一)
    按风俗,酒席准备就绪了,便要开始放鞭炮,然而为啥要放鞭炮呢?你可能就只知其一、不知其二了吧?有两点,第一、是为了热闹喜庆,这是必须的;第二、是为了招呼已到的客人入席,提醒路上的客人赶紧。
    十多捆一万响的手工鞭炮,挂满了柿子树的枝桠,连襟几个一人把控着一个方向,噼啪轰隆声顿时此伏彼起,一放就是半个多小时。那动静在山谷中回响不绝,那青烟在山坳里肆意弥漫,那硝烟带来的芬芳,在席间奔腾萦绕、经久不散。
    嘿,还真神了,客人入席后,地坝上下数一数,加上厨子那桌,一共二十五桌客,不多不少,刚刚好,一点儿都没浪费!
    我悄悄的来到主桌位,小声和岳父打了个商量:“爸,客人都到齐了,今儿您可是大寿星,要不,我陪您上台说两句?”
    原以为老人家会推辞的,殊不知他竟一口答应了下来:“好,那就说两句呗!可……可我说点儿啥呢?”
    “今天是您老的场子,没事儿,有女婿我给您托底呢,想到啥就说啥呗!”我搀着岳父慢步上了台阶。
    开场白:“各位亲戚、各位朋友、名位地邻,各位远道来的、近道来的,各位老辈儿的、同辈儿的和小辈儿的,以及今天最最辛苦的厨子师傅们,大家上……午……好!”
    我这拔高嗓门儿一吆喝,别说,还真像那么回事儿,两三百人的大场子,一瞬间,都变得鸦雀无声了,所有的脑袋都齐刷刷的转向了台阶这边,仿佛是在带兵操练。
    “今天,我们兄弟五个略备薄酒,为岳父庆祝八十岁寿辰,感谢大家在百忙之中抽出宝贵时间,多着钱、多着礼前来捧场。那么,在开席之前,就请咱们今天的寿星给大家说上两句,好不好?大家掌声欢迎!”
    讲完,我往左边让出一步,转身鼓掌,将主台留给了岳父。下面顿时哇啦哇啦,一片叫好,呱唧呱唧,掌声一片。
    “那就……那就多谢大家了哈,今儿准备不够充分,没啥吃的喝的,招呼不周,有怠慢的地方,还请客伙们多多担待哈!”岳父身子微颤、稍带结疤的说到这里,忽然发现后面没词儿了,赶忙示意我安排开席。
    此时,刚写完礼单的二姐夫,瞅准了表现的时机,在台下带头鼓掌,大声叫好,哗啦啦,又是一片满堂彩。
    我顺势扯着嗓子吆喝起来:“诸位客伙们嘞,饭后各自请哟,晚席六点整哦,开……席……喽!”
(十二)
    席间,我和妻子陪着岳父,挨桌儿的敬了一圈酒。大家都热情的、主动的和岳父拉话祝贺,他更是兴致极高的和大伙儿吞吐着埋藏在心里许久的小秘密。也不管人家听不听得清,反正只管说,脸上堆满了笑容。
    二十多桌走下来,啥东西也没顾上吃,倒是替他老人家挡了不少酒。不管认识不认识的,熟悉不熟悉的,客套话都得讲,直说得嗓子都沙哑了,额头上还铺满了汗。那啤酒白酒葡萄酒呀,更是喝得大家一个个都前仆后仰、满面红光。
    后来,岳母把那天收的礼钱全都打在了妻子的帐号上,还说谁掏钱办的事,就该谁收礼,这是规矩。怎么劝都不管用。
    二姐夫把寿宴的开支账目公布后,几个大大的转账红包,便齐刷刷的出现在了妻子的手机微信上。并且还异口同声的注明:不管钱多钱少,行孝问题一视同仁。
    我告诉妻子:“那天,你爸上台讲话,那范儿真的很棒!”
    “我也没想到啊,他老人家可还是大姑娘上花轿,头一次呢!谢谢你,老公!”妻子满脸幸福。

    岳母在视频里讲,说寿宴之后,老爷子高兴了好久,嘴里还时常念叨着一句话:我这辈子算是值了。

   【编辑:若枳】


已经有 1 条评论
最新评论

虎山行 : 2018/11/5 17:11:20

我身在农村,我深有感触。优秀的小说。

版权所有:贵州作家网 国家工业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黔ICP备15007914号

站长QQ519680416 电话15985051823 维权顾问:李向玉律师(贵州洲联合律师事务所副主任,电话:13628552882

网站投稿邮箱:guizhouzuojia@126.com 杂志投稿邮箱:guizhouzuojia@126.com  QQ1群:598539260 QQ2群:84587631

您是本网站第 26056993 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