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贵州作家网:www.gzzjw.cn
分站: 贵阳   遵义   六盘水   铜仁   毕节   安顺   黔东南   黔南   黔西南   贵安新区   
贵州作家网: >> 原创作品 >> 短篇 >> 正文

寻找我的邻居马小走
信息来源:本站发布    作者:王庆祥    阅读次数:749    发布时间:2019-08-13

1

如果你出生在凤凰谷,你就会知道凤凰谷的那些事,更会知道凤凰谷村有个叫马小走的青年后来发生的故事了。

我出生的那个村子,就在滕县东南的凤凰谷村。村子东西走向很长,静卧在山北朝阳的山坡上,四面全被起伏的群山包围着。那里,有老祖宗留下的风水环境,居所大都选择顺山而建,依势造房,就势留路。有横竖不规则、全是石头垒起来、爬满青藤的石墙石院;有保存完好随处可见的辘轳、石碾、石槽、石臼、石磨、石台、碌碡等;有弯弯曲曲的山间小路;有植被完好的树林和草地,还有直到夏天下暴雨才能见到的哗哗流水的河沟。

古老的石头院、石头屋、石头胡同,古朴的凤凰谷山村景色展现在你的面前。就是这样的一个小山村,我敢说是世界上最偏僻、最生态、最纯朴、最美丽,也是最保守、最贫穷的地方。

忽然有一天城里人不经意走进来,就像闯入了迷宫。进去转悠了好几圈、绕了大半天还在上下坡的街巷里走动着,始终找不到出村的路。而村里人打记事起,就有一种叛逆,想着早一天逃脱这个穷地方,到外面的世界去闯荡、去寻求安家的住所。

我离开老家已有20多年了。由于父母亲先后离世,这些年在外苦于生计、疲于奔波,也很少回村了。但我小时候的玩伴,也许是因为村子穷、生存差的缘故,一个一个都先后离开了凤凰谷。有的通过考学、当兵走出去工作了,有的跑到外地打工去了,有的迁到外地居住了,有的进城经商在城里安了家,还有的入赘到了女方家落户。现在留守在村子里的大多是老年人和为数不多的儿童。但很多时候,我会常常想起小时候的玩伴、我的邻居马小走。

 

2

随着年龄的增长,我对马小走那份特有的感情却与日俱增。突然决定去凤凰谷的老家再次寻找马小走时,是在夏天的一个正午。

那天,天热得发了狂,地烤得发烫、直冒烟,像着了火似的。火辣辣的太阳撕开了大地的皮,很刺眼, 广阔的田野被强烈的阳光炙烤着,村庄也被燥热的蒸汽包围着,我的身体仿佛置身在火球中,但天再热也挡不住我寻找马小走的欲望。

我是坐着城际公交滕县通往凤凰谷的班车出发的。现在唯一感到自豪的是,我的老家凤凰谷已作为原生态的历史老村,纳入滕县的山区旅游资源,正在有序的开发。城际班车尽管是半个小时一班的车次,但可能是天气热的原因吧,那趟班车整个车厢里坐车的只有五、六个人。

大约坐了一个多小时的车程,就到了凤凰谷的村子。我选择在家门口最近的站台下了车。太阳炙烤着大地,路旁的野草丛几乎要燃烧起来,空气中弥漫的热浪,让人喘不过气来。由于天气热的缘故,街道上几乎看不到一个行人。

我背着一个小包,像一个陌生人一样,一个人走在回家的路上。内心感觉老家的变化真大,现代农村景像渐渐湮没了曾经的记忆,我静下心来想努力寻找她的影子。当我走到老家门口时,呆呆地站在那儿,思绪万千,但却又理不出个头绪来。老家的大门久不住人,已锈迹斑斑,布满了大大小小的裂缝。透过那些裂缝,我看到院子里已是荒草丛生、破败不堪。

在耀眼的阳光强烈的照射下,我看到了小时候的玩伴、我的邻居马小走正站在他的家门口,很憨厚地在朝着我笑。

马小走还是定格停留在20岁的那个模样,横跨背着那个年代流行的“为人民服务”的黄书包,黝黑的脸上带着灿烂的阳光。我还记起他的样子,记起他满脸的笑容。尽管已经隔了二十二年,他一点都没有变,还是那个雄心壮志、英俊潇洒的小伙子。

这就是我无时无刻不在想念的马小走吗?20多年了,我和朋友们常常谈起他,常常念起他,常常找寻他。带着老友重逢地喜悦,我极速地向马小走奔去,想要握住他的手,给他一个长久地拥抱。正当我即将握住他的手和他相拥时,他却一下子消失了。我的眼前除了强烈的阳光还是强烈的阳光,除了满目沧桑、锈迹斑斑的大门还是满目沧桑、锈迹斑斑的大门。一切都化为乌有,我努力寻找着,却怎么也找不到他的影子,但我对马小走的记忆却愈来愈清晰。马小走,我的朋友,你到底在哪里呢?

 

已经有 0 条评论
最新评论

版权所有:贵州作家网 国家工业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黔ICP备18010760号

站长QQ519680416 电话15985051823 维权顾问:李向玉律师(贵州洲联合律师事务所副主任,电话:13628552882

网站投稿邮箱:guizhouzuojia@126.com 杂志投稿邮箱:guizhouzuojia@126.com  QQ1群:598539260 QQ2群:84587631


您是本网站第 27835998 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