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贵州作家网:www.gzzjw.cn
分站: 贵阳   遵义   六盘水   铜仁   毕节   安顺   黔东南   黔南   黔西南   贵安新区   
贵州作家网: >> 原创作品 >> 短篇 >> 正文

火车站
信息来源:本站发布    作者:贵州遵义 吴显行    阅读次数:3148    发布时间:2019-08-28

遵义火车站不管在什么时候总是飘忽着一股浓烈的臭味,这种臭味像是从售票厅那些老汉的身上传来的烟臭,哪怕他没有吸烟的习惯,你也都认定这味道的源头一定从他们那里散发来的,因为他们看起来就极其的邋遢。但售票厅里的人形形色色,谁又能确切知道味道到底出在谁的身上呢,且不说五六十岁的老汉,单是三四岁,五六岁的孩子也是一抓一大把,孩子不吸烟,凭几个糟老头的烟臭就能把整个厅的人熏晕了?这种臭味必然是不算上脱了鞋的一股脚丫子味儿的中年男人和妇女们的,要说,脚丫子味儿可比烟臭味闻的难受,尤其在这大夏天,让人简直窒息,这些中年男女又常常闻不见味道,他们一年在火车站待上好几次早就习以为常了,所以去附近的餐馆吃个饭,老板娘也不太爱待见他们,身上那么臭也还好意思来吃饭!他们身边的孩子呢,随着父母外出摸爬滚打也见惯了火车站的一切。

火车站外的广场到处都是人挤来挤去,不管白天晚上,总有趴着的睡着的坐着的站着的,铺上一张极薄的蛇皮口袋,三两个老汉穿着坎肩脱了鞋围坐一圈,不管认识不认识,只要一说话立马就熟,叫上打扑克,脸上的表情笑得合不拢嘴,等到了晚上,蛇皮口袋就成了“床垫子”。唯独中年男女们没有老汉们够消遣生活,脸上多了些忧愁和无奈,没买票的男人坐地上低头看手机,女人便抱着孩子盯着近处发呆,就算是买了票的也大多如此,顶多端了碗泡面吃的浓香四溢,待安检口开放时间到,便拎着大包小包,背上娃就匆匆排队了。

李二麻对这类现象已是熟透了,他自然是少不了在这个水泄不通的满是臭味的火车站的,出入七八年,周围有几家餐馆、几家宾馆、几家按摩服务,谁今天离婚谁明天结婚他都烂于心,各家老板看见他天天询问道:“二麻子,今天够你玩的不?”。

李二麻在这方面是够低调的,挣了多少只有他自己清楚,“哎呀,玩个屁,随随便便过得了,今天想吃个馒头还不晓得上哪儿找呢,要不你就送我一个?”他嘴上这样说,心里却在为接下来打算盘,当然,更没有人知晓他每日挎的蓝色小包究竟装了些什么,逢人一问他便说:“装些瓜子,闲着也是闲着,还不如嘴里动点活路。”当有同行也想尝些瓜子时,他只是以自己不够吃拒绝对方。

附近一家“吴大姐川菜馆”成了李二麻平日的歇息之地,一旦太阳暴晒或是冬日里寒风逼近,他便进来炒俩小菜,饱食一顿后再去广场,吴大姐也常不叫他小名二麻子,因他总戴鸭舌帽,总是以黑舌帽来称呼他。

他每从馆子里出来就用衣袖擦擦嘴,可嘴里还是嚼着没咽下去的食物,这一嚼能嚼上好几分钟,之后慢悠悠的朝广场走去,每看见一个坐着站着躺着趴着的人都要细问:“去哪儿啊?有票没?票够不?”爱招呼点的就给几句回答,不爱招呼的理都不理他,李二麻见到这种不爱招呼的要么翻个白眼撇撇嘴,要是心情不好时,说:“没长嘴啊,还是耳朵烂了。”没人敢惹他。

他这嘴厉害得很,酸的时候能让人听了心里痒痒,骂你时还找不到词反驳他,常在火车站混的人都晓得他靠这张嘴混饭吃。买卖票的时候更不用说了,说得人心服口服,哪里斗嘴了旁边人请他调解得个人情,哪里打群架了他就站在中间说上个半小时人群自然就散了,虽说他嘴天生带有残疾,说话老往左撇,但就这语言流畅度的功夫没人强得过他。

“喂,那大爷,去哪儿啊?”李二麻好像又看见生意了,伸手示意起来。

售票窗口前排了长长的队,每个窗口都堵得水泄不通,娃娃的哭声,大人的喧嚣吵闹声,满大厅的臭味泡面味混着高温天气发酵得让人难受,一个老汉带了个女娃从二号窗口前的队伍摩肩接踵地挤出来,李二麻收收挎包,咽下饭菜,再用衣袖擦了擦嘴,小跑过去走到老汉面前拍拍他的肩膀说:“大爷去哪儿?我看您是挺着急回家的,这段时间不好买票,全被那帮学生买完遛了。”老汉没有说话,仰头朝他看了一眼,嘴里支支吾吾的不知道说些什么,一手牵着女娃,一手拎着大包向广场走去。

“我这票便宜,您到哪儿也找不到我这价格,天气这么热,您也不怕孩子晒着,早回家早安心,外边儿也不安全,前几天这刚抓了个抢娃的贼,您要是去哪儿就给我说一声,我立马就能给您一个票。”老汉的步伐稍些慢下来,李二麻边走便说,拿出一叠火车票双手摊在老汉面前,说:“您看这票,哪儿的都有,北京、上海、合肥、西安、重庆、贵阳……”。

老汉立马止住脚步,将大包放下,眼睛瞠得发亮看向李二麻:“西安?你说有西安?”

“这就行嘛,还真巧了,西安的就剩这一张,娃身高不到不用买,您就看您啥时候走?”李二麻说。

老汉半信半疑地咽了咽口水,抿抿嘴看向旁边的女娃,又转头看过来,说:“啥时都行,只要能回,要是在今天晚上那就更好。”

“大爷,我跟您可真有缘,您要去西安刚好一张票,你说最好今晚走,巧了,不多不少,就今晚八点。”

“那票价要出多少钱?”老汉急切起来,紧紧抓着女娃的手靠近自己。

“这票就一张,去西安的人多,咱要不先找个地方吃个饭,你看娃都饿成啥样了,我再给您票,反正亏不了您,今晚必须送您走。”

老汉听了这话目光迟疑地转向女娃,说:“晴晴,饿不了?”

“饿,爷爷,叫上爸爸也吃。”女娃说。

“我后面带娃去吃,你先说说价格哇。”老汉对李二麻说。

“大爷,想要这票的人太多了,要是被熟人看见说我买你不买他,这叫咋回事,孩子饿了先让他吃上哇,我带您去一家菜馆,便宜。”

这女娃大概三四岁的样子,梳俩小辫子,听李二麻这样一说,便开始蹦跳起来,扭动身子,挥着老汉的手嚷嚷要吃饭,老汉有些无奈,随李二麻来到了吴大姐川菜馆。

 

已经有 0 条评论
最新评论

版权所有:贵州作家网 国家工业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黔ICP备18010760号

站长QQ519680416 电话15985051823 维权顾问:李向玉律师(贵州洲联合律师事务所副主任,电话:13628552882

网站投稿邮箱:guizhouzuojia@126.com 杂志投稿邮箱:guizhouzuojia@126.com  QQ1群:598539260 QQ2群:84587631


您是本网站第 29045011 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