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贵州作家网:www.gzzjw.cn
分站:
贵州作家网: >> 原创作品 >> 短篇 >> 正文

阿英婆之死
信息来源:本站发布    作者:王刚    阅读次数:2932    发布时间:2019-09-17

我藏在角落死死地盯住阿英婆,看她究竟想干什么。

阿英婆立在我家门口有一会儿了,她瞅瞅四下无人,便轻轻地把门推开,然后将头探了进去。看得半晌,她竟径直走了进去。

那动机有恐又是想去偷走什么东西,我便快步跑回屋里,瞪着眼训斥她:“你又想偷走什么?前天你偷人家鸡蛋,还闲挨得不够疼么?出去!赶紧出去!”她吓得双手抱紧头,瞪着一双惊恐的眼睛看着我。我手一挥,她便跨过门逃走了。

人人都道她疯了。

然而,我父母说起当年阿英婆的男人,却是一个响当当的人物,生活于民国年间的人,竟有一套做生意的手段,因此家境很好。阿英婆的男人很受乡邻追捧,都称他“王老爷”——他大概姓王罢。至于阿英婆,据说她的小名叫“阿英”——本来她家境红火时别人都称她“王夫人,”后来恐因家庭的变故,于是大人小孩都管她“阿英婆,”似乎成了绰号。王老爷从小走南闯北做着布匹生意,几近四十了才结识刚满十八的妻子,大概年长甚多罢,于是王老爷很是宠她。自阿英婆给他养下三子一女后,王老爷更是似其如珍宝。由此一来,便养成了阿英婆一辈子好吃懒做的习惯。父母又道,王老爷还曾是生产队队长。

我自现在也没有明白生产队队长是扮演一个什么角色,单以为是统领群众的有钱人罢了。

我好奇的是,父母聊起此事时口气似乎颇为愤慨,或许是因为家贫,于是产生那么一点妒忌;或许是憎恨阿英婆好吃懒做的生活作风罢,但终是不明其故。

而诸多人却未谈到王老爷家的富豪之事,却道他家十分吝啬,尤为可恨的是瞧不起穷人,我才理解父母愤慨的原因。

而我真正记事时,王老爷也是八十高龄的老翁了。至于王老爷家的吝啬与瞧不起穷人的说法,我却见识过几次。大概物以类聚,阿英婆竟也如此。记得儿时我和一些玩伴偶尔溜到王老爷家宽敞的院子了耍玩,便见阿英婆在火炉上烤着一些香喷喷感觉很入口的糕点。大伙便停下游戏,双眼直勾勾地盯着她那掉光了牙、嘴唇往里深陷而下巴显得很突出的嘴,在来回一动一动地嚼磨着食物,馋得大伙只“咕嘟咕嘟”地吞口水。阿英婆竟眼皮也懒得抬一下,顾自在慢吞吞地享受着。这样过了很久,阿英婆打个呵欠,伸了个懒腰,约莫是吃饱了。她便对我们说:“过来,过来!”大伙便一涌而上。阿英婆问道:“想吃么?”这样香喷喷感觉很入口的糕点,谁不想吃?便都道:“想!”阿英婆道:“那好,给我打煤球,谁打得多谁吃!”有些伙伴心动了,持了工具,努力地打起来。我和有些伙伴却不屑这份微薄的奖品,便一面诅咒着阿英婆,一面气岔岔地回来了。

阿英婆的女儿竟攀上了省外的姑爷,据说也很是富豪,与阿英婆家算得上门当户对。每逢春节,阿英婆的姑爷还领着妻子女儿回来过年。这时,乡邻便把这喜讯当着是自己的一样,都纷纷赶来聚在阿英婆的家门口,指指点点地议论:“瞧!这王夫人的姑爷,这身衣服,啧啧,硬是华贵!”“王夫人好福气,滩上这么一个好姑爷,以后有好日子过了。”“你瞧王夫人的外孙女,长得哪个俊哦”诸如此类的奉承之言。阿英婆却丝毫不领情,她瞪起双眼,极其不耐烦地吼起来:“别闹,别闹,哎呀,挤个啥子劲?哎,真是小人没有见过大世面。”围观的人便一齐笑了,那笑声中透出的全是讨好的味道。随着便静静地看着阿英婆一家围着桌子拈菜下酒,相互客套着。这种盛大的场面我去过一次,后来便不曾去过,心里有些愤然,便渐渐地憎恨起阿英婆来。

十几年后,阿英婆却老了,家境也随之衰败下去。王老爷死后,三个儿子竟没有谁肯赡养她,大概都厌恶她的懒惰。她便在一间耳房里孤独地生活着。她永远也不会去田间地里劳作一次,却见天里背着手出现在乡间小路上,或串门重复着提起她昔年富豪的家境。

阿英婆省外的姑爷好多年未来了。突然有一年春节来了一次,便把阿英婆接去城里。不过阿英婆的姑爷来的那一次,她的家门口一个人也没有,我竟没有料到乡邻会对这种如同自己喜讯般的事失去兴趣。 

已经有 0 条评论
最新评论

版权所有:贵州作家网 国家工业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黔ICP备18010760-1号

站长QQ519680416 电话15985051823 维权顾问:李向玉律师(贵州洲联合律师事务所副主任,电话:13628552882

网站投稿邮箱:guizhouzuojia@126.com 杂志投稿邮箱:guizhouzuojia@126.com  QQ1群:598539260 QQ2群:84587631


您是本网站第 30281260 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