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贵州作家网:www.gzzjw.cn
分站:
贵州作家网: >> 原创作品 >> 短篇 >> 正文

哪里天涯
信息来源:本站发布    作者:陈峙榛    阅读次数:2505    发布时间:2019-09-23

 

一身黑黝黝的,穿着是那样地朴素,没有人愿意将他与城市里的某个风景联系在一起。其实,并不是谁有过多地挑剔,而是他原本就不属于这个城市。我说不清他为何会在这个繁华的都市出现,或许他也同我曾经有过一样的梦想。

初次相见,是在不大的一个福利彩票销售站点。因为很长一段时间内,我都成了这个站点的忠实信徒。话说谁没有贪婪之心,要知道五百万是个多么诱人的数字。也许某些事情早已命中注定,在那段几近疯狂的岁月里,我就像一个着了魔失了灵魂的人儿,整日将心思泡在了上面。

梦谁都做过,想想几个未知的号码同自己选取的一模一样,那些抱也抱不动的钱挤满屋子里的每个角落。还是索性躺在用钱铺就的地毯上,第二天醒来,什么美酒加咖啡的,什么绝世美女的,只在一瞬间便消失殆尽。

梦,毕竟是梦,可是能真正从梦中走出来的人并不多。一张面值两元的彩票,经济而又实惠,每日买它个五六注,七八注的,真是快乐美哉。

奇怪的是那所谓的大奖并没有因此而降临在我的身上,终是与自己擦肩而过。这天,是我打算放弃买彩票的最后一天,不料一次意外的邂逅,无意驱使着自己又继续买了下去。

“叔叔,您好!请问这里是买彩票的地方吗?”这是买完彩票刚准备走出站点,一个稚嫩的声音突然在我耳边响起。当时,我很纳闷,因为那几个大字就正大光明地写在距离头顶不高的门匾上。看看这个小男孩,听着他刚才的话语,再左右打量一下,他没有十岁,也有九岁,反正这两个数字正适合他。想想如今的孩子,基本都是五六岁的时候就开始学写汉字了,现在算来他至少已经读了三四年的书。可是,小男孩究竟是怎样读的书,为何连简单的彩票二字都不认识。他,他这是在忽悠我,还是另有所图?

在脑海里有了几个不同的答案之后,我先是象征性地瞪了他一眼。大概是小男孩并没有注意到我神情的变化,于是,他又用稚嫩的声音问了起来。该怎么办,总不能置之不理吧,要知道现在有好多双眼睛一直在盯着我。仿佛自己稍稍那么迟疑一下,大家都会将我划入什么冷血动物之类的。我开始害怕起他们的眼神,终是背着自己的意志充当起所谓的好心人。

“哦,孩子,这里便是!”我是这样回答他的。

小男孩很客气,说了声“谢谢”便径直走了进去。出于好奇,我开始鬼使神差地跟在他身后,就好像刚才问路的人是我,那个大人是他。当角色互换,我真的难以想象这是怎样一副滑稽的画面。由于小男孩的年龄问题,确切地说应该是身高问题,互相比较之下,他足足矮了那个卖彩票的窗口一个人头。倒是他显得十分老成,立马就踮起了脚尖。

“阿姨,我要买一张彩票!”小男孩儿是这样对那个卖彩票的女子说的。

其实,这位女子早已注意到他了,她和我一样心中都充满了好奇之感。记忆之中,以往来这里买彩票的全都是成年人,而他的出现,彻底打破了这个站点长期所保持着的记录。总不能让小男孩一直傻傻地站着,再说了人家大老远的跑来,这样做似乎有点儿不近人情。

如今问题已然出现,现行的《彩票管理条例》中明确规定,彩票不得向未成年人销售。一想到这里,那位女子便开始犯难起来。到底是卖还是不卖,正当她犹豫不决的时候,旁边有人如此说道:“哎,有些东西是可以变通的嘛!”

一听变通二字,那位女子随即有了自己的如意算盘,只见她一脸认真地问:“小朋友,彩票是你自己要买的吗?”

小男孩先是一愣,随后这样讲:“阿姨,我妈妈的身体不好,是她让我来帮忙买的!”他的话大家都听得真真切切,也是基于这一点,现在所有的一切似乎都已顺理成章。

“嗯,既是如此,阿姨就破例卖给你,不过,你可要替咱保密哟!”那位女子说这话时,眼里有着几分执着也有几分担忧。她的话音刚落,小男孩便从右边的衣袋里拿出四张有些陈旧的五毛钱来。他望了望,仿佛有些依依不舍的样子,最终他还是抵挡不住那张彩票的诱惑,他的眼神将自己彻底出卖。

依然记得,小男孩说的那几个数字,付了钱之后,他总算把彩票拿到了手里。小男孩没有在站点内作任何停留,而是转身便离去,从他走的方向来看,那是一座位于城市边缘的村庄。

我是很想跟着去探个究竟的,正值当口,一位要好的朋友打来电话,他在那头如此说道:“你啊,真是墨迹,现在大家等着花儿都快谢了!”朋友的这番话,让我想起今天有个重要的聚会。也就是那么一眨眼的功夫,小男孩消失在我的视线。

与他再次相遇,是在五天后的一个上午。其实,这期间我也去过那个站点,也问过那位卖彩票的女子,从她那里证实小男孩儿这些天一直坚持着买彩票,但每次多的不买就只买一张。我不知自己为何突然变得很在乎他,难道我们之间还有一段今生不解的缘?

这天,公司小王驱车送我到郊外一个叫佳乐家的饭庄,与一个重要的客户进行洽谈业务。由于公司近期车辆使用较为紧张,所以就在临走之时特意提醒我,洽谈结束后一定要打他电话。这次洽谈进行得非常顺利,适当地饮了点儿酒,吃了些饭,客户就走了。当然,对方并不会将我落下,可被我给婉言谢绝了,因为我发现自己已经无意恋上了这里的山与水。

我是步行走出饭庄的,随后再沿着来时的路往回走。我记不清自己走了多久,只知道在一个拐角处,遇见一个熟悉而又陌生的身影。他不是谁,正是那个买彩票的小男孩。每日风吹日晒的,我感觉他比五天前的样子,还要更加黝黑。他背着一个小背篓,一路捡着行人丢的诸如饮料瓶之类的东西。只要小男孩一发现自己所期盼的猎物,他的眼睛就会与猎人一样放出耀眼的光芒。许是他太过专注的缘故,所以并未留意到我的存在。我是故意向他迎面走去的,只觉得有人撞了自己一下。停住脚步,小男孩这才抬着头傻傻地望着我,他先是一脸惊讶,在恢复了紧张的神情之后,就怯怯地对我说:“叔叔,您好!真的很对不起,不知撞着您没有?”
    当时,我听见小男孩的这番话后,先是在心底偷笑起来。但随之又涌上一种说不出的苦涩味道,特别是看见小男孩这身朴素得再也不能朴素的着装,我不清楚他的出发点究竟在哪儿,但是有一点能够确定,他已经走了许多成年人所没有走过的路。

渐渐地,我的鼻子开始一阵酸楚,竟不由自主地拿出一张百元大钞递了过去。之前,小男孩是准备拒绝的,但是在我百般地劝说下,他这才将钱紧紧地揣在怀中。末了,对着我深深地鞠了一躬。

那一夜,我很早便睡了,可刚躺在床上一袭的睡意像被什么思绪牵扯着,顿时跑得无影无踪。

“哦,是他,那个今天与自己不期而遇的小男孩,他究竟是谁?他的家究竟遭遇了怎样的变故?他这个年龄应该已经踏入梦寐以求的校园,和众多的伙伴们一起嬉戏玩耍,为何他现在却形影只单,孤独地走在城市边缘?他一脸憔悴的面孔,让人看出岁月的无情,我甚至想不出自己为何会在他面前落下那一滴酸楚的泪水……”慢慢地,我陷入一片沉思当中。

那一晚,我彻夜未眠。

一直以来,我有个习惯就是每天的早餐必须到位,因为电视上讲一个人如果长期不吃早餐的话,其他病症的几率将会大大增加。我的早餐其实也很简单,不是粉就是什么面之类的,要是实在还差点儿什么,就索性再喝杯牛奶。饭饱力足之余,我全然忘了昨晚的事情。想着今天已是周末,既然睡意全无,何不出去散散心,呼吸一下新鲜的空气?

我是漫无目的地走着,怎料却来到一个不大的村庄。这个村庄从整体上看零零碎碎的,它的布局完全与城市格格不入。或许是它太过苍老,苍老得像某位百岁老人那隐藏着沟沟壑壑的脸庞。我是不忍心去触碰这岁月的伤,于是仍旧默默地一直行着。

蓦地一声犬吠,嘶叫着打破了村庄的宁静。我于四周望了望,原来一只瘦不拉几的狗正冲着一头个头硕大的牛儿独自吼叫着。当时,我便觉得纳闷,狗与牛一向都是秋毫无犯,为何它们之间会有内在的瓜葛?在我拼命去想这个问题的时候,牛儿突然向前走出了一步,也正是这一步曾经被它踩在脚下的那块骨头,立刻呈现在那只狗的面前。尽管那只狗非常的瘦弱,但看见美餐它的速度还算敏捷。只一会儿的功夫,它便叼着那块骨头消失在我的视线。

我是想去追上那条狗的,无奈这里人生地不熟的,怕大家把我当作坏人来看待。不知不觉间,太阳开始变得异常火辣起来。这里没有城市里所谓的小卖部,要想喝水只得跟住在村里的某户人家进行沟通。好在这里的人儿比较好客,当我走到一户人家的院子时,一位老人在我说明了来意后,竟热情地招待起我来。

凑巧的是那个小男孩刚好从一旁的路口经过,看他的样子应该又准备外出拾荒去。他并没有注意到我的所在,出于好奇我开始试探着向老人问起关于他的话题。这不问也罢,一问还真的有那么一个故事。

事情还要从五年前说起,小男孩原本有个幸福的三口之家,生活也比较富足。父亲在周围四下揽了些小的工程来做,母亲则在家照看着他。好不容易把他养大,眼见着就要踏进校园了。可,就在那年,父亲声称自己接了个大工程,由于资金上的短缺他便找上村支书帮忙。经过村支书的牵线搭桥,大伙儿恁是冒着风险将钱借了出去,多的一两万,少的也有三四千。 

已经有 0 条评论
最新评论

版权所有:贵州作家网 国家工业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黔ICP备18010760-1号

站长QQ519680416 电话15985051823 维权顾问:李向玉律师(贵州洲联合律师事务所副主任,电话:13628552882

网站投稿邮箱:guizhouzuojia@126.com 杂志投稿邮箱:guizhouzuojia@126.com  QQ1群:598539260 QQ2群:84587631


您是本网站第 30280696 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