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贵州作家网:www.gzzjw.cn
分站:
贵州作家网: >> 原创作品 >> 短篇 >> 正文

那成熟前的秕粒
信息来源:本站发布    作者:戴婵    阅读次数:2333    发布时间:2019-10-14

一个人总是有些拂逆的境遇才好,不然是会不知不觉地沉沦下去的,慢慢地就忘记了自己来时的路,觉得一切来得那么理所当然。

望着身边呼呼酣睡的妻子和孩子,陈安铭触摸到了真实可感的幸福。他不止一次告诉自己:当你踏着一路的坎坷,一路的泥泞登上山顶的那一刻,往昔的痛楚又能算得了什么?这个已经迈入而立之年的男人在贫困中摸爬滚打了小半辈子,终于有了这个简单温馨的家。

他现在是一名高校的教师,黑发积霜织日月,粉笔无言写春秋,平凡的职业,但是于他而言,已经达到了自己能够企及的最高处。他在起跑线上已经输得太多了,目不识丁的母亲,病怏怏的父亲,像是黑白电影里面一样凌乱破败的家。能够靠着自己难以想象的坚持和韧性完成了硕士和博士的学业,本身已经是奇迹。

无数个日日夜夜伴着的泡面和腌菜,让他现在一看到就会胃里直泛酸水,打工、放下一切尊严的打工,以及那些被人家几顿大餐庆祝就用光光的奖学金,成了这七年学习生涯里仅有的经济来源,恨不能把一分钱掰开成两份来使用。

“怎么还不睡?”妻子揉着惺忪的睡眼,望向沉默发呆的陈安铭。

“在想明天的同学聚会要不要去呢?打不定主意。”

“去吧,毕竟多年不见,联络一下感情也是蛮好的。”妻子懂得,自己的丈夫在学生时代像是躲在墙角的小草,畏畏葸葸,一丁点的阳光雨露于他已经是奢侈。他没有什么聊得来的朋友,躲在自己编织的茧子里面,呵护着被贫穷消磨得千疮百孔的那点可怜的自尊。

现在的他,完全可以昂首挺胸的去同学会,他已经不是那个一套旧被褥用四年的穷小子了,妻子希望陈安铭可以通过同学会找回以前失去的东西。

第二天,陈安铭还是如约而至,虽然知道这种同学会的性质不外乎是几年后大家再聚首,变换花样攀比一番。以自己现在的社会地位和经济条件,自然是可以理直气壮的来参加,在曾经嘲弄和嫌弃过自己的同学面前耀武扬威一番。光是说学历,已经可以让所有人难望其项背。

无聊透顶的同学会,明明之前不知道多少明枪暗箭的两个人,现在俨然亲热得像一母同胞的两兄弟。

让人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厌恶。

自己温柔美丽贤惠的妻子无疑是整个同学会上最光彩夺目的。来聚会的初衷无非是宣誓主权,现在的陈安铭却觉得释然了。分别以后,大家也都有了自己的生活,过得好与不好,只能摸摸自己的胸脯。毕竟生活从来不是演给别人看的,冷暖自知。已经像很多根平行线,各自射向自己的终点,之后便不会再有太多的交集。自己的青葱岁月,那段不堪回首的经历,终究是随风而逝了。

“安铭,你还记得之前上过我们大学语文的郑映紫老师么?”老班长突然拉着陈安铭问道。

陈安铭内心一咯噔:“记得的,她现在可安好?”

“唉,她已经去世有两年多了吧,真是可惜,才刚刚退休,也没有享受几天的好日子就去了。真是,岁月不饶人啊。”

那个慈眉善目的形象在陈安铭心中一直是抹不掉的,就像刻在石头上的一个印子,不论风吹雨打,即便是被时间和空间的距离湮没,但是它是真实存在的。

“郑老师的儿子还在国外吗?还是回国发展了?”

说得班长一头雾水:“郑老师的儿子?郑老师只有一个独生女儿在国外,现在已经结婚定居了。”

那是怎么回事?陈安铭的思绪一下子全错乱了。

记得那是大三的时候,冬天的风冷得像刀子,陈安铭缩在被子里面迟迟不愿意去上课,对于这样一个以奖学金为主要经济来源的学生来说,实在太反常。陈安铭永远是第一个到教室,最后一个离开的。宿舍合买的吹风机坏了,陈安铭两条裤子都没有干,那仅有的两条厚裤子,还是自己打寒假工的时候咬着牙买下来的,像两块遮羞布,能让他穿着安然自若的走出宿舍。

陈安铭一阵阵钻心的疼,贫困就像个死循环,一直围绕着他。没有干净裤子,他不能正常去上课,不去上课,奖学金没了,只会让自己下半年的生活费更没有着落。

陈安铭真的是懊恼极了。

郑老师是他极喜欢的,她那鼓励的目光总是让人觉得心里亮堂堂。陈安铭一直觉得,人们常说的眼睛里面会放光彩,那就是拿来形容她的了。

等到期末考试成绩出来,陈安铭的分数居然还是稳居第一,这次旷课好像并没有影响到考试分数。

郑老师给了他一个心照不宣的微笑。

谢谢! 

已经有 0 条评论
最新评论

版权所有:贵州作家网 国家工业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黔ICP备18010760-1号

站长QQ519680416 电话15985051823 维权顾问:李向玉律师(贵州洲联合律师事务所副主任,电话:13628552882

公众号邮箱:guizhouzuojia@126.com  网站邮箱:guizhouzuojia@126.com QQ1群:598539260 QQ2群:84587631


您是本网站第 31929763 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