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贵州作家网:www.gzzjw.cn
分站:
贵州作家网: >> 原创作品 >> 短篇 >> 正文

第一枪
信息来源:本站发布    作者:朱万能    阅读次数:5266    发布时间:2019-10-31

忍无可忍,退无可退之下,我终于极不情愿地扣动了扳机。砰……!“大疯狗”应声倒地了。咣当……!“小疯狗”丢掉西瓜刀,撒腿就跑。闻讯赶来的几个同事,像追疯狗似的追了出去。

我先是有些发懵,愣怔了片刻,迅即又清醒过来,这才赶紧脱下制服,给同事陆平勒紧伤口。可那浓稠的血液按都按不住啊,仍在不断地往外渗,就顺着那条被劈了一条长口子的袖管,不停地朝下淌。

陆平咬紧牙关,两眼恨恨的,仿佛就要喷出火焰。他眼瞅着自己的血,从手背开始向下叉开……滴答……滴答……那殷红的充满腥味的液体,淌得我失血般地心慌。

大排档里早已经没有了客人,惊慌四散的人流,把桌子和凳子撞得东倒西歪,乱七八糟。一张餐台被掀翻在大堂中央,饭菜碗碟碎落一地。那个素日里横行乡野,不可一世的“大疯狗”,这时就侧趴在那些残碎的垃圾上,身体还在不停地抽搐着。随着呼吸,他嘴里一阵一阵地冒着肮脏的血沫,很像挨了刀的过年猪,在血快要流尽时脖子上冒着气泡的刀口。

靠近厨房的墙根下,浑身是血的大排档老板叉腿瘫坐在地上,背靠着白瓷砖墙壁,脑袋耷拉着,看样子伤得不轻。惊恐未定的老板娘双腿跪在他跟前,手忙脚乱地用餐纸擦拭着老板脸上的血污,嘴里不停念叨着:天啦,这可咋办呢?天啦,这可咋办呢?

我扶陆平靠墙慢慢坐下,等待救护车和同事们前来救援。我从陆平的口袋里掏出烟盒和火机,给他抽出一支点上,然后自己也点燃了一支。我左手不停地往嘴里喂着烟,右手握枪对外警戒,手有些发抖。我忽然产生了一种想逃的冲动,就像《水浒传》里,英雄好汉们除恶后的那种痛快和惶恐。

刚刚经历过一场骚乱的大排档内,此时特别的静,不同身份和际遇的几个人,各自呆在自己的位置上,保持着原状,仿佛都只剩下了心跳和呼吸的声音。

档口外,围观的人们难道都散去了吗?怎么也跟着陷入了沉寂?不对,还有我和陆平不断吸进去又吐出来的烟云,还在那几近凝固的空气里慢吞吞地飘浮着。

那天刚好是正月十五,没错,2012年的元宵节,全省“三打两建”工作的前夕,后来天上还下起了毛毛细雨。嗨,时间过得可真快呀,再有两个月就整七年了,我抽烟的毛病就是从那天开始的,压力确实太大。

都这么多年过去了,可每次想到这儿,心里仍是抑制不住的后怕。你想啊,我老爸老妈都是地道的农民,妻子在医院上班,孩子才刚满一岁。如此普通的家庭,没有一点点背景和靠山,哪里经得住风吹雨打。可对方呢?据说在市里有人,省里也有人。光天化日的,他们都敢如此欺行霸市、横行乡里,你以为区里和局里的领导们都不知道吗?是不想管、管不了和不敢管呀!

是呵,砰、砰两枪下去,就可以结果了那俩狗日的,多么容易和痛快的事啊!这样的想法,相信不只是我有过,恐怕那些对他们束手无策的领导和工作人员,也都有过为民除害的念头吧?可然后呢?他们背后的势力将会如何报复?除掉了张三还有李四和王二麻子呢?根本无法想象。因此,一把惩恶扬善的枪,在我手中简直就成了一件被人嫌弃的摆设,它忍辱负重地陪着我,经历着一次又一次的,极其无奈的徘徊和羞辱。

记得我上小学的时候,学校每年都会请派出所的民警过来讲一次安全公开课。他们穿着黑色的皮鞋、蓝色的下装、白色的上衣和帽子,闪亮登场。那英姿飒爽、正气凛然的高大形象,从那时便映入了我的心海,特别是配在洁白制服上的红领章和大盖帽子上的金色警徽,最是让人心生向往。

记得小学时,语文老师出的第一篇作文题目是《我的理想》。我毫不犹豫地写下:长大当一名人民警察。儿时的梦想就像大树的种子,一旦决定了要在哪里生根发芽,便是最不怕外界干扰的,也最坚韧和持久,它们终将刺破苍穹。

怀揣着梦想一路走来,直到高考结束。那年秋天,我终于盼来了公安大学的录取通知书。抚摸着通知书上那烫金的警徽,我憧憬着未来惩恶扬善、维护正义的警察生涯,记不清曾多少次笑着入眠。

我是2005年从公大毕业分到派出所的。

那年,远嫁海外的姑姑回来省亲。他们只是在家里小住了一个礼拜,可意外却频频发生。首先,在晨跑的时侯,姑父的手机被人编故事给骗走了;然后,逛夜市的时候,姑姑最喜欢的香奈儿肩包,被一个摩托佬活生生扯断带子给抢跑了;最后一次,是在机场门口为他们送行的时候,就当着我的面,一个小伙子伸手就抓掉了姑姑脖子上的钻石项链,那逃跑的速度啊,简直赶得上草原上的羚羊。经历如此场景,无奈的姑姑和姑父摊开双臂一脸懵逼:“Oh my god!”

那时,社会治安真的很差。由于莞城地处改革开放的最前沿的珠三角中心,所以流动人口迅速地充斥着整座城市,其数量很快就占据了总人口的85%以上,并且,人口成分十分复杂,可谓是三教九流,形形色色。在过快膨胀的经济繁荣背后,各种各样的不安份气息也在蠢蠢欲动。诸如打架、凶杀、抢劫、强奸、赌博、涉黄、涉毒、绑架等违法犯罪事件,日渐屡见不鲜,黑恶势力更是趁机横行,之前只有在香港大片里才能见到的江湖故事,开始在这里轮番上演。

然而公安机关的警力和装备呢?却已多年未曾得到补充和调整,非常吃紧。加上政府部门严重滞后的法规及应对举措,都已远远跟不上全面开放的城市发展步伐。

刚刚走上公安工作岗位的我,也和这座小城一样猝不及防。我忽然发现,原来理想与现实之间竟还存在着如此大的距离。什么儿时的理想,入警时的誓言,什么整整四年的大学正统教育,统统都变得恍惚起来。

我家隔壁的拾贝村,当时有一片地被开发商相中了,要征下来建小区。村民们不满意其低廉的拆迁条件,联合起来拒绝在合同上签字。那些黑心的大老板们,表面上对谁都和和气气,彬彬有礼,人模人样,可暗地里却跑政府搞关系,还指使俩“疯狗”带人耍阴招。一时间什么拉拢、恐吓、开白条、瞎许诺等等,无所不用其极。后来不知咋的,村民们的防线竟被一一攻破了,最后剩下的三户不愿屈从的人家,被沦为了所谓的“钉子户”,他们并扬言要“重点”对待。

果然,有一天趁其中两户家中无人,他们便下了狠手。先是由“二疯狗”带人将剩下那户人家的人都给强行绑走,关押了起来。再由“大疯狗”派人将村民家中的所有物什都搬挪一空,乱七八糟的全扔在了小山后面的荔枝林里。最后,他们分别指挥着推土机和挖掘机,大摇大摆地开进了村子,三下五除二便把三家“钉子户”的宅子移为了平地。 

已经有 0 条评论
最新评论

版权所有:贵州作家网 国家工业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黔ICP备18010760-1号

站长QQ519680416 电话15985051823 维权顾问:李向玉律师(贵州洲联合律师事务所副主任,电话:13628552882

公众号邮箱:guizhouzuojia@126.com  网站邮箱:guizhouzuojia@126.com QQ1群:598539260 QQ2群:84587631


您是本网站第 31957719 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