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贵州作家网:www.gzzjw.cn
分站:
贵州作家网: >> 原创作品 >> 短篇 >> 正文

“铁骑”阿沈
信息来源:本站发布    作者:朱万能    阅读次数:2413    发布时间:2019-10-31

(一)

阿沈兴致很高,她接着往下说:刚学会骑车的人呀,瘾都特别大!

一次,县城的尹叔叔骑着自行车来家中做客。额滴个神啊,多好的机会!我立马自告奋勇起来,非要骑车替大人去集上买烟回来招待客人。

家离镇上不远,只有两三里地。那时的我已经稍微长高了一些,便不屑于再踩三角叉了,非得不自量力地上了横杠,但自己又坐不到座凳上,只得一半骑在横杠上,一半靠着双脚支撑,憋着劲儿往前蹬。虽是一路画着大“龙”,却仍然不肯放弃。

途中有一段险路,两边没遮没拦的,左侧是一条大水沟,右侧是砌了近两米高堡坎的大水田。骑在车上就更觉得高了,加上简易公路又凹凸不平,去时着实捏了把汗。

买了烟返回 ,摇晃着快骑到“险路”那段时,我心里还念叨了一下:喀滴个娘呀,可千万不要掉下去了!谁料说有鬼鬼就来,不知咋的,只晓得龙头左右晃了两下,然后心里一颤,眼前一黑,说时迟那时快,反正一个“倒栽葱”就直勾勾地往左边跌了下去,一头栽进了水田里。

幸好农民伯伯勤快,田是被犁耙过的,没有留下稻桩,还有浅浅的水,保证了田泥的稀软。我的脑袋整个儿的插进了稀泥里,只晓得口鼻马上就不能呼吸,求生的本能让我挣扎着把脑袋先拔了出来,也顾不得满手的泥巴,赶紧把口鼻里的稀泥抠掉再说。

喘完两口气后,我当时的第一反应不是呼救,脑袋里快速闪过一个念头:仙人呐,我会不会傻了呀,以后可咋办呢?不行,我得先测试一下自己有没有变傻。

于是,在心里给自己出了道题,加减乘除都有,掐着指头赶紧算了一遍,不对,应该先乘除再加减……哈哈!算着算着,我自己就笑了,耶,我还能算题呢!幸好幸好,还没有摔傻!

我把自己胡乱地洗了一下,推着自行车一步一拐地往家回。

谁想,家里的小白狗感觉到了不一样,看我一身泥巴,全然不认识了,对我各种鄙视的叫唤。我心里正当窝火得很,一脚把它踢开:滚你,居然狗眼你看人低!说完自己都忍不住笑了起来。也是哦,就我当时那副模样,大概真是连亲爹亲娘都不敢认了吧?何况是一只小狗……

嘿,没瞧出来呢,别看她平日里总是深居简出,一门心思做“学问”,可这一讲起故事来呀,还真不输给那些跑街卖嘴的!

阿沈就这样把自己的故事娓娓道来,平静得跟说别人的故事一样。她既然想说,我们就听着。只是阿莲和阿茹俩小丫头,一边听一边望着那条被齐膝剧掉的腿,早已哭成了两个泪人儿,纸巾扔了一篓子。

她们撒娇埋怨:英姐,你的心可真大,都伤成了这样,还跟没事儿人似的,我们可还等着你给介绍“金龟婿”呢,现在连你都这样了,谁还敢娶我们呀?

几句没轻没重的话出口,听得一屋子人直想喷。

 

(二)

阿沈的身体还很虚弱,等她说累了,睡着了,阿莲和阿茹才相互补充着,给我们详细回顾起当天舍身救人的情景来。

天早已立了秋,可南莞的气温却丝毫未见削减,反倒高过了六月。七夕的傍晚,织城的马路两边上,那一排排青一色“中华楼”造型的路灯还未点亮,天空里祥云似锦,晚霞如织。朗镇六车道的富民大道一片繁忙,车水马龙,南北思归。

三辆贴有显目金色“铁骑”标志的、全新四缸600大排量的钱江贝纳利警用摩托车,正闪烁着警灯,成一路纵队,以40码匀速沿辅道向凤尾村方向巡来。

她们没开警灯、没鸣警笛,因为,路上安全,秩序井然。车上,三个“小黄人”统一的标配“铁骑”装备:白盔、墨镜、金甲、八件套、黑靴。与众不同,英姿飒爽。

“前面拐弯就到了,大家打起精神,最后一站,巡完收队!”阿沈通过无线耳麦向身后两名队员有效通联。

“明白,英姐!”耳麦里清晰的交流,印证了新时期警用通讯装备的精良。

红绿灯路口,“铁骑”车队依次向右转入凤尾村牌坊。这是一个户籍人口还不到三千的街村,流动人口却达到了五万加。

“前面有情况,注意配合!”耳麦里突然响起组长急促而果决的声音。

“收到,英姐!”

听到指令后,两名队员立马打开警灯,左右分开,将队形由一路纵队立马拉成了前三角。这是她们常用的戒备战斗队形。

看清楚了……

陈氏宗祠前面的马路上,有个小男孩正撅着屁股和一条小花狗玩耍得入神呢,却不知身后一辆失控的货柜车,刚避开一辆电动三轮,没有刹住车,正拖着尖锐的“嗞……呲……嗞”急刹声,划着大“S”朝他直冲过来。

阿沈是头车,她一边提醒着队友,一边连续急按电喇叭。见仍无效,便一车当先,加大油门朝着货柜车车头对冲了过去。把俩队员看懵了,不知她究竟意欲何为。

电光火石之间,眼看俩车就要零距离接触了,货车司机早已把喇叭按得震天响,周围的人们见状也都扯破嗓子跟着吼了起来。可那夹在两车之间的小男孩哟,就像是被施了魔法似的,定在了那儿,心无旁骛地照样逗玩儿着他的小花狗,没有任何反应。

只见阿沈将龙头向右一撇,连人带车干脆而扎实地摔倒在了路面上,“坐骑”在前人在后,带着刺耳后“呲呲”声,直奔货柜车右轮斜射过去。就在摩托与汽车轮子即将接触的一刹那,阿沈向左迅捷两个滚身,利用惯性顺势一招“剪刀腿”,将孩子连同小狗踢到了路边祠堂的屋檐下。

呲嗞…… 嘭呯……随着一声激烈的碰撞,货柜车停住了,推行两米后,摩托车实实在在地卡在了货柜车的右侧前轮下,而左前轮则碾过了阿沈的右腿。周围的人们一下子停止了惊吼,他们不约而同地向前围了上来。货柜车司机和小男孩都吓傻了,怵在各自的位置上,表情愕然。 

已经有 0 条评论
最新评论

版权所有:贵州作家网 国家工业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黔ICP备18010760-1号

站长QQ519680416 电话15985051823 维权顾问:李向玉律师(贵州洲联合律师事务所副主任,电话:13628552882

公众号邮箱:guizhouzuojia@126.com  网站邮箱:guizhouzuojia@126.com QQ1群:598539260 QQ2群:84587631


您是本网站第 32509977 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