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贵州作家网:www.gzzjw.cn
分站:
贵州作家网: >> 原创作品 >> 短篇 >> 正文

溪坑传说
信息来源:本站发布    作者:朱万能    阅读次数:3516    发布时间:2019-10-31

大唐贞观年间,天下安定,百业俱兴。恰逢观世音菩萨显身金蝉,以大乘佛法度化唐僧去往西天求经之日,中州西南三千里处,峨眉之阴,舍身崖下,卧云寺旁,溪与坑相遇了,她们一见倾心。

溪是金顶雪峰的女儿,只因耐不住冰峰雪顶的绝世孤独,向往天下的凡俗自由,趁着春暖花开,不惜舍尊贵弃法力,偷偷溜下了人间。

她淌过千山,睹过万物,听过百语,故而兴奋地诉说着见闻的喜怒哀乐。

坑沉默少语,更多的是容纳和倾听。他想让溪放缓脚步休憩片刻,暂停吵闹静心片刻,不愿看她太累,为了那些世俗的过往。可溪不管,她要将火热的青春尽情释放。

溪要离去,她习惯了热闹与奔走,不愿静守枯烦。坑很难过,因为他沉寂已久的血脉刚被这突如其来的热情所温暖,心里已装满了溪的故事,正渐渐与之融合。

溪也不舍,面对此生的第一次表白,她整夜整夜地哭泣,不见了往日的欢乐。溪欲与坑同行,一起共赴远方。而坑却久久不语,因为,他已在此禁锢守候了整整四十个春秋,腿脚已废,双目已盲,只剩下倾听之耳、融感之心。

无奈,溪选择了留下,她开始翻读起坑的书页。渐渐的,溪被坑的故事所深深的吸引和陶醉。从第一页、第二页、第三页……溪用心地读着、悟着、感动着,与坑相拥着,几乎忘却了周围的万物山色,忘却了日头的东升西落,忘却了季节的四度变换,他们如胶似漆……

坑原是二郎真君驾下的一员战将,只因与魔界的那场恶战才陨落到人间。四十年了,他已习惯孤独,已开始平复那些轰轰烈烈的过往,开始模糊那曾恋过、战过,以及拥有和失去过的快乐与辉煌。

他已开始真心的喜欢上了这里的宁静,喜欢这里的祥和与简单。相比残酷的战争、欺骗和背叛,它宁愿永远的被禁锢在这片纯朴的土地上。

溪从未见过如此惊世骇俗的传奇,她为坑的坚毅与勇敢仰慕敬叹,为坑的悲惨遭遇鸣冤叫枉,也为坑的无奈选择心存不甘。她依偎在坑的臂弯里报怨伤感。

坑依旧保持着沉默,他略带忧伤地聆听着晨钟暮鼓、虫鸣鸟唱,细感着雨露滋润,夏暖冬凉,还有溪的娇弱呢喃。

终于有一天,溪读完了四十册《坑书》,当她余兴未尽地打开第四十一册时,却看到了自己。坑把她写得很美,溪很喜欢。可再往后翻阅,便都是她们昨天的故事,熟悉而平淡,如同左手和右手一样。

溪渐渐有些失望,觉得坑不再深邃,不再神奇。她再一次决定离开,要随着心儿去追寻远方的新鲜和快感。

溪走得毅然决然,坑心痛欲绝,却又无力回挽,他拉起溪长长的衣袂,任其头也没回地流向遥遥远方。

溪就这样离开了,爱也没能成为她追寻自由的羁绊。她纵身飞下悬崖,越过原野,闯过山川,流入沫水,汇入了湍急的大渡河。可大河匆匆向前,万流奋勇争先,谁也不愿为谁稍作停留,哪怕是弱者和伤者。

溪不屑,她憋着满腹情绪一路东行,投入到了滚滚长江。可那里除了浊浪滔天,竟无任何欢快与自由可言。她曾目睹了弱流被强者吞并,眼看着鱼虾在风浪里挣扎呻吟,就连自己洁白的纱衣也被挤蹭得污浊不堪。

溪拖着疲惫的身驱,忍着极度的愤慨,将希望寄托于梦想中的大海。脑海里浮现出小时候父亲描绘过的景象:蓝天白云下,碧波万顷,一轮红日从水平线上冉冉升起,天空出现了美丽的朝霞,水面闪烁着鳞鳞金光,鱼儿在水中尽情的嘻戏,鸥儿在远处自由的飞翔……

不远了,不远了,大海就在前方,溪禁不住兴奋起来。可她分明看见,入海口有许多回游的鱼群,他们都在叫嚷着一一“回家”……“回家“!带着几许疑惑,溪一头扎进了若大的东海。

哇,多么广袤的世界啊!溪被眼前的一切惊呆了。宫殿是那么的宏伟,水族是那么的昌盛,好多见所未见、闻所未闻的新奇,让她目不暇接。

这里有乖巧的海狮、五颜六色的珊瑚礁和千姿百态的海草;有红色的小海马、懒洋洋的大海龟和翩翩起舞的美人鱼;还有漂亮的水母、活泼的小虾和它们用珊瑚与贝壳建造成的小屋……暗处的精灵们都打着明亮的小灯笼,像夏夜里在雪峰上看见的满天星星。

溪一边走一边看,清澈的海水涤净了她洁白的衣袂,擦亮了她漂亮的眼眸。她舒坦地四处游玩,愉快地低吟轻唱,觉得终于找到梦寐以求的天堂。

不知游了多久,走了多远,天色已渐暗,溪有些乏了,也有些饿了。她想找个吃饭和歇息的地方。

溪自信地敲开龙宫的大门,不料却被虾兵蟹将赶粗暴地驱赶;她骄傲地来到鲤鱼丞相府邸,请求留宿一晚,竟被看门的小史无情地阻拦……无论豪门还是俗户,咋一见到她都将宅门紧紧闭上。溪走了好多地方,从傍晚到天亮,她心里充满了失落和沮丧。

原来大海也不是梦想中的天堂,溪默默地思量。她渐渐明白,在眼前这个璀璨深邃的世界里,自己不再是父亲眼中的宝贝,也不再是坑怀抱中的仙女,而是一个匆匆过客,是一个法力尽失、无依无靠又一无是处的流浪丫头而已。那繁荣的街市、林立的宫殿和熙来攘往的人群,还有那些琳琅满目的奇珍异宝,都与自己毫无关联。

溪突然感到一阵前所未有的空虚,浑身开始哆嗦发颤。自己朝夕向往的大海啊,原来比雪峰还要冷峻苍凉!她想家了,更想心爱的坑。这一路走来,溪发现自己并不快乐。

从此,她不再欢腾,不再倾诉,也不再为新奇的事物而激情四射。就这样,溪长久的缄默着,在熙熙攘攘的繁华里孤独的游荡,像一缕幽魂……

溪终于醒悟,原来真正疼自己的是父亲,真正爱自己的是坑,而自己心里也一直深爱着他们,从未改变。只是,只是好奇的心儿不听使唤,鬼使神差的将自己捆绑。

溪不愿停留,她决定遵从心中所想,要重回到坑的身旁。可是,可是回去的路又在哪儿呢?溪日夜思索,无休无止。她向智慧的老龟请教,老龟摇摇头;她又向敦厚的巨鲸请教,巨鲸摇摇头……她想起了逆流回游的鱼群,它们的无奈何曾不是自己这般。溪四处求助,褪尽了原有的傲慢。

最后,是多情而善良的小龙女向她伸出了援助的手。她告诉溪,只要你足够勇敢,甘愿粉身碎骨,我便可冒着触犯天条的危险,把你带上云端;先驾云送你十万里,重返峨眉之巅;再恳请雷公电母开恩,助你幻化为雨滴降落山林。若你意志足够坚定,便能再聚成溪……

溪听罢小龙女的话,迅即飞身撞石,碎花四溅,义无返顾,毅然决然。小龙女兑现承诺,汲水成云,乘风西去……

巍巍峨眉之巅,电闪雷鸣,黑云压顶,顿时暴雨倾盆。溪强忍着撕心裂肺的疼痛,化着碎雨,洒落在了高山密林之间。

此时,在溪支离玻碎的心里,只存着一个念头,那就是她深爱着的坑,她只想早些回到他温暖的怀抱,只想再见面时,向坑好好的说声“对不起”。

坑拽着溪远去时留下的衣袂,陷入了深深的自责。他悔恨自己不够坚强,没能早早走出过去的阴霾,没有一个博大的胸怀足以安放溪驿动的心海。

离别的岁月里,坑暗自决定,他决心阔壁深底,将身化作的石潭,以待溪的归来,尽管重聚是那样的遥遥无期,尽管此举是那样的不可思议。

坑不停地挖掘着自己,他疼着、念着,不舍昼夜。万物开始为之动容,山灵开始为之震憾……终于,他化身成了宽阔的石潭。

借助圣山的灵力,散雨逐渐汇聚成了溪,溪一路呼唤,唤着坑的名字,念着坑写给它的诗:你是溪流我是坑,你为夜客我为灯,盼君千年求白首,缠缠绵绵不离分……

由于长年累月的劳作,坑的肌肉强健了,血脉通畅了,腿脚竟然奇迹般的得以康复,又点燃了生命的希望。他踱步徘徊着,极力远听着,只为能再次听见溪的歌唱。

溪的呼唤划破夜空,穿过黎明……坑终于听见了,他听见了,这次不再是梦境。坑沿着声音传来的方向远眺,想睁眼看看,竟忘了自己双目早已失明,他只有张开怀抱等待着溪的到来……

长时间的焦急守望,血液反复挤压着坑失明的双眼,迸发出火一样的光芒。圣山圣灵感念其赤诚勤勉,赐予一汪仙露。当血露交融时,奇迹再次发生了,坑看见了,他看见了这个渴望已久的世界。那树、那花、那漫山春色,那青天白云,那阳光明媚……坑感恩上苍的眷顾,它不顾一切地极目远望,向着那熟悉而深情的呼唤。

峰回路转,溪终于看见了坑,坑终于望见了溪。溪依旧拖着洁白的长长的衣袂,坑张开着雄健的臂膀……瞬间,万物定格,众声沉寂,只有他们的心在跳动,血在流淌……

溪不顾一切地投入到了坑的怀抱,它们相拥着,旋转着,在那宽阔的石潭。溪反复地说着三个字——“对不起”……“对不起”……

坑用他厚实的唇堵住了溪的嘴,用心表白:什么也不要说,好吗?亲爱的,只要你回来……只要你回来……那纵情的泪水啊!任性地挥洒、流淌,填满了整个石潭。

在石潭边,坑为溪搭建了亭台楼榭,种植了花卉万千;在石潭里,溪为坑孕育了鱼虾蟹贝,编制了波纱无限。

溪坑从此绝念凡尘,与圣山相倚,过上了亦仙亦神的生活;卧云寺因此而香火不断,向人间传递着爱力量。山谷间不时传荡着动人的乐章,那是坑填的词,溪谱的曲,坑抚的琴,溪唱的歌,日日不绝,隽永流芳,名曰《溪坑传说》。(完)

 

(编辑:黔州)

已经有 0 条评论
最新评论

版权所有:贵州作家网 国家工业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黔ICP备18010760-1号

站长QQ519680416 电话15985051823 维权顾问:李向玉律师(贵州洲联合律师事务所副主任,电话:13628552882

公众号邮箱:guizhouzuojia@126.com  网站邮箱:guizhouzuojia@126.com QQ1群:598539260 QQ2群:84587631


您是本网站第 32510265 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