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贵州作家网:www.gzzjw.cn
分站: 贵阳作家网   遵义作家网   六盘水作家网   铜仁作家网   毕节作家网   安顺作家网   黔东南作家网   黔南作家网   黔西南作家网   贵安新区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 原创作品 >> 短篇 >> 正文

相思(二)
信息来源:本站发布    作者:月下疏影    阅读次数:719    发布时间:2019-11-27

 秋夜长,寂寞长。”吴菡又一次失眠了,从心里迸出了这句诗。她有时间寂寞吗?她有丈夫,为什么要寂寞。

吴菡拿起了手机,凌晨三点多钟,屋子里一片漆黑,周围也很寂静。公路上偶尔有一辆车经过,带着风呼啸而去。她听到自己的心跳声与丈夫均匀的鼾声,还有夜风吹动树叶的声音。
   手机动态里,好多人刷着小视频,没睡的,失眠的,矫情的,挑逗的,在黑夜的掩盖下活跃起来,勾引着那些跌入陷阱的生灵,啃噬着黑夜里那些不想安宁的灵魂。
   她不习惯夜里上网,也不会在夜晚发布动态。在她的认知里,夜是用来睡觉的。那么,就放下手机睡觉吧。
   吴菡调整了一下卧具,给自己一个舒适的姿势酝酿着睡意。她想要入眠,她必须入眠。
   她裹紧了被窝,生怕细微的一点动静就吓跑了睡意。
   迷迷糊糊中,她来到一处开阔地,下过雨的天空有些潮湿,柔软的地面包容了她的脚步声。
   这是哪里呢?看着景物有些熟悉,却又不大记得。
   吴菡漫无目的地向前走去,斑驳的院墙边有几丛绿竹,墙上垂着几条长青藤。她抬头看着那些绿得耀眼的叶子。“我啥时候来过这里了?印象中也是这一丛竹,也是这些长青藤。”吴菡在心里问自己,自己却又无法给出答案。
   花池里还有几株万年青,吴菡顺着院墙往里走,看到几个人朝电梯的方向走去,她也跟着走了进去。电梯一路升升停停,人们进来又出去,最后轿厢里就只剩下了吴菡。
   十六楼,这一栋楼的最高楼。
   吴菡走出电梯,前面是一个楼顶花台,半人高的围墙下一溜的花池,种着月季与一些不知名的花草。
   竹子,那花池里居然也种着竹子,只是因为土壤的缘故,那竹子也只有一人多高。
   吴菡心想:“这竹子种在这里怎么会长高呢?花池里就那么点土,它若是种在山野路边,应该早成林了。”
   吴菡围着花池走了几步,发现几个歪斜的瓦盆里种有几株吊兰,虽然生机勃勃,却杂草丛生,像是多时没有人管理。她蹲下身去伸出手,想要拨去那盆里的杂草。一回头,她看见一扇开着的门,目光便在那一扇脱了漆的木门上作了短暂地停留。
   “菡菡,你来了。”一个声音轻轻地呼唤着。
   吴菡依在原地不动,她还没有找到声音的来处,也不确定那声音就是叫自己。
   “菡菡,菡菡。”那个声音再一次从耳际传来。
   “菡菡,是叫我吗?”吴菡有些疑问。
   “菡菡,菡菡,你什么时候来的,快进屋里来。”一个中年男人站在门外看着吴菡。
   吴菡站起身,随中年男人走进屋子。
   中年男人的家里生着煤炉子,他忙着去找水壶烧茶。
   “程程。”吴菡在心里叫着,这个人原本她是认识的。
   中年男人回头对着吴菡笑笑:“菡菡,快坐。”
   吴菡有些别扭地坐在老式双人沙发的另一只沙发上,那个叫程程的男人拨亮了炉子。
   煤炉子上的水壶咕噜咕噜向外冒着热气。
   吴菡看着这屋子里的陈设,有些不相信眼前的这一切。程程不是买了新房吗?怎么会住到这种地方来?他又是从哪里淘来的这些旧家具?难不成我穿越了,回到了二十年前?
   吴菡揉了揉眼睛,想要看清楚眼前的一切。
   “菡菡,怎么了,眼睛不舒服吗?”程程站起身来,捧着吴菡的脸说。
   “没,没什么。程程,你头发长了。”吴菡左手搭在程程的右肩上,用右手挑起程程的头发。
   程程低下头,在吴菡的脸上轻轻一点,顺势将吴菡拉入怀里,问:“姐,他对你好吗?”
   吴菡挣脱了程程的怀抱,再怎么说,自己还是个有夫之妇。她随口说道:“好啊,很好。”
   “菡菡,我知道你心里苦,我们都被一根无形的绳捆绑着,解不开,挣不脱,唉!我知道你心里苦,我何苦不是这样?”程程低下头黯然伤神地说。
   “我……”吴菡欲言又止。她知道,任秋华不离婚,她还是他老婆,她不能伤害他,她也不能伤害孩子,她要给孩子做榜样,她要做那个三好男人的妻子,做让别羡慕的任太太。
   可更多的时候,她只想做自己。
   “菡菡,菡菡。”那个低沉的男中音再次轻唤。
   “程程,程程。”吴菡用尽力气发出这几个字。
   吴菡仰天长叹一声,告诫自己,不能这样。她用力地甩了几下头,好像是要摆脱什么恼人的心事。
   程程再一次伸出手来,想将吴菡搂入怀里。
   吴菡调皮地说:“大叔啊,你怎么可以对我这个头发白了一半的老太婆拉拉扯扯的。”
   程程厚着脸皮说:“我这种老头就喜欢你这样的老太婆。”
   吴菡歪着眼睛看着程程问:“兄弟,你这样调戏一个有夫之妇真的好吗?”
   程程依旧嬉皮笑脸说:“我喜欢就好,嘿嘿。”
   吴菡说:“人家都喜欢年轻漂亮的美妹,你却偏要纠缠我这满脸皱褶的老阿姨。”
   程程再一次捧起吴菡的脸仔细端详着调笑道:“谁说你老了,你比起那些满是脂粉的女人,更真实,更有味道。”
   吴菡仰着脸,眨着眼睛问黄程:“我从不用香水,我哪来的什么味道?”
   程程故意用鼻子在吴菡的两颊嗅了嗅,戏谑道:“女人的味道。”
   吴菡说:“女人的味道是什么味道?”
   “让我尝一下再告诉你。”程程说着将吴菡拥入怀里,亲吻着吴菡的脸颊。
   良久,吴菡推开黄程,说:“我该回家了,一会儿没车了。”
   程程双手箍着吴菡的腰,说:“没有车,就不回去了呗,反正我是一个人在家。”
   吴菡听到黄程这样说,不禁奇怪地问:“你怎么会是一个人呢,你夫人呢?”
   程程耸了一下肩膀说:“上班,还没回来。”
   “这么晚了,还不回来吗?”说出这句话时,吴菡想到了自己,这么晚了自己不也还是在外面吗?她虽然在打算回家,可人还是在外面的呀。想到这,她嘴角不免挂着一丝微笑。
   程程说:“是啊,这么晚,她还不想回家。”
   “你夫人!”吴菡停了一会接着说,“不会是去种草了吧?”说完,竟不由自主地笑了起来。
   程程附和着说:“嗯,有可能。”
   “哈哈哈……”听到程程的自我调侃,吴菡笑弯了腰。
   程程接着说:“再说,老婆看了这么多年,都没感觉了。”
   吴菡双手支着下颌坐在沙发上看着黄程。
   “姐,你在想什么呢?”程程问。
   吴菡调皮地笑着说:“我在想……”她一边说,一边偷眼看着面前的这个男人。
   程程追问:“想什么?”
   吴菡接过自己的半拉子话说:“我在想,下次你会不会顶着个草原出来。”
   程程说:“嗯,有可能。”话落音,他想抱吴菡。
   吴菡用力推开了程程,跌进沙发深处,身子如落空一般没有支撑地往下沉,往下沉。那一只深蓝色的沙发也随着掉进深渊。风中是谁在低吟浅唱,歌声一阵阵传入吴菡耳中。
   轻轻呼,低声唤
   知你我今生有缘
   只奈何情深缘浅
   ……
   你是我今生的恋
   情在心中转
   吴菡醒了,躺在自己家的大床上。玻璃门那边书房的灯已亮起,她的丈夫已经起来了。
   她回想着刚才的梦境,程程,电梯口古老的房门,屋里陈旧的家具和耳际传来的歌谣。这哪儿跟哪儿呢?怎么那么不协调。
   天亮了,太阳没有出来,看不出是晴天还是阴天。吴菡懒懒地依在床头拿着手机,刷着新闻,看看工作群里的动态与老板的指示。
   “锅里有面条,你起来热吃了,再去上班。”随着“呯”的一声关门,任秋华消失在房门外。
   程程,菡菡,四十几岁的人了,怎么还有这么膩歪的称呼?难道真是穿越了?可是穿越也不对啊。二十年前,她根本不认识那个被她叫着“程程”的男人。
   吴菡回想起二十年前与丈夫谈恋爱的日子,周末的时候,丈夫会从几公里外赶来,只为了陪她一起逛街,吃饭。那时,她是任秋华口里的“阿菡”,后来成了“老婆”,好象也叫过一两次“亲爱的”。而现在,他们成了一个屋檐下的陌生人,哦,不,是家人。她不知道用什么样的角色去定位任秋华,这个旁人眼里的三好男人。
   岁月真是把可怕的刀,消磨了过去的甜蜜与恩爱。
   吴菡拉开窗帘,几枚金黄的银杏叶倦缩着身子躺在窗台上。灰白色的瓷砖映衬着金黄中有些枯红的叶片,像极了一幅抽象派大师的画。
   天空是明媚的,吴菡的心情也是明媚的,她给镜子里的自己一个自信的微笑,踏着晨风走在上班的路上。

   未完待续


【编辑:管庆江】

已经有 0 条评论
最新评论

版权所有:贵州作家网 国家工业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黔ICP备18010760-1号

站长QQ519680416 电话15985051823 维权顾问:李向玉律师(贵州洲联合律师事务所副主任,电话:13628552882

公众号邮箱:guizhouzuojia@126.com  网站邮箱:guizhouzuojia@126.com QQ1群:598539260 QQ2群:84587631


您是本网站第 33761807 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