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贵州作家网:www.gzzjw.cn
分站: 贵阳作家网   遵义作家网   六盘水作家网   铜仁作家网   毕节作家网   安顺作家网   黔东南作家网   黔南作家网   黔西南作家网   贵安新区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 原创作品 >> 短篇 >> 正文

相思(三)
信息来源:本站发布    作者:月下疏影    阅读次数:857    发布时间:2019-11-27

   秋天的清晨有些寒冷,吴菡忙完了一早上的工作,坐在窗前享受着温暖的阳光。
   “吴姐,你热饭吗?”同事小梅问道。
   吴菡随口道:“热。”说完,她才想起自己没有带饭。接着,她又笑笑说:“今天忘了带饭,一会儿出去吃粉,一起去吧,小梅。”
   小梅说:“吴姐,你今天有点走神,还面带桃花,是不是在等任哥一起?阳光这么好,就不需要电灯泡了。”小梅说完,做了个调皮的鬼脸。
   吴菡摸摸自己被太阳晒得有些发烫的脸,笑骂道:“秋天哪来的桃花呀!你这傻丫头胡说些什么?”曾经有那么一两次,丈夫休息也会给她送饭,可那已经成为历史了。
   深秋的中午,太阳温暖得让人留恋,以至于吴菡忘了还要出去吃午餐。
   忽然,手机媒体提示音响起,吴菡打开手机。
   程程:“姐姐。”
   吴菡:“在。”
   程程:“干嘛呢?”
   吴菡:“午间小歇。”
   程程:“吃饭了吗?”
   吴菡:“不吃了。”
   程程:“减肥吗?你也没超标,不需要啊。”
   吴菡:“年龄大了,代谢减慢,再不注意,就成油腻大妈了。”
   程程:“没关系,还有我这个油腻大叔陪着你呢,哈哈。”
   吴菡:“行了,别贫了,该干嘛干嘛去。”
        程程:“现在是吃饭时间,你说我该干嘛呢?”
   吴菡:“我可不敢管你,既然知道是吃饭时间,就赶紧去吃饭吧。”
   程程:“我要和你一起吃。”
   吴菡知道程程又耍小孩子脾气了,她并不气恼,却故意挑逗着说:“来呀,顺着网线过来,我请你吃。”
   程程:“姐姐,真的,小弟我可当真了。”
   吴菡与程程各住在一个城市,相距六七十公里,那能说到就到的,她也只当他是开玩笑,不揭穿,是为了戏能够继续演下去。所以吴菡说:“讲真的,我请你。”
   程程发来一个“OK”的表情:“好的,一会儿就到。”
   一会儿功夫,吴菡下楼去取公司快递,程程的车已开到公司门口。
   程程摇下车窗,对着一旁发呆的吴菡说:“傻愣着干啥,上车。”
   吴菡方才回过神来,回道:“我得把快递拿上去,顺便给他们说一声。”
   程程说:“好,我等你。”
   吴菡与程程在公司附近的小餐馆里点了个火锅。
   吴菡问:“你咋想到跑这里来了?”
   程程说:“我想你了哩,就跑来看你了。”
   吴菡知道他又耍贫嘴了,中年人哪个能有很多时间四处跑着玩,更何况专程来看她,也该提前通知一下。但不管怎样,吴菡见到程程是高兴的。她在他的面前是不用设防的,说话也无需小心翼翼。他能明白她心里的苦,能理解她表面的坚强,他们是可以说废话的。
   吴菡说:“谢谢你哈,这么大老远跑来看我,饭也吃好了,我该去上班了。”
   程程回道:“我送你去公司。”
   吴菡迟迟不肯上车,说:“这也没几分钟路程,我自己溜达着去好了。”
   程程回道:“上来吧,我总是要开车的。”
   吴菡顺从地坐进了副驾驶室。
   程程说:“你先去上班,我去办点事,一会接你下班。”
   吴菡笑着说:“兄弟,专车接送,我消受不起哟,你去办事吧,我两元公交车就可以回家了。”
   程程说:“不来呢,管不着。来了,接送一下也应该的。”
   阳光温暖地投射在玻璃窗上,温暖着行人的脸,也温暖了吴菡的心。窗外阳光下的烟尘滚滚,翻飞的落叶,偶尔偷袭的一阵冷风,这就是深秋该有的样子。
   吴菡给客人耐心地讲解着产品,热情地给他们倒茶。
   临近下班时,吴菡终于闲了下来,与几个女同事聊着家常。小姑娘聊着爱情与婚姻,新手妈妈一遍遍询问着育儿经验。
   吴菡的手机响了。
   程程:“姐姐该下班了吧?”
   吴菡:“还有一会儿呢。”
   程程:“我等你。”
   吴菡:“等我?你在哪里等我?”
   吴菡想着,程程办完该办的事,应该是驱车回家了。哪里还有很多功夫留在她的城,有那么多的事情等着他去处理。而此刻,他又该在何处等她。
   程程:“你公司楼下。”
   吴菡:“不回去了?”
   程程:“不回去了。”
   吴菡轻描淡写地回道:“各回各家,各找各妈,收拾一下,我也该下班喽。”
   在吴菡的认知里,他们都是中年人,中年人已经没有了冲动的资本,她依旧相信他只是和她开玩笑。
   程程:“今天不回家,就找你了。”
   吴菡:“行,我马上下来。”
   餐桌上有吴菡喜欢的青椒肉丝,三鲜汤,细心的程程还为吴菡点了一份水果。
   华灯初上,夜幕降临,半弯新月早已爬上了天空。夜,开启了城市的繁华,喧喧嚷嚷的大街上,车水马龙,霓虹灯闪烁着双眼讨好着每一位过往的行人。
   夜风也变得温柔和蔼起来,轻轻拉着树叶的手,和着商家的音响节奏,欢快地跳着秋风圆舞曲。
   饭后的吴菡依旧坐在黄程的副驾驶室,任由他慢慢地在喧嚣的街头行驶着。
   程程将车停在郊外的一株银杏树下,说:“姐,今晚别回去了。”
   吴菡看了一眼旁边的这个男人,问道:“不回家?去哪里?”
   程程将吴菡的手握在自己的掌心,反复地摩挲着说:“去我房间坐坐。”
   吴菡:“你开房了。”
   程程:“嗯。”
   吴菡:“不去了。”
   程程:“为什么?”
   吴菡:“不为什么。”
   “不为什么,是为什么?”程程的声音温柔中带着询问。
   “世间事哪有那么多为什么?我又怎么能给你解释得清楚。”吴菡的声音变得有些无奈与忧伤,她看着车窗外深邃的天空说。
   程程忽然间将吴菡拥入怀中,问:“姐,你就不能陪我一晚吗?”
   吴菡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唉!我是个有夫之妇,怎能夜不归宿。”
   程程:“他可以,你为什么不可以?”
   吴菡:“他……”
   程程不等吴菡说完,一双火热的唇便贴了上来,他们就这样相拥着,让彼此的心靠拢。
   良久,吴菡推开了程程,悠悠地说:“我该回家了。”
   程程听说吴菡要回家,情急之下脱口说道:“我陪你去。”
   吴菡说:“不可以。”
   程程仰天长叹一声,苦笑道:“我房间,你不去,去你家,你不允许。老天啊!你告诉我该怎么办呀?”
   吴菡听到程程颤抖的声音,仿佛那声音能传染,让她的心也跟着一阵难过,说:“我们……我们不能……伤害他们,他们是无辜的。”
   程程说:“那我离婚了,你可以陪我?”
   吴菡说:“这是何苦呢!我们都有各自的家庭,有肩上的责任,身不由已啊!”
   程程:“身不由已,心能由自己就行。”
   吴菡:“你知道我的心里是有你的。”
   程程:“我知道,因为我的心里也有你,但我还想要你的人。”
   吴菡的声音变得凄婉,像在央求却又难以割舍:“不要再说了,送我回家吧。”
   小轿车轻轻地停在了吴菡家的小区门口。
   吴菡回到家里,见餐厅里的灯亮着,任秋华坐在餐桌旁独自享用着晚餐。
   任秋华问:“吃了吗?回来吃饭也不说,我就做了一个菜。”
   吴菡说:“我吃过了。”
   吴菡走向阳台,楼下那一辆小车的灯还亮着。她知道,程程没有走。可是,她却不能去陪他。
   她匆匆走进卧室,打开了电脑,明天的工作计划还没做呢。
   程程坐在车里,他想象着吴菡还会来到他的身边。他呆呆地望着楼上那一扇窗户透出的灯光,深吸了一口气,抽了一支烟,又抽了一支烟,直至窗户的灯光熄灭,方才悻悻地离去。
   “爱情他是个难题,让人目炫神迷,忘了痛或许可以,忘了你却太不容易,你不曾真的离去,你始终在我心里,我对你仍有爱意,我对自己无能为力,因为我……”街头的音响传出李宗盛忧伤的爱情歌曲,程程竟轻轻地跟着唱了起来。
   “难道我们的爱情也要成为往事吗?难道这一段爱情就这样还未开花结果就夭折了吗?我不能,不能让这段恋情就这样夭折,我要追求我的爱,追求属于自己的爱情。”黄程想着心事,将车停在酒店楼下。
   墙上挂着的电视,桌上摆着的电脑,窗前玻璃茶几上的小花瓶里插着一高一矮两支玫瑰,演绎着那并不完美的爱情故事。
   房间是温馨的,柔软的地毯吞噬了来往客人的脚步声,却无法掩饰他心中的慌乱,天花板上垂下的施洛华吊灯闪着晶莹的光,灿笑着将影子投射到对面的玻璃窗上。
   程程伸出手去,重重地落在墙壁上,墙壁上包着软皮,他打出去的拳头没有受到丁点儿的伤害,心却似千疮百孔正汩汩地往外滴着血。
   “人生已经太匆匆,我好害怕总是泪眼朦胧。”程程走进房间,将自己深深埋在那一张宽大的床里。
   吴菡躺在床上,心里一阵失落,不知道拒绝黄程是对是错。
   隔壁的音响放着霍尊的歌:“夜静谧,窗纱微微亮……相思蔓上心扉……”那低沉的忧伤掏空了她的心,让她有想哭的感觉。
   睡醒的程程发现自己还穿着皮鞋。
   他起身洗漱后重新躺回床上,忍不住又给吴菡发信息:“睡了吗?我想你了。”
   吴菡:“躺着呢,该睡觉了。”
   程程:“你真的忍心将我一个人扔在酒店吗?”
   吴菡:“我能怎么办呢?”
   程程:“姐姐,姐姐。”
   吴菡瞬间有了下楼的冲动,她也不愿将他一个人扔在酒店里。她回头望,书房里的灯已熄灭,手机频繁闪着紫蓝色的光。
   吴菡:“就让我做你那一杯饭后的香茗吧。虽然我可能层次不够高,但我愿意为你解忧除烦去油腻。”
   程程:“我还希望有一缕春风吹过我的心田,让我感受你春天般的存在。”
   月色清浅与风轻云淡
   未遇到你之前
   我是个迷途的跋涉者
   遇到你之后
   我走过沙漠来到了春天
   我知道,春天
   不只属于我
   但能在这艰难的旅途中
   遇上你,我知足
   吴菡用了很长时间打出了这几句话,就关掉了手机。她生怕手机里又飞出什么妖娥子来抢走了她的睡眠。
   程程独自倚在床上,反复吟诵着吴菡写的那一段话,喃喃自语道:“玲珑骰子安红豆,入骨相思知不知,入骨相思知不知,知不知……”

     完篇



【编辑:管庆江】

已经有 0 条评论
最新评论

版权所有:贵州作家网 国家工业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黔ICP备18010760-1号

站长QQ519680416 电话15985051823 维权顾问:李向玉律师(贵州洲联合律师事务所副主任,电话:13628552882

公众号邮箱:guizhouzuojia@126.com  网站邮箱:guizhouzuojia@126.com QQ1群:598539260 QQ2群:84587631


您是本网站第 34011400 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