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贵州作家网:www.gzzjw.cn
分站: 贵阳作家网   遵义作家网   六盘水作家网   铜仁作家网   毕节作家网   安顺作家网   黔东南作家网   黔南作家网   黔西南作家网   贵安新区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 原创作品 >> 短篇 >> 正文

坚硬的琴声
信息来源:本站发布    作者:汤雄    阅读次数:3339    发布时间:2019-11-28

方琦琦沿着马路往前走。

初夏的晨风很带点凉意,多情地抚弄着她的全身,把她那藕色的连衣裙使劲向身后拉去,以致她那日趋成熟的流畅的身材愈发显得饱满和丰腴。

她才17岁,就象此刻刚在对面楼房顶上露脸的太阳一样,水灵灵充满了朝气,红通通洋溢着生命的活力。

不知从什么地方传来一阵二胡的演奏声,沙哑、呆板,根本没韵味。比起黄老师那手二胡来,差远了。黄老师是省锡剧团首席二胡演奏师,才30出头,一手二胡却拉得出神入化:拉《赛马》热情奔放,犹如千万匹骏马在奔腾疾驰;拉《二泉映月》委婉哀愤,就象一注泉水缠绵悱恻、如诉如泣从眼下流过。尤其是他那手颤音和下滑音,更是令人叫绝。方琦琦偷偷地笑了。今天,黄老师就要向自己传授他这手绝技了。上星期末那堂课上,黄老师夸她有前途,具有良好的音乐素质和艺术细胞,并相信她只要努力,坚持下去,用心儿去拉响二胡,那么,她的二胡演奏就一定能很快达到一个新水平。

琦琦何尝不这么希望?高考落第后,她没灰心,她把希望寄托了她还是在少年宫时就学会的这把二胡上。她要让自己的琴声响起来,并陪伴自己一辈子。

所以,她和姜芬芬等几个女同学一合议,不约而同地、勇敢地叩响了这位首席二胡师的家门。

首席二胡师极热情,答应在白天演出空档里,向她们传授技艺,而且是免费:每人每周上一节课,采取“个别指导”的方法。当时,姐妹们那个感动和高兴呀,曾齐声喊:知音者黄老师也!

然而,时隔才一月,情况陡起了变化:姜芬芬她们几个艺徒先后一个个半途而废,离开了她们的“知音者”。是没了恒心和毅力?不,她们离开了黄老师,但没离开她们的二胡,仍一个个在家里闭门苦练着;是被艰苦的练习和严格的艺木要求所淘汰了吗?也不是。琦琦心里清楚:论毅力、论技巧,她都比她们差。那么,究竟是什么原因呢?

方琦琦将肩上背着的二胡换了个肩膀,那对细长的柳叶眉,浙渐地绞成了一线。

 她曾向姐妹们要答案,姐妹们都不说。有的话还没说却吱吱唔唔先红了脸,有的含含糊糊没说清。只有姜芬芬是最要好的好朋友,但也只说了半句话:“他呀可得提防着点……”提防什么?芬芬再没往下说。

不说,琦琦心里也有了几分明白。凭她那少女特有的敏感,她隐隐约约意识到,在姐妹们这些异常的表情下,潜伏着一股可怕的暗流。

这是股什么暗流呢?它究竟可怕到什么程度呢?

琦琦的步子在迟缓下来。

前几次上课,她总觉得黄老师那双向上弯成俩月牙儿的眼睛中,有着一种很特别的异样的光点,透过那黄色的眸子,就象一双无形的手在她浑身上下抚摸。当时,琦琦不以为然,她完全被那双细白的手和从十根细长的手指中流淌出来的勾人魂魄的乐曲迷住了。她那纯朴如水的心灵,完全被一种无尚的钦佩和折服充实了,一种触类旁通的感觉,也许是第六感觉吧,使她愈发不由自主地想到了那双闪闪烁烁的,蒙有一层神秘色彩的黄眼睛。

  “黄眼球,不好逗”。不知怎的,琦琦突然想到了这句还是老外婆留给她的一句颇带唯心观点的俗语。

此刻,琦琦已经来到了黄老师家门日。深褐色的大门紧闭着,里面没动静。不知为什么,琦琦的心儿突然紧张起来,一阵急跳。她那只按门铃的右手,滞留在半空。

就这瞬间,一种强烈的渴望进取和成功的希冀,使她陡增勇气和力量,使她亢奋起来。她用力一按,手指果断地落在按钮上。

门开了,露出一张狭长苍白而又带着惊喜的男人的面孔:“琦琦!”

 “黄老师。”她不知怎的心中一阵悸动,以致她连眼皮也没敢抬起,只是毕恭毕敬地向黄老师微微一鞠躬。

 “快请进!”黄老师热情地要伸手接她肩上的二胡袋,但她说了声“我自己来”,一闪身躲开了。

在卧室兼书房的房间里,师生双双相对入座。正中墙上挂着一帧照片,全家福:黄老师、一个素不相识的长得并不算美的少妇,中间偎依着他们的孩子。

 “喝杯雀巢吧。”黄老师将一杯热腾腾的咖啡小心翼翼地放到她面前的茶几上。

 “谢谢,我不会。”她慌忙把视线从墙上收了回来,“黄老师,我……”

 “勤奋出天才!”黄老师点上支烟,显得有些激动地说道,“琦琦,象你这样有志于我们的民族音乐事业,我黄某可以断言,你,一定能成功!”

方琦琦不动声色,把视线落到她面前的咖啡壶上,然后又偷偷地落到对面那双一跷一跷的皮鞋上。

 “真的!”皮鞋“冬”一下落地,在她眼前激动地来回走动,“干什么事都要有恒心,要有毅力,有志者事竞成嘛!怎么能碰到一点困难,遇上一点问题就退却了呢?贵在坚持,贵在坚持呀!”

方琦琦听得出这话中之音。

皮鞋来回走得频率加快了:“象我黄某,说句不谦虚的话,除了有几分天资外,想当初也是这么跌打滚爬来的。数九寒天,手指冻得象红萝卜,连胡琴上的蛇皮也都冻得发脆了,可我……”

“黄老师!”这是方琦琦听了多少遍的回忆了,她不想听下去了,于是她不客气地打断了首席二胡师滔滔不绝的话弦,微笑着说道,“您的颤音法,我结合教材,试了下,可总不行。你看我是不是指法上的问题。”说着,琦琦已将二胡搁在了膝盖之上,拉开了马尾弓。

不卑不亢,恰到好处。

黄老师一愣,那双黑亮的皮鞋终于与他的话儿一起停下来了。

一阵二胡响亮的演奏声,打破了屋内压抑的气氛。

“不对!不对!”黄老师连连摇摇头,无奈何坐下,架上了二胡,“这样拉下去,会拉僵的。我先给你示范一下《喜送公粮》。”

 于是,一阵骏马的嘶鸣和一片欢快的马蹄声骤然响起,在琦琦的眼前,似乎出现了一队队奔驰在大道上的马队,鲜红的鞭缨,金黄澄澄的稻谷,飞扬的尘土,旋转的胶轮及农民们一张张笑逐颜开的脸。

琦琦被热烈的琴声带进了一个艺术的境界,她的小嘴微张着,那对乌豆般的眸子渐渐放射出动人的神彩。

她无论如何也不能把眼前这个把她引入艺术境界的首席二胡师与自己方才想象中那个男人联想起来,一种进入艺术皇宫后才有的高尚、忘我的气氛,完全包围了她。

“看见了吗?”一曲终止,直到黄老师连问几遍,方琦琦才从陶醉中清醒过来。

“好,太好了!”她情不自禁地脱口而出。她那双由陶醉转变为不无钦佩的眸子,进门后第一次勇敢地迎向了面前的黄老师。

“这是一支能充份体现颤音和下滑音的难度极高的二胡独奏曲,一个二胡演奏手的功力和技巧之成熟程度,在这支曲子上能充分地表现出来,想当初,我报考省锡剧团时,数百名应试者都不敢都没把握涉及这支曲子,因为技巧稍有一点不行,手指点只要稍微那么一点一偏位,就前功尽弃了。可我不怕,我偏偏选中了这支曲子。当时,我……

黄老师的“杰作”得到了姑娘的好评,又滔滔不绝地说起了他的“想当初”。方琦琦出于礼貌和尊重,这回破例没打断他。好容易等他的“想当初”结束了,这才挺了挺胸脯的曲线,与手中笔直的琴杆形成一个鲜明的对比。

“对,对!就这样的姿势,准确极了。”黄老师踱到她身边,正要喋喋不休地指导一下,琴声又响了起来,使他不得不闭上嘴。

一曲终了,琦琦感到很不满意。重来一遍。

然而她凭她的第六感觉,觉察到:黄老师那双眼睛一刻也没离开她。这使她略感有些不自在。

黄老师的视线确实一分一秒也没离开她,他站在琦琦身侧,那对视线的焦点死死地落在方琦琦那微敞着的连衣裙圈里,落在她那雪白粉嫩的颈脖内,就象一只令人讨厌的苍蝇,落在一朵含苞欲放的花蕾上。他的心一急跳,上身情不由主地随着那对视线向下倾去,倾去。


已经有 0 条评论
最新评论

版权所有:贵州作家网 国家工业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黔ICP备18010760-1号

站长QQ519680416 电话15985051823 维权顾问:李向玉律师(贵州洲联合律师事务所副主任,电话:13628552882

公众号邮箱:guizhouzuojia@126.com  网站邮箱:guizhouzuojia@126.com QQ1群:598539260 QQ2群:84587631


您是本网站第 33762252 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