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贵州作家网:www.gzzjw.cn
分站: 贵阳作家网   遵义作家网   六盘水作家网   铜仁作家网   毕节作家网   安顺作家网   黔东南作家网   黔南作家网   黔西南作家网   贵安新区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 专题策划 >> 访谈 >> 正文

新海诚:通过自己的作品,让自己惊讶
信息来源:本站发布    作者:羊城晚报 | 吕楠芳    阅读次数:1747    发布时间:2019-12-27

日本知名动画导演新海诚新作《天气之子》的电影和小说正在热卖,电影和小说有什么不同?“壁纸狂魔”的细腻画风落到文字上会是什么效果?近日,新海诚接受羊城晚报记者独家专访,为我们揭开《天气之子》创作的秘密——

日本知名动画导演、作家新海诚的最新作品《天气之子》正在中国内地热映,在前作《你的名字。》的口碑推动下,这部电影在中国观众中引起热议。

和《你的名字。》中彗星凌空的背景设定相似,《天气之子》的故事设定在一个气象变化混乱的时代,讲述离家出走的少年邂逅了拥有控制天气超能力的少女,跨越两个世界互相追寻的故事。

新海诚的作品以画面唯美、情感细腻著称,在电影上映的同时,他亲笔撰写的原作小说也已在大陆出版发行。为了让小说里的每个瞬间成为不亚于电影的场面,新海诚补充了很多电影没有的描写。据小说的出品方广州天闻角川动漫有限公司介绍,目前《天气之子》简体中文版总发行量已经突破45万册,在当当、京东图书类目位列青春文学新书榜前列,并已连续八周挤进北京开卷的虚构类畅销书榜单。

被身边的人喜爱才会传达到更远的地方

羊城晚报:您的作品受到广大中国读者们的喜爱,您的感受如何?

新海诚:这让我感到非常幸福。年轻人的烦恼与憧憬,这是跨越国界的普遍话题。中国的读者和粉丝朋友们让我明白了,只要认真思考如何让自己的作品能够被身边的人们所喜爱,作品自然就会具备传达到更远的地方的力量。

羊城晚报:您的前作《你的名字。》在中国引起了现象级的观影热潮,同名小说也取得不俗的销量。请您谈谈,阅读小说能给观众带来哪些在电影里得不到的体验?

新海诚:电影是在有限的时间里讲述故事的时间艺术,但小说的时间是只属于读者的。读者可以选择花半天时间一口气读完,也可以选择花上数周时间细细品味。阅读小说的过程,也是读者与自我进行对话的过程。在读到帆高的想法与行动时,读者也会不由得去遐想如果换作自己会如何行动。这样当一本书读完后,应该也会或多或少对自己更多了几分了解。如果大家能这样悠闲自得地享受作品,我会很开心。

羊城晚报:《天气之子》的小说和电影有哪些不一样?作为导演的您,和作为作家的您,是如何互为补充和促进的?

新海诚:无论是《你的名字。》还是《天气之子》,都是在电影脚本完成之后才开始小说创作的。但是通过撰写小说,我本人也可以更深入地了解到各个角色的内心世界。这些经验在电影的配音过程中很有帮助。例如故事开篇,乘坐轮渡的帆高因为看到下雨而高兴的场景:在电影里是没有说明为什么帆高会如此开心的。但是我将小说中所写的帆高的心情说明给配音演员后,也启发出了演员更好的演绎。

拭去一些现代人的压迫感

羊城晚报:“少年与少女的相遇”这一主题在您过往的作品中也曾作为重要主线出现。在《天气之子》的小说中,在对主人公帆高和阳菜的相遇的描写上,您有什么特别的考虑吗?

新海诚:对于帆高来说,阳菜就像是“未知”的象征。因此我有意使阳菜所表现出的言行难以预测。阳菜就是那种“本以为要生气了,结果下一秒她却突然笑了起来;本以为是在笑,结果笑着笑着她又哭了起来”的少女。让观众们都预料不到阳菜下一句话会说什么,这是我希望呈现的效果。

羊城晚报:之前您在接受采访时曾经说过“《天气之子》并不是一个‘王道’的传统故事”,您是想通过《天气之子》向观众和粉丝们传递什么思想?

新海诚:我想把这部电影的主人公帆高描写成与观众们持有不同正义感的角色。某个人的正义,有时也会与其他人的正义相冲突。帆高一门心思“想要拯救阳菜”的行动,可能会给社会的其他成员带来困扰。但即便如此,我也希望观众们能够与帆高达成情感上的共鸣。如果能有更多的观众对那些怀揣着不同正义感的人们给予共情,或许现代人所感受到的难以喘息的压迫感,就能多少被拭去一些吧。

羊城晚报:在《天气之子》中,您最喜欢的角色是哪一位?

新海诚:应该是阳菜吧。RADWIMPS的野田洋次郎先生也曾经说过,阳菜是那种让人不禁想到“如果能有她那样的朋友可真好啊”的角色。

“失去”是成长的必经之痛

羊城晚报:从《言叶之庭》中的雪野百香里,到《你的名字。》中的宫水三叶,再到《天气之子》中的天野阳菜,您在这些作品中所塑造的女主角都非常受到男性观众的喜爱。在塑造这些角色时您最为看重的是什么?

新海诚:虽然是我自己创作的作品中的登场人物,但我也不能说100%理解这些角色。人往往连自己的孩子也无法完全理解,甚至不能完全了解自己。正因为存在着未知,我们才会想要去了解他人。因此,我会有意在作品中的女角色身上,添加一些连我自己也无法理解的部分。

羊城晚报:就像《你的名字。》中三叶失去糸守镇那样,这次您仍然想讲述一个关于我们失去容身之所的故事。请您谈一谈对于“失去”的理解。

新海诚:生活在日本这样自然灾害频发的国家,经常会有“说不定哪天自己居住的这个城市也会消失不见了”这样的想法。如果或早或晚这样的事情注定会发生,那么我可能也是想通过电影创作,对那种失去之痛有个心理准备。

另外,一个人在成长的过程中,一定都有过失去某些重要地点的经历。背井离乡也就近似于失去了故乡这个地方,与恋人的分别也就等同于失去了二人共同经历过的场所。所以失去容身之所,是我们成长过程中必经之痛。

羊城晚报:您所创作的作品一直备受粉丝们的期待,但是对于“粉丝们所期待的东西”和“作为导演希望表达的东西”,您是如何处理二者间的平衡的?

新海诚:就我而言,比起“想要向他人传达某些东西”,“通过自己的作品,让自己惊讶”这种心情会更强烈一些。我在创作过程中始终坚信,如果能做出让我自己为之惊讶的作品,就一定能够得到观众们的喜爱。

已经有 0 条评论
最新评论

版权所有:贵州作家网 国家工业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黔ICP备18010760-1号

站长QQ519680416 电话15985051823 维权顾问:李向玉律师(贵州洲联合律师事务所副主任,电话:13628552882

公众号邮箱:guizhouzuojia@126.com  网站邮箱:guizhouzuojia@126.com QQ1群:598539260 QQ2群:84587631


您是本网站第 36153566 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