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贵州作家网:www.gzzjw.cn
分站: 贵阳作家网   遵义作家网   六盘水作家网   铜仁作家网   毕节作家网   安顺作家网   黔东南作家网   黔南作家网   黔西南作家网   贵安新区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 原创作品 >> 短篇 >> 正文

侠踪之缘起
信息来源:本站发布    作者:浪子洪流    阅读次数:3822    发布时间:2020-01-06

第一章  云卷巫山

      滚滚长江之水汇集而流,向东而去,归入东海,江面泛舟忙碌而行。一艘雄伟的大船之上,巨帆在风中凛凛作响,顺着西北风,支持着船身随流而下,破浪而行。

  夜色中的江面倒影着大船的身形,灯火通明。船舱里传来欢快的歌舞,突然又是一声声的喝彩声,一道道阵酿的酒香飘出了船舱,飘散四周。

  一叶小舟在夜幕的掩护下缓缓靠近了大船,一个黑衣人仰望高大的船身,身影一跃而起,跳上了船甲。他如鬼魅般闪现在守值的士兵身边,刀光闪烁处,那五六个士兵也无声无息间倒地而亡。

  突然,灯火通明的船舱灯火一起熄灭。之后,便是惨叫声回荡在江面

  一个月之后。

  “小二,你们店里可有上好酒?”

  一袭白衣青年漫步走进望江楼的大门,横扫一下厅大堂,却发现若的酒楼空无一人。

  “小二,哎!怎么空无一人?有人吗?再不出来,在下可要把你这酒楼的酒给喝光了!”

  流云说罢便走到柜台前拿起一坛竹叶青猛灌进嘴里,那一股火辣的味直入喉咙,流到胃里,一阵说不出的豪爽。

  “好酒!好酒!好酒!”

  “你这厮,竟敢乘我家主人不在,偷喝我店里的佳酿,走,给我去见官。”

  一个二十来岁的青年从后堂走了出来,见到流云便怒斥。

  “哎!这位小哥,你这话就不对了,在下可在这厅堂叫唤了许久了,未见有人回复我,所以才忍不住拿酒喝的。”

  店小二恶狠狠怒道:“你可知道这酒有多珍贵?惨了惨了,这下我可死定了!”

  “世间多少珍贵之酒,在下流云没喝过?大不了赔你些银两罢了!”

  “赔钱?只怕你赔不起吧!”店小二鄙视扫过流云。

  “这酒在下不喝都已经喝了,你就开个价吧?”流云说罢便从怀里摸出一锭二两的银子,“这可够?”

  “这酒可是无价的,这一回我该怎么办啊!”店小二说罢狠狠的往自己脸上扇了一耳光,然后双手抱住了流云,向后堂内大喊:“老板娘,有个贼汉子把我们的酒给喝光了,你快来,我已经把他给抓住了!”

  此时,堂后面的门帘被一个妩媚的妇人揭开,她摇摆着柳絮般腰,丰乳肥臀随着每一步的缓行而使人心神混乱。

  “谁这么大胆,敢偷喝老娘的酒?”

  “是他,就是他!”店小二见老板娘出来了,狗仗人势,便一把抱住了流云,惟恐他跑了。

  那妇人打量一下店小二紧紧抱着的流云,见到如此帅气英俊之人,甚是喜欢。

  “哦!你是何人,为何到我酒楼来偷酒喝?”

  流云呵呵一笑,“但是在下有一事不明,时至 申时,正是用晚膳之时,为何你店里大门开启,却无一客人?而在刚才在下进店,也呼唤店家小二数声,为何不答复于我?莫非老板娘与这小二在堂后干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

  那妇人听了恼羞成怒,一个耳光便向着流云扇去,只听见“啪"的一声脆响。

  “唉啊妈啊!”

  只见店小二双手捂着右边火辣的脸痛苦的声吟,而且还从嘴里吐出一颗带血的牙。

  “你…”

  那妇人见流云已不知何时坐在旁边的一张桌上乐哈哈的看着她,顿时便火冒三丈,自想凭她与店小二已无法将此人困住,便心生一计,强制把怒火压制住。

  “好一个金蝉脱壳,不知少侠与巴蜀巫山剑派有何关系?”

  流云佯装一脸疑惑。

  “巫山剑派?在下倒是想加入此门派,只是自小身弱多病,无法上巫山学习。”

  “那少侠的这脱身法…”那妇人惊讶道。

  “哦!哈哈哈…这是多年前一位乞丐差点病死在在下庄门前,便救了他。他无以为报,便教了我这脱身之法,至于那乞丐姓甚名谁,在下也不得而知。”

  “这样说来,少侠与巫山剑派也颇有源缘。可否进后堂一叙?”

  流云冷冷一笑,“还是算了吧!但这坛酒老板娘就开个价吧!”

  那望江楼老板娘见一计不成又心生一计。

  “你可知今日我店里无客人,便是有人包了场,这酒便是为包场之人准备的。少侠现在所喝的酒可以这样说已经是包场酒楼之人的了。”

  “哦!”流云顾作惊愕,“不知何人这么大的手笔,承包了贵酒楼,还要了这百年的阵酿?”

  “这个…孰奴家不能告知少侠。”

  “即是如此,在下又如何赔还这酒钱?”流云无奈的摇摇头。

  “只需少侠等待一刻,他自然会来。”

  流云无奈的摇了摇头,却发现那店小二已经跑出了望江楼的大门,在热闹的人群里很快便消失不见。

  “好吧!不过啊,你看在下在此处也无聊得紧,老板娘可否为我上几个小菜,几坛美酒?”

  “少侠这是为了支开奴家而逃离吧!”

  流云一只脚搭在长凳之上,呵呵一笑,“在下如果要走,你们也拦不住啊!再说今日在下只为喝酒,不希望别的事扫了雅兴!”

  老板娘也心知肚明,就屏刚才流云的那一手金蝉脱壳,就非泛泛之辈,现在唯一的办法只能拖住流云,等店小二去搬救兵来了。

  “去啊,不去在下可就真的走了!”

  老板娘听流云如此说,也怕他就这么走了,慌忙说道:“好的,好的!奴家这就去为准备。”

  “老板娘,做好给在下送上楼上吧!”流云说着便上了二楼,找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下,辽望江面。

  “这位仁兄,不知小弟可否入坐于此?”

  流云循音望去,一位俊俏的公子,穿着锦绣青衣,笑盈盈的看着他,贮立正等待着回复。

  “哦!请坐!”

  “好,谢谢!”那公子便坐了下,一双水灵的大眼望着一杯杯酒自酌的流云,很欣赏他喝酒的样子。

  “不知这位是…?”

  突然,流云放到唇边的酒杯停了下来,瞄了青衣公一眼。

  “哦!小弟乃兴龙庄柳絮。”

  “失敬,失敬!不知柳少侠找在下何事?”流云又把酒杯里的酒灌入嘴里,一股火辣的味从喉间直流到胃。

  “也没什么事,便是谈谈百年陈酿竹叶青之事。”

  流云淡淡的的望向青衣公子,言道:“啊!原来承包酒楼之人便是阁下啊!这酒在下已经喝光了,阁下要多少银两在下陪尝便是。”

  “只怕你赔不起。”

  没想到那柳絮会如此说,流云把酒杯放在桌上,又把自酙满,“那阁下想怎样?”

  “也不想怎样,只想和仁兄作个交易。”

  “只要是不违背道德之事,在下便悉听尊便。”

  “好!流大侠果真豪爽之人,只需要答应我三件事便可!”

  “请说!”流云停住了喝酒,作了个请的手势。

  柳絮见流云答应得如此爽快,也不忌讳,言道:“第一件:查一下一个月前巫山剑派于飞扬失踪之事。”

  “莫非柳少侠是官府中人?”流云疑惑不解。

  “非也,小弟也是受人之拖罢了。”

  “好,那不知其它两件又是何事?”

  柳絮呵呵一笑,“小弟还没想好,日后想好自然相告。”

  “柳少侠为何要在下追查于飞扬的下落?”

  “流大侠不也在调查于飞扬的下落吗?”

  流云的眼眸中闪过一丝惊愕之色,注视着眼前的神秘之人。

  “你是何人?”

  “流大侠真是健忘,刚才小弟不是过吗!兴龙山庄柳絮。”

  流云愣了一下,“兴龙山庄!?”

  “呵呵呵!流大侠不会不知道兴龙山庄吧?五湖四海的水路运输,可有八成是兴龙山庄产务。”

  “失敬,失敬!莫非于飞扬的失踪与兴龙山庄有莫大关系?”

  “此话怎么说?”

  “说来话长…”

  此时,老板娘款款而来,她把酒菜都端了上来,放在桌上,却没有退去之意。并对柳絮言道,“柳公子,你的酒。”

  “好了,老板娘,你去忙吧!”柳絮看了一眼那妇人,催促着她离开。那老板娘见到这大客户如此,自知无趣,便下楼而去了。

  流云看着桌上两坛百年佳酿,嘴角微微一笑,“柳少侠,不用吧!再上二坛美酒,那不是要在下再为你多办几件事了?”

  柳絮听了呵呵一笑,“流大侠真会开玩笑,这酒就是为小弟约之人准备的。”

  “莫非柳少侠便是昨夜飞刀留书之人?”

  “正是!”

  “柳少侠也太儒雅了吧!”

  柳絮疑惑的看着流云,“儒雅?”

  流云从怀里摸出一张纸,放在桌上。柳絮此时才明白他所说的儒雅,又呵呵一笑。流云发现柳絮的笑如此甜。

  “你说的是这个啊!”

  流云朗诵道,“巫山蒙蒙云飞扬,竹叶悠悠万里飘。这什么跟什么啊?”

  “可你不是禅悟里面的玄机了吗?”

  “什么玄机啊?对在下来说,是否有辱智商了。”

  “呵呵呵!不然小弟也会找流大侠了。”

  “只要有好酒,什么都好说…”

                   (未完待续)



(编辑:纤手香凝

已经有 0 条评论
最新评论

版权所有:贵州作家网 © 2013-2020 国家工业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黔ICP备18010760-1号

站长QQ519680416 电话15985051823 维权顾问:李向玉律师(贵州洲联合律师事务所副主任,电话:13628552882

公众号邮箱:guizhouzuojia@126.com        QQ1群:598539260       QQ2群:1042303485

您是本网站第 58650073 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