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贵州作家网:www.gzzjw.cn
分站: 贵阳作家网   遵义作家网   六盘水作家网   铜仁作家网   毕节作家网   安顺作家网   黔东南作家网   黔南作家网   黔西南作家网   贵安新区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 原创作品 >> 短篇 >> 正文

(小说)20190611正攻歪打与躲开陷井
信息来源:本站发布    作者:张宏雷    阅读次数:3514    发布时间:2020-01-19

(小说)20190611正攻歪打与躲开陷井

小王年迈的父母住在这个小巷子的东边,老王时不时就会抽空回家看看他们。这一天他刚进巷子,就发现邻居和小巷子西边的人家发生了争吵,当小王走近的时候,邻家的阿姨正在说:我也不反对你家盖房,你盖两间给我一间,盖一间给我半间。西边那位男邻居听了之后,一脸的笑不是笑哭不是哭,看着地下什么也没说,然后转身回家去了。此时这位阿姨,见到小王就说开了:“小王,你讲我家门前能让人让人家盖房子吗?你连个招呼都不打。”            

小王也不好说什么,只是笑着听他说,这是他才发现,邻居阿姨家墙外面,这是什么时候马起了一堆砖?还有水泥沙子什么的,原来,人家想要在这里盖房子。老王对此也不好,多说什么,因为他们都在气头上,说的不好就会得罪人。

第二天下午快要下班的时候,小王又回父母家,帮年迈的父母浇花,这时他发现,西边邻家的房子没有盖,却在林家与小王家的墙之间,盖了个门楼子,铁门都上好了。由于连夜盖成的,邻居阿姨家并不知道,他们早晨起来去买菜,回来之后才发现已经既成事实。回到家里听父母说,邻居阿姨家不同意西边人家盖房子,也不许他修门楼把公共地盘占为己有,邻居阿姨说过,你把它平整成院子也可以,还是那句话,你给我一半。西边邻居当然不同意,小王说:“如果是我,我就同意,盖两间给您加一间,什么矛盾也没有了。”母亲说,有几个像你这样?现在两家要打官司了,一个要把这里的地盘占为己有,不会让出半个院子给人家的。

不久,西边邻家的妻子带五六个人闯进了阿姨家示威,因为邻居阿姨家只有老两口在家,而且70多岁了,女儿又在省城工作。他们本以为这样会吓倒邻居阿姨老两口,结果反而惹怒了这两老两口,这是在抄我的家呀!侵犯我的居住权呀!邻居阿姨打电话给省城的女儿,让他回来解决这个问题。第2天他的女儿和女婿一起回来,并没有去砸掉那个铁新修的门,而是去找城建局执法大队。

一周以后,那天小王又回家看父母亲,发现刚修好的门楼被砸了,铁门也被扔在了地上,回家父母告诉她:说县领导是邻居阿姨女儿的同学,就在昨天,执法队来了6个人不费事就把门给砸了。

砸碎的水泥块和砖还躺在地上,大概是西边人家很生气,也没有去清理它,整理一下,所以看上去一片狼藉。被解围的小院子显得空旷而宁静。一场风波就这样被平息了。因为是邻居的事,小王也没有多说一句,也没好去打听具体情况。

其实,在几年前,小王得到了邻居的同意,先在父亲家门口盖了一间房子,他还对西边的邻家说,你家也可以盖一个,刚好和我这个房子对称,中间可以留一个小巷子。其实邻家已经在他家的院子外面盖过两间房子了,也无所谓,所以也没有说盖,也没有说不盖,只是笑而不答。因为他家门前的这块场地,本来是用来盖公厕的,后来这里的住户都反对,单位就取消了这个计划,由于小王的父母家是先搬过来的,所以就把它当成了菜园。后来,西边的邻家搬了过来,他也要种这块地,理由是这块地在他家门前,于是和小王家发生了争执,还强行在小王父母的菜地里种上菜,他的菜被拔了之后,他家的女人就带着一帮人,闹到了小王父母家,摔了老王家的花盆,吓得小王父母赶紧打电话让小王回来。父母说你再不回来,我们的家就要被人抄了。小王说:不会。母亲说你不知道,邻家阿姨家就被抄过。老王这才恍然大悟,后来老王与对方协商,把地让给他们,但中间必须留出一个小巷子,将来他盖了房子也好开门。对方却不同意,而且趁小王不在的时候,在巷子中间斜着打了一道墙。为了拆除这道墙,双方展开了拉锯战,就这样半年之后,对方才让出半边巷子,打起了一道。也好,从此井水不犯河。老王父亲又出钱,就地搭了一个简易棚放放摩托车。本来很和睦的邻家就因为一道墙闹翻了脸,很熟悉的人变成了陌路人,从此再也没有过往来。

西边邻家这次和邻居阿姨的这场官司,因官方出面而得到解决,但他觉得很没有面子,好歹他还是在位的领导,想出这口气可是就是出不了。

那天小王正在办公室上班,同事接了个电话,告诉老王说办公室主任找你,原来是让小王到楼上副局长的办公室里去,局长有事找他。小王感到莫名其妙,自己退居二线多年了,没有具体的工作任务,最近也没做什么事,他找我干什么呢?真是人在家中坐,祸从天上降,到了副局长办公室门前,他发现里面坐着6个陌生人,加局长7个人,看他们穿着的制服,老王忽然发现他们是城建局执法队的,最近我也没有违章乱搭乱建,也没有和邻居发生争执,我的房子都是合法的,有土地证房产证的,他们找我干嘛?

小王一句话也没说,副局长抬头对他说:你来啦,你先坐下。气氛显得森严,大家都知道自己的来意,也知道设好了什么样的圈套,唯独老王还在局外,或者被蒙在鼓里。他们坐在一起,坐在小王的对面,小王有一种上法庭被审判的感觉,可我没犯什么罪呀!那个趴在办公桌上的客人,拿出了一沓文件,翻开后一边记录一边询问小王的姓名,年龄,是否党员?以及家庭住址,家庭成员等等。问完之后,副局长说话了:有人举报你,乱搭乱建,对你使用那块土地有歧义,说了这些可能你自己也明白了,因为这是公家的土地,不属于你,也不属于他,你们自己又解决不好,所以你们双方写申请给我,单位领导来处理。

听完副局长的话法,老王心里一下就明白了,这就是个圈套,一定是邻居和领导以及执法队都说好了,表面看让我们写申请,让领导来裁决,实际上这些人是偏向对方的,是为对方的利益而来的,如果小王自己写了申请,领导就可以把土地判给对方使用,有理由让小王把简易棚拆除,理由很简单,是你自己申请要我们来给你处理的,所以你必须服从我们的处理方案。

小王看了他一眼,平静的说,这件事我得回去和我父母商量一下,这个棚是我父亲盖的,给我使用的,如果单位要征用这块土地,我会主动让出的,无条而且是无条件的。

副局长说:好吧,那今天就这么定了,你回去把申请写好交给我就行了。          

小王在转身出门的时候说道:“好的,那就这样吧!”

小王并没有回办公室,而是直接回家把这些情况告诉了父亲,父亲不明白对方的意图,也不理解为什么邻家吵嘴闹矛盾会把我们给牵扯进去。母亲说:她这是在尿歪尿,搞不过人家想拿我们来出怨气。

小王说,妈说的对,萨达姆打不过美国,就打以色列。我们不能写申请让局领导来处理这件事,因为这件事我们已经达成协议了,形成事实了,如果领导来问你们,你就这样回答他们,让他们来找我。父亲问为什么?小王说因为他们是商量好的,只要我们申请让领导来处理,领导就会把地皮使用权判给对方,还会让我们拆简易棚。父亲才如梦初醒,因为离休前他也是领导,一辈子就是相信领导的。可今天的领导和从前的不一样。

一天两天,一周两周,一个月两个月,一年都过去了,他们也没有等到小王的申请,也没有领导再来找小王,这件事就这样不了了之了。

 


【编辑:瑜颜小翊】


已经有 0 条评论
最新评论

版权所有:贵州作家网 国家工业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黔ICP备18010760-1号

站长QQ519680416 电话15985051823 维权顾问:李向玉律师(贵州洲联合律师事务所副主任,电话:13628552882

公众号邮箱:guizhouzuojia@126.com  网站邮箱:guizhouzuojia@126.com QQ1群:598539260 QQ2群:84587631


您是本网站第 37817236 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