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贵州作家网:www.gzzjw.cn
分站: 贵阳作家网   遵义作家网   六盘水作家网   铜仁作家网   毕节作家网   安顺作家网   黔东南作家网   黔南作家网   黔西南作家网   贵安新区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 原创作品 >> 短篇 >> 正文

侠踪之缘起3
信息来源:本站发布    作者:浪子洪流(刘小洪)    阅读次数:4165    发布时间:2020-01-20

第三章  万花争艳
  话说流云和柳絮在望江楼酒至酉时,便告别了她独自而去。
  漫步在江陵城最繁华的大街,此时最热闹的地方莫过于街头的万花楼。灯红酒绿,人声沸腾,数十位装束娇艳的女子在娇声娇气拉抢着过路的行人。
  “这位公子,来来来!里面请!”
  流云看着花枝招展,粉艳黛妆的老鸨拉住他衣袖,便随老鸨进入了万花楼。
  “公子是第一次来我们万花楼吧?”
  “嗯!”
  “公子算来对地方了,春花、春燕、春梅、春兰,快来啊!有贵客到…”
  随着老鸨的呦呵,从二楼的阶梯缓缓走来四位妖艳的女子。
  “这等庸脂俗粉也拿来陪本公子?把本公子当什么人了?”
  “好,我看公子并非一般之人,香菱有贵客…”
  “慢!慢!你们万花楼就这等货色?”流云说罢便拿出五两白银,一下就敲打在旁边的桌上。
  “大爷,我们万花楼什么样的姑娘都有,随我到楼上选吧!”
  流云听着老鸨把公子改口为大爷,便觉得可笑,世间没什么是钱办不到的。
  “不用了!”
  “那大爷是想?”
  “云烟姑娘!”
  “大爷,今日正是不巧,王员外已经包场了。”
  流云便从怀里摸出一块元宝交于老鸨,那老鸨看着黄色闪光的金属块,眉开颜笑。
  “哦!我给忘了,方才王员外家中有事走了,此时云烟姑娘正在房间里呢!”
  “带路吧!”
  “我看大爷并非江陵人氏,怎么会认识云烟姑娘?”
  “云烟姑娘是万花楼的花魁,本公子当然是慕名而来的了。”
  “那也是,那也是…”
  说话间,她二人便来到云烟房间,老鸨敲了敲门,言道,“云烟,乖女儿,有位大爷点名要找你!”
  一个夜莺般音从房间里传了出来,“妈妈,我告诉你了多少次了,不要把什么人都往我这房间里带,女儿卖艺不卖身!”
  老鸨向流云使了个眼色,“这位大爷说很欣赏你才华,专门从数百里之外的成都而来的。”
  流云听了,打量了一下老鸨,还是很佩服她的思维谎言的。
  “对啊!在下是从百里之外的成都慕名而来的,只为目睹云烟姑娘的才华与芳容,还请姑娘见上一面!”
  “是呀!乖女儿,人家大爷从这么远的地方赶来,好歹也让见上一面,不为别的想,也应该为啥万花楼的招牌想想吧!”
  吱呀!一个二十来岁的女子拉开了门,她唇红齿白,羞花闭月,一身蜀锦绣束贴玉体,呈现出婀娜多姿的身段。
  老鸨见云烟开了门,忙迎笑道,“大爷里面请!”
  流云便走进了房间,那老鸨自是识趣,并末进屋,便关了门退去,“乖女儿,好好款待这位大爷。”
  流云打量一下收拾整齐的房间,那女子背对着他,缓缓走进了纱幔中,坐下抚琴。
  “云烟姑娘真是才色双绝,在下今日有幸到此,乃三生修来的福份啊!”
  “恩公!?”
  云烟此时才注意眼前之人乃是他的救命恩人,惊讶不已。
  “云烟姑娘可好?”
  云烟兴奋的走出纱幔帐,来到流云身边,便请流云坐下,为他倒了杯茶,聚精会神的注视着自己的恩人。
  “怎么这样看着我?”流云看着云烟的眼神,瞬间感觉全身不自在,好像他便是一件稀世珍宝。
  云烟听到流云问,慌慌张张的说:“没!没什么!恩公怎么会到这万花楼来了?”
  “这…”,流云尴尬的笑一笑。
  “恩公是想见云烟?”
  流云双手接过茶杯,那一股清香随着热气飘逸,使人心旷神怡。“嗯,云烟姑娘如此漂亮,谁见了都忘不了。”流云感觉自己说谎脸也不红,这是谎言还是真心也许连他自己也无从知晓。
  “真的吗?”
  云烟羞涩的悄悄瞟了一眼流云,又胆颤的把目光收了回来。
  “云烟姑娘可有中意之人?”
  “有,他是一位大英雄,没遇见他时,我的生活生不如死,人虽活着,但心已经死了!遇见他后,我有了活下去理由和信心。”
  “云烟姑娘真是好福气。”
  “恩公,我可有叫你流大哥吗?”
  “可以,只要云烟姑娘愿意,叫什么都成。”
  “那么叫夫君呢?”
  云烟说出此话便后悔说出了。紧张不知如何是好,手指不断缠绕着衣裙。
  “啊!”流云刚喝入口中的茶水差点喷了出来。
  “我开玩笑的,流大哥。”云烟尴尬的笑了笑。
  “云烟姑娘以后别开此玩笑,会把人吓死的,知道不?”流云呵呵一笑,便化解了云烟的尴尬之色,说罢又装着一脸严肃,又继续说道,“云烟姑娘,其实呢!我此次来防是为一事而来。”
  “流大哥是小女子的救命恩人,只要是云烟所能及之事,当全力帮助。”
  “花魁大赛当日,可曾记得有一男子从后窗进入你的房间?”流云此话一出,云烟的脸色瞬间突变。
  “流大哥如何知晓此事?”
  “云烟姑娘若有知晓,请如实告知流云。”
  “当时我在前厅忘了拿一支簪,便返回房间来取,就在此时,一个全身鲜血的男子从后窗蹿了进来,并用刀危胁不让我出声,否则便杀了我。
  “当时我被瞎得两腿发软,气都不敢出,只希望他不要伤害于我。大概一刻钟的时间,丫鬟莺儿来唤我,我又不敢出声,只能悄悄回头望向那血衣人,却发现他已经倒地而亡。”
  “那血衣人可有东西交付于你?”
  “没有!”
  “那后来他的尸体是如何处理的?”
  “当时我害怕极了,便开门让莺儿进来,告诉了她一切。这样一个陌生的男人死在房间中,必会招来不必要的麻烦,也怕官府追查,于是我们便商议先把他藏入床底,等花魁竞赛结束再作处理。”
  “后来呢?”流云问道。
  “后来,后来花魁评选结束,我和莺儿便来搬尸,却发现那尸体是如此的沉重,我俩根本就搬不动,只好找来莺儿的相好韩石头一起把他搬到后院埋了。”
  “那你们有没有翻查过他的衣物?”
  “没有!哦!好像下藏时韩石头说想看看他身上有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但并没有找到什么。”
  “韩石头寻找钱财时你也在场?”
  “在场,当时已经是三更时分,谁也不敢单独埋尸,都聚在一起的。”
  “在你和莺儿把尸体藏入床底到从床底拉出尸体准备埋尸,这中间相差多长的时间?”
  “像三个时辰。”
  “怎么这么长的时间?”
  “每年的花魁都要经过几轮的评选,之后评选优胜者还要当天游街,这三个时辰是必须的。”
  “也就是说,在评选或者游街的过程中,如果有人进入房间,也是无人知晓的了?”
  “这个云烟就不知道了。”
  “我、莺儿和韩石头就没有了,但现在多了一个你——流大哥。”
  “云烟姑娘此事事关重大,恐有生命危险,莫要再向其它人说起。”云烟苍白的脸触动了一下。
  “流大哥,这是怎么回事?”
  “现在你越少知道越好,时机成熟之时,我断然自会相告。”
  “流大哥想干什么?”
  “开棺验尸!”流云严肃认真的说道。

  “啊!?”听到此处,云烟面色苍白,失惊的望向流云。


【编辑:瑜颜小翊】


  
已经有 0 条评论
最新评论
合作伙伴:

《沙滩风》   

版权所有:贵州作家网 国家工业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黔ICP备18010760-1号

站长QQ519680416 电话15985051823 维权顾问:李向玉律师(贵州洲联合律师事务所副主任,电话:13628552882

公众号邮箱:guizhouzuojia@126.com  网站邮箱:guizhouzuojia@126.com QQ1群:598539260 QQ2群:84587631

您是本网站第 40907321 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