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贵州作家网:www.gzzjw.cn
分站: 贵阳作家网   遵义作家网   六盘水作家网   铜仁作家网   毕节作家网   安顺作家网   黔东南作家网   黔南作家网   黔西南作家网   贵安新区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 原创作品 >> 短篇 >> 正文

侠踪之缘起4
信息来源:本站发布    作者:浪子洪流    阅读次数:3287    发布时间:2020-02-10

第四章  玄铁捕令

  “现已三更时分,流大哥顺我来吧!”

  流云随云烟下楼,穿过厅堂,直至后院。

  “这里便是。”

  流云看向云烟所指的花坛,虽然是晚上,在弯月的光映下也看出那里花草比其它地方茂盛。

  “好,云烟姑娘请让开一下。”

  “流大哥准备怎么办?”

  流云拿起早已经准备好的铁铲便挖掘。

  “云烟姑娘给在下注意一下周围动静。”

  “好!”

  过了许久,只见流云从挖开的坑里拋出一具腐尸,那尸臭味瞬间便弥漫开来,一股恶心的气味直冲嗅感。云烟见了腐尸是一陈恐惧,之后又一阵恶心,稀里哗啦吐得一地都是。

  “流大哥好了吗?”

  此时,流云翻动着整具腐尸,云烟背对着不敢偷看一眼。只听见流云道,“马上就好。”

  “流大哥,能不能快些,我害怕!”

  流云抬头看了一眼背对着他瑟瑟发抖的云烟,“云烟姑娘,真是难为你了!”

  “没什么,只要是流大哥做的事,小女子自会陪伴。”

  “已经好了,等我把尸体埋下,我们就离开。”

  “好的,云烟就此等着。”

  “走不了啦!哈哈哈,都给我抓起来!”

  瞬间,一伙黑衣人手持火把,从四周围了上来,当中带头的中年人说罢便抽刀吩咐众人抓捕。

  流云依然不动声色,缓缓的从怀里摸出一块令牌。

  “哦!这令牌是?”

  那带头人接过令牌,在火光照耀下仔细打量。

  “你这贼人,从何处偷得玄铁捕令,老实交待,不然别怪老子的刀对你不客气。”

  “亏你认得它!”

  “您是总捕头王海深?卑职乃江陵府衙的捕头张灵,不知大人到此,还请赎罪。”

  “没什么,你等怎么会出现在此处?”

  “说来话长,一个月前,江陵发生了一桩谋杀案,凶手至今都未缉拿归案。日前我等收到线报,说凶犯会在万花楼出现,所以就埋伏在此了,没想到会是大人您。”

  “什么谋杀案?”

  “襄阳都统曾天寿曾大人在路过江陵时遇害。”

  “在何处遇害,我怎么不知道?”

  “上头封锁了消息,只有极少数人知晓!应该是在江陵到襄阳这一段水路。”

  “水路?”

  “是的大人,曾大人和部份士兵的尸体是在江边被人发现的。”

  流云此时才明白为何兴龙山庄为何会找自己查询于飞扬失踪一案。

  “凶手可知道是什么人?”

  “据目击说,当天有一侠客乘船进了江陵城,此人身背长剑,一身青衣,江湖人称青云子于飞扬。”

  流云虽然心里早已想到,但还是一惊。

  “张捕头如此说来,那今晚是来缉拿于飞扬吗?”

  “正是!”

  “只可惜来晚了。”

  “大人为何如此说?”

  “这具腐尸便是于飞扬。”

  “哦!”

  流云点点头,于是便把云烟告诉他的事都告诉了张捕头。

  “如此说来,还是云烟姑娘你们安藏了于飞扬,但我还是有一事不解?”听完流云的讲述张捕头疑惑问道。

  “张捕头所说何事?请说。”

  “据云烟姑娘所说,于飞扬是带伤进入你的房间的,但又是谁伤了他呢?”

  “这也是在下不解之处。”

  张捕头和流云的目光移向了云烟,云烟突然失态言道,“这小女子就更不知道了。”

  “不知刚才大人查验这具腐尸,有何结果?”张捕头收回凝视云烟的的余光,再次望向尸体。

  谁知流云却说道,“都已经腐烂如泥,也验不出什么。张捕头,叫几个人把他埋了吧!”

  “是,大人。”流云和云烟准备离去,又被张捕头缠住,“大人还是和属下一起回府衙吧!”

  “我还有事,就没必要去打扰知府大人和孙捕头了。”

  “不麻烦。”

  一个苍劲有力的音从万花楼的后院大门传了出来。流云循音望去,一位五十岁左右的胖子摇摇摆摆的走了过来,身后跟着一位俊俏的公子。流云一看,心里不由一惊,那位公子便是柳絮。

  “大人,这一位便是京城来的总捕头。”张捕头向来人解释道,恭敬的退到了一旁,让那胖子走到流云跟前。

  那胖子瞟了一眼流云,一掌就向流云击来。流云回掌而出,两个人你来我往激战在一起。二人战了数个回合之后,胖子怒骂道:

  “真是一群笨蛋,京城刑部总捕头与我是八拜之交,怎么可能是他?”

  来人便是本地知府,姓牟名旺。牟知府此话一出,张捕头和在场的衙役都傻了眼,愣住不动。

  “愣住干嘛,都给我抓起来!”

  听见知府的命令,张捕头不屑一顾,便带领着众衙役围住正和牟知府过招的流云,而一旁的云烟早已经被衙役制住。

  “义父息怒,他乃浪子流云。”

  突然,牟知府身边的俊俏公子阻止肯求道。流云才看注意此人便是白日约他喝酒的柳絮。

  说话间,柳絮已经伸入二人之间架住拳脚,方把他们分开。

  “浪子流云!?”

  牟知府打量流云上下,奋怒的容颜顷刻之间变为欢笑。

  “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认识一家人!哈…失礼了!”

  “那里,那里!”流云陪笑道。

  “刚才犬子正合本府说起大侠你呢!本府还抱怨不知何时能见上一面,不曾想在此大打了一番,真是不打不相识啊!”

  “在下只不过山野村夫,又何德何能,让大人的如此抬爱。”

  “流大侠过谦了,就刚才你使的云蒙随云掌,绵如云,气如虹,势如龙。如果不是犬子拦住,三招之內,本府必败下阵来。”

  流云见牟知府乃豪爽之人,也心里暗暗佩服。

  “大人的拳脚也是在下见过最强的了,以后有时间还请大人多多指教!”

  “好了,好了,两个武痴。”柳絮笑道。

  牟知府见柳絮如此说,哈哈一笑,“此地并非说话之地,还请流大侠到府上一叙,不知意下如何?”

  流云看了一眼还被衙役押着的云烟,牟知府也看在眼里,“还不快把云烟姑娘给放了。”

  被放开的云烟一下便扑入流云的怀里。

  “流大哥,你没事吧?”

  “我没事,好了,你先回去休息吧,明日我再来找你。”

  看着亲亲我我的流云和云烟,一旁的柳絮有种说不出的滋味,那是酸是咸是苦

  “好了,别在这里绣恩爱了!”

  她此话一出便后悔莫及,急匆匆的走了,消失在黑夜里。

  “流大哥明日一定要来看我!”

  “好了,云烟姑娘,我和知府大人还有要事相商,就此别过!”

  望着流云随着牟知府、衙役消失在街头。两星泪不知何时划过了脸庞。

  “好了,小妹!你不会真的对流云那小子动了感情吧!”

  一个黑影从黑暗中走了出来。

  “大哥,流大哥会相信你已经死了吗?”云烟看向黑暗里的黑暗。

  “一个人只陷入情网之中,就是最糊涂的时候,情人的话他们什么都信!”

  “我们下一步该怎么办?”

  “我继续做韩石头,你继续做花魁云烟,找准机会偷取玄铁捕令。”

  “大哥,我…”云烟的心里忐忑不安。

  “小妹,你要记住,我们隐藏中原十来年,我们的使命是什么?”

  “是,小妹明白…”

  


编辑:纤手香凝

已经有 0 条评论
最新评论

版权所有:贵州作家网 国家工业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黔ICP备18010760-1号

站长QQ519680416 电话15985051823 维权顾问:李向玉律师(贵州洲联合律师事务所副主任,电话:13628552882

公众号邮箱:guizhouzuojia@126.com  网站邮箱:guizhouzuojia@126.com QQ1群:598539260 QQ2群:84587631


您是本网站第 37881076 位访客